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9日,晴。

    穿着崭新制服,头戴蓝色贝雷帽,身别黑色橡胶棒、强光手电筒,胸前悬挂对讲机,赵常山英姿飒爽、威武不凡,正式成为“芙蓉花园”一名保安。

    实际上,富豪小区各种配置都是专业的,比如保安的装备远远不止这些,什么催泪剂、防暴头盔、防割手套、防暴背心等等,因为平日用处不大,全部锁在个人储藏柜中。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对于一名小小保安的重视程度,彰显着对小区业主的安保水平。

    具体的工作细节要求也十分严格。

    比如赵常山分在白天巡逻组,工作时间早八晚五,要求可分为如下几个方面。

    言,遇见业主,哪怕一个孩子也要敬礼问好,语言吐字标准,态度和蔼可亲。

    行,时刻注意保安形象,杜绝投机倒把之类事情发生。

    查,查找隐患,填写隐患排查单,并及时上报问题。

    帮,业主有任何困难都要迎难而上,协助解决。

    防,防止一切对业主身心有所损坏的人或物品。

    忌,严禁任何窥探业主私生活的行为。

    总结起来,一句话,全心全意为业主服务。

    半个小时培训,半个小时理解,赵常山准备停当,开始第一天的巡视工作。

    出门前,物业经理递给他一张平面图,在最北面的几个房屋周围画了一个大大的圈,并意味深长地告诫他,这是一个禁区,除非该业主主动求助,否则不要靠近住宅半步,业主投诉事小,若是被几只恶犬咬到,后果自负。

    有点吓人,不过赵常山记在心中,毕竟经理人不错,重点告知肯定此言不虚。

    因为没有驾照,开不了巡逻小车,赵常山只能步行,走了二十多分钟,方才走了个南北贯穿。

    若说有钱人懂得享受,懂得养生,果真如此。

    别的不算,在这风景宜人、鸟语花香的世界生活,比起在都市喧闹、烟尘侵袭中,多活几岁,显然特别轻松。

    天气不错,早上出来活动的业主不多,大部分聚集在中心湖附近,慢跑的,呼吸空气的,打拳舞剑的,各自展示着自己的特长。

    赵常山转了半圈,确定无安全隐患,也没有需要他帮忙的,这才在平面图上标注的禁区附近驻足观望一会儿。

    这位业主的别墅与周边无异,然而却怎么看怎么别扭。

    第一个奇怪地方,若按对称原则,这间别墅的左右两边应该也有其它的别墅,而现在,大约五六间的空间里,只有这么一间,且四周被草坪和花朵包围,一条条半人高的栅栏将整个区域包围分割。

    若不是有正门和车库的通道,称为禁区再合适不过。

    硕大空间,难道业主把周围别墅都买下来,然后为了环境安静,全给拆了?

    对于冒出这样的想法,赵常山顿觉自己天马行空、胡乱臆测。

    第二个奇怪的地方,正常人家养狗,尤其体型差不多的,都在室外,或者专门的饲笼,而这家,二楼窗户上,明显能看到半个狗头,数量能有四五只之多,从体型估计,类似于藏獒之类的巨犬,“囚禁”于二楼之内,不免让人替狗难过。

    第三,三楼两个拐角,分别笔直站着两个类似保安打扮的男子,只是从服装上和赵常山有些区别。

    “新来的吧,别看了,赶紧离开!”

    其中一个保安居高临下,看到赵常山停留超过半分钟,出演警告道,顺便举起手中的电棍,“嘎巴”乱响,透露威严。

    赵常山点头打了个招呼,快步离去。

    开玩笑,人家棍子带响,自己还是橡胶的,从装备硬度上对比,自然没有对峙资本。

    走过栅栏,这才看到房屋背后的景象。

    一字横排三个塑料大棚,每个前面都摆放着若干个人形雕塑,表情活灵活现,动作各式各异,仿佛在向远方招手,欢迎宾客到访。

    只是,赵常山顿觉心神不宁,莫名打起突突。

    从一条阡陌红砖小路,走到大棚门前,这种感觉更加强烈。

    但是,又说不准到底是什么感觉,满满地混沌之气,幽怨之感。

    大棚内,正展现出一番超级蔬菜市场的购物景象,比中心湖还要多得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的大包小袋,装得满满当当,还有少数的,两手空空,似在遗憾难过。

    “不好意思各位,今天蔬菜供应结束,明天请赶早!”

    一个壮实汉子关上隔断大门,只在窗户边上喊了一声,头也不回,和几个工人向大棚里面走去。

    “大妈,我帮您拿!”

    一位身着华美服饰的大妈,提着两个大袋子,里面装满了黄瓜、西红柿、茄子等物,正艰难地迈着步子。

    按理说,住在大房子里的人,什么蔬菜没吃过,竟然聚集这么多人在大棚里排队购买,是今天早上赵常山发现的第四个奇怪的地方。

    “小伙子,看你面生,是刚来上班的吧!我告诉你,这陈家大棚中的蔬菜,是纯绿色无污染放心食品,比市面上的强了不知多少倍,来,你尝一尝就知道了。”

    大妈很慷慨,拿出一根黄瓜递过来,还不忘强调一点,“很干净,不用洗。”

    赵常山以上班为由拒绝食用,大妈一脸不悦,道,“不懂享受,这年轻人,把包给我,我要回家做十道菜,吃五道扔五道!”

    一面讽刺赵常山不识抬举,一面将自己的丰收成果展示给旁人观看,大妈挣足存在感。

    周围人群接连向外走去,三个大棚加在一起,足有四五十人。

    赵常山发现第五个怪处,按大棚规模,供应再多十倍的买家,轻轻松松,为什么要有数量限制?

    难道是邹教授讲过的一个名词,饥饿营销?

    想到这里,赵常山觉得,背后的陈家,也就是奇怪别墅的业主,当真有魄力、有能力,想不成功都难。

    视线中,别墅门前不知何时停了一辆轿车,一男一女刚从车上下来。

    男子衣着鲜亮,偶尔打一个哈欠,犹如刚刚睡醒的模样。

    女子全身暴露,蓬头垢发,像刚从鸡窝里爬了三圈似的,虽然看不清模样,单从身材上寻找共通之处,绝对是个美人。

    二人似乎争吵两句,男子拿手指了指女子,随即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女子开心地接过,全身投入男子怀抱。

    想到“忌”子诀,赵常山转过身体,继续他上午的另一半路途。

    北边小区尽头,是一片围墙,阻挡山脉,划出空间,随着温度逐渐上升,四周氤氲气息渐浓,不断攀升,径直流向山峦峻岭之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