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其他小说>阴阳赊刀人> 第四百五十章:冥王财宝
    在开启这两扇石门的时候,我和元宝叔都已经想了很多种可能性,会不会是金银财宝,会不会是绝世凶墓,就算再不济,一个像样点的棺椁总该有吧?

    但我们千想万想都没有想到,这石门后面竟然会有这么多衣着古怪的男男女女,简直就像是一群非主流在这里集会一样。更了不得的是,我和元宝叔本来就是逃命才迫不得已来到这里的,但是听他们的意思,这个地方还挺隐秘的,一般人还不能来?

    有两个壮汉提着刀杀气腾腾地就要往我们这边走,我伸手往乾坤袋里一摸,暗道糟糕。工兵铲在之前被触手卷到水里的时候就弄丢了,现在我能拿得出手的就只有曹操匕。眼看一场恶战在即,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行了,不管这两个人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只要能进来,就说明他们两个有本事,我威灵宗都欢迎。你们别忘了,如果没有我威灵宗发出消息号召大家一同来探宝,你们现在还不知道抱着哪个娘们儿睡大觉呢。”

    男人的话说得相当不客气,但是不得不说他的话很管用。本来都已经走向我们的两个壮汉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恶狠狠地盯了我们一眼后就又回去了。

    元宝叔和我都长舒了一口气,也就在这时,一个女孩儿蹦蹦跳跳的跑过来,我这戒备心刚起,女孩儿的手就搂住了我的脖子,咯咯地笑道,“行了小帅哥,人家对你没有恶意的。我只是看你们也不被人待见,我也不被人待见,所以干脆我们组个队呗。”

    “组队?”

    我和元宝叔都没弄懂这个小女孩儿到底想干什么。女孩儿看起来约莫十八岁的年纪,但身材是凹凸有致,玲珑可人。只不过她的这一身装扮相当的奇特,隐有几分苗族服饰的影子,但又不全是。

    女孩儿眨巴着大眼睛说道,“对呀对呀,就是组队。你们不也是冲着冥王财宝来的吗?放心吧,我们都是冲着冥王财宝来的,承不承认都是默认。”

    女孩儿话多,往往我有一个疑惑,她就会滔滔不绝地说一大堆话,把我心里其它的疑惑也给一一解开。

    女孩儿名叫苗青凤,不仅是苗族人,而且还是某个村落的长老。而来到这里的人一个个也不简单,刚才想要杀掉我们地两个壮汉道上人称黑风煞。说的就是他们去过的地方,就像被黑风给肆虐了一样,不管人畜总是会有横死地。有的人说黑风煞兄弟杀人是有目标的,真实身份其实就是职业杀手。但有的人说黑风煞兄弟杀人全凭心情,就像刚才那般,看不过眼杀了也就杀了。

    除了黑风煞,之前开口阻止的那个男人看上去不过三十岁出头的年纪,已经是结丹巅峰了。他叫黄云易,是威灵宗绝谷分院院长的首席大弟子,这一次召集道上的各路好手来一探这冥王墓,就是黄云易牵头威灵宗在后面支持的。

    听苗青凤将各路人马的来头和小算盘给一一道来,我和元宝叔都觉得这个小妞简直就是一个百晓生,好像这道上的八卦秘辛就没有她不知道的。

    “苗小姐,既然你什么都知道,这冥王墓里的宝藏你肯定是势在必得,干嘛还非得和我们两个联手?我们两个只是从这里路过的路人,如果方便的话你给我们指一条退路,我们在这里就算是感激不尽了。”

    “退路?”苗青凤哈哈大笑起来,“死了这条心吧。黄云易这个人心机城府重的很,早就把我们大家的后路给断了。再说了,你真当这冥王墓是谁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进来容易,想要出来嘛,嘿嘿,那就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了。”

    我也不笨,苗青凤这么一点拨我顿时反应过来这个冥王墓可能是纳八方的设计模式。所谓的纳八方,是说外人想要进入这墓很容易,至少有八条路可以进来。但想要出去却不能原路返回,而是必须走到一个出口点,找到唯一的那一条出路出去。

    一般来说这个出口点都设置在比较隐蔽的地方,或者有稍微厉害一点的凶墓,直接就会把出口设置在主墓室,然后在去主墓室的路上机关重重,或者说主墓室本身就是一个同归于尽的设计。

    难怪我和元宝叔在水井里都被莫名其妙地丢到这个地方来了,还好我们没有再跳进水里想着潜回去,要不然那水里的怪物肯定会在第一时间把我们给撕成碎片。

    没有退路,唯一的生路可能就是冥王墓的主墓室。我和元宝叔现在相当于是上了贼船,想下也来不及了。

    恰在这时前面传来一群人欢呼的声音,“开了,两仪门开了!”

    “不愧精研阵法四十几年的阵鬼,这王锟鹏的名字怕是用不了多久就会名扬天下了。”

    一群恭维的声音响起,那拍马屁的话就和不要钱一样使劲地从嘴里往外面蹦。

    被夸地那个王锟鹏看起来也有六十几岁了,此时被这么多人夸赞他不停地拱手,整个人红光满面的,简直就像是年轻了十几岁。

    他腼腆地拱了拱手,指着那两仪门说道,“两仪门是秦汉时期流传下来的一种阵法。很多人初看此门的时候觉得此门简单,只需要按照八卦爻易进行周转就行。但其实这样的解法是不对的。既为两仪,那就必生四象,如果连四象都没有,那还哪里来的什么八卦呢?”

    “王老牛逼!”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

    明明就是一群盗墓贼,结果现在文邹邹的竟然还搞出了学术交流会的感觉。我在后面都看傻眼了,呆呆地问元宝叔,“叔,你们以前盗墓的时候也是这样?”

    “屁!”元宝叔瞪圆眼睛怒道,“我们那个时候盗墓那简直一步一动生怕弄错,只要弄错触动机关,谁知道从那些看不见的地方会有什么鬼东西冒出来要你老命?还有时间在这里讲课?”

    元宝叔说话直了些,但偏偏正好对苗青凤的胃口。苗青凤拿出两块黄色的布递给我们,笑着说道,“我就知道选你们两个当伙伴没有错。拿去,捂住鼻子,千万不要松开。待会儿你们就跟着我冲,千万不要跑散了。”

    我和元宝叔拿着黄布都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这黄布是拿来干什么的。老实说我这个人并没有什么洁癖,但这黄布脏不说,上面还有一股十分浓重的腥臭味,就像是猪肝放久了臭了一样。

    见我和元宝叔不愿意拿黄布捂嘴,苗青凤很是俏皮地问了一句,“帅小哥,你知道蚊子主要靠什么来咬人吗?”

    我一愣,这还能靠什么,当然是靠嘴了。

    苗青凤这边话音刚落,那边两仪门就缓缓打开了。见两仪门真的开启,那些人对王锟鹏更崇拜了,不过他们一个个都按住自己的武器,就等着一有机会就往两仪门里面冲。

    嗡

    熟悉的声音从两仪门里传来,听得我和元宝叔头皮发麻,差一点拔腿就跑。

    黑压压的一大片蚊子从两仪门里飞出来,首当其冲的王锟鹏都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一堆地蚊子就直接扑在王锟鹏的脸上,一眨眼的功夫就把王锟鹏整个人给吸干了。

    胖嘟嘟的王锟鹏变成干瘪的骨头架子,这个变化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快得让所有的人都难以置信。

    “是冥界的吸血蚊!快,快跑啊!”

    还算是有几个有见识的,知道这冥界吸血蚊的厉害转身就要跑。只是他们两条腿的怎么可能跑得过这些在天上飞着的?

    那几个离王锟鹏比较近的几个人也是往后跑了没几步,被一团黑压压的蚊子缠上后眨眼功夫又变成了一张皮。

    我和元宝叔已经吓得上下牙关打架不连跑的都没有了。这尸虫好歹还有门口的两个灯笼能够克制,这些吸血蚊呢?也用灯笼克制?

    就在这是苗青凤却是视这些吸血蚊如无物,大大方方地走了过去。

    “回来!”

    我下意识地大喊一声,苗青凤回过头冲我甜甜一笑,指了指自己嘴上的黄布,还是继续往前走。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叫得太大声了,本来还离我们有段距离的吸血蚊分了一大批朝我们这边飞来,奇怪的是它们眼看就要撞上苗青凤了,却都和瞎了一样撞在苗青凤得身上就分开,丝毫没有去吸苗青凤血得意思。

    回想起之前苗青凤问我的那个问题,我突然间想到国外好像做过一个科学实验,实验的问题就是,是不是蚊子更喜欢叮咬出汗多的人。

    那个实验设定了好几个变量条件,其中有肥胖的人、出汗多的人、还有爱吃酸的和爱吃辣的人等等。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蚊子对汗液什么的其实并不敏感,真正刺激它们的,是从人嘴里呼出来的二氧化碳。

    这也是为什么运动过后的人更招惹蚊子,不是因为出汗多,而是因为他们呼出的二氧化碳更特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