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科幻灵异>重生之归缘田居> 第四百六十五章 工作陷阱
    “谢暖衣,马上毕业了,你准备干什么?”

    谢暖衣收起书,看着金艳,笑了笑:“我准备考研。”

    金艳愣了一下,转眼间已经过去了几个年头,大一发生的一切仿佛还在眼前,现在却要各奔东西了。

    就是大一那一年,谢暖衣出手果断,行事利落的形象深入人心,大家从此后对谢暖衣再也不轻易挑衅。

    而她更是映家里好好做了功课,才知道她的关系是怎么样的,她不禁有些微的后悔。

    因为之前的时候,她明明感觉到谢暖衣态度软化了的,两个人是有希望做朋友的。

    可是一切都被她推走了。

    她们那个宿舍也七零八落,那几个走的求了学校也没有再回来,几个人的下落谁也不知道,她也没有去打听,想着左右不会是太好。

    娄家更是陷入了两儿子争权的局面,从此鸡飞狗跳。

    “我打算毕业后就进公司实习,”金艳看谢暖衣没有问话,她继续说道,“到时候咱们估计见面的机会不多了。”

    谢暖衣笑笑没有说话,她相信自己的眼光,金艳肯定是知道了她结婚了,并且也知道对方是李明府,她向来不耐烦应付这样的事情。

    “对了,咱们宿舍的那几个人都要去哪里你知道吗?”金艳没话找话说。

    谢暖衣这次连头都没有摇,李明府常说她心软,可是她心狠起来也是很无情的。

    “我听说孙静打算回老家,赵素平找了一家公司实习,汪萍听说也找到了一家公司……”

    她说到这里停了一下,发现谢暖衣并没有接话,她不由得有些苦笑,她们那一年全部的逼着她,她应该是记在了心里。

    别说谢暖衣了,就是她,想想也会觉得有些羞愧的,不过,做了就是做了。

    所以这么些年,谢暖衣与她们的关系淡淡的,她也能理解,她与她们就是陌路。

    “谢暖衣,这是我的手机号,你的呢,我们互相留一下吧?”

    谢暖衣看着金艳,慢慢地笑了起来:“不用了,我手机用的不多,我还是考这个学校的研究生,有机会再见吧。”

    金艳的笑收了一下,看着谢暖衣没有回转的余地,她点点头,离开了。

    谢暖衣以为,她与那个宿舍的交情可能就到此为止了,没有想到生活还给了惊喜。

    “你没有搞错吧?”谢暖衣面无表情地看着孙静,“我们之间有那么熟吗?还是我在你们眼里那么的好说话?”

    “不不,谢暖衣,”孙静忙拉住了要离开的谢暖衣的衣袖,苦苦地哀求道,“现在只有你能救我们了。”

    谢暖衣拽了几次没有拽过来,又看到已经有人注意到了这里,她不禁有些恼火,低声喝道:“你放开!”

    “谢暖衣,我知道以前是我们不对,求求你……”

    孙静充耳不闻,她只知道谢暖衣是她们唯一的救命稻草,放掉了,她们就完全没救了。

    “住口,你再不放开,我就打晕你,然后把你丢在那边的湖里。”谢暖衣威胁道。

    孙静看着谢暖衣冷冷的脸,迟疑地放开了谢暖衣的袖子:“对不起,谢暖衣,以前是我们不对,你要我们做什么都行,可是现在,求求你,救救我们。”

    “你们怎么了?”

    谢暖衣很是无语,真不知道自己原来如此的好说话,让她们一次又一次的缠上来。

    孙静看谢暖衣没有离开,也不管是在哪里,三下五除二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谢暖衣感觉很是无语,这种事情都能碰上,她们脑子干什么用的?

    事情很简单,自从大一那年过后,宿舍里一直就是她们三个人,再没有安排其他,她们三个关系慢慢地近了起来,干什么事情都会一起。

    她们一起找暑期工,出去做兼职,这马上要毕业了,孙静虽然是想要回家里的,但是也还是跟着她们一起去了。

    赵素平在家里时会做些针线,这次看到有招的,她们就去了,发现要求不多,但是给的钱还可以,并且做工自由,主要的还没有要押金。

    谢暖衣轻嗤一声:不要押金要了身份证,还不如要押金呢。再说,不是说已经找到公司了吗?还折腾什么?

    几个人做完工后,对方检查了一下说不合格,几个人说要返工,但是对方不同意,让她们赔钱,她们哪里有钱?

    就这样,对方拿着她们的身份证,让她们去了什么什么地方陪人吃一顿饭,说是谈客户,谈成了这笔钱就一笔勾消。

    她们去了才知道是陪酒。

    “那你现在想要我做什么?”

    谢暖衣忍不住抚了抚额头:“你们还是学校的学生好不好?出了事情不赶紧找学校解决,你跑来找我干什么?”

    “我找不到负责的人,刚刚和保卫处的人说了,他说让我找学校的领导。”孙静说道,“我是偷偷从卫生间里翻出来的,她们被发现了……谢暖衣,我求求你……”

    “你别求了,还是赶紧找领导吧。”

    谢暖衣忙打断了她的话,看到她一脸的绝望,她心不禁又软了,她长叹了一声:三个女孩子虽然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是毕竟也没有做过大恶的事情。

    那两个人如果真的被怎么着了,那这辈子或许就毁了。

    谢暖衣拉着孙静往学校领导办公的地方走,同时她掏出手机给李明府拨了电话,三言两语把事情和他说了清楚,让他赶紧去救人。

    “喂,方校长吗?”

    谢暖衣一边跑一边不停地拨打电话,她是想让李明府把事情悄无声息的解决,但是孙静已经闹成了这样子,保卫处的人也知道了,学校出面更好一点。

    “在哪里?”

    谢暖衣看着孙静一脸懵懂的样子,不禁放重了语气:“快点带我去你们陪酒的地方。”

    她实在是有些无语了,她向来对地名什么的不敏感,她本身又不是京里的人,更是不清楚了,现在孙静又是一副不在状态的样子,怎么去找人?

    她带着她到了保卫处,接通了方校长的电话,让他们派人。

    保卫处找了几个摩托车,带着她们两个就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