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其他小说>贵女多娇别折腰> 第九十三章:林青青的条件
    “阿钰哥哥。”

    独孤连城方踏进来,原本端坐在椅子上的林青青放下手中的茶盏便跟小兔子似的便弹跳起来,眉眼浮笑的迎了上去,她虽生的英气,平时爽朗大气,可做起这小女儿家才有姿态,却是别有一番味道。

    就好似难训的小野猫难得的温顺了下来。这般女子最是让人动心,可偏偏独孤连城心上早就有了那颗让他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朱砂痣。

    独孤连城不动声色的躲过她欲攀附上来的小手,微微错身,便步履缓缓的走至椅子前,举止淡雅若青莲般,一举一动之间皆是让她为之动心的风华潋滟。

    林青青也不觉尴尬的收回手,只是眸底掠过一抹失望之色,她稳了稳神,牵起嘴角的弧度,而后转身,笑着打趣道“阿钰哥哥与青青怎的如此生分了”

    她本以为阿钰哥哥只是在自家夫人面前故而故意与她生分疏远,可现在她却是清楚的明白,他是真的与她生分。

    说着便走至方才的位置,落了坐。

    “我们何时不生分了”独孤连城淡淡的道,无痕无波的语气听不出一丝别样的情绪,虽说他的确在在雪山谷救过林青青一次,也的确对爽朗的她心存好感,可这一切却在她威胁他娶他的那刻悉数的土崩瓦解。

    闻言,林青青的笑意僵在了嘴角,神色一滞,幽暗不明,他的话之于她而言无疑是锥心刺骨的,就好似钝刀割肉,刀刀入骨抽离。

    “阿钰哥哥,青青今日前来是有一事相商。”掩下心中的思绪,嘴角艰难的扯起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望着他的眸光隐隐约约中含了几分至骨难过。

    她虽只与独孤连城相处过一日,可她却用一日,甚至以后的时间去了解他,倒也知晓些他的脾性,自然聪明如她,不会再去死撞南墙,而是迂回的调转话锋。

    “何事”独孤连城淡声道,清冷的凤眸掠过林青青,而后不定声色的落在了端着茶盏低头哈腰的走进来的七邪。

    察觉到独孤连城的若有若无的眸光,七邪小心脏嘭的一跳,其实他也很无奈啊,都是夫人让他来的,说是什么安全起见来保护自家主子,其实那都是胡诌,别说一个林青青,就是十个都不是主子的对手,让他来的目的无疑是盯着自家主子。思及此,七邪在心中无数遍直呼了七影对面名字。

    “你也知道独孤连玉控制了我林家十八口的性命,而那蛊毒,我与爹爹想尽了办法也解不开,故来请阿钰哥哥帮忙。”说到独孤连玉时,林青青的眸底闪过一抹凌厉的寒光,随即秀眉微微蹙起。

    闻言,独孤连城清眸一闪,只言未语,倒不是他不应,而是他看林青青那微变的神色便知还有下文,而他自是对她后面的感兴趣些,林青青能说出此话来,或多或少都有林少渊的意思在里面,他倒想看看他们父女二人还有什么后招。

    思及此,独孤连城慢条斯理的抬起七邪端来的茶,轻抿了一口,对比起林青青的神色微变,他却是淡然如清风十里拂湖面,不起一层涟漪。

    “阿钰哥哥若能解我林家十八口人所中之蛊毒,我林家便将盟主令双手奉上。”林青青倒是先沉不住气的说了出来,不知为何看着他面上未染素波,清姿淡然,她心中却是越发的急,生怕他会一口回绝,于是使然的,话便说出了口,却是顾不上原本用这盟主令跟他谈条件的想法了。

    “好。”独孤连城漫不经心的应道,看着他的神色自若,好似对这盟主令不过是可有可无的态度,而他之所以如此,便是将林青青妄图用盟主令来跟他谈条件的想法扼杀,思及此,他的眸底闪过一抹暗芒。

    “不过青青还有一个条件。”林青青思量再三还是将话说出了口,盟主令的确是她的筹码,而显然独孤连城的态度让她的筹码一下子轻了许多,而她之所以还敢提,便是她清楚的知道盟主令有多大的诱惑力,而她不过是在姑且一试。

    本来父亲的意思是假意投靠曲流风那边,待曲流风解了蛊毒,在投靠逍无忌,这样既能秉持原有的计划,又能解了林家之蛊,摆脱独孤连玉的牵制。是她,在林少渊主意已定是据理力争的投靠独孤连城。

    不仅仅是独孤连城是千机阁的阁主,还是千机阁在江湖之上的地位,跟独孤连城的武功是不容小觑的,“投靠”独孤连城无疑是将林家依附在他的身上,就算他无入世之心,她也有办法让他入世。

    而她的办法便是在后日的比试之上,让独孤连玉以为自己要赢的时候,公布盟主令已然在独孤连城手中,到时候不用她规劝,独孤连城也不得不入世,而她此刻要做的便是,便是将他拉下水来,将这水搅得更浑些,这样才有意思不是吗?思及此,林青青眸底光渐渐沉淀了下来。

    “嗯”独孤连城凝眸一抬落在她的身上,示意她说下去,而林青青却不知道她所谓的想法计划,在独孤连城眼里不过是自作聪明罢了,他虽不知她想干什么?可大抵的意思,他却是透彻得很。不过他不会去点破,他只会让她知道什么叫自作聪明的后果。

    林青青复杂多变的眸子一刻不移的看着独孤连城,咬了咬唇瓣,暗自呼了一口气后,她端起谈条件时该有的架势,红唇微启“做戏做全套,拿到盟主令之后,娶我。”

    “呵呵,好。”独孤连城皮笑肉不笑的应道,只是那笑意却未达眼底,更甚是透着一股子浸心皮脾骨的含寒意,而林青青的话倒是一点都不让他失望。

    独孤连城的一口答应倒让林青青愣了神,让她险些以为是自己听错了,而她本做好了他会一口回绝的打算,更甚是想好了“逼他就范”的话,现在却是生生的咽回了肚子里。

    “真的?”她眸底一抹不信掠过,一双似要将他看透的眸子直勾勾对了落在独孤连城那似笑非笑的面上。

    “自然是真的。”独孤连城嘴角微扯道,却无人知道他打得什么主意。

    闻言,林青青即刻展眉一笑,兴奋的只差跳起来欢呼了,太好了,阿钰哥哥终于答应了,虽然前提是她说的做戏,可只要他答应了,她便有办法将假的变成真的。

    七邪心中却是不由一个咯噔,主子这是怎么了?要是被夫人知道了,那还得了,就在七邪犹豫要不要先将这里的情况告诉阮无双时,独孤连城清冷威胁的声音却传来。

    “此事先不要告诉无双。”

    这是密音!七邪心中一抖,主子此言便是要隐瞒夫人了,但是若夫人问起的话,他还真是左右为难,可他也的确不知道主子这么做的理由。不过主子发话了,他自是不敢不从。

    于是他原本下意识迈出的步子又不动声色的挪回了原地。心中却想着等会夫人问起,该怎么说。

    “既然说定了,那阿钰哥哥便随我去给解毒吧!”林青青满脸堆满了笑意,嘴角更是难掩的上扬,她做梦都想嫁给阿钰哥哥,如今就快要实现了,却又觉得那么的不真实,本来她是无心准备的,只是现在却是起了心,她不止要准备,还要好好的准备。

    独孤连城神色淡然的看了林青青一眼,便看向了侍在一旁的七邪。

    为此七邪点了点头,主仆多年,有时候便是无声胜有声,只消一个眼神,他便知其中之意,主子这是交代他看好了夫人。

    月明星稀,夜晚的风少了白日的燥热,多了几分微凉的问道,白日睡饱了的阮无双道到了晚上却是没了一丝睡意,索性便唤人搬了软榻,盖着薄褥便躺在了院中的。

    抬眸愣然的望着天上的月亮,心中却琢磨着等会怎么收拾独孤连城,这去解毒没叫上她也就罢了,毕竟那会她真的太困,便睡过去了,可这都什么时辰了,他却还是没回来。

    “晚间天凉,怎么睡到屋外来了?”

    如风清淡的声音,夹杂着柔腻的关心。不消去看,听语气便知他的眉已然微微皱起。

    独孤连城!他总算是回来了,思及此,阮无双心中虽悦雀的不行,面上却是一派的淡然自若,依是保持着原有的姿势,就是眼睛也没眨一下的望着天空皓月。更是对他的话置之不理。

    “那蛊麻烦了些,回来便晚了些。”知她因何事如此,嘴角不由微微一勾,薄唇轻启的解释道,对于她,他总是打破了许多自己“规则”。

    “哦。”她不咸不淡的应道。她也不是不通情达理之人,可是碰到了他,她就是控制不住的想要去“斤斤计较”,更是不时的醋意大发,就像此刻一般。

    独孤连城忽然一笑,走至软榻之前,一把便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她柳眉微微一皱下意识的抬手便勾住了他的脖颈。

    “独孤连城,这醋,我喝够了,要不哪天换你喝点”她没好气的道。

    须臾,他哭笑不得的看着她拉长了的小脸,一边抬步往屋中走去,一边笑言威胁“你敢。”

    “你可以姑且一试,看我敢不敢。”阮无双毫不示弱的道。眉目间却不知何时爬上了几缕暖色微光。

    “呵呵。”他蓦然轻笑出声,他自然相信她敢,她有什么不敢的

    “对了,林家人的蛊都解了吗?还有可发现手纹彼岸花的人”也不纠结她敢不敢让他喝醋,她还是知道正事重要道理,于是她一连两个问的道。若是她没猜错独孤连城应当唤了曲流风去的。

    “算解了吧!苍蝇虽捉到几只,只可惜没有一个人的身上有彼岸花的图案。”说到此处,独孤连城的语调骤然一冷。说着便将她轻放在了床榻之上。

    为林家人解毒次之,她的重点是林府是否有玟上彼岸花的人,既然没有,那之前对的推测无疑又落空了,思及此,阮无双幽幽的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