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一如宋瑧所料,宋宸那边得知甄家的这些消息之后,并没有太大的在意。

    也是,这眼看着就要到赏兰大会了,过了赏兰大会,就是新年,之后是元宵,然后就到宋宸和苏妙大婚的日子了,该准备和庆祝的事情这么多,注意力很难分到如今对于他们来说已经不值一提的甄家那边去。

    而对于宋宸和苏妙来说,接下来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一大家子人在赏兰大会里好好游赏,最好是能像先前的那次一样,能找到一两株极品的名兰。不过每次都这样寻找和等待,可遇不可求的机会太渺茫,苏妙就觉得太被动了。

    &不如自己培育几株出来……”正和宋宸在街上逛着那些摆出来的兰花摊档的苏妍忽然想到了一个新的主意,“没错!就这么决定了。过两天我就开始在我们府上的温室种几株去!”

    苏妍口中的“我们府上”,毫无疑问指是的她和宋宸成亲之后就会入住的宸王府,那边早就完工了,就等着主人了。宋宸已经吩咐过了林云聪那边,眼下的宸王府已经在做一些他和苏妙到时行礼时的喜庆布置,到正月十八之前,一切都会准备妥当的。

    一如宋宸和苏妙所预料的,这一个赏兰大会过去了,果然没有出现什么新的名品兰花,就算有几株引发哄动的,宋宸和苏妙随着人群去察看的时候,就会发现那只不过是兰商造出来的势,目的是吸引目光,其实那兰花的品形不过尔尔。

    赏兰大会之后,就是大兰的春节。这是一个对大兰百姓来说一年里众多节日之中最重要的那个。是一个生意人也好,手艺人也罢都无比重视的日子,就连潇洒的江湖人,每逢临近这个日子的时候,不论是身在哪个地方,都会纷纷赶回老家,在祖宅跟一大家子人团聚到一起。

    今年的这个春节,对于林瑾和苏妙他们也好,对于唐泰如一家也好,甚至是靖王府一家,都是一个这么些年以来过得最圆满的春节。

    往年里宋恒寜的一家三口,如果不是每年轮流着在泰如山庄和靖王府过的话,就是兵分两路,宋恒寜和唐韵一路,宋宸一路,分别在两个地方过年,这不得不说是个难两全的遗憾。而林瑾他们,在苏妙还没有和宋宸在一起之前,他们师娘三人是一定在天剑峰过的,因为当年萧婧妤还在沉睡,他们哪也不想去。而在萧婧妤醒来之后,他们一般会在萧家堡过年,但也没有尝试过这样所有的弟子、好友、后辈等人全部都聚到了一起的春节。这对于喜欢热闹的萧婧妤来说,这样的体验既新鲜,又让人感觉满足。而对于老靖王和王妃来说,这样真正的一大家人团聚的情形更是绝无仅有,他们从得知唐泰如答应举家过来雪兰城的时候,就开始高兴了。

    过了一个对所有人而言都是欢欣喜庆的春节后,宋宸和苏妙就开始有点紧张了起来。因为大婚的日子越来越临近了呀!

    其实所有的准备都做好了,时间刚刚好,一点都不紧迫,可是没有来由的,就是会在日子越临近的时候,越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忐忑。

    不过这种情绪他们也不是没有化解的办法,宋宸就频频拉苏妙外出游玩。不过因为日子临近,他们也不会走远,大多数都是去雁元山的各个庄子走走(除了宋宸自己的那个庄子之外,林瑾和萧婧妤在上边也有温泉庄子,唐泰如一家在上面也买了个别庄),除此之外,就是去那个猎场幽谷里。因为苏妙想要培育出新品的兰花来,除了在宸王府的花园暖房里种有兰花,也移植了几株到幽谷,所以那个地方算是他们跑得比较多的。

    幽谷宁静,每每身处其中的人在花草的香气弥漫中都会不知不觉地感觉到轻松和忘我,宋宸和苏妙也是在谷中度过了最心神不宁的那几日。

    在苏妙刚把兰花分好株之后,那个黄道吉日终于是来临了!

    所有的宾客都提前到齐了,不过,不管是靖王府那边的,还是寜王府的,或者是泰如山庄或萧家堡的,甚至是宋宸和苏妙的朋友们,在到来之后都心照不宣地没有第一时间去找宋宸或苏妙去叙旧什么的,留给了他们两个充分的空间。

    根据宋宸和苏妙的意愿,宋恒寜并没有像其他的皇族大婚那样,会邀请一些关系较好的他国的宾客过来,而收到喜帖的雪国太子和皇子们,也不是因为大兰和雪国交好,而是因为他们是宋宸和苏妙的好友。

    仅仅是这些人,规模已经堪比赏兰大会时聚集在雪兰城的人了。考虑到两个王府加上林瑾的宅子,都不能完全容纳得下这些宾客,于是他们索性把这些人全部都安排到了驿馆和客栈里。

    这样的情形,除了那些客栈的老板们之外,最高兴的算是这些宾客了。为了不错过大婚之日,他们都是提前抵达雪兰城的,但他们从住进客栈到正月十八宋宸他们大婚那日之中的这段时间,无疑就是他们拓展朋友关系的黄金时间。

    这些人都算得上是各方面的“人尖”了,平日里大多事忙,很少有机会或时间去专门相互结交,这一次实在是个好机会。

    在该结交的、想结交的朋友们都差不多一偿所愿之后,万众期待的正月十八这一日终于到来了。无论是新入行礼和喜宴的所在地宸王府,还是新娘子出嫁的宅子林府,都张灯结彩,十分喜庆。

    苏妙天没亮就被萧婧妤拉了起床,迷迷糊糊地坐在梳妆台前。她先前从喜娘那里了解到原来新娘出嫁的那一日脸上都需要浓妆艳抹的时候就提出了反对的意见,她向来没有一般女子喜欢往脸上抹的粉和胭脂的习惯,除了自己做的护肤香脂,她的脸上就没抹过什么别的东西。萧婧妤对此也表示赞同,于是,当日苏妙的脸就让萧婧妤负责了。本来按照苏妙自己的意见,脸上根本就不需要做什么处理,因为她本来的脸色已经足够白晢里透着红润,但萧婧妤说了,如果还是像平日里那样素着一张脸的话,到时可能不能给宋宸“意料不到”的惊喜,所以她坚持给苏妙抹了一点胭脂。尽管苏妙自己照着铜镜,感觉没看出来抹之前和抹之后有什么区别……

    接着就是开始穿戴苏妙花了一番心血、历经曲折绣出来的大红嫁衣,萧婧妤把当日她送的那套鸡冠红的绝品红翡头面给苏妙一一戴好。苏妙还是第一次穿戴这么完整的头面,本来平日里的她给人的感觉是清丽明快的,但此刻的感觉是她整个人都雍容了,给人一种华贵端庄的感觉。这样的气质,配上她的王妃的身份,是十分恰当的。

    萧婧妤把红盖头给苏妙盖上,十分满意:“嗯,放心,你的这副模样一定会把小宸给迷死的!”

    听得本来不紧张的苏妙不由又有些紧张起来。

    这边红盖头刚盖上,林壹就过来提醒说宋宸的迎亲队伍已经到了!

    &把小宸给急的!”萧婧妤调侃了一句。幸好她的动作够快,不然的话,这个时候可不得手忙脚乱了么?

    不过萧婧妤对于年轻人的急切还是能理解的,于是宋宸就顺利地把苏妙给接出了门。围观的百姓很多,新娘子苏妙一路被喜娘牵引着进了花轿,看不到她此刻的样子,但年少英俊的宋宸身穿大红色的衣袍,骑在戴着大红花的大雪身上,说不出来的意气风发、气宇轩昂,而嘴角噙着的那一抹浅笑,更是让平日里只能见识到他漠然脸色的路人们惊叹不已——可见他们的宸王爷今儿个可是真的可劲地高兴了,竟然都会笑了!

    进入宸王宸,拜过堂之后,苏妙被送到了他们的院子里,之后就基本没有她什么事了。宋宸说了苏妙不喜欢人去闹洞房,以他们两个这种可怖的武功,谁敢去挑战他们?苏妙坐在房里悄悄吃了几块点心之后,静静坐在床边实在是无聊,后来索性盘腿练起了内力来。她考虑得很清楚,如今宋宸的内力已经和她相当了,他们两个打架的时候,她的招式不如他的多,所以很是吃亏。如果她再这么懒散下去的话,到时不管是内力,还是招式,宋宸都能将她压制得死死的。那可不行,苏妙决定了,招式就算了,至少在内力方面,她还是要和她并驾齐驱的,到时候万一打起来也能保持一段时间的不败,到时她再伺机用点药,还是能制服宋宸的……

    坐在喜房里的苏妙心里边盘算着什么宋宸暂时不知道,这个时候的他正春风得意地在他的喜宴着招呼着客人,可能是因为太开心了,对于所有人的敬酒都来者不拒。他的朋友们一见机会难得,就更起劲了。

    见此情形,长辈们也不担心,因为这些人当中还有大兰的太子宋瑧和雪国的太子伊诺允这两个稳重的带头人呢,有他俩在,不会让人闹得太过份的。说起来,伊诺允这一次会来,也是出了很多人的预料的,本来按照雪国的惯例,他们的太子在造访过雪兰城,和大兰的未来国君相互见过面之后,就会长居他们的都城,不再外出至他国的。但宋宸和苏妙的面子显然够大,乃至于伊巽玑都为了他们而改了规矩。

    宋宸和苏妙虽然喜欢周围去,但认真算起来,能成为他们的好友并不算多,除了身在雪兰城内的那些之外,远道而来的就是雪国的太子伊诺允,大皇子伊诺恩和五皇子伊诺然之外,还有从铃兰城过来的崔家几兄弟了。本来鹰国的禇云还能算上一个的,但是由于他们之间心知肚明的原因,所以喜帖并没有寄到禇云那里。

    平心而论,对于宋宸而言,禇云算得上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而在这种时候给他寄喜帖的话,无疑会给人一种炫耀和挑衅之感,宋宸并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再给禇云什么额外的伤害。现在的他也明白了,在感情这种事情上,是没有什么对错的。虽然他才是那个和苏妙有缘份的人,但也不必再刻意地去提醒黯然神伤者这一点。

    虽然宋宸对于敬酒是来者不拒的态度,但是其实不需要宋瑧或者伊诺允的提醒,觉得差不多的众人就不约而同地渐渐停了下来。因为今日的宋宸的确是太反常了,他们当然是可以借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尝试灌醉他。但是看看宋宸喝到这个时候都面不改色的样子,再想想如果因为醉倒而导致洞房之夜出现什么差池的话宋宸会有的反应和反击,所有人的心中不寒而栗啊!

    宋宸淡定地喝着自己的酒杯里不知不觉中林云聪让人换过来的白水,满意地看着众人纷纷开始偃旗息鼓,这才稍稍收起了自己放出去的威压。

    很好,现在的他这个状态刚刚好。稍微喝了些酒,有些微醺,但同时又能保持着清醒,这样的话,在待会回去他们院子的时候,既然伺酒意而对苏妙做出一些他期待已久的不可言喻之事,又能有余力关注和照顾到她的感受。宋宸觉得自己小心谨慎点是没错的,毕竟他也没有经验啊!

    宋宸期待这一日已经很久了,虽然他很感谢这些朋友们为他高兴,但他更在意是否能给换了一个全新的身份站在他身边的苏妙一个美妙的体验,他想要让她和自己同样期待接下来他们在宸王府乃至接下来的共同度过的人生中的每一日。

    未来可能并不顺遂,前路可能会有风雨飘摇,会有荆棘丛生,会有诡谲阴谋。但只要能够两个人携手并行、同心同力,无论遇到什么都坚定不移地站在一起去面对,那又有什么问题是没有办法解决的呢!

    
顾佳说


    终于还是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