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其他小说>温柔阎王粗鲁妻> 第457章 漫步贪心想懂你 上
    第457章 漫步贪心想懂你 上

    顺着石板路,鬼王领着江一涵漫步在林荫间,原本炙热的阳光此时也识趣的散去,淡淡得乌云有些识趣的飘来遮住日光,而身后跟着的奴才远远的不敢近前,而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有些别扭,鬼王不知何时放慢了脚步,等江一涵察觉时已经发现自己跟着鬼王并肩而行。

    为了躲开,江一涵想要自觉的放慢脚步,跟在鬼王身后,却不想江一涵试了两次,竟然都没有成功,就这样很巧的步伐不知怎么的就走到一起,江一涵也就不在特意躲开,任由自己的步伐走路。

    可是,鬼王却始终很巧的与其一齐,所以,江一涵放弃,可没想到看到路上偶遇的奴才都在那四处躲藏,不用看都是害怕打扰到两人,这让江一涵真的无语,可是,却不知为何感到有点像谈恋爱的两个人一起压马路的感觉。

    走了一段路,心渐渐放松,原本江一涵想到鬼王会问自己,却不想鬼王并不急着问自己黄沙滩的事,反而像个无事人似的跟自己在这园子里走,这让江一涵有些纳闷。

    在看见这园子里连个花都看不到,让江一涵不由对鬼王这人有些好奇,这一定是他不喜欢,才没有种花,可是,一个连花都不喜欢的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冷酷无情又没有浪漫细胞吗?说他古板,可是,有时,江一涵觉得鬼王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防着什么?

    如今江一涵才发现自己对鬼王不了解,本来古代的规矩挺重的,却不想如今江一涵才发现,鬼王没有一个长辈,还是他不想要自己见他的长辈。

    江一涵此时才发现有些事,自己忽略了很多,比如这新婚媳妇,第二天起床要给长辈奉茶不说,还的将自己介绍给亲戚,可是,这都没有。

    江一涵不知鬼王是孤儿还是不想自己去见,即使是孤儿,那也会有一位师傅或着恩人总之也不能没有吧!

    这不得不让江一涵胡思乱想,若是一个男人连一个亲人都不给自己介绍,那是不是意味着这个婚姻根本当事人就不在意,鬼王或许有难言之隐,但是,看现在的样子,江一涵只能说,他并不想让自己见,这理由对自己来说,是能说的通的。

    江一涵今天也不知为何自己会这样,怎么多愁善感起来,他不愿意就不愿意,那自己岂不更好解决,也会知道自己在他心中的位置,可是,为何江一涵感到有些委屈,竟对此有些伤心,失望,想到他对着婚姻并不是很重视,自己的心,就会很烦躁,虽然,自己一直告诉自己,男人不可信,自己并不是小姑娘,这鬼王并不像表面这样,也没有对自己有多少的真爱,他对自己一定是有目的的,可是,不知为何,自己的心在隐隐作痛,十分不希望这是真的,就是希望他根本就没有长辈要奉茶的,虽然,很奇葩,但是,江一涵希望,这是真的,而不希望一切是意外。

    只因为江一涵不得面对自己,竟然,对鬼王有了兴趣。

    可是,同时心中也有个声音在反驳——不可议,所以,折磨着自己,让江一涵此时对这份突如其来的感情,处在彷徨中。

    “想什么?”突然,鬼王停步挡住江一涵的去路,让江一涵一怔,回过神来,笑笑解尴尬。

    “没什么?鬼王,你……”

    “夫人,该成我为夫君!”鬼王一张有

    第457章 漫步贪心想懂你

    顺着石板路,鬼王领着江一涵漫步在林荫间,原本炙热的阳光此时也识趣的散去,淡淡得乌云有些识趣的飘来遮住日光,而身后跟着的奴才远远的不敢近前,而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有些别扭,鬼王不知何时放慢了脚步,等江一涵察觉时已经发现自己跟着鬼王并肩而行。

    为了躲开,江一涵想要自觉的放慢脚步,跟在鬼王身后,却不想江一涵试了两次,竟然都没有成功,就这样很巧的步伐不知怎么的就走到一起,江一涵也就不在特意躲开,任由自己的步伐走路。

    可是,鬼王却始终很巧的与其一齐,所以,江一涵放弃,可没想到看到路上偶遇的奴才都在那四处躲藏,不用看都是害怕打扰到两人,这让江一涵真的无语,可是,却不知为何感到有点像谈恋爱的两个人一起压马路的感觉。

    走了一段路,心渐渐放松,原本江一涵想到鬼王会问自己,却不想鬼王并不急着问自己黄沙滩的事,反而像个无事人似的跟自己在这园子里走,这让江一涵有些纳闷。

    在看见这园子里连个花都看不到,让江一涵不由对鬼王这人有些好奇,这一定是他不喜欢,才没有种花,可是,一个连花都不喜欢的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冷酷无情又没有浪漫细胞吗?说他古板,可是,有时,江一涵觉得鬼王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防着什么?

    如今江一涵才发现自己对鬼王不了解,本来古代的规矩挺重的,却不想如今江一涵才发现,鬼王没有一个长辈,还是他不想要自己见他的长辈。

    江一涵此时才发现有些事,自己忽略了很多,比如这新婚媳妇,第二天起床要给长辈奉茶不说,还的将自己介绍给亲戚,可是,这都没有。

    江一涵不知鬼王是孤儿还是不想自己去见,即使是孤儿,那也会有一位师傅或着恩人总之也不能没有吧!

    这不得不让江一涵胡思乱想,若是一个男人连一个亲人都不给自己介绍,那是不是意味着这个婚姻根本当事人就不在意,鬼王或许有难言之隐,但是,看现在的样子,江一涵只能说,他并不想让自己见,这理由对自己来说,是能说的通的。

    江一涵今天也不知为何自己会这样,怎么多愁善感起来,他不愿意就不愿意,那自己岂不更好解决,也会知道自己在他心中的位置,可是,为何江一涵感到有些委屈,竟对此有些伤心,失望,想到他对着婚姻并不是很重视,自己的心,就会很烦躁,虽然,自己一直告诉自己,男人不可信,自己并不是小姑娘,这鬼王并不像表面这样,也没有对自己有多少的真爱,他对自己一定是有目的的,可是,不知为何,自己的心在隐隐作痛,十分不希望这是真的,就是希望他根本就没有长辈要奉茶的,虽然,很奇葩,但是,江一涵希望,这是真的,而不希望一切是意外。

    只因为江一涵不得面对自己,竟然,对鬼王有了兴趣。

    可是,同时心中也有个声音在反驳——不可议,所以,折磨着自己,让江一涵此时对这份突如其来的感情,处在彷徨中。

    “想什么?”突然,鬼王停步挡住江一涵的去路,让江一涵一怔,回过神来,笑笑解尴尬。

    “没什么?鬼王,你……”

    “夫人,该成我为夫君!”鬼王一张有

    第457章 漫步贪心想懂你

    顺着石板路,鬼王领着江一涵漫步在林荫间,原本炙热的阳光此时也识趣的散去,淡淡得乌云有些识趣的飘来遮住日光,而身后跟着的奴才远远的不敢近前,而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有些别扭,鬼王不知何时放慢了脚步,等江一涵察觉时已经发现自己跟着鬼王并肩而行。

    为了躲开,江一涵想要自觉的放慢脚步,跟在鬼王身后,却不想江一涵试了两次,竟然都没有成功,就这样很巧的步伐不知怎么的就走到一起,江一涵也就不在特意躲开,任由自己的步伐走路。

    可是,鬼王却始终很巧的与其一齐,所以,江一涵放弃,可没想到看到路上偶遇的奴才都在那四处躲藏,不用看都是害怕打扰到两人,这让江一涵真的无语,可是,却不知为何感到有点像谈恋爱的两个人一起压马路的感觉。

    走了一段路,心渐渐放松,原本江一涵想到鬼王会问自己,却不想鬼王并不急着问自己黄沙滩的事,反而像个无事人似的跟自己在这园子里走,这让江一涵有些纳闷。

    在看见这园子里连个花都看不到,让江一涵不由对鬼王这人有些好奇,这一定是他不喜欢,才没有种花,可是,一个连花都不喜欢的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冷酷无情又没有浪漫细胞吗?说他古板,可是,有时,江一涵觉得鬼王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防着什么?

    如今江一涵才发现自己对鬼王不了解,本来古代的规矩挺重的,却不想如今江一涵才发现,鬼王没有一个长辈,还是他不想要自己见他的长辈。

    江一涵此时才发现有些事,自己忽略了很多,比如这新婚媳妇,第二天起床要给长辈奉茶不说,还的将自己介绍给亲戚,可是,这都没有。

    江一涵不知鬼王是孤儿还是不想自己去见,即使是孤儿,那也会有一位师傅或着恩人总之也不能没有吧!

    这不得不让江一涵胡思乱想,若是一个男人连一个亲人都不给自己介绍,那是不是意味着这个婚姻根本当事人就不在意,鬼王或许有难言之隐,但是,看现在的样子,江一涵只能说,他并不想让自己见,这理由对自己来说,是能说的通的。

    江一涵今天也不知为何自己会这样,怎么多愁善感起来,他不愿意就不愿意,那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