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科幻灵异>寻南记> 【林寻3】何处不为家
    &放屁!”男子勃然大怒,面上青筋暴起,正欲起身,可看了看那泛光的剑尖,又缩了回去,“少给我扣屎盆子!是你,明明是你!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是好人,是你害死她的,是你!你以为我不想杀你?我呸!少做梦了,我都不知把你在梦里杀过几回了,今日该死的是你!”

    年轻人面色不动,看着他发狂的样子,又冷笑一声。

    &么多年,你还是老样子啊。”他摇头,“不,不是。你比以前,更幼稚、更可笑了。”

    男子大怒。

    &既然你这么恨我,为何不站起来?站起来与我决一死战,谁该死谁不该死,顷刻分明。老天有眼,老天会做出决定的。”他指指上天,语气平稳。

    男子迟疑一下。

    &你武功比我好,又有武器,我与你决一死战?”他吊着眉,好笑地看他,“你在开玩笑?”

    年轻人摇了摇头。

    &识一场,公平为正。”他道,收回了剑,“你起来,我们公平比试。”

    门前的女孩子们错愕不已,一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这个男人是不是有病,公平比试?比试什么?杀了仇人还需要犹豫,还需要比试?

    可那旁边的女孩子却没出声。

    她一直保持着同一个姿势,自从那男人扭过头来后,她便如同化作泥塑一般,再也不动。浓墨重彩下,一双眼角微翘的细长眼泛着泪光,朱唇微张,盯着眼前的男人看。

    地上的人果然站起了身。虽然不知对方具体要干什么,可只要收回剑,那便还是有一丝希望的。

    自己方才的那一腔咆哮,纯属情急之下胡乱叫骂,可没想到竟救了自己一命。这个傻林寻,他还真是痴情啊,得知自己也在为铃儿的死而痛恨他后,他竟然心软了……

    竟然提出与自己比试,把性命交给上天。

    他李青峰可没那么蠢,他的命,掌握在他手里,与上天下地皆无关!

    真是个蠢货。

    他拍拍袖子,瞧了眼面前的蠢货。

    &吧>

    他的声音凝结在空气中,便再没有了下文。

    门前的那群女孩子睁大了眼,望着眼前一副前所未见的场景,吓得忘记了大喊,忘记了恐惧。

    刺入视线的,是一把横向的利剑。利剑的一端握在那年轻人手中,另一端贯穿了对面男子的胸口,剑尖都从他背后露了出来,带着血,模糊一片。

    如此快的速度,年轻人没给他留分毫的反应时间。

    &好意思,我犯规了。”年轻人一笑,“忘了有句话叫‘先发制人’吗?这局我输了,你先死吧。”

    这局我输了,你先死吧。

    你先死吧。

    女孩子们大叫出声,那声音是从肺腑嘶喊出来,带着本能的恐惧与惊讶,想要把人耳膜穿破。

    年轻人抽回剑来,不费吹灰之力。

    真是个蠢货。

    他看了他最后一眼,随着那人的锵然倒地,他眼里泛出层层的寒意。包含着鄙视、不屑、冷酷、嘲讽、淡然……

    可就是没有愤怒。

    找到了,就把他杀了,他也该死了。没别的意思,也没别的意图。

    有些事,就这么简单。

    他转身看那些女孩子,心底重复道,这事与她们也无关。

    &不会救你们,能救你们的,只有你们自己。”他温和说道,指了指身后,“天还没黑,接下来半个时辰,把他的尸首处理好。然后该去哪里就去哪里,最好先去告官,保命为重。”

    说至此,他又笑了笑,垂下视线:“自然,你们也可以把此事抖出来,毕竟是我杀了他,这是事实。也是你们的自由。”

    说罢,他不再停留,大步向门口走去。

    门前的女孩子木然又迅速地让出路。

    &哥。”

    身后突然有个声音响起。

    那声音沙哑,带着哭腔,他实在分辨不出谁的声音。

    可他听到了那两个字:表哥。

    年轻人身子僵直,脚下如同灌了铅一般,再也迈不动。本已刚硬如铁的心,此刻忽然插满了箭,冰寒的冷意袭遍全身。

    他攥紧了拳头。

    他没有说话,继续向前走。

    &哥!”女孩子破嗓大叫,跪着爬过来,哭声震天,“表哥救我!你带我走吧,我是茵儿,我是茵儿啊!表哥……我快要死了,我活不下去了,你带我走吧……”

    林寻心里的惊讶是无法言表的。

    不止是因在此处看见了她,其实他早该料到的,李青峰既然在此,那石茵也出现在这里就不足为怪。

    可是他诧异的是,这个在身后抱住他的腿、瘦骨嶙峋、身材娇小的女子,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怎么会是石茵?

    几年过去,她竟沦落成这副样子?

    可这些只是疑惑,纯粹的疑惑而已,与他的心情无关。

    &不认识你,放开我。”

    &哥,我知道我错了……我知道!可我也受到了惩罚啊,这些年,我被他折磨得生不如死……哪一天都像是在地狱!我患了一身的病,也永远不会有身孕了,若不是还能学些戏来为他赚钱,我早被他打死了!”

    她声泪俱下,句句如刀,沾满鲜血。

    那些话在林寻耳边盘桓,又飞入他耳内,他细细想着那些话,大致也明白了石茵这两年都经历了什么。

    他捏紧了拳,可还是没动。

    &知如此,何必当初?”良久,他低沉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丝冷漠,“上天都是公平的,善恶有报,人总要为做过的事付出代价的。”

    &那是我年纪小不懂事啊!表哥……你就不能原谅我这一回?我可是你妹妹啊,这些年我受得苦,难道还不够洗刷以前的罪孽?你怎么就那么狠心……”

    &有人会因你年纪小不懂事,就该白白失去生命。”

    石茵哭得更厉害。

    &辜的人太多了,我无法替别人说原谅。”

    无法替她说原谅。

    &们互不相识,各自为安吧。”他从腰下扔出一袋钱,丢在了地上,“若过不下去,就去城西找一位姓‘郑’的人,他们家或许会收留你。”

    说完,他毫不迟疑向前迈步。

    女子怔怔望着地上的钱,待回过神来,男子早已跨出了门槛。

    &不可以告诉我……这些年,你都去哪儿了?”她哭着问,“为什么我在宛都找不到你,你都在哪里?以后你还要走吗?如果走,要去哪里?何时回来?”

    她挺直了身子,泪水盈盈的眼睛里满是期待与不舍。

    年轻人沉默一刻。

    &下何处不为家。”

    他转身迈步,衣角翻飞,消失在门前。

    
西子路人说


    至此,全部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