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修真小说>七诀剑> 第九十六回 皇城内外风云起
    “走”冥依依看着沈翎与云中剑离去的方向,不想再多做纠缠。笔砚阁 www.biyange。com 更多好看小说

    江边,刚上岸了两个人。

    一人面若桃花,一袭白衣,一柄绝世好剑衬于旁。

    还有一人,衣着简便却不时散出阵阵香气。也怪白衣面色泛红,若是人与之同船,皆回如此。

    “没想到是你”她下船后有些忍不住道,似乎之前有些许话未曾讲:“你武学怎会如此平平,亏的是相国推荐来的”

    白衣愣住了,一阵清风吹过,他才意识到二人已然入了皇城边界。虽是乱世,但也无人敢在此地闹事。南有蛮子蠢蠢欲动,东有天一门,西忘沈云笑。可饶是如此,皇城高手如云,司马良与韩野之辈也不是无能之人。

    整了整顿衣衫,摇了摇头,将思绪拉回,随后道:”姑娘见笑了,某只是不愿与其纠缠过深。刚他二人也没有深追,你以为何?“

    ”沈翎,你..“粉衣瞪了他一眼,想反驳,却也无言。

    二人毁了船只,信步进了皇城。

    临近皇城,沈翎才感到这里并无想象中差。

    虽不至金碧辉煌,却也整洁。道路两旁巡逻的军士,给人特别的安全感。只是皇宫从外看去,有些不同之外。皇城之内的建筑整整齐齐。

    红砖绿瓦,莺歌燕舞,楼亭宣泄,应有尽有。

    ”怎么样“粉衣瞧见沈翎一路打量,如孩子一般。而他作为从小在这里长大之人,虽不至毫无感觉,此刻反觉有些骄傲:”这里就是我父皇一手建的,当初那个沈将军带着部下叛乱。要不是我爷爷一手阻拦,就没有如此皇城“

    沈翎已然被眼前的辉煌锁吸引,知道月前,他还是一个普通人。若不是沈风将他送走,估计不会经历这么多事。

    ”爹,孩儿此番回去,定不会再如以往。“虽不知沈风为何无缘无故将他送出来,可他经历了这么多,心中甚是感激。便想着此番定要建功立业,光耀门庭。

    但他却有更多事,不知道...

    来到皇宫门前,侍卫拔刀相向。

    ”反了?“粉衣怒叱道:”刘二蛋,你又不是不认识我“

    此言出,与他同立的三人忍不住笑道:”刘统领,你这又是何苦呢!明明知道九公主会这样,需自讨没趣?“

    统领一如既往严肃道:”就算是公主也不能轻易放她进出,这是皇上定下的规矩!“

    ”好“粉衣俏脸通红,很是生气。沈翎在一旁也不好言语,报剑而立,俨然一位忠实的守卫。

    ”哟!“三人僵持不下突然一声打破平静:”这位美丽的公主,要不我来帮你解决这件事?“

    九公主闻言,抬头看去,片刻,仅仅是刹那间。便将高傲的头低下了。

    那人见此,手中折扇一挥,打向统领。统领回身挥刀,砍向折扇,却不想手中刀竟被折扇碰断。沈翎自是看在眼里,心中暗暗叹道:此人劲力之深,着实恐怖。若自己与之较量,是不可为之。但若以自身八卦步诀,持以石中剑,还有些许斗法。

    ”我鬼天府你该有所耳闻吧,统领“那人慢慢走过去,弯腰捡起折扇,又慢慢道:”虽说你是皇子,但落魄的凤凰不如鸡啊!你在什么地方,就该做什么事。这你不会你不明白?“

    统领听着生气,可却无能为力。若不是当初听信鬼天仇之言,自然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倒是粉衣有些忍不住了,从袖子摸出一道布条道:”这是父皇给我的暗喻,现在我可以进去了?“

    ”我说二哥啊,你现在不过是被降了官职。以你的武学与鬼天仇也算平分秋色,你怎么会...“九公主一言一言,一语一语,说个没完。

    而此刻沈翎却感受到了世间之大,高手如云。把剑抱的更紧了,若是在这宫里被人盯上了,自己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二哥了“粉衣不知何时停下了,转头对深思的沈翎道。

    沈翎回答后,便跟在身后。

    ”公主殿下就像如此对待你未来夫婿?“鬼天仇见公主就要离去,伸手拦住道。

    此刻,气氛不言而喻。没等刘晓开口,统领拿着断刀,直指笑脸的鬼天仇。把积蓄多年的怨恨发泄出来道:”给我滚“

    鬼天仇却依旧没有动容,可心里却起了杀心。在他眼里,不管是皇帝老儿刘义隆,还是八个皇子,没人敢这么和自己说话。

    “哦?”鬼天仇打算给统领反思的机会:“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统领,而我在和高贵的公主殿下谈论婚约。把剑收回去,不然,你会变成平民的”

    “哼!”统领也没打算让步:“鬼天仇,我就是太在乎皇位,才会信你这个小人。若不是你给我出什么鬼主意,我父皇也不会被人暗算。”

    统领似乎想起那屈辱的过往,淡淡道:“父亲背上的伤痕,直到现在还在作痛。”

    “二哥...”

    “我虽无能,但早年拜的高人,习得一身武艺。若拿吾之性命能换得皇妹幸福...”

    “二哥...”

    沈翎自是懂得其中关系,心想,鬼天府也曾听过,这位应该就是鬼天府少主了。若是杀了他,鬼天府定然会追究,可谓后患无穷。若是不杀之,那他便身为驸马,以鬼天府的势力,夺取这江山也不为过。且看看局势,再出手吧!

    统领突然摘下头冠,以断刀割掉头发,随后跪于皇城道:“天生吾,地养吾,今我割发于此。意表世上再无二皇子,也无刘继世。天地为证,今立此誓,绝无讳言。”

    好,这下不再有身份限制,既已下决心。不如以一条命换取鬼天仇之命,以保江山安危,以保皇妹之安。

    “刘统领”沈翎也被这番话语,这番豪情所动容:“虽然在下武学未达登峰,却也有些成就。本是要入宫面见圣上,任大将军一职。若皇城之内的事情都解决不了,我也无颜去面圣”

    刘继世行礼,后道:“原来要到的右将军便是你,请恕小人失职,有眼不识泰山”

    “言过了...”

    二人甚相投缘,这番话语,虽不是豪言。却如雪中炭,千里毛。无心也好,有心也罢。鬼天仇的实力已然展露,可沈翎依旧为自己出头,未有叛变。

    “右将军,这种小贼,那轮到你亲自出手。”刘继世开口,将目光移到沈翎怀中那把剑:“还需将军宝剑一用,方能让我诛了此贼”

    沈翎看着刘继世手中断刀,点头称是。

    鬼天仇也乐意,鬼天府本意便是一一杀掉八个皇子,再娶得娇俏的公主,随后成为一国之主。

    刘继世接过石中剑,拔剑而出,道出二字:“绝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