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仙侠修真>尘脉> 第二百七十三章 驼背老者
    大笔趣小说网 abiqu.

    巫洛看着爷爷那变得完好的一条手臂,更是忍不住哭出声来,这是喜极而泣。

    “丫头,哭什么?”驼背老者很开心,看着苏扬道:“这一切都是苏扬的功劳,洛儿啊,替爷爷好好谢谢你苏哥哥。”

    巫洛抽咽着点点头,渡步走到苏扬面前,抬着小脑袋,颤抖着声音道:“苏哥哥,谢谢你,谢谢你治好了爷爷的手。”

    “干嘛跟我这么客气呢。”苏扬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说道:“而且我才治好了一半,能完全恢复了,你再感谢我也不迟。别哭了。”

    “嗯。”巫洛擦干眼泪,却是破涕为笑。

    驼背老者看着这一幕,不无感叹:“如果我真的有个三长两短,洛儿一个人又该怎么办呢。单单是口头上的感谢可是远远不够啊......”

    巫洛像是听出了爷爷的意思,脸蛋顿时又红透了。

    苏扬并未理解,自己只是履行诺言,并非是为了什么目的,所以感不感谢倒是无所谓。

    “老爷子,你好好休息吧,如果明天状态佳的话,另一条手臂也能好了。”

    驼背老者摆摆手,似是看到了希望,也并不着急,道:“你一定耗费了不少内息,该休息的是你才对。让你再跟我这老头子挤在一起,乃是不妥,不如你就睡在洛儿屋里吧。”

    “......”苏扬差点没跳起来,连连摆手道:“这怎可使得,老爷子这玩笑开得有点大了。”

    巫洛也是嗔怪的瞪着驼背老者,看向苏扬,更是羞涩难堪,径直跑进了屋里。

    “你想什么呢,我又没让你跟我孙女睡在一张床上,是让你到她屋里打地铺。”驼背老者笑眯眯的说道。

    “吓死我了。”苏扬擦了擦头上冷汗,道:“这也不行啊,我可以随便找一个地方休息,无碍的。”

    “我这里就这么大,哪里有你睡觉的地方。别推脱了,我相信你,肯定不会做出什么不要脸的事情的。”

    我看你才是真不要脸。

    苏扬哪里还看不出来,这老爷子分明是非得让他睡在巫洛的房间里。

    说完这些,驼背老者就赶紧回了自己的房间,更是将房门重重的关上,显然是不会让他进来的。

    苏扬站在堂屋,左右为难,颇为无语。

    瞧瞧巫洛的房门虚掩着,显然她并没有关上,对此,苏扬感到很苦恼,哪敢真的进去。

    当即只能叹口气,

    


    走出了堂屋,来到了院子中。

    看着夜空繁星点点,苏扬的来到了意识海中,瞧着趴在水面上的飞仙影螳,道:“怎么样,你没事吧?”

    飞仙影螳有气无力的说道:“这股力量还真是霸道,要不是我体质特殊,又是五星异兽,恐怕真能被撑死。”

    飞仙影螳的体格明显比之前又大了一圈,这次不再像蜥蜴了,而是一条狗般大小。

    这么大的螳螂,在普通人眼里,绝对是怪物。

    但苏扬可是见过飞仙影螳真正的样子的,那简直像山一样,跟现在相比,实在小巫见大巫,不足为奇。

    飞仙影螳的皮肤也不是全青色了,而是带着点黑色,显得更加暗沉,这是力量恢复的征兆。

    两把镰刀也变成了血色,整体看起来十分的霸气。

    “废掉老爷子手臂的人究竟是谁呢?以前感受不出来。现在,我可以明显的感知到,这股力量,隐隐已经快要迫近了问神境,所以最起码也得是准问神境的强者才能使得出来。”

    苏扬满心疑惑,一屁股坐在地上,意识海的水面荡起涟漪,一圈圈散开。

    飞仙影螳没有说话,还在消化吸收掉的那股暴虐力量。

    苏扬也不再打扰它,让它好好的消化,这股力量完全吸收掉,飞仙影螳应该也能够恢复到天武境的实力了。

    如此一来,苏扬的保障就更强了一分,试问除了真正的问神境强者,谁还敢跟他叫板?

    自己的实力堪比准问神境,又有这只天武境的飞仙影螳,还有苏灵那个真正问神境的怪物,这个组合,简直无敌啊。

    飞仙影螳在战斗之中,可以帮助自己,但苏扬无法肯定,苏灵会不会帮他。

    他不会相信,苏灵真的会放弃吃掉他的念头,现在她只是没有办法,一旦寻到机会,嘴下肯定不会留情。

    除非自己能够完整的炼化掉血龙息,否则苏扬都不能放下戒备。

    苏灵说两人性命相连,一方死,另一方也会死,这或许不是撒谎,但苏扬总觉得应该没那么简单。

    离开意识海后,苏扬也没有去巫洛的房间,而是直接躺在屋顶上,睡了过去。

    翌日清晨一早,昨晚的事情,谁也没有提及。

    在用午饭的时候,驼背老者突然叹了口气,道:“我是真没想到,我这双手真有康复的那一天。”

    “你不是对我有颇多疑问吗,今天我可以给你解答一二。”

    苏扬心头一动,驼背老者

    


    ,我是一名炼兵者。”

    苏扬点点头,跟着皱起眉头,诧异道“这里是巫镜之门,您又是炼兵者,难道跟巫马子有什么关系?”

    驼背老者又是一声叹息,道“没错,巫镜之门中,大多数炼兵者,不是巫马子大人的弟子,便是徒孙。”

    “你是巫马子的徒弟?!”苏扬大为惊异。

    “不错,我二十岁拜入巫马子门下,学习炼兵术,在其众弟子中,排在第三。”

    “所以你是巫马子的徒弟,也就是那黑白袍老者的师弟?”

    苏扬倒是真没想到这一点,巫马子的徒弟很多,不过这驼背老者亦是很神秘。纵然苏扬能够想到,两者必有关联,也是没想到竟是师徒关系。

    可是,反而苏扬更疑惑了,道“既然您是巫马子的高徒,那究竟是何人如此大胆,伤了你的手臂?”

    “不错,我师父是巫马子,当今修行界,没人敢这么做。”驼背老者眼神忧郁。

    苏扬心思急转,很快得到了一个震惊的定论,不可思议的说道“莫非您的手臂,是被巫马子废掉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