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科幻灵异>重兰毓秀> 第七百零七章 圆满(大结局)
    第二日,耿熙吾换上朝服进了宫,在宫里滞留了不过一个时辰,便回了府来。

    新帝并未太过怪罪昨日之事,虽然也有人说耿熙吾放走了叛军头子,便有通敌之嫌,但新帝却是一力为耿熙吾开脱。还搬出了耿家数代为大庆戍守边关的功绩来堵那些人的嘴。

    耿家为大庆流了多少血,牺牲了多少儿孙,这样的忠义之家,又怎会背国通敌呢?

    只是,耿熙吾毕竟是放走了赵屿,不管是为了什么原因,这终究不得不罚。只是,他尚在孝期当中,便先罚了他一年的愤怒,然后,待得孝期一满,便责令他往西南戍关。

    这个结果还真是……不好说。有些人觉得,这么大的事,圣上却也只是轻罚了一回,意思意思就罢了,果真是对耿家恩宠有加。有些人就开始嘀咕起了,这三年之后孝期满,这新任的靖北侯就要到边关戍守,这按理该是恩宠,可这地方,为什么不是耿家世代经营,根基稳固的西北,而是耿家人从未涉足的西南?这不得不让人多想一二。

    “可问过祖母了?她老人家是什么意思?”兰溪眉宇间多了两分松快,虽说君心难测,但今日试探的这个结果,还不算太差。

    “祖母自然也放心了些。不过,这段时间的这些事却也给了我们一个警醒,祖母的意思是……不管圣上心里是个什么意思,咱们耿家,该表的态也得表了,总得有来有往,这关系才能长久,不是?”

    兰溪点了点头,想着自家男人和祖母都是有成算的,自己这个大肚婆倒是无需操心太过了。

    接下来的日子,兰溪便是万事不操心地只管养胎。到得六月中,镇西侯因旧伤复发,上了折子,告假回京养病。圣上亲至镇西侯府探望,过后,却是从兵部提拔了一个寒门出生的将领顶替了镇西侯的位子。满朝皆哗然。

    耿家东西两府,却是不管外边儿的声浪如何,东府养病,西府守孝,都是再低调不过地关起门来过日子。

    而兰溪,更是没有心思再去管外边儿的事情。眼看着产期已近,兰三太太也是操心,早早地备下了催生礼送了过来。因着侯府还在守孝,所以送礼也送得很是低调,送过礼后,考虑着侯府也没个长辈,老夫人和镇西侯夫人毕竟都住在镇西侯府,所以,与耿熙吾商量后,便搬来了靖北侯府。

    说到底,兰三太太其实就是担心自己女儿,想在她生产时陪伴左右罢了。

    本想着头一胎多要提早些时候,可不知是不是兰溪肚子里这一个像了他爹,竟是个好不沉稳的性子。眼看着算好的产期已到了,还是半点儿动静也没有。

    就在阖府的人都紧张起来时,才在这个下午,终于有了动静。

    先是好生生地便是破了水,这先破水的据说发作起来要快些,但若是生的不及时,孩子在肚子里久了,便会危险。

    耳房一早便已收拾出来,众人七手八脚地将兰溪抬了进去。又让人煮了碗吃食让兰溪吃了,刚刚准备就绪,兰溪便开始阵痛起来,而且产程极快的,一阵比一阵密集。待得夜幕刚刚降临时,产婆便宣布,兰溪要生了。

    兰溪极能忍,没有听得几声痛呼,耿熙吾在外边白嘴白脸地来回踱步,看上去倒是更像病得厉害的那一个。

    就连耿老夫人见了,也不由没好气地啐了他一声,“没出息。”

    兰溪这头一台,众人本想着怕是要折腾个够呛。但也不知是因着这孩子是个体贴人的,还是因着兰溪每日里都要散步,身体很是康健,生起来也顺畅的缘故。

    不过半个时辰的工夫,耳房里,便响起了一阵几乎要将夜都穿破的洪亮哭声。

    “生了!生了!”整个院子几乎都充斥着欢呼声,欢悦的气氛直偷夜色。

    六斤八两的大胖小子,靖北侯府的长子,在这一夜,降生。

    “阿卿!辛苦你了。”不顾旁人的阻拦,耿熙吾不过看了一眼襁褓里的孩子,便是大步流星进了耳房,扑鼻的血腥气让他皱了皱眉,而床榻上,苍白虚弱的人更是让他心疼得一揪。

    兰溪见了他,却是惊到道,“你怎么进来了?这女子生产时,阴气过盛,这血房里不吉利的。你快些出去吧!”

    “我不怕什么不吉利,我要留在这儿陪你。”耿熙吾却是半点儿没听进耳里一般,撩起袍子在床前坐下,一手,便已握住兰溪满是冷汗的手。“若说不吉利,我还是个煞星,岂不是更不吉利了?”

    兰溪眨眨眼,知道他是决定了,不会改变的。不由叹了一声,只得由着他去了。

    两人就这么手握着手,静静地一躺一坐,什么都不需要说,也是莫名的温馨与和谐。

    不一会儿,襁褓被笑眯眯的兰三太太抱了来。兰溪迫不及待地接了过去,然后,眼睛便是黏在襁褓里的小人儿身上,再移不开了。

    兰三太太见状,笑了笑,识趣地走了,将这一室的和美留给他们一家。

    兰溪望着怀里轻轻蠕动着粉红色的小嘴磨蹭着她指腹的小东西,只觉得心软成了一滩水,嘴角控制不住地翘起,凤目柔成了两汪月光,“师兄,这是我们的孩子。”

    耿熙吾的嘴角也是牵起,轻轻嗯了一声,目光,如水,将那母子俩一同笼罩住,这便是他在这世上最想守护的珍宝。

    “阿卿,谢谢你。”有太多的感谢,谢谢那一日,她的姻缘绳砸中他,谢谢她出现在他的生命里,谢谢她嫁给他,谢谢她为他生下孩子,让他这孤寂的生命得以圆满。

    兰溪一愣,片刻后,抬眼看他。

    四目相对,谁也未曾言语,但是,他们彼此都明白彼此。

    片刻后,兰溪却也是笑了,“师兄,也谢谢你。”

    她从未想过,她还会有这样的圆满。前世种种,到这一刻,当真已是幻梦一场,感谢生命中有他,让她日后无论面对什么,都无畏亦无惧。

    两人的手交握在一处,将襁褓中的孩子护住,紧紧挨在一起的身影,在窗上融合成一团难解难分的圆满。

    感谢,这一世,有你,有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