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科幻灵异>女剑仙> 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你名字谁取的?
    大笔趣小说网 abiqu.

    宁清秋本来是志得意满,要是有尾巴这个时候都是忍不住翘起来。

    虽然这样的办法不是自己的自创,但是再怎么样自己都是有功劳的,七夜的夸赞听在耳朵里面别提多么的舒服了,结果明远这么一惊一乍的……

    她的脸黑了,眼里带着杀气:“怎么,你觉得我想不出这样的办法?你这不是拐弯抹角的骂我笨?”

    肺都是快要气炸了。

    明远想起了之前被宁清秋的二指禅压迫的恐惧,现在腰间的软肉还是隐隐作痛来着,便是立刻就是清了清嗓子咳了一声。

    便是开始顾左右而言他了。

    “这个……我只是表达一下惊叹之情而已。”

    说得一本正经像是真的一样,她差点就是信了。

    明远是个非常的识时务的人,也意识到最近因为道侣大典的临近,宁清秋最近的精神状态都是亢奋而不稳定的,所以这个时候这个人就是个炸药包,要是一不小心触发了,那就是分分钟要扑街的节奏啊。

    一行人就是这么说笑着走出了大殿。

    门外有两排梨花树,以前倒是不可能是这样的简单的凡俗的花,而是真正珍奇的灵花,但是架不住宁清秋喜欢啊,于是七夜便是下令在门口栽种梨花,那边甚至是还有桃花林,宁清秋也不怕人家说她俗气,到了她这个地步和境界,那就是旁人的任何语言都是更改不了他们的想法。

    而且别人也许还需要某些价值极高的东西来衬托自己的身价,但是到了他们这个地步,那便是什么外物都是没什么要紧。

    而且悬空山是什么地方?

    可以说是整个九州灵气最为充足的地方。

    就算是末法时代,这一座能够在虚空中随意该换位置的神山,都是可以汲取几近上古时代的灵气,就算是大唐中都是找不到几处可以和这里媲美的地方,要不是因为九州被分割之后的天地规则,悬空山的高端力量一定是不会得到任何的限制。

    但是厚积薄发之下,就算是普通的九州修士都是呈现了龙虎之姿,更不要说悬空山的这些妖孽变态们了。

    所以宁清秋虽然是暗暗地揣测了一下,但是还是觉得十分的心惊。

    言归正传。

    梨花树宛若千堆雪,美不胜收,树下站着一个长身玉立的身影,眉心一点折痕红非常的醒目。

    正是那位杨清源。

    宁清秋的心情那可是相当的微妙,眼神就是不自觉的朝着人家身上瞟。

    七夜都是感觉出了她的不对劲。

    有点淡淡的不悦。

    虽然是知道她绝对是不会看上一个才见一面的家伙,对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也有信心,但是自己的女人盯着别的男人看,谁都是会不高兴,遑论七夜这样的性格。

    他狭长深邃的黑眸里面,带着点霜冷之色。

    杨清源和他对视一眼,本来是满怀激动地,这个时候都是有点怔怔然,心里面只有一个模糊的念头——

    这……他难道是什么时候惹到了这位?

    没理由啊。

    杨清源从小就天赋异禀,而且对于枪道非常的切合,可以说是天生的修炼枪道的材料,可以说是众星捧月长到现在的,就没有对谁服气过的。

    但是面对七夜的时候,相信任何人都是会产生一种自己之前的岁月大概是活到了狗身上去了。

    越是年纪大的修士大概是这样的感慨越深的。

    可以说是长江后浪推前浪的。

    只是前浪非常的尴尬就是了。

    杨清源好歹也是人族英杰,自然不会因为这点冷眼就是退缩。

    相反,他上前几步就是走到他们的面前。

    这一次大家都是确定,人家不是站在那个地方摆pose的,而是本来就是刻意等着他们堵人的。

    宁清秋到底是没有忍住自己的好奇心,抢先问道:“你的名字是谁给你取的?是因为你额头上的红痕印记么?”

    她暗戳戳的想到,要是对方说个是的话,那就是一定是要把取名的人是何方神圣给找出来,这人很可能是老乡啊。

    她的眼睛里面几乎是发出了光。

    杨清源被吓到了,差点都是后退一步。

    好歹是稳住了。

    半晌,才算是有点迟疑的说道:“我的名字乃是父母所取……话说宁姑娘为何好奇这个?”

    要说对自己感兴趣,那么年少有为又是英俊不凡,自然是有数不清的狂蜂浪蝶朝着他的身上扑。

    但是杨清源一直是醉心修炼,倒是对那些倒贴的女人不假辞色。

    所以都是有传言说是他杨清源要不然就是个性冷淡,要不然就是压根对女色无感一心追求大道……

    不过杨清源倒是不在乎这样的传言。

    对他来说,这些都是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要是自己的枪还能进步,那就是无所畏惧。

    宁清秋的问题不单单是震惊了他,就算是其他的人都是一脸的莫名。

    这要不是七夜就是在旁边站着,他们都是要以为宁清秋对这个卖相还不错的家伙都是动心了,所以才是追着人家刨根问底来着。

    看看这问题多么的奇怪啊。

    七夜的眼神更深了一点。

    杨清源感觉背后发寒,这一次才算是真正的明白了刚才七夜为什么看着他的眼神不怎么对劲儿了。

    要是自家心上人这么对待另外一个陌生的男人,虽然自己还没有真正的拥有男女之情,但是又不是白痴,自然是知道会一种什么样的心情的。

    宁清秋就像是没有发现大家的异样一般,竟然还在孜孜不倦的追问,纠缠不休的问道:“到底是你的父亲还是你的母亲取的名字?”

    她已经是被自己满脑子的猜想给弄得晕头转向了。

    所以这个时候没有多余的心思分出去观察其他的人的脸色。

    杨清源感觉自己被噎了一下。

    最后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是我的父母商量取的。”

    宁清秋本来还想要问的,但是看着人家一言难尽的表情,自然是知道这个话题还是最好到此为止。

    只好是意犹未尽的住了嘴。

    但是任谁都是可以看出来,她的遗憾之情,简直是溢于言表。

    燃武阁小说网 anw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