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茹君的下半句话把吴铮从歪歪中拖出来,提起这事吴铮不知道该咋说。

    “嗯……突破了,前两天刚突破来着。”他含糊其辞地应道。

    其实也不是啥见不得人的事,就是徐君这个女汉子跟钱茹君的关系一向不错,要是知道钱茹君提前被自己那啥的事,八成提着菜刀就找自己来了。

    徐君没听出吴铮的口气有点奇怪,自顾自地说着:“前两天掌门师姐还说要叫茹君回去帮她突破呢,现在她自己突破就更好了,我们玉琼居也能多一份战斗力了。”

    “嗯,她说过两天就回去,那啥没事我挂了啊,你自己在外面小心点。”吴铮有点心虚,加上人家那边好像正在‘忙’他找了个借口就赶紧挂了电话。

    毛国的酒吧里,徐君单手拎着个闹事的狼人,一脚踩在凳子上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怔怔出神。

    “希望这小子能挺过这关吧,掌门师姐……唉。”

    就在徐君心事重重地想着事情,酒吧门口忽然涌入了一群穿着黑色西装的血族……

    另一边,人在燕京酒店里的吴铮挂了电话揉着眉心。

    他瞅了一眼身边衣衫不整的紫萤干脆一个收刀把这姑娘给打晕,自己则穿上衣服带着苏婉清离开了酒店。

    下楼的时候,吴铮又撞见了搂着个小明星的张导。

    果然,这位还是用暧.昧地眼神看着他,算是彻底把吴铮当成同道中人了……

    吴铮也懒得解释,反正这点小影响对他来说已经算不上什么了。

    “你干什么去了,刚才那个姑娘呢?”苏婉清抽搭着小鼻子闻到了吴铮身上残余的香水味儿。

    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小丫头,吴铮刚才绝对紫萤在一起待了不短的时间。

    吴铮轻轻揉了揉她的小脑袋道:“刚才那女人是来找我麻烦的,不过现在已经解决了。”

    他没跟苏婉清说门派方面遇到的麻烦,一是因为说了也没啥用,小丫头只能跟着干着急,二是,他习惯把这种事情自己抗下来。

    “哦。”苏婉清也没多想,只是总觉得有点奇怪,不过没走多久她就指着前面的街口道:“我要吃好吃的。”

    燕京有不少胡同之类的地方都有卖小吃的摊子,苏婉清自从成了艾柔集团的代言人之后,自然不可能有多少机会接触到这些原来最喜欢吃的东西。

    这可把她憋坏了,现在趁着吴铮在,她才赶紧提出这个要求。

    吴铮看着戴着口罩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地苏婉清笑道:“现在知道干什么都不容易了吧?”

    明星也有明星的不方便,虽然可以站在舞台上被大众崇拜,可平时的生活和一举一动也相当于变向的失去了自由。

    “那我还是喜欢当明星。”苏婉清嘟囔着,拉着吴铮的胳膊摇晃,“反正我就要吃好吃的。”

    其实她这么做,无非是想多跟吴铮单独待一会儿。

    “好嘞,走着。”吴铮也知道小丫头的心思,笑着跟她一起去小吃街大杀四方。

    至于今天苍羽宫派人来刺杀自己的事情,吴铮暂时不打算找他们麻烦,有时候冷处理要比直接砍一刀下去来的更让人折磨。

    不管紫萤会不会把失败的消息带回去,苍羽宫只要不清楚吴铮的态度,那他们就绝对不敢轻举妄动。

    吴铮出门自然有九霄的人手自发跟着,哪怕他不说也会有人在他身边保护,应付突发情况之类的。

    除非他像龙辕那样行踪不定,否则就免不了这个。

    “兄弟,这个冰激凌不是我跟你吹,吃下去就会有仙气冒出来。”一个小摊贩对着吴铮推销道。

    他指着自己小车上五颜六色的液氮冰激凌,小丫头刚吃下去一个,白色的‘烟雾’就已经从她的嘴里和鼻孔中冒出来了,哪怕吃下去之后带上口罩都有烟顺着缝隙往外冒。

    吴铮看着小丫头伸手堵着缝隙的样子挺可爱,随手掏出手机打算来个自拍,也算是好好带她出来玩了一圈。

    可当他拉着不情愿的苏婉清进入摄像头的取景框时,一道模糊的影子忽然从二人背后掠过。

    什么东西?

    猛地转身后,吴铮什么也没发现,仔细感知了一下也没有搞清楚问题到底在哪,仿佛那道黑色的幻影只不过是错觉罢了。

    周围时刻保护吴铮安全的九霄队员也没有汇报特殊情况,吴铮心头有些疑惑。

    “怎么了?”苏婉清注意到他的动作,奇怪地看着吴铮。

    刚才那道黑影吴铮不可能看错,凭他现在的视力,就是没有开启写轮眼也照样不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对方的收敛气息的手段非常高明。

    甚至速度也快的离谱。

    吴铮想了想,不动声色地说:“没啥,走还有好几家没吃呢,今天好好给你解解馋。”

    既然对方盯上了自己,那就一定有什么目的,只要静观其变就行了。

    他现在就算身边带着苏婉清也有把握跑路,否则吴铮也不会这么淡定了。

    “差点就被发现了。”一个人影缩在吴铮视角的盲区,悄悄地松了口气。

    这人身材矮小,并没有多高的身材,可手臂却长的出奇。

    他正是许久不见的黄侯!

    这家伙当初跟吴铮在遗迹外面不打不相识,最后成了红衣军的军师,打架的本事一般般,脑子和那副脸皮却让他在被收编后混的风生水起。

    只是这个时间黄侯应该在海外应付那帮血族才对,忽然出现在燕京还跟着吴铮,恐怕后者也想不到。

    黄侯默默地腾挪着身体,整个人跟当初刚见面的时候差了许多,身上的气息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甚至连周围负责吴铮安全的九霄队员都没有发现。

    他修长的手臂成了最灵活有力的勾爪,在楼宇和各个阴暗的角落中穿行,宛如幽灵一般。

    奇怪的是,黄侯在城市中,尤其是人口这么密集的燕京,这样腾挪移动却没人发现他。

    直到吴铮和苏婉清逛完街,开车回到酒店之后,黄侯这才在身上摁了几下显现出身形,走到自己老上司的门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