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科幻小说>燕南归> 367:下毒
    纵使朱氏是白家的大太太,在寺内有着少许的特权,可她想要一些合胃口的肉食,却依旧被僧人们毫不犹豫的拒绝。一笔阁 www.yibige。com 更多好看小说

    在朱氏的记忆里,萧子鱼对甜食似乎不喜,更喜欢肉类一些。

    她瞧着食盒里的斋菜,一时竟不知往哪盘下手。

    眼看着要到用晚膳的时辰了,朱氏最后看中的是玲珑佛手。

    这道斋菜不仅味道不错,又因为略勾薄芡更是显得玲珑晶莹。连她这个不喜欢斋菜的人,都忍不住想要品尝味道,又何况是萧子鱼呢?

    为了防止萧子鱼不用菜肴,她还在汤里也放了一些药。

    她就不相信萧子鱼一点也不用!

    朱氏眼里的光芒似被火灼一般发亮,恨意怎么也掩藏不住。她的手抖的厉害,却依旧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

    等一切都准备好了之后,朱氏才缓缓地舒了一口气。

    她唤来小丫鬟拿起食盒,朝着萧子鱼住的院子走去。

    或许是因为这寺庙太过于偏僻,所以常年来住的香客也甚少,厢房在夜里显得有些古朴和陈旧。反而是廊下的防风灯,让这一丝陈旧多了几分暖意。

    萧子鱼住的院子,并不比朱氏的宽敞,相反显得狭小。

    朱氏到了院外,海棠便立即走上来行礼,“见过大太太!”

    “三太太用过晚膳了吗?”朱氏柔声道,“我带了一些不错的小菜,来见三太太!”

    海棠皱眉,“三太太怕是……”

    “怕是什么?”朱氏直接打断了海棠的话,声音带着几分轻蔑,“这白家何时轮得到你来说话了?你去禀告三太太,说我亲自来请罪了。”

    即使两人的矛盾再剧烈,可表面上的功夫,总的应付走。

    朱氏比萧子鱼年长,又比萧子鱼早嫁入白家,她这句话的确有些重了。

    海棠自然清楚这个道理,便立即转身朝着屋内走去。

    屋内的萧子鱼拧着眉头,拿着不知从哪里找到的银针,在烛火下仔细查看。

    她在听了海棠的话语后,冷笑,“她想来就让她来吧。”

    海棠领命出去,不过片刻朱氏便走了进来。

    朱氏对萧子鱼笑了笑,“三弟妹,你生气了?”

    在说话的瞬间,朱氏也将食盒放在了桌上,容颜里带了几分歉意,“从前是我的不是,有些事情是我考虑不周。前几日你大哥和我说,如今正是多事之秋,咱们自己人不能内讧,让人看了笑话。”

    朱氏言语诚恳,若非萧子鱼早就知道她安什么心,或许就会被朱氏欺骗。

    擅长了演戏的朱氏,在什么时候都会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仿若戏台上最吸引人的角儿。

    “三弟妹,哦不……三太太!”朱氏看着萧子鱼,声音有些沙哑,她有些不安的拢了拢耳边的碎发,“往后,我不会再犯错了。也请你大人大量,看在你大哥的面子上,不要在和我计较了。”

    萧子鱼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她走到朱氏的身边,眉眼里却没有半分笑意。

    她虽不是大夫,可毕竟是两世都是炮制药材的药师,比大部分人都清楚药物的气味。

    朱氏会做什么,她自己也很清楚。

    她想不明白的是,这些年白家从未亏待朱氏,白渝还暗中帮了朱家不少忙,可朱氏却没有半点感激。就如朱氏口中所言那般,如今的京城的确是多事之秋,而白家的地位看似牢固,却也是岌岌可危。若白从简身子没有痊愈,单凭她一个人是绝对不能支撑白家的。想必,朱氏也很明白。

    可这个时候的朱氏,却糊涂的厉害。

    朱氏想着的是朱家,仿若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在临走的时候还要咬白家人一口。昔日的恩情,朱氏根本看不见。

    既然朱氏不念旧情,萧子鱼更不会给朱氏留余地。

    “你要和我说的,就这个吗?”萧子鱼坐在朱氏身前,抬眼看她,“说完,你就可以走了!”

    萧子鱼的态度,朱氏在来之前,就猜了个七七八八。

    萧子鱼越是冷淡,才越是正常的。

    若萧子鱼热情了,她反而会怀疑萧子鱼的目的。

    “三太太还是不肯原谅我吗?”朱氏咬唇,“昔日的事情,当真不是我愿意的……”

    朱氏像往日对待白渝一般,说起了自己的身世,说起了自己曾经在朱家是多么的无助多么的可怜。她说了无数次的故事,再添油加醋之后,让她的一切都变得可怜。她如今的强悍,也不过是昔日在朱家受了太多罪。

    她说的认真,而萧子鱼听的随意。

    朱氏说的话,半真半假。

    可即使有半分是真的,昔日的朱氏在朱家的确是过的不容易。

    那么按照常理,朱氏是应该恨朱家的,可现实恰恰相反。

    萧子鱼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苦笑。

    “我前些日子会那样做,无非是怕自己又回到了从前。”朱氏低着头,从食盒里拿出菜肴,“三太太你即使要生气,也用一些膳食吧,我……不想因为我的事情,让你身子不舒服。”

    萧子鱼故作茫然,“过去的事,你勿要再想。”

    她的话语含糊其辞,可朱氏明白,萧子鱼是松动了。

    果然,萧子鱼和白渝一样,都是自以为是的人物。他们过的幸福,所以会可怜那些过的痛苦的人,她只要示弱,萧子鱼和白渝就会觉得她可怜。

    这招,百试不爽。

    可是,可怜?她才不稀罕他们的可怜,她要的从来都不是可怜两个字。

    “多谢太太!”朱氏见萧子鱼递了一杯茶水过来,接过之后喝了下去。

    萧子鱼眯眼看着眼前的朱氏慢慢的布菜,而她不得不佩服朱氏,即使是在如此偏僻的小寺内,还能找到如此多色香味具全的菜肴。

    她的确是看的有些饿了,可也明白,眼前的菜肴就如朱氏一般,看似外表无害,但是实际上都毒透了。

    朱氏刚松了一口气,坐在椅子上后,就觉得头晕。

    她揉了揉眉心,觉得自己的确是太累了。

    可下一刻,她眼前的萧子鱼越来越模糊,一切都在天旋地转。

    她在心里暗呼不好,刚想要喊人,却只看到一片黑色。

    “嘭”的一声,朱氏倒在了地上。

    萧子鱼放下茶杯,弹了弹指甲内放着的药粉,对外说道,“海棠,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