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仙侠修真>我的弟子是孙悟空> 第441章教养?教育?
    【341】教养?教育?

    “就你这教养,你配上京北大学吗?”

    刻薄女老师目光中尽是鄙夷和不屑。

    京北大学!

    华国数一数二的学府,无数学生心中最神圣的殿堂。

    这女老师也以京北大学自豪,而叶玄在她眼中,就是一颗臭老鼠屎,败坏校风校纪的问题学生,这样的学生,若是进了京北大学,就是给学校抹黑。

    叶玄淡淡一笑,冷眸轻扫:“教养?你懂什么是教养?”

    “我不懂?呵呵!!”刻薄女老师轻蔑一笑:“我哈佛大学硕士生毕业,而你一个连大学都没上过的人,你敢质问我?谁给你的勇气?”

    叶玄眼睛眯成一条缝:“上过学,受过高等教育,就证明你有教养么?”

    “连教养和教育的区别都分不清,读了这么多年书,就让你学会了是非不分?受过教育的人不一定有教养,有教养的人,不一定受过教育,有文化的人不一定有文明,有文明的人不一定有文化!”

    “他,盛气凌人,侮辱别人。”

    “你,是非不分,自以为是。”

    叶玄指着两人,冷笑道:

    “你们有文化,但你们有文明吗?”

    “你们受过很好的教育,但你们有教养吗?”

    这一句句的质问,如同利刃一般,扎在两人的心上,令他们面红耳赤,无从辩解。

    “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让你入不了学!!”刻薄女老师恼羞成怒。

    “你确定?我害怕你会后悔。”叶玄意味深长地看着她。

    “后悔?我王境泽今天要是后悔了,我是你孙子。”刻薄女老师冷笑。

    “很好。”叶玄眉毛一挑,

    忽然,

    锣鼓喧天,红旗招展。

    只见一支队伍,拉着横幅,从远处走了过来。

    定睛一瞧,横幅上写着:

    “热烈欢迎天下第一才子叶玄先生”。

    走在最前排白发苍苍的老者,正是京北大学的校长,著名的教育家蔡行知先生。他身后跟着十几名学校的领导,再后面是几个学生拉着横幅。

    看到这一幕,新生报到处,新老学生全部万分激动,这可是叶玄啊!大考考了满分的叶玄啊!!

    “是啊,京北大学在万千学校中杀出重围,成功拿下了叶玄同学,今天是开学的日子,叶玄同学应该也来报到了吧?”

    “天呐,想想一会儿可能见到叶玄,真是太激动了。”

    “出口成章,妙笔生花,叶玄就是我的偶像啊!”

    “天海陛下亲自夸赞,说他区区布衣之身,才华不亚于庙堂里的卿相,这样的赞誉,已经是学生的极致了!!”

    学生们一边议论,一边在人群中搜寻起来,他们迫不及待想要知道叶玄到底长什么模样。是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风流倜傥或者三头六臂。

    那刻薄女老师看到校长带领人过来了,得意地瞪了叶玄一眼:

    “你完蛋了,今天学校要迎接叶玄同学,而你,却在这里捣乱,校长一定会大发雷霆的。”

    说完,她美滋滋地迎了上去,向校长汇报道:“蔡校长,有个新生殴打同学,必须严厉惩治。”

    蔡行知瞧着满脸是血的赵锐,神情微微不悦,老脸之上闪烁着怒容。

    不管发生了什么,动手把人打成这样,太过激了。

    “谁干的!!!”

    而此刻的叶玄,脸上却挂着淡淡的笑容,瞄了一眼蔡行知,嬉笑着说道:

    “蔡老头,人是我打的,你打算怎么惩治我?这个女老师建议开除我,我觉得她的建议没毛病。”

    嘎!

    叶玄的话语,让周围的人顿时一呆,他们可是知道蔡行知作为京北大学的校长最为严苛,素有“铁面阎君”的恶名。

    从来没有人敢和蔡行知开玩笑,而现在,这个还没有报名的大一新生,竟然敢叫对方“蔡老头”,这……这简直是茅房里打灯笼,照屎(找死)啊!

    更令他们惊讶的事,打人也就算了,竟然还笑嘻嘻地要求人家把自己开除了,这叫什么事啊!

    京北大学可是全世界最著名的学府之一,多少学生梦寐以求的象牙塔,这还没报到就被开除了,这学生竟能如此云淡风轻?

    他凭什么?

    众人此刻已经闭上了眼睛,等待蔡行知发飙,那刻薄女老师更是发自骨子里的冷笑起来,叶玄刚才的说话态度简直就是挑衅蔡行知的底线啊,老话说不作死就不会死,这已经不是作死了,这是半只脚踏入棺材了。

    然而,紧接着响起的,不是狂风暴雨,而是……

    “哎呦……我的小祖宗啊,千盼万盼,终于把您给盼来了。”

    啥玩意?

    众人完全傻眼了,他们此刻看到,敬爱的蔡行知老校长,竟然屁颠屁颠的跑到那新生的面前,老脸上的媚笑,简直仿佛菊花绽放。

    这…特喵的到底怎么回事?

    素来不苟言笑的老校长如同换了一个人似的。

    众人揉了揉眼睛,几乎不敢相信这是以严苛著称的“铁面阎君”!

    而且还叫对方“小祖宗”,这得是什么样复杂的关系才能这么称呼啊!

    而此刻,蔡行知根本没有在意其他人脸上的震撼,而是拉着叶玄,紧张地问道:

    “小祖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什么开除啊?就是把我开除了,也不能开除您啊!!!”

    咣当!

    这话刚说完,无数人栽倒在地!他到底是谁?竟能让校长大人如此没有节操!!

    “谁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校长先生,是这样的……”

    五分钟后,蔡行知知道了事情的始末,老脸上闪烁着浓浓的怒气,指着二人道:

    “真正有教养的人是要顾及他人的感受,尊重别人,子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京北大学不仅注重知识的传承,更注重对于道德品质的塑造。从今天起,赵锐同学,你被免去学生会的职务,记大过,留校察看。至于你,作为老师,是非不分,我怀疑你缺乏教师最基本的素养,先停职三个月!!”

    处置完两人,蔡行知才一脸谄媚地看着叶玄:

    “小祖宗啊,这样处分您满意吗?”

    叶玄有意逗他:“可是,我没教养啊,配不上你们京北大学啊!!”

    话音刚落,又是一阵锣鼓喧天,

    只见京北大学对门,华清大学走出一队人马,同样拉着巨大的横幅,向这边走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