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都市异能>末世重生之杀手> 第二百五十八章
    章节修改…………

    从来都是天之骄女的李芳芳什么时候在人前丢过这么大的面子?一想到刚刚自己的糗样被基地这么多人都看了去,李芳芳就有一种想杀人的冲动,可是刚刚的一系列情况明显都是意外,她就是有火也不知道该朝谁发,正好这时候看到林洛和害她的罪魁祸首之一在一起,心里的那团火气立刻就像找到了发泄口,当下不管不顾的冲了过来,看那恶狠狠地样子似乎想将林洛碎尸万段。

    林洛没有立刻理会李芳芳的叫嚣,她先动作轻柔的在小白兽和小红蛇的小脑袋上各揉了揉,又将“乖巧听话”的呈立正姿势站好的小白单手提溜起来安置在自己的手臂上,给它顺了顺毛,然后才漫不经心的看了李芳芳一眼,声音平静无波的开口道:“是我的,有什么问题吗?”

    李芳芳似是被林洛这样轻慢的态度刺激到了,脸涨的通红,喘着粗气声音猛然拔高:“是你的就好,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就乖乖的主动将这几只畜生交给我处置,让我将它们扒皮抽筋;要么你就代这几只畜生给我鞠躬道歉,如果你的道歉让我满意了,我就不追究了,你选吧!”

    望着眼前颐使气指一脸娇蛮样儿的李芳芳,林洛突然有种啼笑皆非之感,这李芳芳有病吧,处置?道歉?

    她以为她是谁?!

    林洛眼瞳深深,锁住李芳芳,“我要是哪个都不选呢?”

    &选芳芳冷笑一声,一双眼睛将林洛从头看到脚,那鄙夷和不屑的目光如同在看什么脏东西。如果忽略她那如同调色盘一样的脸,那活脱脱就是上帝看蝼蚁的眼神。

    &要是不选,我就替你选!”

    随着话落,李芳芳抬手就朝身后比了个手势,立刻,刚刚还和李芳芳“叠罗汉”的那群人就朝这边冲了过来。

    看那群人杀气腾腾的样子,林洛倏地转笑,要动手么?很好……

    林洛眼神制止了铜钱小队众人和姜沐白要过来的举动。她不紧不慢的将随身的鞭子抽出,心神微动,将身上的阴灵之气源源不断的朝鞭子上灌注。眼睛看向李芳芳,眼神幽深而暗含濯濯寒光,似一头慵懒的母豹在盯着侵入它领地的敌人,平静而危险。

    听着身后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李芳芳眉目慢慢舒展开来,她眼中凶光一闪,早已忘了自家老爸临出发前让自己不要和铜钱小队和夜盟对上的嘱咐,也忽略了老爸说这话时眼中的慎重和担忧。

    此时,她满脑子都是林洛被自己的人收拾的遍体鳞伤匍匐在自己脚下的狼狈画面,她眼神疯狂的看向对面,正要吩咐身后的人动手,结果,一抬头正对上对方的眼睛,满腔的火热如同被人迎面浇了一盆冷水,让她身子不禁一哆嗦,张了张口,嘴边的话竟一时说不出口了。

    那是怎样的一种眼神啊,李芳芳发誓她从来没有觉得人的眼神可以可怕到这种地步,那平静的眼眸中的森然阴冷竟让她有种拔腿就跑的冲动,甚至连神魂都有种被对方看透的错觉。

    可随即她就恼羞成怒起来。自己居然被对方一个眼神震慑住!李芳芳暗自咬牙,脸上的涨红比刚才更甚,配上那没有完全擦干净秽物的脸蛋,真是精彩纷呈。

    &我教训她!”

    随着这声娇叱,赶来的人群没有丝毫犹豫的朝林洛的方向冲了过来。

    这些人大多是曹家以及李芳芳自己带来的护卫,对于曹李两家和铜钱小队的恩怨多少都知道些。在这些人眼里,铜钱小队就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势力,虽听说他们和夜盟攀上了关系,让主家投鼠忌器,不能随意解决他们,但是现在既然李芳芳发话了,他们又人多势重,对方自视甚高,摆明了要一个人出手的样子,他们要收拾一个女人还不容易?

    所以,这些人虽然边向这边冲边身上亮起了各色异能,但脸上或多或少都带上了些漫不经心和轻视的味道。甚至连任何防范的意思都没有。

    不自量力,被他们收拾也怪不得谁不是吗?

    而周围除了铜钱小队和姜云带来的人外,其他人从冲突开始大多都抱着事不关己的心态,漠然站在原地朝这边观望着,没有丝毫插手的意思,更有甚者朝这边指指点点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这部分人里就以刚刚那些知道铜钱小队的“恶名”的人居多。

    看来他们小队在基地还真是“臭名昭著>

    听着不时传到耳中的嘲笑,林洛分神想着,面上却没有丝毫变化,好像完全没有受这些渐渐逼近的人的影响。

    她眼中锐光一闪而逝,慢慢抬起了自己的纤长手臂,手中的鞭子蓦地发出了耀眼的绿色亮光,在阳光下璀璨而夺目。

    来人越来越近,站在不远处的铜钱小队众人此时不由的绷紧了身子,胸口的起伏以及难看欲喷火的神色无不在表达他们的愤怒,相信如果眼神能够杀人,这些人已经被他们凌迟一百遍了,一百遍!

    可碍于自家老大的命令他们又不敢妄动,空有一身本事,只能暗自磨着后槽牙,看着这些狗胆儿包天的家伙们渐渐朝自家老>

    而就在这时,场内情形陡变。

    在双方相距仅十米时,来人中已经有人按捺不住朝林洛出手了。

    种类纷繁,颜色各异的异能不要钱的朝林洛这边招呼而来,虽说这些人并没想众目睽睽下杀人,各自拿捏了分寸,可是积少成多,量变产生质变,这么多的异能加在一起,哪怕异能的能量压的再低,那也不是单单一个人能够承受的。

    而出乎意料的,就在众人都认为对面那个孤零零的纤瘦身影可能无法承受这铺天盖地的攻击时,林洛终于出手了。

    那璀璨的几乎刺痛人双眼的绿色光芒如同一把开锋的绝世宝剑,随着林洛骤然挥起的手臂在半空中朝来人的方向甩出了一个凌厉的鞭弧。

    那半圆的弧形闪着绿色光晕,如同有自主意识一般一层层向外围扩散开来,似湖面上的绿色粼粼波浪,又似被风吹开的绿色雾霭,似幻似真,美不胜收。

    仅这一下,林洛就重新停下了动作,将鞭子重新收起,然后静静地站在原地,好似接下来的事都跟她无关一般。

    众人不禁对林洛的举动表示错愕,而就在这时,那些绿色光晕也终于和来人的各类异能撞在了一起。

    本以为会看到那一圈圈薄薄的绿芒被蕴含着各异能量的异能洞穿而过的画面,接下来的画面却让所有人不禁愕然。

    只见那些异能撞到绿芒上,就如同撞到了一层软而坚固的防护罩上一样,虽然因异能冲击让绿芒晃动不停,可是却没有一丝洞穿而过的迹象,反而随着紧接而来的绿色波浪越来越凝实耀眼起来。

    不仅如此,在两厢接触作用后,一部分异能竟被绿芒反弹了回去,顿时让那几十人队伍乱成了一团,手忙脚乱的抵御自己造成的攻击。

    可无奈他们刚才主动发起攻击的时候谁也没想到对方的反击来的这样诡异而迅疾,而此时再施展防御手段显然已经来不及了,所以结果就是这些人躲避不及,被自己发出的异能弄的狼狈不堪,满身满脸都是些水淋、冰刺、火燎等痕迹。

    所幸他们开始没想要林洛的命,异能能量不高,后又被绿芒抵消了一部分,所以每个人所受的伤都不严重,除了面上不好看接着出任务一点问题也没有。

    只是刚刚的自信满满,漫不经心的模样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

    这是什么招式?那绿芒是什么?!为什么仅简单的一下就能够抵御这么多人的攻击,甚至还让对方吃了暗亏?

    在场各路精英人士不由集体震惊了。完全不明白对方的诡异异能是怎么回事。

    特别是刚刚满脸看好戏幸灾乐祸的那些人,眼睛睁的溜圆,嘴巴张的老大,显然对于剧情的发展方向接受无能。

    说好的群殴呢?难道是剧本打开方式不对?

    这个铜钱小队的队长不是说是木系异能吗?听说夜盟总部那美丽而危机满满的植物防护网似乎就是眼前女人的手笔。

    可是怎么和基地里那些木系异能者差别这么大,居然一个人和这么多人对抗还能不落下风,而且仅用了一招,这是什么鬼?!

    可不管这些人怎么腹诽,但有一点却让众人明白了,那就是,铜钱小队绝对不是看上去的那样任人揉圆搓扁的软柿子,起码他们的队长不是。

    林洛面色如常的承接着众人异样的目光,眼波微微流转,嘴角轻勾,对于目前的这种情况表示满意。

    稍稍露一下实力,让别人忌惮的同时,让自己的小队在接下来的旅程中少些不必要的麻烦不是很好吗?

    刚刚她那一鞭子,看似轻松简单,其实并不尽然。这是她最近研究出的新招式,是将身体的阴灵之气沿着手部的经脉外放,汇聚浓缩到一处,将阴灵之气以气态的形式施放在一定的范围内,达到攻防的目的。

    施展这个招数,不仅需要施法者有精确的控制能力,还需要有浑厚的功法做基础,否则,根本不能达到防护和反弹的目的,反而成为华而不实的花架子。

    刚刚单单挥出的那一下,就消耗了林洛近五分之一的法力,不过效果也是显著的,单从众人看向她时和之前的明目张胆的恶意相比隐晦了数倍的目光,林洛觉得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毕竟众目睽睽下杀人这种无脑的事她是不会干的,现在这样让对方吃个哑巴亏刚刚好,否则自己用力过猛,让这群精英不能出任务,先不说在场的人是不是会有异议,单组织这次行动的基地只怕就要找她谈话了。

    留有自己的底牌,这一点林洛从来都明白。而且她对自家唐糖小朋友的诅咒“实力”很有信心,不急在一时。

    心思百转想明白这些,林洛拍拍手,领着某三只便步子坦然的朝目光殷切望着她的铜钱小队走去。

    只是,林洛这边舒心满意了,某人却糟心了。

    李芳芳低头打量自己莫名其妙被各种反弹回来的异能“蹂躏”的身体,心中的怒火已经呈爆表的趋势。

    她发誓,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想让一个人消失过。今天接二连三的在同一个人身上吃瘪,这让往日顺风顺水的她怎么能忍受?其结果就是这让她平时尚在线的理智完全下线了,此时,在她脑中只有一个念头,让对面那个完全不把她放在眼里扭头走远的贝戋人死无葬身之地!

    &们愣着干什么,全都给我上,杀了那个贝戋人!”

    李芳芳已经完全变调的怒吼声让跟她来的精英们吓了一跳,对于面前这个看上去比地狱修罗还要可怕的女人下达的命令竟没有一个人想要执行。

    先不说林洛刚刚露的那一手让这些人起了慎重对待的心思,单是基地不能随意杀人这点就束缚住了他们的手脚。

    在各势力精英遍布的此处杀人?开玩笑吗?这不是大张旗鼓的让执法队处置么?没看到现在周围的人看他们的眼神已经不对了么,他们又不是傻……

    李芳芳气急败坏的吼了半天,结果却发现竟没有一个人动弹,顿时气的七窍生烟。

    &的话没听到吗?你们居然敢不听我的命令,来时在曹伯伯和我爸面前你们是怎么保证的?!你们这些狗东西,现在快去把那个贱人给我杀了,要不然等我回去让曹伯伯和我爸爸处置你们!”

    李芳芳近乎歇斯底里的叫喊瞬间让这些人黑了脸,虽然现在他们依附在曹家或李家,可好歹他们各自也是在基地数的着的精英人士,现在被人当众这样喝骂,心情可想而知。

    只是李芳芳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在她的心中这些人和伺候她的那些仆人并没有什么差别,只要是她的话,这些人就必须服从。而似乎正也因为这样注定了李芳芳这一路的悲催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