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都市小说>异界小厨仙> 第922章 丝娃娃(七)
    在世人看来,温珩和临渊是两个人。前者是人族巨挚,令妖兽闻风丧胆;后者在妖兽中地位不凡,正邪不分。这两个人就算有交集,也只能是在日后的战场上。



    既然世人的认知都是如此,时玉也不会多嘴的去说什么。而温珩既然没有告诉温羡这些东西,那她也就更不会说了。



    “我没有见到他。”时玉说的坦然无比,她从始至终见到的都是临渊,“魔渊深处魔气纵横,我想要找一个人,难处太大。之所以会突然问到他,是想着你既然已经跟着我了,等将来总得完好无损的交给他才是。”



    温羡只觉得心里一阵熨帖,“我会好好保护自己的。”温羡顿了顿,又道:“小时姐,等到结束这趟海底之旅,你能不能去我们死灵界住一段时间?”



    “为何?”



    “死灵界太冷清了,”温羡有些落寞地看着手里被清水冲刷的菜叶子,“哥哥他总是一个人。其他的人我不知道,但是我感觉哥哥对你不是很排斥,如果你去的话,他应该会挺开心的。”



    “是吗?”时玉不知道想到什么,不由脸上露出笑来,“好啊,等这些事结束就去。”



    ……



    林凡和顾老离开已经一个月多月了,他们还没有回来。这边时玉本源之气也搜集的差不多了,玄音成为第二个修复内丹的人。



    因为有了第一次的经验,给玄音修复内丹要顺畅一些。而且让时玉比较惊讶的是,玄音的内丹伤势其实比林凡要好一点。



    当初顾老选的人是成功率最高的林凡,玄音如果伤口比林凡要浅的话,成功率应该更大点才对。难道说这是玄音自己修复的?



    玄音察觉到了时玉的神色,也没遮遮掩掩,“确实是我自己修复的,我失去的已经够多了,不想再失去我这一身修为。时玉,我好羡慕你。”



    有些不太确定玄音的情绪是否稳定下来了,时玉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羡慕我?你说这话倒让我想起从前的一件事,以前我十多岁的时候身边有个朋友,性格好模样好,我一直很羡慕她。后来有一天她告诉我说,她很羡慕我有高个子,因为她觉得她个子很矮。你看,原来你羡慕的人其实也在悄悄羡慕你。从那以后,我就觉得,与其羡慕别人,不如做好自己。”



    “你特殊的厨艺令所有人羡慕。”



    “那如果拿你所拥有的一切来换,你愿意吗?”



    玄音想了想,忍不住苦笑一声,似乎还真有些不愿意。



    “修复内丹,最忌讳就是胡思乱想情绪不稳。有什么想说的想发泄的,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若是把我当朋友,可以尽情的说。说完了,再好好疗伤。”时玉将火灵撤下,摆明了一副听她倾诉的样子。



    本来按照她一向不喜欢掺和进别人的事的性格,是怎么也不愿多管这闲事的。保守秘密太难,保守别人的秘密,难上加难。可是让玄音一直憋着的话,她有些担心这次修复内丹会失败。



    空气里先是安静了一会儿,最后玄音才缓缓道:“你是不是很看不起我?”



    “为什么你会这样想?”时玉的声音有些意外。



    “我这段时间总是在做梦。梦中,青尘对我很好,很温柔,会对我笑,为因为我喜欢云魄果,专门去南海为我摘取……和他在一起,心很安定。可是在醒来后,梦就成了幻影。每一次看到他冷漠的脸,我的心都会痛一次。我不甘心,我有种预感,他快要成为我的执念了。”玄音表情很挣扎,理智告诉她不能这样,可是梦境太过真实,让她一时难以分辨是真是假,乱了心智。



    时玉瞳孔微微扩大,没有人比她更清楚,玄音说的梦境都是真的。



    她为什么会做梦梦到这些?蝴蝶效应难道不应该是让所有事情的轨迹重新改变?



    “我不讨厌你。”时玉摇了摇头,“你的所做所想,于我来说没有任何影响,和我也没半点关系,所以我不会指责你。只是,我想问你,东方呢?他怎么办?你说你喜欢东方,现在又对青尘有执念,青尘呢?你有考虑过他的感受吗?这件事你不用对其他人解释,也不用在乎其他人的看法,你主要得找他们两个,给他们两个一个交代。如果,他们愿意和你在一起,这个别人无可指摘。但你若因为那个梦境,认为青尘必须得是你的,那我觉得你需要冷静冷静。”



    男人三妻四妾和女人三妻四妾,在时玉看来,其实都一样。只要当事人相互心甘情愿,过得开心快乐,那就行了。



    “现实和梦境你需要区分清楚,我觉得今天你不适合修复内丹。不如再过几天吧,等你情绪彻底调整好了再来。”时玉说着站了起来,局外人就要有局外人的态度。



    这天夜里,时玉借口带温羡去外面逛逛,带着他一同出了门。留下家里玄音和青尘两人。



    “我们好好谈谈吧。”



    “没什么好谈的。”



    “师兄!”玄音想伸手拉住青尘的衣袖,却被青尘避开了,他呵斥的声音里还带着些许的愠怒:“你自重!”



    看着距离指尖不过咫尺的衣袖,玄音心一痛,脸上多了几分倔强,“师兄,这段时日以来我的变化变化你都看在眼里吧。今日你这般避开我,我反而怀疑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什么。”



    青尘停下了脚步,没有回头,“知道又如何?”



    “果然。”玄音心中反而石头落地,“所以那些事情是真实发生过的吗?”



    玄音等了一会,见他不答,干脆道:“算了,真假已经不重要。师兄,今天只要你说一句让我以后不再纠缠你的话,那从今往后,我玄音绝不再对你起异样的心思。”



    这种心被吊在半空的感觉太难受了。正如同她对时玉说的那般,快要化为执念。



    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快刀斩乱麻,至少现在不论是哪种后果,她都承受得起。



    她玄音,说到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