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何雨柔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两点多了,就在何雨柔睁开眼睛瞬间,就发现我趴在床边睡着。因为我昨天从送她到医院来之后,一直守着在何雨柔的身边,直到今天上午九点多才忍受不了,就趴在床沿睡着了。就在何雨柔睁开眼之后,她复杂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就要挣扎着想要起身,就在她挣扎没多久,我就醒了过来。

    &么样?感觉好点没有?”

    我看着脸色依然有点苍白,正在挣扎起身的何雨柔。我连忙起身一边将其扶起靠在床头,一边开口询问着。

    &没事,感觉好多了。这次谢谢你。”

    何雨柔的声音说不出的复杂,她再次用充满复杂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然后将脑袋扭向了一旁。

    &用谢,你没事就好。你饿了吗?要不我去买点吃的给你。”

    看着将脑袋扭向一旁的何雨柔,我连忙摆手回着,然后连忙关系的问道。

    &实你不用对我这么好的。这样只会让我会觉得内疚。”

    何雨柔转过头来看着我,她没有任何的躲避,就那样直视着我的双眼。

    听到她的话,我心里说不出的失落。被她那样的盯着,我略微的有些不自然。我将目光稍微的移开一点,然后强颜欢笑着回道:“没事,这是我自愿的。”

    &实,其实我想说的是你不必对我这么好,因为我配不上你,因为我只是个小姐,只要给钱就陪睡的人。不要因为那次的事情你就对我产生爱恋,那只是我们的交易而已,我早跟你说过了。”何雨柔看着我缓缓的出声,声音平静非常。就像是在说与她无关一样。

    &实我也不知道,从那一次之后,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心中就有了你了,我不在乎你以前,我真的不在乎。”

    &不是在不在乎的事情,我就直话跟你说吧,我只喜欢钱,而不是喜欢人。哪怕对方是老头,只要他有钱。”听到我的话,何雨柔直白的说道,声音中充满着坚定。

    &道就没有一点机会吗?”我不甘心的问道。

    &有,还有这次真的非常感谢你。”

    听到这话,我只能苦笑了一下,然后还是笑着说道:“我还是给你去买点东西吃吧。”说着就起身离开了房间。当我买了饭菜回来时,没想到何雨柔她已经离去了。

    本来她就没有没怎么受伤,只是被黑烟给熏晕了而已,经过一晚的救治也已经没有是问题了。只是我没有想到的是,她居然连和我多呆一会儿都愿意,就连等我回来说声告别的话都没有,就这样的不辞而别了。

    &吗?有钱你就会和我在一起吗?”我缓缓的想到,随后叹了口气走出了病房。

    出了病房之后,我将买来的饭菜扔进了垃圾桶里,然后离开了医院,我没有吃饭,因为我根本没有食欲,同时也感觉不到饿。整个人浑浑噩噩的离开了医院,就像是一个行尸走肉般。当我清醒过来时,已经到了晚上九点了。“唉!还是钱呐。”如此想着,我不由的叹了口气。

    清醒过来之后才发现肚子饿了,随后找饿饭店吃了点东西就打了个车回宿舍了。刚到宿舍,我就看见钟建国躺在床上,他抬头看了我一眼,什么话也没有说。等我洗漱好之后,躺在床上没有多久。钟建国的声音才缓缓的传进了我的耳朵。

    &说,昨天我是歌手ktv发生了火灾?”

    我点了点头恩了一声。听到我的回答,钟建国没有再说什么。如此沉默了良久,钟建国再次开口问道:“她没事吧?”

    &有。”说到她不由的又是让我想起了下午她醒来时说的话,心中有着满满的无奈。

    &么你们······?”

    我转头望去,只见钟建国满是期待之色的看着我。今天如此,我只是平静的回答道:“我们没有什么,她醒来之后就回去了。她只是被黑烟给熏晕了而已,并没有什么大问题。”

    &她有没有感动什么的?”钟建国八卦的询问着。

    &她说她有感动。只是她······。”我回答着,可是说到她的时候不知道怎么说了。

    &是她怎么了?”钟建国一脸的不解声音中也满是询问之意,大有想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

    &是她不能接受,她说她只喜欢钱。”于是我把下午何雨柔醒来之后的事情都告诉了钟建国一遍。

    钟建国听完之后,只是叹了口气,然后对我说道:“其实她并不是不能接受你,只是她觉得她配不上你。毕竟她是做那一行的,同样的,或许也有她说的那样,她喜欢钱。毕竟她做那一行那么久了,同时也想过些好日子,不想像我们这样在工厂里上班拿这么点工资。就我们这些工资,一个月的人家买个包什么的就没了。”

    听到钟建国的话,我彻底的沉默了。放弃吗?可是又无法放弃,毕竟那是我的第一个女人。可是想,想要追到她,第一个钱的问题对我来说却是个大问题。如此想着想着,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最后得出的结果还是一个钱的问题,于是我转头对着钟建国问了一声:“建国,你知道有什么赚钱的活吗?”

    &知道还要在这里啊,再说了,像我们这样没关系没学历的,能有什么赚钱的事情轮到我们呐。”钟建国一脸无语的表情说着。

    &你哥那里呢?”我依然不死心的问了一声。

    &那里知道的也是犯法的事情,就连他自己都不去碰的,我看你还是别考虑了。”

    听到钟建国那充满真诚告诫的语气,我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轻声的询问了一声:“你就帮我问下呗,问问也没什么。你说对吧?”

    &为了她?值得吗?”

    听到钟建国的询问,我没有回答,最后钟建国还是开口说了一声:“好吧,明天我打电话给我哥问问。”

    &谢啦。”

    &我们这关系还要这么见外嘛,最后我还是想劝你一声,还是别考虑哪些事情,既然她不接受那算了,何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呢。好了,不说了,睡觉。”钟建国最后还是劝说了一声,随后说了一声睡觉就将身体翻转了过去。

    我看了眼背对着我的钟建国,心里想着:“如果心能放下的话,那我早放下了,毕竟那是我的第一个女人啊。”

    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