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科幻小说>小牧快跑>《小牧快跑》正文 弟弟们
    李小牧坐的网约车开到陆宅一百米开外的地方就不开了。一笔阁 yibige.com 更多好看小说

    “小姑娘,前面一堆的豪车呢!我就不开过去了。”

    李小牧无奈,只好下车,抬手挡了下太阳,看了看天空。

    真是个风和日丽的好日子。

    今天是陆家老爷子,那个她叫陆伯伯的人七十岁大寿的日子,会来这么多的人她并不意外。

    徒步走到大宅的门外,更多的豪车停下后又离开了。

    李小牧背着太阳眯了眯眼看向栏杆里头的的大宅子,她也有好几年没来了。如果不是前几天陆伯伯亲自打电话过来,也许,她根本不会有今日之行。

    拿出手机正想打电话给母亲,李小牧可不觉得这个宅子的仆人还会认得她。结果,陆淳的声音却是先传了过来。

    “姐姐,你终于来了,我还想叫温伯开车去接你呢!”陆淳激动地跑过来拉起李小牧的手就往宅子里跑去,“爸爸刚刚还念叨你怎么还没来呢!快点快点。”

    李小牧只来得及对着一直跟在陆淳身后,印象中好像是陆伯伯的秘书的中年男人点了点头,就被拉着一路小跑而行。

    在边上客人或惊讶,或疑惑,或鄙夷的目光中,李小牧看到了母亲,以及她身边那位一头白发却精神矍烁的陆家家主。

    一看到儿子拉着李小牧到来,陆老爷子对谈话的客人致了声歉,迎了过来,“小丫头,请你来一次,还真不容易啊!”

    李小牧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伸手与老人轻轻拥抱了一下,“陆伯伯,生日快乐,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说着,她递上了昨天母亲特意给她送去的礼盒,包括她现在身上的这件礼服都是昨天一起送来的。

    李小牧也不在意,不为自己的面子,只为了眼前的老人这些年来真心的照拂。

    当年才三十五岁的谢婉青嫁给年近六十的陆老爷子时,所有人都只当她是贪慕虚荣,丢不下奢侈的生活,或者是为了报复抛弃了她们母女的父亲。

    也许当初真的是如此吧!

    而之后不久,当谢婉青意外怀孕时,所有人都等着看笑话,只是,让人大跌眼镜的是陆老爷子不仅没将谢婉青赶出家门,反而更加悉心爱护,直到十月怀胎,诞下麟儿,一张dna的证明打了所有人的脸。

    而那天起,所有人都明白,这个女人在陆家的位子稳了。

    不过,对于李小牧而言,这个弟弟她曾经讨厌的,因为自从母亲生下弟弟后,她就不得不被寄居在舅舅家,直到如今。

    改变是在陆淳三岁那年的生日宴会,李小牧再次见到自己这个粉雕玉琢的弟弟。

    她依然记得那一天,陆伯伯拉着小小的男孩的手放在她的手中,然后对依然懵懂的陆淳道:“小淳,这是你姐姐哦!你以后长大要好好照顾姐姐哦!知道了吗?”

    小小的陆淳睁着大眼睛看着李小牧几秒后,直接扑到她怀里,“姐姐抱抱,姐姐亲亲。小淳爱姐姐。”

    李小牧已经不记得自己当时想了什么,又是怎样的心情,只知道她抱着陆淳哭了好久好久。

    “跟我老头子说话也没意思,跟小淳一起去玩吧!那边有不少年轻人,去聊聊,小昂就在那边,还有楚家小二你也认识……”

    “爸爸,你又唠叨了,我会照顾姐姐的,你放心吧!”陆淳嫌弃地打断陆老爷子的话,换来老人爽朗地大笑,“好好好,有你在,爸爸有什么不放心的。”

    陆淳拉着李小牧也没往那些年轻人那边靠,而是找寻着齐昂的身影,“奇怪,小昂去哪了?明明刚刚还在的啊!”

    “学姐!真的是你,我问小昂你会不会来,他还不告诉我。”熟悉声音在身后响起。

    李小牧回头一看,果然是楚尼奥。

    金丝边框眼镜加一身纯白的西服,梳得油亮的头发,倒是看不出学生气了。

    “尼奥哥哥,你看到小昂了吗?”陆淳抬着头脆生生问道,在李小牧看不到的地方,用口形说着,花花蛤蟆离我姐远点。

    “小昂应该被小姐姐们带走了,不知道去哪了呢!”楚尼奥一边埋汰齐昂,一边伸手开心地捏了一把陆淳白嫩嫩的小脸。

    “姐,他欺负我。”陆淳立刻摆出可怜模样告状,还让李小牧看看他被捏红的小脸。

    不等李小牧回答,楚尼奥先觍着脸说道:“一不小心下手重了,要不,学姐,你捏回来。”说着,还把自己的脸往李小牧这边凑了凑。

    李小牧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果然是花花公子,哄女孩子的手段一套一套的呢!”

    楚尼奥继续厚着脸皮说道:“花花公子!我吗?到底是哪个混蛋在败坏老子的名声,是不是达达?”

    “还用人说吗?你本来就是!”陆淳插嘴道。

    楚尼奥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看向陆淳,“原来是你小子在背后坏我名声呀!看我不收拾你。”

    看着一大一小两个孩子在打闹,李小牧笑得更开心了。

    见到这一幕打闹中的两人对视了一眼。

    陆淳:“你还算有点用。”

    楚尼奥:“恋姐狂魔。”

    “好了,你们别闹了,还有客人在看呢!”说着李小牧看了看宴会厅外,“我们去外面走走吧!”

    陆淳立刻就拉着李小牧的手向外走去,“姐,外面也有好多好吃的哦!我带你去尝尝。”

    楚尼奥双手插在裤袋里,很没范的跟在这对姐弟后面,有时还会抢抢李小牧帮陆淳拿的食物。

    三人这奇怪组合一下子就惹来不少人的注目礼。

    不过,三人都不是会在意这个的人,依然自顾。

    在花圃边的秋千上休息时,楚尼奥状似无意地说道:“小牧牧啊!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的事啊?”

    对于楚尼奥突然改变称呼,李小牧愣了愣,歪着头疑惑地看着他,自己的童年可不是很美好,所以,她总是能忘就忘。

    楚尼奥可能也反应了过来,笑道:“我是说小伙伴的记忆,呵呵,我也是上次去了王家才想起来的。你记不记得和一个小男孩一起在一个小花园里画棋子玩的事情?”

    看到楚尼奥期待的目光,李小牧认真地回想了一下,然后惊讶地看向对方,“那个人是你?我一直以为是……”

    “嘿嘿!没想到吧!”楚尼奥故意忽略了李小牧的后半句话,也没提及当时还有第三个小伙伴的事。

    虽然和自己的回忆有些出路,但是李小牧还是很惊喜能重见小时候的伙伴,当时的她本就内向,真的没什么朋友,而那一次,确实是最开心的一次。

    “你当初都没说过你的名字,对了,你还骗我说你比我大。”李小牧故作生气道,“看来你从小就喜欢骗女孩子。”

    楚尼奥苦笑道:“冤枉啊!那怎么能算骗,就是小孩子的一点虚荣心而已。”

    陆淳看着两人相谈甚欢很是不满,正要开口打破这融洽的气氛,却有一个公鸭嗓插了进来。

    “哼,真是什么女人生出什么样的女儿。大白天就跟男人勾勾搭搭的狐狸精。”

    寻声看去,李小牧一下子就认出了说话的少年,她另一个弟弟,李琦。

    “你说谁狐狸精呢!没教养。”陆淳立刻反唇相讥。

    “你这小屁孩才没教养,好好的宴会场所,被你们当游乐场一样玩闹。”李琦鄙夷道,“还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穷亲戚。”

    这话一出,几个一开始就关注这边的人听了,当即笑出声来。

    李琦听到笑声还得意了一番。

    “这是我家,我就当游乐场玩的,怎么了!倒是你,我怎么不知道我爸爸有请你这样的小鬼来啊!”

    “我是跟我爷爷来的,又不是你爸爸请的。”李琦还没反应过来。

    一边的人又笑场了。

    “你爷爷?”

    “对。”李琦骄傲地指了指那边正和陆老爷子聊天的老人,“那就是我爷爷。”

    陆淳瞬间露出白牙,“看这样子,你的爷爷应该是和我爸爸平辈论交的,按辈分来说,你应该叫我一声叔叔,这是我姐姐,你要叫阿姨,哦不对,把我姐叫老了,反正同样是你的长辈,你看看你,有这样对长辈说话的吗?说你没教养一点也没错。”

    李琦还在疑惑怎么这小孩一下成他叔叔了,一个李家的人终于发现了这边的不对,着急的跑了过来。

    不等那人跟李琦解释清楚,又一个声音响起。

    “作为一个客人,对主人如此的无礼,确实称不上是有教养的行为呢?至于你刚刚说狐狸精?呵呵,听说李太太与李先生结婚刚十周年吧,不知道你多大了。”齐昂不紧不慢地说着,仿佛是在和人轻松愉快地聊天中。

    “你,你胡说!”处在变声期的少年因嘶吼而成了破锣嗓子在这样的环境里格外刺耳,低声交谈中的人们顿时将目光全集中了过来,看得已经十二、三岁的少年满脸通红。

    那个李家的人一边对周围连连道歉,一边拽着气呼呼的少年离开。

    楚尼奥看着远去的少年,感慨道:“那也是你弟弟?怎么看着有点傻呀!难道他不知道你和陆家关系?”

    “你还好意思说话。”齐昂没好气地说道,“都是你惹的祸,他表姐就是前天刚被你甩了的杜家三小姐。不然,他也不会过来。”

    “木子,别在意,只是个被人当枪使的孩子而已。”齐昂安慰道。

    李小牧牵了牵嘴角,勉强笑道:“没事的,只是孩子而已。”

    当年正是因为这个孩子,导致了李小牧的亲祖母,逼迫她的父亲与母亲离婚,去娶现在的那个女人,最终,父亲虽然与母亲离婚却一直等到母亲嫁给了陆伯伯后才不得不与那个女人结婚。

    可是,真的怪这个孩子吗?那不过是大人们的借口吧!不然,那个女人怎么会有机会呢?

    李小牧甩了甩头,将不快甩开,低头就看到陆淳担忧地看向自己。

    “姐姐,我才是你弟弟,你只有我一个弟弟就够了。好不好!”陆淳天真地眨着大眼睛用恳求的口气说着。

    李小牧蹲下身摸了摸陆淳的头,“恩,我有你一个弟弟就够了。”

    “小牧,小淳,没事吧!我刚看到那个小混蛋了。”谢婉青匆匆忙忙地走了过来。

    “没事了,妈,小孩拌嘴而已。”李小牧说道。

    谢婉青抱怨道:“我早就跟老陆说,不要请李家的人了,他不听,看着这事弄的。”

    “妈。陆伯伯和李老太爷到底有几十年的交情了,怎么可能说断就断的。你别闹。”李小牧劝道。

    “行行行,我们不提那些讨厌的人。”谢婉青无奈道。

    李小牧握着母亲的手,看向远处的老人,轻声道:“妈,都这么多年了,不要再为那些不值得人和事生气,真正值得你关心的人,就在你的身边,好好照顾陆伯伯。”

    “这还用你说吗,我一直都在照顾他呀!”

    “我是说从心底照顾起。”李小牧看着谢婉青的眼睛道,“如果你无法爱上陆伯伯,那就将他当做你最亲的家人,他,才是值得你关心和投入关注的人,而不是去在意那些现在已经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的人。说句不好听的,陆伯伯已经七十岁了,到底还能陪在你身边多久谁也不知道。不管当年他娶你的目的是什么,你嫁给他的目的又是什么?你们还有小淳,你们是一家人了。”

    谢婉青看着李小牧,脸上明显出现了错愕的表情,随后她看了一下远处的老人,老人似乎是感觉到什么,也看向了这边,冲着妻儿挥了挥手。

    谢婉青的脸上一下子柔和了许多,“你是对的,妈妈听你的。”

    看着谢婉青牵着陆淳重新走回老人身边,李小牧再次展开笑颜。

    原来因为母女交心而站远一些的齐昂和楚尼奥重新走回李小牧的身边。

    “放心吧!他们会很幸福的,所以,你也要幸福才是。”楚尼奥轻声说道。

    齐昂沉默着没有说话。

    李小牧点点头,抬头看了看天空,真是个风和日丽的好日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