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都市异能>废柴宠妖> 第六百二十九章 陷害如斯
    a href="废柴宠妖最新章节">

    废柴宠妖

    &为工作原因下个月可能不写了。。。但之前欠各位的我会补上的。)我拧了拧眉,随后考虑了小半会儿,利益权衡之下,我还是有了自己的一番决断。重新正视起华裳方才的话语,随后给了她一个还算模煳的回答。

    &娘,若是想要让我将你这事情瞒着也并非不可。至于这条件呢,我也不会开的太高,你不妨约定一个时间,仅留着我二人相谈?“华裳听罢此话,眉目中闪过了一丝狡黠的神情,而我也早早的猜测到了她是在打着怎样的小心思。

    &娘想着在约定的期限安排人手埋伏,捉我一个措手不及可是?抱歉,这点我早就想到了。”我同她说着,话落的同时她那眼眸中也闪过了一抹失算的神情。“你,你果然还是有几分心思的,那商谈的地界由你定下,这点你可放心?“华裳说着,眼中仍然含透着几分不服气的意味。

    &心?我觉着同你这样的女子我还是很难放心的。不妨这样,相约只是我会以着我的方法把你带去地点,大家也好各求个放心抒怀?“我正经的同她说着,她却好似并不情愿妥协于我。

    &娘不放心我?你由着我的声音应也能分辨出我是个女子吧,既然同是女子我对您又能做出什么过分的事呢?“我言语相劝,话语中却故意渗进了些欠揍的意味。

    &就照你说的,三日后,就三日后的一日。那时我便会同你谈上一谈。“好说坏说的言语了许久,总算是说服了华裳这个难搞的角色。她口头上与我商定了时间,而对于这事,我也算对某某人做了些小小的贡献。即使,现在的他,或许并不能体会我的用意。

    &好,就这么说定了,三日之后,我回来寻你。“我说完了这话,便不作犹豫的拽起了萧生夏的双手。这个时候,也该将今日的来访匆匆的画下一笔一捺了。”要走了?“萧生夏问着,我也重重的点了点头。

    &走吧,这事,你需着于我一个交代。“萧生夏说完,便首先的迈出了步伐。我们走着,甚至没有同华裳那个女子道上一句。这样也好,就让这个曾经做了违心事的女子,这三日内一直处于惶恐不安的境地中罢。

    我们飞回了府中,用的时辰也比寻常日子里的久了些。真的不知道是不是自身的术法有所退化,这飞仙起来竟然都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吃力感。我同萧生夏一前一后的迈过了府邸的门槛,他好像有些置气,气点我却并不能即刻明了。

    见着他走在前方已经快要消失的背影,我连忙加快脚步的追了过去。虽说心中并不清明他到底在气什么,但人与人的相处中还是得让问题解开,方能促了和谐。他走进了屋内,然后将小雪球也赶了出来,我追上之上,面对着的则是一重重合上的门扉。

    好家伙的,气还挺大~我弯下腰将小雪球安慰了几句,随后以着美食加以诱惑。如此,它才解了解气,甘愿去别地瞎熘达熘达。解决了小的,接下来要面对的就是大的了,我用了几分力度推开了已经反锁上的门,入内便同他进行了一番思想教育。

    &说你,有什么好同我发脾气的。起先回来时你也说了,会同我好生的谈上一谈,现在呢,这算什么?同我摆脸色是罢?”我控诉着他,话语中满是心不愧情不疚的气势如虹。

    较之于我的气势汹汹,萧生夏内边倒好像显得有些话语顿塞。他不言不语,甚至侧过了身回避着我的目光,见着他这副莫名奇妙的赌气模样,不禁激起了我心中压制了许久的的洪荒之力。

    我上前一把掰扯过了他的双肩,随后问东问西的想要了解的他的生气缘由。”你应该知道,我同那个女人的事,我想着的是由着自己解决,你应该知道,你从中插手的话,我并不能体验到报仇的快感。这些,你是在不懂装懂,还是刻意的想让我为难?“

    萧生夏总算是开口言明了他的气因,这不说还好,一说我就来气。感情我同那女人吵得不可开交的,还算是一个人的自作多情了?我满心的别扭无处散发,最终却还是选择了强制自控。他在气头上,我不跟他吵,什么事都没有将问题解决,来的重要。

    &也别同我来这无名之火了,我同那个女子相争,原因之一是在于想为你离世的娘亲解解气,二来也是因为我实在是看不惯她那嚣张的态度。既然我同她定好了三日之约,那么其在那个时候你同她亲口清算清算当年的仇怨吧。”

    我将计划说了个大半,至于另外的小半部分,我还是想卖几分关子的。“三日之约,阿南是替我定的?也好,我早就想直面一番这个毒妇了。”萧生夏说着,总算是有几分体谅我的意味。我送了口气,一下子便躺到了床上,整个人好似放了气的气球。

    &了,那个人的病情到底你可能寻出什么法子?至少,延缓几年也是可以的啊。”我方合上眼备着小歇片刻,萧生夏这货便又投来了一句话的重量炸弹。罢了罢了,不管他了。

    我继续合眼,假装未曾听到了他的话语。本只是想着假寐,却没想到竟昏昏沉沉的睡着了,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今日就算作是暂且告一段落了。

    &南?睡了?罢了,今日也算是累了她了。”萧生夏上前查探了几许,终还是决定姑且放过她。房门静悄悄的合上了,而屋内也独留了一人的空间。

    离开以后,萧生夏并没有走远,他辗转着回了书房。而在那里,即将又有这样那样的事将他烦忧。这场牵扯着各种恩怨情怀的戏码,终究没有一个得以完结的机会。

    &咚。“书房门外响起了两声轻叩的声响,萧生夏却并没有即刻上前打开房门。他寻了个位置稳稳当当的落了座。而这样的做法显然妥当,下一秒后门扉便被粗鲁的冲撞而开。

    &下,请恕了我这一次的冲动行事。“来者说着,话语中也饱含真切。萧生夏将来者上下打量了一眼,随后指了指开启未合的房门。“哦!属下差点忘了。”来者将门扉合上,快步的便赶上前来行了参拜之礼。

    &自称属下了,本王说过从没把你当做属下。“萧生夏说完,便上前拉起了那人。他们眉目相对,随后达成共识的并坐在书房两侧的木椅之旁。

    &吧,你怎么耐不住性子这时就出来了?“萧生夏问着,话语中完全没有怪责的意思。”在牢狱中待着的那段时间,我安排的人曾给我传来消息说西北那家有人犯了事也需着顶替。那人是一善者,只因除暴安良而被判了罪,所以我就想着......不妨帮他一帮?“

    来者说着,面色也有几分凝重之感。”那你这回如何出来的,也是以着脱锁之功吗?“萧生夏问着,话语间满是自然的意味。”嗯,殿下真乃料事如神,不过属下......不过我这次来是想要问问殿下,若是我就这般逃狱了,对贺司徒那事可有影响。“来者问着,心中还是存着些许单虑的。

    &碍,本王当是以你顶罪,便是知晓你能够轻易脱逃。既然贺司徒那事已当时圣上已经定罪,且亲自抓获了你。那么你依着如今换了副面孔的模样,想必他们即便是想要将你重新抓获应也是没法的。“萧生夏分析着,越说则见着眼前那人的目光更为殷切。他停止了话语,随后问出了心中所惑。

    &么了吗,为何这般看着本王?“”殿下别误会,属下是真的觉得殿下聪慧至极,即便是属下换了面孔您竟也能轻易地识出?“来者话语中满是敬佩之意,萧生夏却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了殿下,我方才来您府上时乃是翻墙而入,府中的人应该不知晓。但当我翻墙之时,好似在墙垣那畔见着了几个看似心怀不轨的人。“来者继续说着,话语中藏着那份对于朋友的竭虑。”郭兄此话当真?“郭辉点了点头,态度依旧恳切。

    &那本王知道了,你在这休歇会儿,容后本王再去墙垣那一探究竟。“”不了不了,属下容后还有事需着处理,那家人的事约莫时机快到了。“郭辉说罢,起身行礼备着速速离去。”那好,既然你有事在身本王也不强求于你。“萧生夏没有挽留,倒是将他送远了多步。

    &有需要,殿下尽管寻我。”郭辉留下这样一句话,便越墙而去,他离开之时,萧生夏也有了别的举动。此处的后墙临近于后门,而只要将眼前这门扉推开,那所谓的心怀不轨之人便会难逃法眼。萧生夏思踱着,门也悄无声息地轻轻开启。

    他将头首探出,随后亲眼目睹了那窥探踪迹之人。那几人盯守着郭辉离去的背影,他们窃窃私语甚至没有觉察到自己已被觉察。萧生夏见着眼前之况,嘴角倒是隐隐的泛起了笑容。他轻轻躬身拾起了身旁的一些石子,再将身躯回收了几许,巧用力道的将之投掷而出。

    &呦,好痛!”“不好,是不是有人发现我们了!”几人相对而论,目光也四处巡视着。萧生夏嘴角的笑意仍未散尽,他悄然的合上了后门,自己倒是撤离了此地。这样也好,让他们这些替人做事存些警惕,也让他们的主子清楚的明白,这七王府绝对不是他得以寻人监视的。

    &着干什么,咱们既然已经被发现了踪迹,不走难道还等着被人活捉啊!”“是是,咱们赶快走吧。”门外那几人商量着,终究还是达成了先行撤退的共识。他们站起身来,随后按着原路折返归去。他们毕竟是处于暗处的人,那衣着自是在人群中显得有些鲜艳。他们取出了腰间的斗笠,随后掩去了大半张脸孔的行步起来。

    &了哥,你先进去,我们于后方跟着。”其中的一名取下了斗笠,胆战心惊的说着。“瞧你们这点胆子,王爷只是让我们去探探七殿下周围的情况,这点我们都做到了,那么还有什可担心的!”被他们称之为哥的那位,倒是显得理直气壮了许多。

    &哥,咱们这次的行动极有可能被发现了啊。若发现之人将之禀告了七殿下,在由着七殿下一番细查,查到我们身上怎么办?”那几人依旧重重担忧,对于这次行为被发现的事,于他们而言可真算是一件忧心的事。“管不了那么多了,你们还是随着哥哥我一并进去吧,若是殿下问题此事,我们在视情况而答罢。”几人一并点首,撞着胆子的迈进了王府。

    他们叩响了自家主子的房门,随后也听闻了里面传来的一声低沉的应允。“属下们进来了。”话落,几人应声而入。他们见着自家的主子暗自的坐在桌旁,手上也好似抓持着一个未动一口的糕点。他的眉头颦蹙于山峰,而那眼神中更是藏着难测的意味。

    &来了,今日你们探寻的结果如何?“这猝不及防的一声问语,倒是让方入内的那几人吓了不轻,他们支支吾吾的,心中好似都存着几分胆颤。“怎么了,为什么本王问话你们答的那么隐约?到底什么事,快些交代清楚!“萧锐的话语明显较之先前的显得更为暴烈了几分。最近他自己也不知怎么的,总是很难约控着自己的心情。

    &回殿下,我们见着一个男子偷偷的越进了王府,他身上穿着圣司的囚服,可那相貌倒是眼生。“几人中被称之为兄长的那位首先搭话,他回答的铿锵,其余的几个小弟却只是喏喏的点着头附和着。

    &司的人?难不成这厮与牢狱中的那些人也存着什么勾当?等等!圣司的人放出来了?这个时候父王还在休养之期,有怎么可能下达旨意将人私自的放了!

    &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