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科幻小说>六道转轮> 第二部,天之轨迹大结局四
    “太初,人创造天地。笔砚阁 biyange.com 更多好看小说”

    “大地混沌,还没有成形。深渊一片黑暗;人的灵行走在水面上。”

    “人命令:‘要有光。’光就出现。”

    “人看光是好的,就把光和暗分开。”

    “称光为‘昼’,称暗为‘夜’。晚间过去,清晨来临;这是第一天。”

    “人又命令:‘在众水之间要有穹苍,把水上下分开。’一切就照着他的命令完成。于是人创造了穹苍,把水上下分开。”

    “人称穹苍为‘天空’。晚间过去,清晨来临;这是第二天。”

    “人又命令:‘天空下面的水要汇集在一处,好使大地出现。’一切就照着他的命令完成。”

    “人称大地为‘陆’,汇集在一起的水为‘海’。人看陆地和海洋是好的。”

    “接着,人命令:‘陆地要生长各种各类的植物,有产五谷的,也有结果子的。’一切就照着他的命令完成。”

    “于是陆地生长了各种各类的植物,有产五谷的,有结果子的。人看这些植物是好的。”

    “晚间过去,清晨来临;这是第三天。”

    “人又命令:‘天空要有光体来分别昼夜,作为划分年、日,和季节的记号,并且在天空发光照亮大地。’一切就照着他的命令完成。”

    “于是人创造了两个大光体:太阳支配白天;月亮管理黑夜。他又造了星星。他把光体安置在天空,好照亮大地,支配昼夜,隔开光和暗。人看光体是好的。”

    “晚间过去,清晨来临;这是第四天。”

    “人命令:‘水里要繁殖多种动物;天空要有多种飞鸟。’”

    “于是人创造了巨大的海兽、水里的各种各类动物,和天空的各种各类飞鸟。人看这些动物是好的。”

    “他赐福给这些动物,叫鱼类在海洋繁殖,叫飞鸟在地上增多。”

    “晚间过去,清晨来临;这是第五天。”

    “人又命令:‘大地要繁殖各种各类动物:牲畜、野兽、爬虫。’一切就照着他的命令完成。”

    “于是人创造了地上各种各类的动物。人看这些动物是好的。”

    “接着,人说:‘我们要照着自己的形像,自己的样式造神,让他们管理鱼类、鸟类,和一切牲畜、野兽、爬虫等各种动物。’”

    “于是人照自己的形像创造了神。他造了他们,有男,有女。”

    “人赐福给他们,说:‘要生养众多,使你们的后代遍满世界,控制大地。我要你们管理鱼类、鸟类,和所有的动物。我供给五谷和各种果子作你们的食物。但是所有的动物和鸟类,我给它们青草和蔬菜吃。’一切就照着他的命令完成。”

    “人看他所创造的一切都很好。晚间过去,清晨来临;这是第六天。”

    “这样,天地万象都造好了。”

    “第七日,人完成了造物的工作,就在第七日放下一切工作安歇了。”

    “人赐福给第七日,定为圣日,因为人在这一日安歇,放下了创造万物的一切工作。”

    “人累了,人睡了,创世的疲倦让人陷入了漫长的沉睡,漫长的沉睡让人忘记了人最初的威能,忘记了神最初是为人服务的。忘记了神是人所创造出来的。忘记了世界是人所创造的,忘记了世界的一切都是伪人服务的,忘记了最初的语言。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神,最初是人的仆人,神不值得信奉。世界,是人创造的,人才是世界的主人。”

    “创世纪,世界的真实。”

    伴随着无上的最初语言的奏响,漫游二次元徽章爆炸了,那融入混乱领域与幻想之河的节点的微小神国炸开了,数十记的【创世纪——世界的真实】将那十八个节点轰开了。

    在节点被轰开的那一刻,庞大而可怕的幻想之力涌了进来,重重的轰击在了天之轨迹法阵所散发出来的银色光幕之上。

    在这可怕的轰击之下,在吸收了这庞大的无尽幻想之力之后,银色光幕终于消散了。

    在那巨大的光幕之后,是一个巨人,一个纵然是在幻想之河漫长的历史之中,哪怕是那也从未出现过的巨人,名为盘古的巨人。

    “天地混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万八千岁,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盘古在其中,一日九变,神于天,圣于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盘古日长一丈。如此万八千岁,天数极高,地数极深,盘古极长。后乃有三皇。数起于一,立于三,成于五,盛于七,处于九,故天去地九万里。”

    以真神力量为引导,以天之轨迹法阵整合,借助混乱领域的强大意志,依靠术之道统帅整个混乱领域的力量,加上那节点爆破幻想冲击所引动的可怕力量,郑双龙终于完成了盘古开天的模拟创造。重现了盘古创世的一幕,诞生了这可怕的巨人影像。

    虽然这盘古巨人或许连真正的盘古万分之一的力量都没有,但是,他也是盘古,一斧头劈开了天地的伟大存在。有着天命之责的伟大存在。

    只见,出现了的盘古巨人抽出开天斧,重重的一挥,幻想界中存在了无数年的混乱领域消失了。那法则冲突而封印着混乱领域的封印,破碎了。

    永恒无尽的沉默,极致最后的毁灭,与一瞬间的灿烂,绽放出无尽的光芒,混乱领域的意志选择了后者。

    将所有的力量都借给郑双龙这位能够借走自己力量的存在,为的就是让幻想之河明白自己的存在,明白自己绝对不是那种甘心一直被封印的存在。

    长久的压抑,为的就是这一刻的爆发。凝聚所有的力量,孕育出名为盘古的伟大存在,打破封印,打爆幻想之河的阻拦,让幻想之河明白,明白就算是混乱领域,也是有着自己的意志。

    是时候站起来反抗了。

    混乱领域消失了,那一片巨大的空间彻底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位高大无比的巨人,可以称之为盘古的伟大存在。

    盘古的体积超过了任何真神所能够想象的极限,在这个巨大生命体的面前,无论是幻想之河中最强大的生灵龙神,还是真神中最为低阶的混乱领域独立空间中连神国都没有的真神,或者是那些不修神的伟大存在,只要是这数十条幻想之河中第一阶的生命体,都感到了一种无法形容的巨大压抑感。

    在这位盘古的面前,似乎所有的一切都要为之退避三舍。

    当盘古出现的那一刻,幻想之河沸腾了,亿万真神都立即将神念关注了过来,对于这些伟大的真神们而言,无论相距多远,只要他们愿意,那么就可以在幻想之河看到任何他们想要看到的一切。

    神威如狱,神恩如海。全知却不一定全能,唯有同阶真神掩饰或者是一些超大型的禁地,才能够阻挡他们的神通。

    此时,天之轨迹法阵所引发的银色光幕消退已经消散,混乱领域着超大型的禁地也莫名消失,再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他们的神念了。

    只是,在万千真神的神念感应到了盘古的存在之后,每一位真神的心中都泛起了剧烈的波动。似乎,一位了不起的存在,出现了啊!

    这些真神的神念在虚空中交汇着,感知着,目光跨过无尽虚空,注视着名为盘古的伟大存在,都有着一丝异样的色彩出现在真神的眼中。

    “这也是成道之法吗!凝炼了混乱领域之后。超越一切的存在终于诞生了。这样的存在,应该有着超脱的可能吧。”幻想之河中部区域的霸主,威压万界的真神龙神,睁开了眼睛,神情是那么复杂。

    “盘古!?竟然有人能够模拟出他的影像,再现开天的过程,真的是好了不起的存在,他的力量已经无限地接近于幻想之河的巅峰了吧!若是他的实力再提升的话。会出现什么后果呢?真的很期待啊!?”幻想之河西部的霸主,血洗了数百位真神的无天,眼中的目光是那么的冰冷与残酷。

    “若是他再更进一步。要么就此崩溃。要么就会超脱成功。”幻想之河南部的霸主,屠戮了不知道多少幻想世界的神无,眼中有着羡慕、憧憬、以及妒忌。

    对于他们这些永远都无法超脱的存在,那些有着可能的真神,真的是太过显眼了,而郑双龙现在这位极有可能超脱的存在,可是让他们恨不得杀灭的存在啊!

    “要出手吗?虽然距离远了点,但是,如果是我们,应该可以给他造成一点点的麻烦。”幻想之河东部的霸主,永恒黑暗的暗月,温柔的笑着,那份温柔之中,是无尽的杀意。

    “盘古开天,为天地第一大劫,有三千先天魔神阻,战而胜之,开天乃成。如果你们要出手,请自便,不要拖着我一同去死,虽然仅仅只是重现盘古开天的过程,但是那天地第一大劫也是会重现的,幻想之河的阻击,在这里是大道之劫,而三千先天魔神,我可不想成为其中的一员。”幻想之河北部的霸主,无限寒冰的雪姬,目光仍旧是那么冰冷。

    听着雪姬的话,亿万真神都是心中大震。那原本妒忌成狂想着出手阻止郑双龙成道的真神,更是心头发凉,连神念都快速的逃离了这个区域。

    盘古开天是既定事项,三千魔神阻盘古开天也是既定的事项,三千先天魔神陨落,更是既定的事项。既然是在幻想之河中重现开天的过程,那么在幻想之河中,除却真神,还有那个存在能够代替三千魔神呢。

    或许,郑双龙的超脱会失败,但是,既然用重现盘古孕育的过程召唤出了盘古巨人的影像,那么,斩杀三千先天魔神就成为了一定,而那些真神可没有丝毫的兴趣成为那可怜的必死的三千魔神的替代品。

    真神们不仅是神念逃离,运气不太好而离原本的混乱领域比较近的真神,更是毫不客气的燃烧着幻想之力与法则之力,全力的开着神国逃离这个区域。

    毕竟,被卷入盘古和幻想之河意志之间的战斗,而成为了可伶的城门池鱼那就糟糕的不能够在糟糕了。这样死掉,真的是太冤枉了。

    “盘古开天吗?也不知道着开天的伟力,是否能够打破那幻想之河的束搏,成功的超脱幻想之河,毕竟,盘古在开天之后,可是死亡了啊!”

    “我看成功的可能率不到两成,毕竟,盘古影像的力量有限,而幻想之河的力量却是无可测度,任何想要超脱的存在,都必须接受天罚,越是强大的存在,所接受的天罚就越沉重,这就是规则,幻想之河的规则,任何人也休想违反和改变。在这无尽的天罚之下,我认为这盘古巨人也扛不住吧。”

    “武之极,内构天地,破碎虚空。术之极,与天同寿,白日飞升。神之极,永垂不朽,高举神国。这盘古,就是武之极的代表啊,开天辟地,化身宇宙,超越一切的力量啊,果然是超越了一切。和我们这些神之极的骗子果然是不同的啊!”

    “盘古是武之极的代表,但是,这个演化出了盘古影像的存在可不是武之极啊,不要说破碎虚空,连内购天地都做不到,最多,也就是……不过,一个一道法则印记的真神,天啊,他是如何做到的?”

    “哦,开始了吗,开天的过程!?”就在幻想之河五大霸主趁着这难得的机会快速交流的时候,雪姬冷漠的道。

    听着雪姬的话语,原本在快速交流着的诸位真神,都安静了下来。这种亿万年难得一见的对抗,不好好的见证,不就太可惜了吗?

    而且,不管是是否能够超脱成功,这对于他们而言,都是相当相当难得的经验啊!

    他们已经走到了神之极致,但是,他们找不到超脱的办法,而此刻,同样是神之极的郑双龙,却为他们指明了道路,前进的可能的道路。

    武之极致者,这虚幻界域中已经消失,一切的一切似乎都被抹消了一般,凡人五阶,神之四维依旧存在,但是,最后的真神三步,武之极,内构天地,破碎虚空却失却了。

    术之极致者,也已经脱离了虚幻的幻想之河,但是,不管如何,仍旧有着一定的传承,虽然术之极,与天同寿,白日飞升。也缺失了最后的真神三步,但是,只要用心,还是勉强可以找到术者的传承的啊!

    最少,面前这位召唤出了盘古影像的一道法则印记的真神,不就有着术的传承吗。这可是瞒不过在幻想之河中称霸了无数年的五大霸主的。

    混乱领域对于光之主、魔天、老彼得等真神是一个束搏,而幻想之河,对于五大霸主何尝又不是另外一种束搏。

    超脱于世、高举神国是罪,理应承受七罪之罚。

    时之风暴,空之乱流,幻之漩涡,金之锐风、木之天柱、水之寒狱、火之焱炎、土之息壤、光之流星、暗之粒子,幻想之河的种种神奇的威能,将轰击神国。

    逆天而行、白日飞升同样是罪,天将罚之。

    时的飘渺、空的虚无、幻的迷蒙、金的锐利、木的肃灭、水的寒冷、火的炙热、土的厚重、光的闪耀、暗的诡异。

    各种各样的属性,都聚集于此,可怕的威压,恐怖的氛围,在此聚集,幻想之河的意志,被唤醒了。

    对术者的逆天而行,窃取天地的惩罚,即将开始了。

    雷霆,审判的权柄。

    一股比盘古巨人还巨大数亿倍的可怕雷云,瞬间出现了,雷霆闪耀,还未落下,就有着一股巨大的,强烈,仿佛是笼罩了整个幻想之河,雷霆从上方压了下来,无比狂傲的气势铺天盖地似的压了下来。

    面对这股可怕的气势,这幻想之河意志的愤怒,无数真神畏惧了,神体开始了颤动。这是本能,无数年对幻想之河的威能的畏惧的本能,对上位者的畏惧,对猎食者的畏惧。

    真神,不要看是多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伟大存在,但是在幻想之河面前,始终是弱势群体。

    于幻想之河中的真神不同,化身盘古巨人的郑双龙在面对这股以气吞山河之势的想要将一切全部镇压在脚下的可怕气势的时刻,丝毫没有畏惧,而是狂笑着将属于自己的气势冲天而起。

    面对幻想之河,郑双龙不能够畏惧,也没有权力畏惧。

    成功高举过一次神国的郑双龙明白,面对幻想之河,心有畏惧者是不可能成功的。

    而混乱领域将一切的一切交付给自己,为的就是在幻想之河面前争一口,接受了这一切的郑双龙,怎么可能有权力对幻想之河畏惧。

    瞬间,二种属于不同立场的强大气息狠狠的撞击在一起,整个幻想之河都似乎在隐隐的震荡着。

    然而,面对数十条幻想之河的意志,哪怕是无法使用出全部力量的幻想之河的意志,仅仅一个混乱领域凝结而成的盘古影像,还太过薄弱了点。

    气势对撞的后果,就是盘古影像被震退了几千里。

    “哈哈哈哈哈哈…………!!!”气势对拼输掉了的郑双龙,并没有气馁,也没有资格气馁,狂笑着对着审判的雷云挥出一记开天斧。

    耀眼而纯粹的斧光划破长空,将雷云劈开了,那恐怖的力量与意志的对撞,隆隆的响了起来,数十条幻想之河在这股对撞的冲击之下,终于开始抖动了起来。

    所有真神的脸色都变了,就算是对盘古影像有着畏惧,他们也从来就想不到,郑双龙竟然能够展现出如此可怕的力量,竟然能够正面干破那恐怖的雷云。

    而更让真神们惊恐的是,一击对撞,数千个幻想世界,数十个运气很糟糕的真神国度,就这样覆灭了。至于其中的真神,就不用说了。绝对化作了滋润幻想之河的养分了。

    此刻,原本自认为处在安全范围之外的真神,毫不犹豫的架着神国疯狂的逃,逃离这个区域,逃离这个不知道到底会波及多么大的范围的战场。

    毕竟,刚才这位悬浮的站于虚空之处,无比高大的,仿佛是要穿破整个幻想之河的盘古巨人。仅仅是依靠呐喊的力量就已经毁掉了数百个幻想世界,仅仅一斧头就达到了那般恐怖的效果——破开了幻想之河意志所凝聚出来的雷云。

    力量,纯粹的力量,武之极致的力量,在这一刻竟然压倒了幻想之河意志所召唤出来的审判雷云的威能。

    这是,何等可怕的威能,何等纯粹的威能。

    雷云散去,光华依旧,无数金色神光,从天而降,亿丈光芒,对着盘古巨人袭了过去,金色的光芒越来越强,并且飞快的蔓延着,似乎是想要将盘古巨人整个包裹起来似的。

    然而,盘古巨人只是重重的对着虚空一踏,那不断扩张的万丈金光顿时是如遭雷殛,在瞬间就停止了下来,并且毫无悬念的碎裂了。

    可怕的冲击在撞碎了金光的缠绕之后,疯狂的扩散着,顿时,巨大的浩瀚的幻想之河开始了轻微的颤抖着,伴随着冲击波的继续,这种抖动的幅度也是逐渐加强,甚至于让真神的国度都碎裂了,让幻想世界都被震碎了。

    就这么短短的时间内,上百位真神就这样陨落了。

    金光碎裂,瞬间化作了黑暗力量,化做了一团黑雾,对着盘古巨人席卷了过去,黑赤橙黄绿青蓝紫,八彩的光芒交替出现如美丽的孔雀开屏般,在黑暗之后逐渐的形成了一道彩色的漩涡。

    让幻想之河晃动的冲击波顿时被这迷幻般的彩色漩涡给吸收了。

    此刻,盘古巨人的双目陡然睁开,这是一双怎样的眼眸啊,右眼如同太阳一般闪耀,左眼犹如月亮一般清幽,但是,不管如何,这一双金银瞳孔中都蕴含着可怕的力量。

    笔直的充满了毁灭力量金银二色光芒从这双眼睛中直接的发射了出来,两条堪比巨龙似的金银色光柱以闪电般的速度穿过了无尽的虚空。就这样来到了那如同黑洞般的黑色浓雾之中。

    虚无缥缈的,仿佛是没有何实体的彩色漩涡被轰开了,漩涡之下隐藏着的具有无上威能的黑雾也突然的一凝,就像是整个幻想之河的时间都在这一刻凝固了似的,再也不曾动弹。

    随后,所有的雾骤然爆裂开来,被那金银二色的光芒给轰的朝着四面八方飞去,四散的黑雾,绝大部分被轰的碎裂消散,而其中一部分散落在幻想之河中,化作了无尽黑洞,将周围的一切给吞噬了。

    无论是幻想世界,还是真神国度,面对这漆黑的黑洞,都毫无意义,全部被吞噬了。

    而这能够吸纳神国的黑洞力量,在盘古巨人的眼中射出的阴阳二气面前,却如此的脆弱,在瞬间击为粉碎。这是何等可怕的力量。

    至此,那些个真神们终于明白,在那混乱领域中孕育出来的,究竟是一个何等可怕的怪兽。

    击破了银色漩涡之后,盘古巨人没有停息,高举着开天斧,依旧是气势滔天的继续前进,那气吞山河般的气势,似乎可以将一切都碾碎在它的脚下。

    然而,幻想之河并不是什么弱鸡,而是强大而可怕的存在,是虚幻界域中最伟大的存在,虚空之中七彩的光芒开始散开了,就像是流水一般的开始了不停的变幻和流动。

    时的飘渺、空的虚无、幻的迷蒙、金的锐利、木的肃灭、水的寒冷、火的炙热、土的厚重、光的闪耀、暗的诡异十种属性的气息熔炼与此。

    下一刻,这些散发着七彩光芒的流水腾起了巨大的弥漫雾气,这些雾气之中,竟然也包含了那美丽的色彩。

    通过了与这七彩水流的接触,郑双龙隐隐的感应到了,自己似乎是接触了能量的本质,这看似水流一样的能量竟然带给了他所有不同属性的感受。

    然而,郑双龙的心中虽然惊诧,但盘古巨人的强势并没有因此而消弱,不管你多么多的属性,不管你多么的顽强,我只以力破之。

    开天斧再一次的挥动,那可怕的纯粹的力量,重重的轰在了七彩水雾之上,仅仅是一瞬间,近乎弥漫在整个区域中的七彩流水就被轰开了,巨大的压力让七彩的光芒迅速的黯淡了下来。

    连一息的时间都不到,在强大能量的压迫下,七彩水流终于是彻底的破碎了。

    然而,轰开了七彩水流的开天斧光,并没有停息,而是重重的斩在了幻想之河之上。

    伴随着一声轻盈而传遍了整个虚幻界域的悲鸣,幻想之河的一部分被砸碎了。数十万个幻想世界,数千的真神国度,被这一斧头给辗碎了。

    这一刻,所有的真神的脸色都变得极为惊骇,他们清晰的感应到了幻想之河的意志并没有放水,在这种情况下,他们都在尽力的想抹杀那可怕的盘古巨人。但是盘古巨人所释放出来的能力太过于强大了。

    以纯粹的蛮力击散了幻想之河一次又一次的攻击。

    以一人之力,竟然能够让数条幻想之河的意志的联手之威都无法抵抗且这股威势还是犹有余地。

    一时间,所有的真神的心中都泛起了一丝奇怪的念头,难道这个盘古巨人的影像,真的能够击破幻想之河的束搏,真的真的能够超脱于世么?

    真神们的想法,郑双龙完全不在意,郑双龙在意的是幻想之河的天罚,还没有结束,自己孕育出的盘古巨人还没有完成天命之责。

    因此,与幻想之河的战争,还在继续,挥出了一记的开天斧,仍旧要继续的挥出第二记,第三记,乃至无数记。

    就在那天空斧挥出的纯粹的斧光继续以毁天灭地之势奔腾,眼看就要轰击到幻想之河之上的时刻,一个可怕巨大而纯粹的力量,骤然在半途截杀而来。

    这股能量与之前对付盘古巨人的力量都不同,是非常直接的,以最为激烈的手段激发了出来的纯粹的力量,和盘古巨人的力量近乎等同的纯粹的力量。

    轰然一声巨响,二股来自于不同存在,但却是同样无比强大的力量狠狠的撞击在一起了。

    仿佛是天动地摇一般,就连整条幻想之河都似乎是承受不了这股巨大的爆炸冲击力量而剧烈的抖动了起来。

    数以百万的幻想世界被毁掉了,超过三千的真神陨落在这一次的碰撞所带来的余波之上。

    第二道巨响,第三道巨响……接连不断的巨大响声瞬间传扬了开去,数条幻想之河疯狂的震荡着。

    而此刻巨大的能量冲击也引起了无数真神的恐慌,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因为这一战而无妄之灾的陨落了的真神已经超过了五千,为此,所有的能够观察到这一战的真神都在神国之中紧张的关注着这里的发展。

    他们真的很畏惧,要是这一战继续疯狂的打下去,谁知道下一刻被飞来的黑洞、散落的金光、无法抵抗的冲击波,耀眼的斧光所波及而陨落的真神是哪一位!

    然而,真神们的在意,真的是无意义,毕竟,该死的必须死,该亡的逃不掉。

    在重新盘古开天过程之时,三千真神的陨落就以及注定了。

    可怕的纯粹的力量在碰撞,不管是盘古巨人,还是幻想之河的意志,都在以那最接近于本源的力量来一决高下。

    莫名的,所有看到这一幕的真神,都感到了胸中那澎湃的心念。似乎有一个声音在他们的心中呐喊着,让他们的神心跳跃,让他们的神念激荡,让他们的神血沸腾。

    盘古巨人的力量已强大的到了这个地步,甚至于已经超越了数十条幻想之河的意志联手。这真的是太过可怕。

    一击、两击、三击……每一击的力量都可怕的超越了真神的想象之外,每一击的力量都更为强大,不管是盘古巨人的开天之斧,还是幻想之河意志集结的纯粹力量,都得到了最大程度的释放。

    第九击碰撞,豁然,虚空中的扭曲一闪,一场超级巨大的爆炸终于爆裂了开来。

    从那多次力量碰撞的相交那一点起,虚空中迅速的荡漾起无数的波纹,并且以闪电般的速度扩散了开来。将一切的一切化作了虚无,将数千亿幻想世界粉碎,将这一段区域粉碎。

    被斩裂了一段河域的幻想之河退缩了,在那盘古巨人面前退缩了。就算是幻想之河,也是欺软怕硬的存在,面对这有着无上威能的盘古,幻想之河也畏惧了。

    而击退了幻想之河的意志的盘古巨人,站立在这无尽的虚无之中,骤然发出了一道惊天动地的吼声。随后,他高高的举起了手中的盘古斧,缓缓的挥了出去。对着虚无挥了出去。

    这个动作看似缓慢,但是不知为何,所有生灵们的心中都泛起了一种根本就无法与之力敌的感觉。

    天之轨迹是如何?谁也不清楚。但是,此刻,亿万真神感觉到,盘古挥出的这一斧头,就是沿着天之轨迹挥出的。这是道,是天之道。

    盘古开天,天命之责。

    开天之后,演化万物。

    开天身死,这是盘古注定的命运,也代表着开天之前,盘古就是无敌的,这是天命之责,是谁也无法违逆的既定事先,就算是幻想之河的伟大意志,在这既定事先面前,也无法阻拦对方。

    白日飞升,天罚降之。

    然而,在开天之前,连天道都不存在,何来天罚。

    通过各种意义上的布局,郑双龙算是将幻想之河算计的死死的,愣是将那白日飞升的天罚给轰爆了。

    一斧头挥过的那一瞬间,似乎是爆发出了连幻想之河都为之轰鸣的巨大响声。虚无混沌一片在这瞬间被这股不可思议的力量给劈开了。犹如天地初开一般,缓缓的分开了。

    而此刻,似乎什么伟大的存在,在这个被劈开的虚无之中孕育着。

    一斧头,两斧头,三斧头……伴随着盘古巨人每一次沿着天之轨迹挥动手中的开天斧,那虚无中孕育的伟大存在,似乎越来越强大。而盘古巨人挥动的斧头的力量,盘古巨人的力量,也越发越强大。

    四十九斧之后,伟大的存在诞生了,那是名为天道的存在。

    四十九斧之后,盘古巨人的力量也达到了巅峰。然后,盘古巨人对着虚幻与真实的两界屏障投掷出了他手中的开天斧,这是最后的一击,也是盘古巨人最巅峰的一击。

    这一击,混乱领域那压抑了无数年的愤慨在这一刻得到了全部的释放。

    这一击,凝聚了郑双龙所有的信念意志与力量。

    这一击,打破了两界的屏障。

    这一击,盘古巨人身上的气势乍收既放,再一次攀升到了更高的层次。

    这一击,是终结,也是开始,是毁灭,也是创世。

    这一击之后,盘古巨人倒下了。垂死化身。气成风云。声为雷霆。左眼为日。右眼为月。四肢五体为四极五岳。血液为江河。筋脉为地里。肌肉为田土。发为星辰。皮肤为草木。齿骨为金石。精髓为珠玉。汗流为雨泽。身之诸虫。因风所感。化为黎甿。在那虚无之中,新的世界出现了。

    这一击之后,击穿了两界屏障,耗尽了最后的威能的开天斧碎裂了。一个微小的神国,从碎裂了的开天斧中出现,借着那最后的一击,穿过了两界屏障,向着主世界飞去。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遁去的一。

    这一刻,带着微小神国,带着众女穿越了两界屏障的郑双龙,就是那遁去的一。

    无数次的算计,无数次的推演,无数次的思念,数万年的努力,郑双龙终于回到了主世界。

    望着那蔚蓝而美丽的星球,感知着自己最初的神国,感受着雅典娜、蕾蒂西亚她们熟悉的气息,郑双龙的脸上露出了璀璨的笑容。

    快速的驾驭着浮游都市穿梭到那虚空之中的漂浮着的神国【虚空之地】。

    然而,就在郑双龙的【浮游都市】降临在【虚空之地】上的瞬间,郑双龙无法动弹了,那带着喜悦的泪水扑过来的雅典娜、蕾蒂西亚、神崎丽美等少女如同被暂停了一般,凭空定住了,整个时空被定隔了。几个伟大的存在,降临了。

    “怎么回事,你,你竟然回来了。”

    “不对,时间不对,你回来的太早了。”

    “作为我们准备的王牌之一,你还不能够暴露。必须隐藏起来,直到那个的开始。”

    “不过,既然回来了,那么什么也不让你做,也太过分了点。”

    “一天的时间,我仅仅给你一天的时间,然后你就必须再次的离开。”

    “虽然很残酷,虽然很抱歉,但是为了我们的地球,为了人类,也不得不如此了。”

    “我们输了四次,已经不能够在输第五次了。地球已经没有能力培养第六次的参赛者了。而第六次输了,银河系就再一次的完了。”

    “我们?”

    “我们是旧时代的残党,是根达亚文明、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穆利亚文明、亚特兰蒂斯文明,四个纪元的偷生者,是人类口中的神灵,是盘古,是鸿域,是上帝,是安拉,是奥丁,也是天照。是真真正正的神灵。”

    “好了,时间不多了,你该离开了,我们的王牌之一。期待你的表现,人类的未来,就靠你们了。”

    伟大的存在消失了,郑双龙也消失了。留在原处的只有那面面相窥,不知所措的少女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