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蛋儿急匆匆跑到门卫室,办理了登记手续后,才从值班战士手中接过一个大大的包裹。

    “同志,谢谢你啊!”提着有些分量的包裹,铁蛋儿喜滋滋的向值班战士道谢。

    “不客气,为广大战友服务!同志,你家里人对你可真没话说!”值班战士也是个和铁蛋儿差不多大的新兵,看着铁蛋儿提着家里寄过来的东西,别说有多羡慕了。

    “嗯,我爹妈对我好着呢。同志,再见!”挺了挺胸膛,给对方敬了礼后,铁蛋儿提着东西有点迫不及待的往宿舍走去。

    “王卫东?咦,你个好小子,这是家里又寄东西来了?”正当铁蛋儿提着包裹喜滋滋的从大门口往宿舍走去的时候,背后突然响起一个洪厚的声音。

    “连长!敬礼!报告连长,是家里来信了。”看到是红一连的连长郝赫昌,铁蛋儿急忙放下东西敬礼。

    “礼毕,稍息!你小子,说说,从来到部队到现在,别人能收到一封家书就不错了,嘿,你小子倒好,接二连三的收东西,小心引起公愤啊!不过,你娘弄的酱菜味道不错,怎么样?这次又有吧?”今年已经38岁的郝赫昌是红一连的连长,他从16岁参军到现在,已经在部队待了20多年,对部队的感情,对像铁蛋儿这样新入伍又有素质的新兵更是感情深,也很平易近人,所以与下面的战士打成一片,感情都好,大家都服他。

    “嘿嘿……连长,我,我,我看看呢,我娘,我妈弄那些东西还行。”听连长这样说铁蛋儿急忙想把包裹打开找酱菜。他记得上次写信回去有提到连长媳妇喜欢他们家的酱菜,以那个女人的处事方式,这次肯定寄有过来的。

    “行了行了,你赶紧拿回去吧,大庭广众下,你这包裹打开后怕是那不回去了哦!”看王卫东就要去开包裹,郝赫昌赶紧阻止,这会儿在半路上人来人往的,部队里的人都差不多是饿狼,闻到一点腥味,自己还能留下?那他不就是罪人了么!

    “嘿嘿……那连长,我先回去,东西我给嫂子送过去。”铁蛋儿也明白他们连长的意思,嘿嘿傻笑了两声就提着东西先跑了。

    “嘿……这小子,不错,不错。”郝赫昌看王卫东明白他的意思,满意的点了点头。

    虽然说部队要求不能拿百姓的一针一线,不能收受战士的一粮一粒,可他们也是有家有室的,光凭着那么点工资也就刚刚够家里生活的,要是想吃点其他什么,想都别想。所以,在私底下,像他们这样的连级干部的日子是很不好过的,他家还好一些,至少媳妇是个勤快人,在家属区那边种了两块地,平常的蔬菜能自己解决,可要想吃点酱菜这样的东西,却还是难的。上次能收到王卫东送的酱菜,说实话郝赫昌也是挺意外的,现如今家家都不宽裕,更别说现在的人思想都比较淳朴、简单,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刚开始,他也是对王卫东这样的行为是矛盾的,既痛恨他那样世故,又嘴馋那酱菜的味道,最后要不是想着那小子本身成绩位即前茅,他也是不敢收的。

    “我靠,你小子终于回来了,赶紧打开看看,这次你妈又给你寄什么来了?会不会有上次那样的肉干呢?快点快点打开。”铁蛋儿刚刚走进宿舍,就被等候多时的刘立安抓个正着。

    “你慢点,慢点,别把袋子扯破了。小声点,你是想把班里其他人都招来,然后咱一点吃不上?”看刘立安那比自己还着急、迫不及待的样子,铁蛋儿就为自己的包裹担忧。上次寄过来的东西,就因为这丫的大嗓门,害得自己也没有留下多少东西,这次要还是这样,他非揍他一顿不可。

    “这是什么?哟,卫东,你果然是你妈的亲儿子啊,每次包裹寄过来都有好吃的,这次除了大包肉干还有红薯条,居然还有这么大包核桃,靠,都是我爱吃的。卫东,你说我要是你妈儿子多好啊,啥好吃都舍得给你寄,羡慕死我了。咦,这个包里是什么?衣服?衣服啥的咱们不都要发么,你怎么还从家里寄啊?”刘立安一点不见外的,一等铁蛋儿打开包裹就一样一样的往外掏东西,一边掏还一边评论。

    “你给我拿过来吧,我就喜欢穿家里做的,你管得着么?还有,拿几个瓶子你可不能打开啊,那里面是酱菜,全打开见风跑味就不好吃了。”见刘立安拿出一个布包,铁蛋儿就知道里面肯定是那女人给自己做的内衣裤和袜子鞋垫什么的,这么私密的东西他可不想让刘立安这个大嗓门知道,急忙一手抢过来放到自己的衣橱里面去。

    “卫东,你给我说实话,这些东西是不是你小子写信回去要的?上次寄过来的加这次寄过来的,在一般人家里,可比一年吃的都还多。我可是知道的,现在家家都没有这么富裕的生活,更何况是在农村!卫东,要真这样,做哥哥的可要批评你了啊。你说咱们在部队要吃有吃的,要穿有穿的,比家里人的日子好过多了,你可别给咱们军人抹黑啊?”看着又是这么多的东西,刘立安心里真不是滋味。倒不是他真嫉妒王卫东有家里人惦记什么的,而是他觉得这么多东西,一个农村出身的人家肯定拿不出来,就算他那样的官宦人家都拿不出来,所以,他担心王卫东这小子为了自己为难家里人了。

    “那你可别吃啊,我家虽然是农村的,我爷爷可是老革命,每个月国家有津贴的;我爹是村长,哦,现在我爹已经在县革委会上工去了,我妈,我妈会织布做衣服,很多东西都是她帮别人织布,别人给的,家里弟弟妹妹都还小。而且我家大伯大娘在公社,口粮没问题,所以才会有东西寄过来。上次我就写信回去让他们别寄了,我妈还担心我吃不好,这不,还专门做了肉干和酱菜寄过来。”铁蛋儿一边把刚刚刘立安打开的东西拿出来分类装成几包好一会儿分给大家,一边给刘立安解释东西的来处。

    “谁说我不吃了,肉干多分我点。卫东,你还别说,你家的这些东西味道真好,真羡慕你有个那么好的妈。要是我家有这么些东西,我妈才不乐意给我寄过来呢。准会天天换着花样的给我爹和我妹妹做吃的。”刘立安才不会客气呢,见铁蛋儿把东西分出来,就知道那些是要给大家吃的,他就抓了一包最大的,准备留着自己一个人时不时的打打牙祭。

    “我妈,我妈对我的确很好。”听到刘立安的话,铁蛋儿顿了顿,然后才继续若无其事的收拾东西,心里却想起家里,想着家里的人,尤其是那个女人。别说,从来部队这么几个月,他最想的不是他爹,不是对他千依百顺的爷爷,也不是那个总和他作对的狗娃,而是他不想承认却又必须承认的那个女人。

    在家的时候,那个女人教了他很多的东西,以及做人的道理。来到部队上,他没有像其他农村出来的战友那样遇事畏畏缩缩,小家子气,也没有像城市兵那样因为有点优势就目中无人,冲动惹事;保持着一颗谦虚积极向上的心,努力的表现自己,遇事多思考,换位思考问题,果然,他不仅因为个人综合素质好被领导看重,更是因为在为人处事上比其他人成熟,有些事情领导都会想到他这个新兵,还因为时常接到家里寄过来的东西,与战友们处好关系。

    自己第一次写信回去的时候就说过,部队上什么发,大到衣服裤子小到牙膏牙刷,也说了部队训练强度大,每天训练完衣服鞋子都湿透。他的本意是向家里汇报汇报在部队的生活情况,没想到那女人就说部队发的衣服裤子不吸汗,特别是内衣裤,布料子粗糙,容易磨破皮肤,就说要给自己做些内衣裤来,没想到这次就寄过来了。他要是没记错的话,那女人的肚子应该有六七个月了吧,都那么大的肚子了也不知道难不难受,也不知道会给自己添个弟弟还是妹妹。而且她大着个肚子还给自己做这些东西……

    由此可见,那个女人是真的对他好,处处为他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