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网游竞技>我只是想培养一个英雄而已> 第299章 冥国之战(完)
    时间稍早,冥界之外。

    塔纳托斯倒是没有想到,这一次出现的人,竟然数量会是这么多。而且,就算相当一大部分的人都已经离开了,但是塔纳托斯要面对的灵武者的数量,还是相当可怖的。

    不过,塔纳托斯也不会直接是让这些人白白进去,毕竟进入了冥国,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所以塔纳托斯当然就会想要阻止。举着镰刀,对着那条河水,就是一挥,顿时河水之上,浮起了数量相当骇人的尸体,甚至好好的一条河,在这时都完全被染红了。

    但是,这样做也完全等于是没有多少用处,毕竟那些人的数量太大了。塔纳托斯根本就不可能处理得完……不过,现在的话倒是还有一个方法能够让塔纳托斯使用出来,说不定也能对这些涌入冥国的那些人被自己消灭大半。

    “……”不过,塔纳托斯此时神经却是完全紧绷着,毕竟天华州祖也是在这些人当中的。当时,那把大戟,的确是让塔纳托斯感受到了一种怎么样都没有办法反抗的感觉,也是表示,天华州祖的强大,其实是现在塔纳托斯根本就没有办法处理得了的。

    所以,虽然塔纳托斯说不定还能跟之前一样,再用出“死亡本能”,让天华州祖身边的那些人,跟冥国黑雾附近的那些人都自己选择自杀,但是,天华州祖却是没有办法处理。更何况,还有好几个人似乎跟天华州祖都是有着差不多的实力的。

    死亡本能是塔纳托斯能够使用的,最强的一个招式了。但是,死亡本能却是没有办法对天华州祖产生什么影响,所以,想要打赢天华州祖,是根本不可能的。

    而且塔纳托斯一直都想不通,从一开始,自己就已经提醒过人类了,冥国之境不可侵犯,让他们不要进来。可是,偏偏那个时候老是来人不说,之后如果不是冥国的位置被塔纳托斯调换了,恐怕现在冥国现在都已经是变成了旅游景点了吧。

    但是,偏偏到了前段时间,也刚好就是这个天华州祖,又是找上门来了,之后不算完,还带兵想来攻打冥国。问题是塔纳托斯根本就对这里没有任何兴趣也不会产生兴趣,反倒是他们老是想着要来对付冥国,这就是让塔纳托斯有些无奈了。

    当然这样无可厚非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冥国的存在,对于古州甚至对于整个上州来说,都是威胁。更何况天华州祖还在“文圣”手札里,同样是看到了一些关于冥界的事情,当然是不可能无视塔纳托斯他们了。

    所以,天华州祖在知道了冥界的事情之后,当然会想着要除掉冥界了。就算不

    


    是天华州祖,哪怕是任何一个普通人,在知道了塔纳托斯他们的事情之后,肯定也会想要要么避之锋芒,要么就是斩草除根……

    很显然,天华州祖选择了后者。虽然一开始是稍有疑虑,但是之后在塔纳托斯能够被击倒了之后,天华州祖就稍微有些放宽心了。毕竟冥界之人,看着似乎也并不是没法击败的。

    虽然零零碎碎算下来,冥界不单是设计了他们,之后冒出来的那个绿脸也是直接把自己给赶走,但是总的来说,只要是再次带人,同时小心谨慎一点,还是有很大的可能性将冥界给彻底击垮的。

    于是这一回,天华州祖就借着之前将冥界的重要消息送到上州各地这一个机会,带着一大堆的人卷土重来了。

    与天华州祖他们的对峙没有持续多久,塔纳托斯终于决定,还是先处理掉大部分的人再说。

    “死亡本能……”

    虽然,这一招对于天华州祖来说没有作用,但是至少,剩下那些人应该是会中招的没错。

    在空中黑雾旋涡出现那一刻,天华州祖自然也是知道塔纳托斯是想要做什么,天华州祖也才不会蠢到眼睁睁看着塔纳托斯再次用出这一招。于是,大戟一出,天华州祖当即就踏天而行,冲向了悬浮于高空之上的塔纳托斯。

    塔纳托斯会使出死亡本能,本身就已经是做好了很多的准备的,当然也包括有人冲上来想要阻止这一点。

    举着大戟的天华州祖,此时已经跟塔纳托斯拉近了相当的距离了,但是让天华州祖没有想到的是,一个巨大的绿色圆形屏障在这时竟然是将塔纳托斯给整个包裹了起来。

    天华州祖当即大戟一挥,势要将屏障给破除开来。但是,绿色的屏障仅仅只是轻微一亮,就没有了其他反应。

    绿色屏障,是塔纳托斯拜托了奥西里斯之后,奥西里斯弄出来的。虽然奥西里斯跟塔纳托斯都是适应体,但是适应体之间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至少,这个奥西里斯在愿望之书的话来说,奥西里斯单独一个,在这灵武大陆上,绝对就是最为顶尖的存在之一了。

    所以,这个屏障,一时半会天华州祖还真的没有办法打破。而此时,黑色的漩涡越来越大,旋转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一柄巨大的剑缓缓而出。但是,天华州祖到了现在,举着大戟连砸好几下,都才只看到绿色屏障稍微出现了一点点的裂痕而已,而这个裂痕基本都可以忽略不计的了。

    “……快!回避!不要被影响到!”天华州祖没有办法,只能是大声对着底下的人喊道,

    


    而底下的那些灵武者有些却是没有反应过来。虽然的确是有一大部分在天华州祖说完这句话之后,二话没说就跑了,但是还是有相当一部分的灵武者,还是傻傻的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

    “……”

    巨剑一处,遥遥一划,只见在场那些没有离开的人则是突然眼神一变,下一秒,那些人要么是用手中的灵武具割断自己的喉咙,要么就是聚集灵力对着自己的脑门就是狠狠一拍……

    总之就是一大堆的人就这样白白倒在了地上。顿时,尸横遍野……

    “……”天华州祖也知道会发生这样的情况,而且天华州祖觉得也有些奇怪,为什么这一次这柄巨剑没有对自己造成任何的影响?

    虽然想不太清楚,但是现在事情也已经发生了,而有这个屏障在这里,天华州祖一时半会都还没有办法破开屏障,自然是没有办法直接对塔纳托斯做些什么了。

    正当天华州祖还打算直接一举将屏障给摧毁的时候,这时却是突然发现,远处冥界之外,也就是黑雾所在的位置,突然之间,一个巨大的窟窿直接就出现在了黑雾上,就像是有人一把将这个黑雾给打穿了一样。

    而黑雾之外,同样也是有不少人还在外面逗留着,虽然黑雾之外也差不多死伤了大半,但是剩下这些人都还是在不断地跳进河水当中的。

    窟窿的出现,则是把他们的行动给彻底打乱了,也不知道是有多少因为这个窟窿的关系,直接就落到了窟窿里面。甚至还有不少人则是突然之间,就整个人就这样突然消失了,原因就是因为那些人刚刚好是站在了窟窿原本会出现的位置上。

    “怎么回事?”天华州祖觉得相当奇怪了,这些奇怪的窟窿又是谁弄出来的?当然,不仅是天华州祖觉得奇怪,塔纳托斯也同样是不明不白的,毕竟塔纳托斯根本就没有听说过在冥国之内的那些人,能做到这样的事情,甚至,冥国都被摧毁了……

    而且,塔纳托斯也不觉得这些会是冥国内的人所做出的事情。毕竟,毁掉冥国,完全等于对呆在冥国之内的他们的一种威胁。所以,塔纳托斯觉得,肯定就是这些灵武者搞得鬼了……

    看着冥国被摧毁,塔纳托斯要说不气是根本不可能的,于是乎,塔纳托斯当即就将还悬浮在漩涡当中的那柄巨剑给唤了下来。而巨剑也越变越小,直到是来到了塔纳托斯的手中之后,这柄巨剑,也已经是变得跟普通的长剑一般大小了。

    每一次挥剑,基本上,都有一些人就这样突然呆滞在了原地,毫不犹豫地将自己

    


    给杀死……

    “快!给我停下!”塔纳托斯对天华州祖大声喊道,而天华州祖则是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塔纳托斯是在发什么疯。

    窟窿越来越多,整个冥国也就在此慢慢整个被窟窿给代替,而塔纳托斯挥剑的频率也是越来越高,自裁的人也是越来越多。

    嘣!随着天空一声巨响,而随后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白光和黑雾交错在一起。登时,窟窿也是突然就消失了。而在场还幸存下来的灵武者,则是心里毫无征兆的突然一紧,一股烦躁的感觉涌上心头,而心脏也是突然间就跳动得相当急促。

    直到是一柄巨大的黑白巨锤出现在了这里,他们急促的心跳,也才是缓缓停下,心里的急切和烦躁感也才慢慢消失。

    “成了!”一声大喊,大多数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声音的来源,而他们也是在把目光投过去的时候就看到,一个相当激动的银白长发的男子。

    “这冥国,未免有些太过诡异了吧……而且,进入冥国的那些人……现在他们去哪了?”冥国消失,在冥国之内的那些人也同样是这样,没有了踪影。只有一柄黑白巨锤留存于地面之上。

    “至少现在,差不多十几年的时间,这个世界是老子的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