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科幻灵异>穿越之教主难为> 第七百七十章 算他倒霉
    蒋大老爷怒斥妻子几句,到底是在内宅里当过家的,蒋大太太很快就反应过来,放眼身边的亲戚朋友,不管是财力和权势,没谁家能同黎家相比。

    她心里也很清楚,若不是看在已过世的黎老太太的面子上,黎大老爷兄弟才不会帮忙,而黎浅浅更是如此,毕竟蒋家之前才算计过人家。

    可是看着黎浅浅那张清丽甜美的脸蛋,那一身富贵气息,是多年富养方能娇惯出来的,再对比着旁边的黎涓涓,明明也是年纪轻轻的大姑娘家,却是满身沉郁之气,她就难掩忍不住心疼女儿!

    黎浅浅年幼丧母,父兄生死未卜,嫡祖母厌恶,上头还有嫡母和嫡姐在,按说日子应该会过得比她的宝贝女儿还差。

    没想到她竟得黎大教主相中,在众多有意角逐其弟子的孩子里,雀屏中选被他收为徒弟带在身边亲自教养,听说还特意为她聘了一位熟悉宫廷规矩的妈妈贴身侍候,都说女儿要富养,看黎浅浅那通身气派,就知道黎大教主花了不少心力和财力在她身上。

    她自认花在儿女身上的心血不比黎大教主要少,但到底不像人家专心只教养一个孩子那么仔细。

    儿子是满七岁就被挪去外院住了,她身边只有女儿常伴,兴许是因为如此,她才会特别娇宠女儿,若不知蒋茗婷并不是自己的亲女儿,也许她只会钦佩黎大教主,对待徒儿如此用心。

    可现在知道自己的女儿另有其人,且在她成长的过程中,被名为她亲娘的女人虐待,她就不免对黎浅浅的好际遇,升起几分怨恨来,凭什么她一个丧母的孤女,能得到像黎大教主这样的对待。

    而自己的女儿却备受折磨?不公平!不公平!

    不过蒋大太太再怎么觉得世道不公平,黎涓涓却觉得自己的选择是对的。

    若不是自己努力了一把,知府大人不会帮她诈死,让她从牢里出来,至于黎表妹?

    她知道自己成为黎家二房的庶女,她可以安然的在黎家生活,不再动辄被人打骂,厨房送上来的饭菜,虽不是山珍海味,但至少是热呼的,数九寒冬的日子里,再也不用害怕,有人拿着一桶满满的冷水,藏在拐角处等她出现时泼她一身。

    最重要的是,还能同亲生父母时常相聚。

    这对她来说,都是从前可望不可及的生活,而这些都是黎浅浅的功劳。

    所以她不懂,母亲为什么要对黎浅浅怒目而视,只是,当她以为黎浅浅会生气,悄悄的打量她时,却发现这位小表妹似乎一点也不在意。

    心里觉得惊讶,忍不住多看她几眼,黎浅浅早就发现她的目光,不过她没放在心上,只当她是好奇黎家有那些姐妹而已。

    说完了事,黎浅浅便起身告辞了,留下黎大老爷兄弟和蒋大老爷夫妻,继续就黎涓涓进了二房后,一些生活上的细节进行讨论,例如要几个丫鬟和仆妇侍候,就要过年了,家里的姐妹们早就做好冬装,她初来乍到,肯定要赶着做几套衣服。

    还有首饰,蒋大太太才从桂嬷嬷手里,把蒋茗婷手中的首饰和头面收回来,其中不乏大太太娘家母亲给她的传家宝。

    这些琐碎的事情,却很有生活气息,这些是黎涓涓以前未曾接触过的,所以她在旁边听得很起劲。

    蒋大太太见状,心中满是疼惜。

    黎大老爷兄弟没说话,倒是蒋大老爷看着妻女,心中感慨万千。

    黎浅浅出来之后,看到客栈里人来人往,想到再过几日就过年了,心中一动,让春寿去请掌柜过来一趟。

    掌柜和那两个管事,那天受到惊吓,黎浅浅做主,让他们休息几天,不过掌柜说就快过年了,客栈里忙着呢!现在没空休息,能不能等忙完后再休?

    黎浅浅自是应了,回头叫刘二送了大红包过去,给他们压压惊,至于在王大老人客院中工作的人,也同样给了红包压惊。

    这让不少原本看热闹的人,好生羡慕。

    掌柜很快就过来了,黎浅浅问他,过年时,会有多少客人留宿,他笑道,“回教主,咱们已经开放的客房,全都住满了。”

    黎浅浅讶异的挑了挑眉,还真是可观啊!“看来生意真的很不错。”

    “那是。”掌柜笑着点头,又问,“还有不少客人在抱怨,说咱们的客房太少了,他们想再订,都订不到房,得等上半年以上。”

    黎浅浅满意的点头,交代他,“可别因为如此,就松懈了,这口碑建立起来不易,但要毁就是轻而易举。”

    “是。”掌柜郑重应下,黎浅浅便与他商议起,是不是要给这些没回家过年的员工们一些福利。

    东家厚道,这是每个员工的福气啊!掌柜也是员工,自然乐见其成。

    只是这福利该给多少,怎么给,就得细细商量才成。

    蒋大老爷夫妻上车回家时,蒋大太太在车里不住落泪。

    “好啦!女儿如今已经找回来了,又有了新身份,咱们该高兴才是。”

    “我这不是高兴吗?”蒋大太太抹泪,没好气的道。

    蒋大老爷给妻子倒了杯茶,看着她抿了一口,方才道,“回去之后,你且收着些,仔细让人看出来,给女儿惹事就不好。”

    “我知道。”顿了下,她才问,“老太爷,会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害死了那么多人,我都不好意思说他冤枉了。”刚刚从客栈要出来时,他远远的看到了蒋十七老爷,就忙把妻子一拉避开去,老实说他真没脸去见对方。

    大太太也想到了,“刚刚那个,是十七?”

    “嗯,我记得他儿子在客栈里养伤,想来是来看儿子的吧?”

    蒋大太太叹气,“你说要不要跟儿子们说他们妹妹的事?”

    “不用了。”蒋大老爷没有多加考虑,直接回答。

    “怎么不跟他们说?”

    “这会儿这事还在风头上,你能保证,跟他们说了之后,他们不会跟媳妇们说?”

    儿子们是好,只是娶妻成家之后,兄弟间多多少少有了隔阂,初时也许不怎么明显,但日子一长,就看出来了。

    手掌伸出来,五根手指头尚有长短不一,为人父母的,又怎么可能在对待孩子时,真正做到一碗水端平,没有任何偏袒?儿子们有了妻小后,就得为自己的小家打算,难免会因为利益及自身权益而起争执。

    而媳妇们,还没娶进门时,是怎么看怎么好,进门之后,各种毛病都出来了,小心眼爱计较,拉扒公中钱财到自己的荷包里,争权争宠手段百出。

    若是让她们知道,黎涓涓的真实身份,难保她们不会为了自家的利益,而故意把这事泄露出去。

    蒋大太太才是跟媳妇们日日相处的人,连做公爹的都知道她们的毛病,她身为婆母的,又怎会不晓得。

    不能让她们知道,不然肯定要生事。

    “那……”蒋大太太还盼着日后能跟女儿认干亲,这样方能名正言顺的把人接到身边来看顾。

    “为了女儿将来着想,你还是别多事的好,再说了,家里会对她的事感兴趣的,可不止儿子和媳妇们,还有二弟他们要提防。”

    蒋大太太得丈夫提醒,方才反应过来。

    “对了,那个……她还住在你庄子上?”蒋大老爷一时之间,竟不知要怎么称呼原来的掌上明珠了。

    “是,我让她签了卖身契,然后让人把她看牢了,每天叫她跟到田里去做事。”

    蒋大老爷看妻子良久,方道,“你这是何苦呢?”

    “她虽不是我生的,可到底是我费尽心血养大的,我不像她那个黑心肝的亲娘一样,我没办法对她放手不管,要是老太太知道她的身份,肯定会毁了她,与其如此,倒不如把人藏起来。”

    藏在庄子上?签卖身契?“你让她成为一个奴仆,要是让府里其他人知道,你就不怕她们对付她?”

    蒋大太太放下茶碗,“我管不了那么多,她签了身契,一旦离开庄子,就是逃奴,她不小了,知道厉害,只要她老实待在庄子上,弟媳她们也不能找她麻烦。”

    蒋茗婷太野,还是自己女儿时,她就管不住她,现在她晓得不是自己的女儿,自己肯定更管不住她。

    蒋大老爷其实比较想,把蒋茗婷送得远远的,最好是从此就青灯古佛了此残生算了。

    “郡王府那边……”他们也得去说一声,至少得让水澜郡王知道,世子独子亲娘的真实身份,虽然他们可能早就从市井流言中知晓一切了,但于礼,他们还是得去说一声,纵使他们也是无辜被害,可谁让始作俑者是他亲爹呢?

    水澜郡王看到蒋大老爷夫妻连袂而来,不由眼尾一挑,他倒是没想到他们夫妻会过来。

    蒋大太太进内院见郡王妃去了,水澜郡王见蒋大老爷进来,面色不改的手一挥,“坐。”

    蒋大老爷见了礼,落坐,虽有些尴尬,不知从何说起,不过到底是表明了态度,而内院中,水澜郡王妃得知蒋大太太来意后,不禁惊讶的直瞪着她。

    她是早听人说,蒋茗婷的来历不明,但从她名份上的亲娘口中得知真相,郡王妃也不禁也为蒋大太太一掬同情之泪。

    有蒋老太爷这样的公爹,谁还需要敌人啊?这是水澜郡王夫妻共同的心声。

    “你放心,这事,和孩子没有关系,他姨娘已经从府里出去了,同他再没有关系了,我们不会因为孩子的亲娘身世问题,而对孩子不好。”

    能对他不好吗?他可是世子唯一的儿子啊!世子妃不知何时才能再生孩子,就算能生,也不一定生儿子,说不定等这孩子长大成亲生子,嫡子还没影呢!

    听郡王妃这么说,蒋大太太一直悬着的心,方才稳稳的落了回去。

    王老大人这厢,在王知府那里问完话之后,又再度回到温泉客栈,只是这次入住的,不再是原本的那个院子,而是新拨给他一行人住的院子,这院子是刚弄好,还没开放让人入住,所以屋里头,所有的摆设全是新的。

    几个姨娘见没了许锦娘这个祸害,心情都很不错,看到客栈新拨给他们的院子,心情就更好了,王家虽富,但主母高氏可不是个大方的,拨给姨娘们住的屋子看起来是不差,但里头的摆设却不可能给太好的,顶多就是面子上过得去就好。

    之前她们住的客院,屋子就比她们在家的屋子好上好几倍,屋子有地龙,这脚踩在地板上都是暖的,就是平常得多喝润喉的汤水,免得上火就是。

    伙计每天都会送上汤水,天天不同样,喝得她们这气色大好,个个亮丽水润的,本来还担心出了那事,老大人不住了要回去,没想到老大人又带着她们住回来了。

    掌柜看着王老大人一行,在新客院中四处逛,等他们又回到堂屋,他方才笑问,“老大人可还满意?”

    “满意,满意极了。对了,那天,救我的那几位,可否请掌柜的帮忙引见?”

    掌柜没想到王老大人会提出这个要求,顿时为难的看着他,好一会儿才道,“小的得去请示才能给老大人回答。”

    “没事,没事,你快去吧!”王老大人竟是赶着他立刻去请示。

    掌柜只得笑着告退,出去后立刻派人去跟黎浅浅请示,自己却是继续去忙了。

    奉王老大人之命,跟在掌柜身后的小厮,看掌柜不断的跟人交谈,打发人离开,心说,这家伙不是要去请示吗?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小厮叹气,跟在掌柜身后,快绕行半个客栈了,却还不见他去请示,这样下去,他要怎么回去跟老大人交差啊?

    殊不知,掌柜早派人去请示了,也得了回音。

    等小厮快要失去耐心时,掌柜又绕回王老大人院子,“老大人,真不好意思,救您的那几位,见没事之后,就已离开了,我们东家说,您在我们这儿住宿,却让您受了惊吓,真是不好意思,这次住宿的费用就给您免单了,希望您在此住宿能够留下美好的回忆。”

    说完掌柜就告辞离去,王老大人等他走了,才把那小厮叫过来,问完话后面色沉沉。

    几个姨娘嘻嘻哈哈的进来,走在前头的姨娘,看到他脸色黑如锅底,不由脚下一顿,后头的姨娘们不知情,一股脑的全撞上来,几个人撞成了一团,王老大人回过神,看到这情景,不禁好笑又好气,命人上前搀扶。

    等把姨娘们打发走了,他才把跟来的心腹叫过来,“你们看,救我的那几人,会是谁?”

    这还用得着说吗?肯定是瑞瑶教的高手嘛!只是,“老太爷,您是想?”

    “我记得瑞瑶教的黎教主已经及笄,不过还没订亲,是吗?”

    “是。不过黎教主在守孝。”

    守孝?王老大人愣了下,抬眼看向那名心腹,那心腹知机的赶紧把事情跟他说,又道,“那天小的看到,锦姨娘似乎和黎教主身边的人相识,不过锦姨娘那天情况不太好。”

    王老大人并未看到许锦娘是怎么被逮的,进了府衙,他也不曾和对方再碰面,对心腹所言,不是太明白,要求心腹详说后,他才反应过来,许锦娘那天的情形,应该就是被点穴了吧?

    “老大人,孙少爷那儿……”

    那天的事,若王老大人出面替孙子说几句好话,说不定就能把这个孙子给捞出来,可是,他真要把这个孙子捞出来吗?王老大人并不知道,王灿之所以被逮的主要原因。

    要不然他们主仆就不会想着把人捞出来了。

    王老大人根本不晓得,自己那天算是从鬼门关前走了一遭,王灿心知事发,没打算留下老人的性命,本想威吓老人一番后,拿了钱财把人杀人然后走人,倒是没想到,客栈里竟然有高手在,三两下就把他拿下了,让他的计划落空。

    王知府这厢,倒是大大的庆幸,亏得有黎教主他们在,王灿遇上他们,只能算他倒霉啦!

    </br>

    </br>

    ps:书友们,我是扬秋,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一笔阁 yibige.:dazhuzai玉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