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科幻灵异>妖师怪奇事件簿> 第三百八十五章 大结局-仮
    片刻的寂静之后,一个身影就在苍狐所注视之处显了出来。

    身形枯瘦却身穿黄袍,脸色惨白而目光阴郁,果然,就是理应在地宫之中的尸王。

    一见到他如水中倒影一般显了出来,方琼几乎跳了起来,瞬间就向着方珏的方向急退几步,虽然他的神情惊愕动摇,却始终面向着尸王,手里也紧紧握着桃木剑和辰州符没有松动,一下就向着那边摆出了警戒的架势,被方琼护住的方珏也同时抽出软剑警惕的看了过去。

    苍狐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俩不用紧张,便温和的笑着对尸王道:“有劳阁下亲自跑一趟来确认了。如你所见,我们已经达成了阁下所交付的事务,那么,现在我们是否可以好好谈一谈了呢?”

    尸王眯起了眼睛:“哼,你就不怕我们出去后把人类吃干净吗?”

    闻言方琼和方珏都忍不住的脸色微微一变,苍狐却是微微一笑,嘴唇微动,没有任何声音发出,尸王却像是听见了什么句子,顿时脸色微变,看着她的目光不由更加阴沉了几分,缓了片刻才沉着声音慢慢开口。

    “……妖师,你还真是卑鄙啊!”

    &过是等价交换而已,何来‘卑鄙’一说呢?”

    看着苍狐丝毫不受动摇的温和笑容,尸王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随即又看了看她旁边的方琼,深陷的眼窝之中两点幽深的绿芒微微闪烁了一下,便冷哼一声,声音又恢复了平静阴冷。

    “……也罢,便如你所愿。”

    苍狐弯起了眼睛:“那就多谢了。”

    说完苍狐手腕一翻,一个尺许长的卷轴便出现在了她的手中,随着她轻轻展开,卷轴就漂浮在了她的跟前,洁白的绢面在“广英明灯”的淡蓝光芒下反射出微弱的乳白色光晕,苍狐凝目注视,就见光晕之中一个一个黑色文字从右到左由上至下的浮现出来,很快便填满了卷轴打开的部分,端正的字体边缘无不勾着明显的金光,显得极其庄严肃穆,苍狐抬手向尸王的方向凭空一递,卷轴便飘到了他的跟前。

    阴郁的视线很快扫过卷轴上的文字,尸王又看向苍狐,目光虽有不悦,但还是慢慢点了点头。

    一缕缕金光瞬间浮了出来,如游鱼一般在乳白的光晕之中迅速游走,随即卷轴便自动合上,缓缓飞回了苍狐手里。

    看着脸带笑意的苍狐随手收好卷轴,尸王便阴着脸转身向巨大山体方向走去,却听见苍狐温和的声音在背后响了起来。

    &下请留步。”

    尸王眉头一皱,不耐的转头看她:“怎么?你不准备去见我那些手下了?”

    &然要见,不过,就这么走回去岂不是太浪费时间?”

    说完,苍狐便在尸王质疑的视线当中微微一扬手,一缕青烟就在原地升腾而起,瞬间就扩散了开来,涌动之间宛如云海,即使在这阴寒的养尸地内,也透出了一股不被任何事物所影响的缥缈之意。

    早已见过的方琼和方珏并没有太大反应,尸王却皱起了眉:“这是何物?”

    苍狐微笑道:“空烟。凭此烟可通达四方三界,无论距离多远,均是即刻便到。阁下若是不信,随我前来便可知真假。”

    说着悄悄对苍炎和刘渊桦使了个眼色,苍狐便当先走了进去,尸王倒并没有在意不动声色各自护住方琼和方珏的刘渊桦和苍炎,只是看着苍狐消失在空烟中轻轻动了动眉,便默然踏了进去,很快眼前的青烟退去,苍狐又站在了他的眼前,而他,则是站在了地宫中的大殿之内。

    没有去看身后跟着走出的几人,尸王只是沉默的,深深的看了温和微笑的苍狐一眼。

    她强调的那句话,“无论距离多远,均是即刻便到”,无非就是想告诉他:“如果你们违约,我这边可是随时都能找到你们的哦”而已吧?

    &

    忍不住冷笑了一声,尸王却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转身走向皇位,一股极具压迫力的危险气息瞬间从他身上向四方蔓延,很快外面就传来微弱的骚动,尸王沉默坐下,随手一挥,大殿大门常开,十来个僵尸便恭敬的走了进来,而更多的则留在了殿前广场之上,排列得整整齐齐远远的向他恭敬行礼。

    &师,根据你的要求,这便是所有中级以上的僵尸了。”

    闻言殿内恭敬站立的十数个僵尸眼中都掠过惊愕的神色,但他们并没有多问什么,依旧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苍狐扫了他们一眼,又越过他们看了看外面的一大群僵尸,眯着眼睛稍稍一估便看向尸王。

    &有三千来个?”

    尸王冷冷的“嗯”了一声。

    &稍微少了点啊……”不自觉小声嘀咕了一句,苍狐抬眼看了看神色不悦的尸王,又微微一笑,道,“不过也罢,毕竟有阁下在,应该也差不到哪儿去吧。”

    说完微微一顿,苍狐便收了笑意认真的看着尸王。

    &么,阁下当真不用再准备一下了吗?”

    尸王立即揪起了稀疏的眉毛:“废话少说。”

    苍狐笑了。

    &是,是我失言了。”

    向尸王欠了欠身,苍狐便翻手取出古朴精巧的“巫玉”握于胸前,垂目凝神细细念诵,手中印诀翩飞,很快便有一缕缕散发着微光的“丝线”从“巫玉”之中出现,迅速向着殿内以及殿外的僵尸延展过去,就连尸王腕上也搭上了一根。外面的中级僵尸立即有些骚动了起来,但随着尸王的气息猛地一沉,他们便又重回了寂静。

    咒语之声停了下来,苍狐捏着印诀抬头看向尸王,对他轻轻点头。

    &切就拜托搁下了。”

    说完,她便在尸王默然的视线之中掐动最后一个印诀,霎时间手中“巫玉”大放光华,飞至半空,数千条投射出去的“丝线”也跟着亮了起来,待光芒消逝之时,“巫玉”又安静的躺回了苍狐手中,但包括尸王在内的三千多僵尸却全都没了踪影。

    愣了一下才缓过神来,方珏不由有些吃惊,方琼则难以置信的瞪着眼睛问了出来。

    &真的把他们送出养尸地了?”

    &然,契约为证,不敢食言。”

    苍狐答得平静,方琼却因为她那一脸的理所应当而不禁又将声音提高了几分:“有没有搞错?他们可是僵尸啊!而且还都是三百年以上道行的!他们要是对凡人动手的话……!你到底怎么想的?!”

    &心吧,我有做保险措施,不会有问题的。”

    说着苍狐回头看了看这金碧辉煌却空荡荡的大殿,不待方琼再发出什么异议,她就放出了空烟道:“好了,虽说是历史文物,但这里毕竟是极阴的养尸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先离开吧。”

    总感觉她这像是在逃避问题一样,方琼梗着脖子就想吼出声来,却被身侧的方珏轻轻拉了拉衣袖,回头就看见她抿着唇微微摇头,用眼神示意他不要再多问了,这明摆着对苍狐的信任让方琼很是不爽,但是想想方珏体内还压着尸毒,在养尸地呆久了确实也不行,便勉勉强强压下心头的不快,跟着当先的苍狐走入了空烟之中。

    从满目青烟之中走出之时,一行人已经不在阴冷昏暗的地宫之中,甚至也不在养尸地内,而是站在一条宽阔平整的山道之上。在养尸地内时天地昏暗似乎一直都是深夜,此刻却见东方天边已经蒙蒙亮了,微弱的阳光一点点落在身上,带着些微的暖意,却在瞬间就驱散了缠绕在身上的阴冷。

    在温暖的晨光下不自觉的眯起眼睛,方琼忍不住大大的舒了口气,脑子里烦闷的思绪瞬间就被这清爽的感觉给驱散得干干净净,他甚至忽然就觉得似乎相信一下苍狐也没什么不好的了。

    同样沐浴在晨光中的方琼也不由得露出松懈的神情,却听见苍狐轻轻唤她。

    &小姐。”

    方珏立即转过头去,见苍狐在稍微有些距离的地方看着她,并没有靠近的意思,她回头看了眼没有注意到的方琼,便轻轻地走了过去。

    &么了,苍妖师?”

    &前我不是说稍后会好好给你解释吗?”看着想起来的方珏,苍狐微微一笑,“你先把这个收起来。”

    说着苍狐摊开掌心,一块半月形的古朴玉佩就出现在她手中,她往前递了一下,方珏微微一怔就下意识伸手接了过去,一张契约便在此时忽的出现,跟着几乎同时便化为了灰烬随风而散,看得方珏愣愣的眨了眨眼,才又低头看向手中那古老精致的玉佩。

    &家的‘巫玉’?”

    &我来之前向两位老太爷借的,为了能进禁制。现在,就麻烦你代我还给他们吧。”

    方珏一听这意思似乎不大对,赶紧看向苍狐:“苍妖师,你不跟我们回去吗?”

    苍狐微微一笑,轻轻点头:“是的。委托已经完成,我还有我的事情,没时间再过去了,就烦劳大小姐代我向两位老太爷道声歉吧。”

    说着苍狐动了动手指,青烟微微晃动了一阵便稳定了下来,她又看向方珏。

    &过空烟就能到达方家了,大小姐,你还是早些回去清除体内的尸毒吧。还有,这个……也请代为转交给两位老太爷。”

    说着在腰间摸了一下,她便又递出了另一件东西。

    ——另一块更加晶莹温润,却几乎一模一样的“巫玉”。

    方珏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这是……?”

    &是我从她身上得到的。我想,‘巫玉’,原本应是一对吧。”轻轻说着,苍狐看了看手中晶莹温润的美玉,隐约间可见一缕幽光缓缓游过,她的神情不禁有些感慨,“所谓‘活僵尸’,是会将三魂七魄全都困在身体内的,故而她是僵尸,但也不是僵尸,是以才会出现绝不可能发生在僵尸身上的举动。原本,我是不想将她作为僵尸对待的,奈何她魂魄损伤太过严重,几近魂飞魄散,留下肉身也不过是多了一个提早形成的旱魃而已,我只能将其毁去,并将她的残魂放到这里面温养,或许过个一纪左右还能……”说着她轻轻一叹,歉然的看向盯着玉佩目光有些发直的方珏,“这已经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抱歉。”

    看了看苍狐,又看向玉佩,方珏缓缓摇了摇头,双手郑重接过,便庄重的向她行了一礼。

    “……已经足够了。多谢苍妖师。”

    抬手将方珏扶起,苍狐轻轻一叹,又看一眼不远处,轻声道:“要告诉他吗?”

    看了看一脸奇怪的看着这边的方琼,方珏又看了看手中的一对“巫玉”,犹豫了一下便摇了摇头:“不了吧,难得他下定了决心,要是再让他知道这件事,恐怕又会让他动摇的吧。”

    &确定吗?”

    方珏点了点头。

    &好,我尊重你的选择,此事便到此为止吧。”说着抬头看向已经忍不住走过来的方琼,苍狐温和一笑,“那么,就此别过吧。”

    刚走过来还没来得及问她们俩在说些什么,方琼就被方珏拉着向苍狐行了一礼,随即就被紧紧牵着踏入了空烟之中,瞬间就没了踪影。

    转头看了看愈发明亮的朝阳,苍狐下意识眯了眯眼睛,又转回视线稍稍调整了一下空烟的目的地,便微笑着看向了等着她开口解释的刘渊桦和苍炎。

    &了,老规矩,我们先到下一个地方,然后我再慢慢给你们解释。”

    挑了挑眉,刘渊桦也不跟她多言,便当先一步踏入了空烟之中,苍炎则落到苍狐肩上轻轻蹭了蹭她的脸颊,跟着笑容满面的她隐入青烟当中。

    微风轻起,青烟消散无踪。

    这时的苍狐并没有预料到,正是因为她今天的举动,十二年后,一个小小的女孩竟会因此而得以存活。

    她也并不知道,自己此刻的模样,正清晰的出现在了一面岩壁之上。

    看着画面中笑容温和的苍狐,美艳的清不悦的皱了皱眉,便转开了视线。

    &人能醒来的时间已经越来越短了,我们的时间也已经所剩不多,是时候展开动作了。”说着微微一顿,她便肃然看向站在下方的两人,“义,你即刻动身,去回收西北那边的恶念,人手随你挑。明,散布在各类妖身上的就交给你了,顺便把他们的内丹一起收来,最不济,也要将他们的法力取走。至于这边……”

    看向画面上的苍狐,她勾了勾唇角,妖艳得几乎夺人心魄,却是冰冷无情。

    &然大人说了她是必须的,我也该认真采取点措施才行了。”

    说话之间又想起不久前与那位大人相处的时光,清的神情不由变得扭曲而又陶醉起来,义低垂头颅看不见表情,明则看着她饶有兴致的眯起了眼睛,却同样不发一言,只听见清喃喃自语。

    &切……都为了苍狐大人。”

    沉醉的,眷念的,充满爱意的声音。

    命运的齿轮终于在这一刻全部咬合,汹涌的转动了起来。

    一切,都在向着“命运”运行。

    ——向着二十四年之后,坚定的改变。

    &一部完结)

    
白雪丸子说


    由于《妖师》和另一部《虚实》里的内容有因果联系,所以这个坑从开坑之际就预计很长很长(虽然我并没有想到会把最后一卷写得这么长……),想了想我的节奏果然还是不适合网文,被逼一逼一急就会打乱我的步调,写出一些我自己都看不下去的内容,so,第一部分写完之后我会重新调整一下重新贴出来,感兴趣的可以去搜一夜雨白(当然现在还没有贴(。后续内容我也会慢慢推进,更新看心情吧,毕竟我也有自己的工作。

    谢谢一直支持我的大家。鞠躬。

    &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