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玄幻穿越>偷天之录> 第二百八十二章 开心就好
    “咦?喂!我说,小子!你看什么看呐……”

    史莱克正在那里自言自语嘀咕的正欢,不经意间一抬头,却发现旁边自己的这个小弟正用一种古古怪怪的眼神打量着自己,脸上的表情也是一副似笑非笑的可恶模样,于是立刻又是大怒,两眼一瞪,恶狠狠的将两手十根手指捏的“嘎嘣”作响:“什么‘女人的心思猜不透只因胸前肉太厚’的这种鬼话,果然又在骗我!居然一再的戏弄起大哥来了,而且还敢说你嫂子的坏话!好大的狗胆!看来今天不好好教训你是绝对不成了……”

    “嗯……这个先暂时不急,那个……阿史啊,嗯,大哥啊,有个事儿小弟要跟你确认一下,实在是忍不住了……”眼看粗胚往前摩拳擦掌的向自己迈了两步,谢宇赶紧止住笑,跳后两步,一本正经的摆摆手道。

    “不行!不管啥事也要先替你嫂子出了这口恶气再说!得让你长长记性……”史莱克不为所动,继续气势汹汹的往前迈着步。

    “这个……以后会有机会的!先聊点别的……这个,嗯……”

    谢宇没有再去理会这只粗胚的**裸的武力威胁,随口敷衍了两句之后,无所谓的摆了摆手,不耐烦的眨巴两下眼睛,又随即话锋一转,虽然还是有些吞吞吐吐的,但语气之中,听起来却是着实的带着一丝怪异:

    “那个……阿史啊,嗯,大哥啊……唔,还是别扭!那个,我的阿史小哥哥啊……”

    然后,我们的小法师嘴角撇撇,眼皮狠狠一翻:“这么说吧,嗯……小弟前几天忘记听谁说的了,说大哥早在十几岁……嗯,当时好像说的是十二岁吧……在十二岁的时候,正在那个长身体的含苞待放的花季,就让别的男人无比羡慕的……已经幸福的告别处男时代了是不?!嗯,是这样的不……”

    “……嗯?!”

    眼前小法师的诡异表现,使得史莱克又是如先前一样的立刻怔了怔:“你这小子,马上就要迎接你大哥的怒火了,可是,你不赶紧告饶,却……你怎么会还在关心这种无聊的问题?!”

    “嗯……无不无聊以后再讨论吧,小弟现在只是想知道,这个无耻的传言到底是真是假呢?!”谢宇叹一口气,以一种同情的眼神打量着史莱克。

    “喂!什么传言?!什么无耻?!这是你大哥我亲口说的,又怎么会是传言?!”

    眼见小法师眯缝着双眼斜瞅着自己,那张清秀的脸上又出现了那种可恶的鄙夷和怀疑,于是史莱克短短的愣怔之后又是立刻大怒:“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干嘛好像不相信一样!你大哥这辈子就没骗过人!所以这种小事情就更没有必要扯谎了……“

    “哦?”

    眼见眼前的粗胚又憋紫了脑袋,抬起一只大手来将自己的胸脯拍的“砰砰”作响,我们的小法师却依旧只是挑了挑眉毛,嘴歪眼斜的盯着史莱克打量了两眼,随即却仿佛开始用鼻孔出气了:“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

    “……看不起人啊小子!你难道敢不相信吗……”

    小法师的那种全身每一个毛孔都好像透露着怀疑的可恶模样,史莱克看在眼里怒上心头,原本被藐视的怒气还没有来得及消散,一股新的火气又开始迅速的自胸中升腾:

    “哼!那一年,大哥十二岁……唔,也可能是十一岁……这不重要!反正就是那年,邻居艾伦大爷家的小女儿,一天晚上走夜路……当时大哥正帮别人打完一场架,那小子给了大哥一块烧饼,哥哥我边走边吃,两口下肚之后正感觉没有吃饱,想着要不要回头去找那个小子再要两块烧饼……因为每次帮人打架都是管酒管肉,但他只给一块烧饼,结果果然是吃不饱的,所以正准备回去找他晦气,跟他好好的讲讲道理……“

    “停停停……时间紧迫,咱捡重点的说成不?“

    “……好吧!如你所愿!小子,今天非得让你心服口服不可!嗯,重点就是,唔……我跟艾伦大爷家的那个小妹妹自两岁开始就认识了,她每天跟个小尾巴似的跟在大哥的屁股后面,玩久了自然感情就比较好,就像你先前说的什么青梅什么马还是两小孩无猜的那种……“

    ”停吧停吧……让你捡重点,你捡的远了!“

    谢宇眉头紧皱,面部狠狠的扭曲了一下,深吸一口气,然后大声咆哮:”我说的是你从那天晚上开始捡重点,就是你破了处男身的那天晚上!记得捡重点说……捡重点!“

    “呃!……吔?!小子!你当真是胆大了是不?!你敢冲大哥大声嚷嚷了是不?!你敢再吼一句看看?!”

    史莱克兴致勃勃的讲述忽然被小法师打断,不由自主的噎了噎,“咕嘟”咽了一口唾沫,又抬眼看了看突然变得面容扭曲青筋暴起的自己的法师小弟,仿佛愣了一愣,然后,刚刚淡下来的脸色又瞬间涨紫,面上的青筋,(嗯,其实是紫筋),也好像远比咆哮中的小法师,跳动暴起的要剧烈的多了。

    当然,在史莱克急眼的这种状态下,自然又少不了双手间传来的捏指节的那种“噼里啪啦”的声声清脆爆响。

    “不好意思,打扰了打扰了,您继续!小弟再也不插嘴了……“谢宇此刻好奇心爆棚,自然不想跟这粗胚做什么无谓的纠缠,于是又跳后一步,嘴上立马认怂。

    “哼哼!这才是作为小弟应该有的态度……“

    史莱克鼻子哼了两声,鼻毛颤动完毕之后,又开始缓缓述说:

    ”嗯……我们俩的关系非常的要好,这个小妹妹打小也是乖巧可爱的紧,特别的招人喜欢,而那天晚上大哥正想回去找那个小子晦气的时候,却听见旁边一条黑咕隆咚的小巷子里传来了一阵争吵和女孩哭泣的声音,听声音好像正是艾伦大爷家的小妹,这还了得?!你大哥我就算是平时看见欺负人的事情也要管上一管,更何况是自家小妹被欺负?!哼哼……于是大哥我一个箭步就冲了进去,果然就见三个男的在拉扯我家小妹,嘴里还骂骂咧咧不干不净……“

    “然后就是大哥这么讲义气的人,自然不可能袖手旁观的,结果冲上前去三拳两脚就把那些家伙打跑了是不?顺便还送那个邻居小妹回家了……是不?“谢宇憋了一会儿,实在没忍住对面眉飞色舞的粗胚那种横飞的唾沫和杀伤力极强的口气,忍不住歪了歪脑袋接茬道。

    “当然了,而且大哥身体自小就好的很,力气大,那三个小子不耐打,大哥却是一根汗毛也没伤到!厉害吧?“

    “厉害厉害!然后呢?嗯……送小妹回家的时候发生什么事情了吗?!“谢宇无视粗胚的洋洋得意,皱了皱眉问道。

    “哦,那倒没有,那三个坏小子让大哥打跑之后哪里还敢回来?不过我们走的时候,我看小妹手里提了几坛酒,有点吃力,而且又好像受到了惊吓,在那里哭个不停,就把酒接了过来,背她回家了……“

    “就这样?然后呢?“

    “然后回艾伦大爷家的时候,进屋碰见我爹和艾伦大爷正在喝酒,原来是两人喝高了而酒又没有了,于是让我小妹去酒馆打酒去了,结果这才在回来的路上不小心遇上了坏人……“

    “哦,那……再然后呢?!“

    “再然后?嗯……再然后就是我爹跟艾伦大爷狠狠的把大哥夸了一顿,然后又拉上大哥我一起喝酒了,你知道,大哥酒量这么大,刚喝了不到一口他们俩就喝醉了,艾伦大爷送我爹去另一个房间睡觉了,所以屋里就只剩下大哥跟小妹了……“提起了酒量的问题来,粗胚又豪气无比的拍了一下胸脯。

    “嗯……大哥的酒量是大,那……这个……既然屋里只剩你俩了,那后面你们俩总该有机会发生了一点什么了吧?!“

    眼看史莱克终于絮絮叨叨的总算要说到戏肉了,谢宇随便拍了拍马屁,虽然心里始终是半信半疑,但还是禁不住嘴角一咧,眼神也不由立刻就是一亮。

    “咦?小子,你怎么突然好像来了精神?!……下流!“

    史莱克眼见法师小弟就差流口水了,满眼都是羡慕和好奇,哼了一声又道:”看来妮可小姐说的没错,你小子果然很下流!“

    “随便她怎么说吧,男人不都这样嘛……大哥快说呀!这天夜里发生了什么啊?“谢宇嘿嘿一笑,催促道。

    “嘿嘿嘿,也对!不过那天晚上大哥我也醉了,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嗳?“谢宇一愣:”你们……嗯,你你你自己一个人睡的?!“

    “当然不是!嘿嘿,当然是我们两个一起了!你小子还是年纪小,居然连这都不懂……“史莱克嘲弄的看了看法师小弟,丑脸上泛起油光,满脸都是浓浓的得意。

    “就是就是,我就说嘛,这才对嘛!然后呢然后呢……“

    “然后?小妹收拾完了酒桌和剩菜,也跑到炕上来了,可能觉得有点挤,把大哥往炕边推了两把,也就睡下了,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早上醒来后大哥就回家了……“

    “嗳?!就这样?你们俩是……穿衣服睡的?!”谢宇一愣,随即面部肌肉又开始有些扭曲了。

    “嗯……对的!”史莱克仿佛沉浸在美妙的回忆中,完全没有注意法师小弟的脸色,继续自顾自的炫耀:“嘿嘿……记住小子!是一觉睡到天亮哦……”

    “我……”谢宇的脸色变幻不定,欲言又止。

    “咦?小子,你好像有话要说?”

    “……我,我……唉!你你你……这样能算告别处男身?!这么睡法别说睡一夜了,你就是睡到天荒地老去,你也依旧只是个可耻的小处男啊!”

    谢宇终于无奈的长叹一声,刚才眼神里的火热和好奇全无,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深的怜悯,并且仿佛透着一种“果然如此”的意味。

    “小子胡说八道!这怎么还能叫处男?男女都在一起过夜了……”史莱克不解并且明显不服,紫着一颗脑袋大声纠正道。

    “你们这他奶奶的居然也能叫一起过夜?!”谢宇苦笑,随即嘴巴咂吧了两下,却是无奈的捏了捏下巴,自言自语了起来:“不过……唔,说过夜倒也不算毛病,毕竟,还是一起过了一个夜啊,不管咋过都是过嘛……唉!”

    “……就是啊!男女都在一起过夜了,当然就跟你们这些可怜的小处男不一样了……“眼见小法师终于好像是点头认可了,史莱克挠着脑袋大嘴咧开,黄豆眼眨个不停,嘿嘿坏笑:”小子!大哥就问你——羡慕不?嫉妒不?!“

    “……“

    谢宇面无表情,瞅了瞅洋洋得意中仿佛还带着一丝莫名其妙的羞涩的粗胚:”这个……你开心就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