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军事架空>三国之裴元庆传奇> 第两百九十三章 机会
    李怖被马超一番戏耍,让李怖在众将面前丢尽了脸面,李怖愤怒的心情可想而知,七窍生烟的李怖当即点起兵马再次强攻汉中城池,杨修劝阻无效,只能长叹一声无奈摇头。

    一个晚上连续进攻了十次,但是十次都失败了,最成功的一次攻上城楼,但是登上城楼最高级别的还只是一员偏将,被马岱一枪刺死摔下城楼,至此,强行攻城算是彻底失败。

    在杨修的劝说下,李怖看到损失惨重,也只能无奈收兵回营,一个个灰头土脸士气低迷的士卒从身边失魂落魄的走过,李怖张口就想大骂,但是看到他们身上还在流血的惨不忍睹伤口,李怖愣住了,下马想去慰问一番,但心中的高傲就是让他开不了口,最终只能捏着拳头唉了一声,长叹离开。

    和众将一起坐在营帐里等待着战斗折损结果,一片寂静无声,没有人说话,只能听到沉重的呼吸。

    很快,战斗折损总算清点了出来,一员军需官急匆匆进来把清单呈给了李怖,李怖连忙接过看了起来,但是上面的数据差点让他晕倒。

    士卒战死两万,重伤八千,轻伤不计其数。

    这次带兵出来一共就十万,加上前面几次攻城阵亡的,现在手头上能打仗的怕是只有五六万了。

    这是重大打击,晴天霹雳般的损失。

    李怖羞愧难当,不忍心去看军师杨修的面孔,当初杨修那样阻止自己,可自己就是不听,真的太对不起他了,愧对杨修的良苦用心。

    别过头去,李怖陷入深深地沉痛,李怖很自责,原以为这次重新活一次,自己会谨慎很多,没想到自己还是那么意气用事,真是让部下寒心。

    “主公!失败乃兵家常事,我们还可以重新赢回来!”

    “对呀主公,马超倚仗城池才能侥幸小胜,下次我们一定百倍还之!”

    “主公,这次我们只是折损了些许士卒,我们这些大将都毫发无损,我们还有机会呀!”

    “是呀将军,您可千万不能灰心啊,我们还可以攻城啊!”

    众将看到李怖这番模样,大惊之下连忙去看阵亡清单,虽然早有心里准备,但是仍旧吓了一跳,叹了一口气之后,都连忙劝李怖振作起来。

    只有杨修默不作声,坐在一旁似乎在沉思什么。

    李怖以为杨修还在生气,想叫一下军师,但就是开不了口,只能对众将拱手说道,“多谢诸位将军不离不弃,能与诸位将军共同举事,我李怖三生有幸,我在此发誓,若我李怖夺得这天下,定不忘众将恩德!”

    众将连忙齐声说道,“能跟随将军,我们万死不辞!”

    “好!我有这么多猛将,何愁不能破敌!”李怖恢复了一丝笑容说道,眼睛斜看着杨修,杨修还是静坐不语。

    李怖无奈,只能硬着头皮拱手道,“军师,都是我鲁莽不听军师之言,导致损兵折将,下次我再也不会鲁莽行事了,若违此言,我,,,,我以后不许喝酒!!”

    此言一出众将都是一脸不信,李怖咽了口口水,硬着头皮取了一个令箭,当众折断说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众将凝重起来,震惊无比的看着李怖,折断令箭可不是随便闹着玩的,这是铁了心发誓了。

    令箭乃三军发号施令,调兵遣将之物,军队中人无不尊崇,李怖折断令箭,可见是下定了决心。

    终于,杨修动容了,他要的就是这个结果,桀骜不驯的李怖太难说话了,不趁着这个机会让李怖答应悔改,真是错失良机。

    “将军反省就好,既然大错已经酿成,心痛也是无济于事”杨修孺子可教般说道。

    看到杨修不生闷气了,李怖连忙询问到,“还请军师教我,现在我军该如何布置?是撤军还是攻城?”

    撤军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很丢人,继续攻城除非派人回去搬来援军,不然这汉中恐怕是攻不下来了,若是刘备也来插一脚,那真是难办了。

    众将也想听听军师杨修的意见,所以都侧耳恭听。

    牛辅睿智的目光闪动了下,盯着杨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看着众将期待的表情,杨修沉思了一会儿忽然眼睛一亮说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主公,我有一计,可擒马超!”

    “哦?是何计策?军师快快说来!”李怖激动不已,和众将急切的看着杨修。

    杨修笑道,“我军折损这般多士卒,马超必然知晓,马超此人不是胆小怕死之辈,虽然颇为谨慎,但是他与主公性格相似,都是桀骜不驯内心骄傲之人,我军来攻汉中,有十万之众,马超兵少才没有和我军正面交锋,选择死守城池,马超性格骄傲但凡有把握的事情,他绝不会放过机会,一定会攻而破之,他投效刘备麾下似乎并无寸功,我料定他很想消灭我们为刘备取得战功,马超今夜得知我军损失惨重,定然也在蠢蠢欲动”

    李怖眼睛一亮,急忙说道,“军师是说,马超会来攻打我们?”

    杨修点头说道,“一定会来,只是我们还需要做点事情”

    “主公明日可命人拆卸营寨,那马超见了,一定会来挑战”

    牛辅疑惑说道,“这是诱使马超来攻打我们,以为我军损失惨重害怕了,所以选择撤军,只是,这能骗到马超吗?”

    杨修看了眼牛辅,笑道,“有时候不是计策就是最好的计策,我们这叫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利用马超想吞下我们的野心,诱使马超出城来攻打我们,我们这是阳谋,成与不成全在马超此人”

    “对了,若是马超来挑战主公,主公可千万不要使出全力,若是把马超打怕了,让他溜了,我们可就再也没有机会了,除非将军能一举拿下马超,否则我们只能徐徐图之,先和马超斗个几天,让他占些上风,等几天后他大意了,将军可雷霆出手,一举擒杀马超!”

    李怖目光闪动片刻,沉吟道,“秒杀马超除非运气极好,但是失败的代价太大了,我还是听军师的,先麻痹马超,等他大意了,我再出手擒他!”

    牛辅总算听明白了,深深看了一眼杨修,佩服的说道,“军师真乃神人,牛辅佩服的五体投地!”

    杨修笑道,“明日诸位将军也闲不得,那马超若是来挑战,诸位将军可先应战,马超连胜几场,必然内心骄傲,才会大意轻敌啊”

    胡车儿摸了摸头笑道,“军师,如果我们打败了马超怎么办?”

    众将差点噎死,高顺冷笑,“真是大言不惭!”

    “你小看我?”胡车儿不爽的瞪了高顺一眼。

    高顺冷哼一声没有说话,自从毁了面容,他性格有些古怪了。

    李肃当和事佬笑道,“我也早就想与锦马超较量一番,就不知他的威名是不是虚的,若是虚的,明日不劳主公出手,我便一枪刺死他!”

    众将哈哈大笑,连李怖也是心情大好,笑道,“明日全仰仗诸位了!”

    。。。。。。。

    汉中城,一个房间里,马超和马岱严白虎正在严肃的询问面前的一个百夫长。

    这个百夫长乃是军中斥候头目,对目测敌军数量有很高的本领,今日守城他也参与了,所以马超急忙把他叫了过来询问敌军伤亡情况。

    因为马超也觉得敌军这次损失惨重,就是不知道具体伤亡了多少人,所以找来了专业人士。

    今天这一仗可真是打的酣畅淋漓啊,只能说爽。

    马超马岱严白虎三人都杀的手臂麻木了,不知道在城楼杀了多少敌军。

    “你确定对方阵亡了至少两万?”马超急忙问道。

    “千真万确,这还是保守估计,若是加上重伤轻伤,怕是有三万余人”百夫长郑重说道。

    “伤亡这么多吗?”马超喃喃自语,目光闪烁,不知道再想什么。

    马岱和严白虎对视一眼,知道将军有什么主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