笔神阁,笔趣阁>科幻灵异>良人古传> 第六百九十二章、执你一人(大结局)
    天光,明阳,万里碧蓝,微风温煦。

    宫洛京都内,一片融融暖意,家家户户的百姓皆是带着发自内心的喜意,迎接着这最为盛大一天的到来。

    今日,是新帝登基大典,以及立后大典之日。

    整个京都上下,一片欢腾。

    喜的,是新帝上位后,自己越发好起来的日子,也是因此,对于新帝新后,有着更为肯定的拥护之意。

    大典礼台,便是先前祭祀礼的高台。

    杜微微丝毫没有料到,竟是有一日,自己会以着这样的身份,站在那曾经不知吞噬了多少百姓的高台上。

    她还记得,祭祀台修筑的那年小年夜,自己曾等了父亲许久,却还是没能吃上团圆饭。

    如此想着,杜微微的视线越发黯淡了下去,本是描着眉的手也是缓缓放下,停了动作,看着铜镜中的自己,久久未动。

    “小姐,丝织坊的衣服我取来了,您瞧……”

    紫蔻带着笑,端着放着凤袍的托盘走了进来,抬起眼的一瞬间,却是看到了小姐那有些悲戚,浑身散发出的凄冷气息。

    一个愣神,紫蔻匆忙上前,将托盘放下,走到了杜微微身后,看向了铜镜中的杜微微:“小姐,您怎么了?”

    纵然如今的杜微微成了这雍容华贵、母仪天下的帝后,,可在没有旁人的时候,紫蔻还是愿意唤杜微微小姐。

    随着紫蔻的声音落下,杜微微猛地回过了神,淡淡然笑了笑:“没事,不过在想今日的典礼。”

    抿了抿唇,紫蔻停顿了片刻,回身将那托盘取过,端送到了杜微微的面前:“小姐,典礼凤服紫蔻取来了。”

    杜微微的眼眸再一次深深看过了铜镜中的自己,嘴角的笑意加深了一丝,转眼看过紫蔻,伸出手去揭开那蒙在了托盘上的金色锦布。

    揭开的一瞬,杜微微和紫蔻,皆是愣住了。

    那托盘上的凤服,竟不是明黄色,而是,极为耀眼的,大红色,凤袍的上头,摆放着的是一顶极为繁复华丽的凤冠。

    整套衣服纵然还未展开,杜微微的心,却是在那一瞬间,加快了跳动。

    最先笑起来的是紫蔻,愣了片刻,声音高扬,对着杜微微笑道:“小姐,这是……喜袍!”

    杜微微的神绪还有些发愣,听到了紫蔻的话语,笑意一丝一丝缠绕上她的眼,面上却是并未显现。

    喜袍,她自然明白贺潇的意思,同他成亲那日,未能有一个完整的过程,而如今,他却是补给了自己一场更为盛大正式的婚事。

    “小姐,快些换上,紫蔻要给小姐点一个最好看的妆!”

    将托盘放下,紫蔻的笑意越发浓郁,将那凤冠小心地取下,拿起了红色的凤袍,一个轻轻地抖落展开,瞬时,华贵美艳的衣服已是展现在了杜微微的眼前。

    大红色的凤袍,绣以金线纹路,裙摆处,是一只腾跃飞起的凤凰,一条明金色的腰带扣在腰间,连接于后背处,垂下了那极为惹眼的同心结扣,襟领处则是流畅的暗金色海棠花纹,水袖口边缘,是同样的海棠花纹路,宽大的袖子,几近曳地。

    整件衣服,华贵却又是不失端庄高雅,只是看着衣服,便已是感觉到了那倾泻而出的气势。

    杜微微的眼眸带着光,将那衣服极为完全地看了一遍,笑意绵延而出,心头上,是说不出的暖意。

    不论她如何的睿智,如何的冷静,说到底,她终归还是个女子,对于这样的事情,心头上的感动自然是不言而喻。

    深吸了一口气,杜微微的情绪完全放开,勾起一个深深的笑意:

    “紫蔻,点妆吧。”

    ——————————————

    巳时到,大典起。

    君临天下,万世风华。

    静谧的礼台上,是规规矩矩站着的众人,与之形成对比的,却是台下那极为热闹的百姓们。

    减免赋税,大赦天下,开仓放粮,坐上皇位不过几日的功夫,贺潇将这些事皆是有条不紊地吩咐了下去,百姓们心头,自是感动不已。

    如今这登基大典,贺潇更是下了令,除却礼台上,台下所有地方皆不得设拦,听闻可以如此近距离地看见帝后,百姓们更是觉得大喜不已,对于贺潇和杜微微,起了更大的崇敬之意。

    随着礼乐对的鼓声响起,贺潇的身形带着那独有的君王之气,缓缓地从礼台的侧边台阶而上,每一步,皆是泛出了那九五之尊的磅礴之气。

    台下的百姓们,每个人脸上皆是期盼之意,带着崇敬之意看向了典礼台上的帝君。

    一身红衣。

    贺潇,同样是一身红衣,黑发高高束起,一支墨玉簪插在发髻中,棱角分明的脸上,是傲然的气息,一双丹凤眼中,是深邃的光,重重扫视过眼前的众人,而后一个甩袖,跨步在典礼台上的龙椅坐下。

    龙椅旁,是脱下了太监服,一身小侍卫装扮的,江鉴。

    是了,江鉴,从一开始便是贺潇安排到穆云锦身边的眼线。

    换了一身侍卫的装扮,江鉴的面色也是变得郑重了起来,没有丝毫的阉人之气,余光瞥看了一眼皇上,抿了抿唇,步子略略上前,清了清嗓子:

    “迎皇后娘娘——”

    随着江鉴的话落下,所有的人更是睁大了眼向着台上看去。

    女子的脚步,踏着那轻点的鼓声,缓缓落下,从另一侧的台阶一步一步走上,终是出现在了众人的眼中。

    轻颦浅笑丝丝撩,黛娥微敛缕缕娇。

    凤冠上的细穗从女子的发旁落下,随着她的走动,缓缓地晃动着,将女子的万般风华漾开。

    一身大红袍喜服,极为服帖地穿在了女子的身上,玲珑有致,泛着女子独有的慵懒华贵之气。

    所有的人皆好似看呆了一般,望着那个雍容华贵,倾国倾城的女子,连礼都忘了行。

    随着脚步在礼台上站定,杜微微的眼神下意识地便看向了那个坐在龙椅上剑眉星目的男子,对上了他那双眼底深处满是柔情的眸,嘴角终是缓缓漾开了一个绝代风华的笑。

    看到女子的笑,贺潇再无犹豫,一个起身,走到了杜微微的身旁。

    杜微微伸出手,想要去牵贺潇,却没料,贺潇却是一个转手,搂住了她的腰肢,带着她往台前方向而去。

    不过愣了一瞬,女子的笑意便变得更加浓郁。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下一刻,台上台下,所有人皆是跪下行礼。

    杜微微的眼转过望向贺潇,翩跹落语:

    “只求此世。”

    贺潇的手将女子搂紧,笑意深邃而起,接下了杜微微的话:

    “执你一人。”

    (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