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都市异能>穿越女奴翻身记> 第二百七十章
    不得不说,顾家父子这招先声夺人走得很高明,逼迫得宁惑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能。

    宁惑一党,应该是常永林为首一党的先生们强词夺理,质问顾家父子哪来的颜面说那些冠冕堂皇的话,意图模糊事件的本质。

    宁惑面上的为难与担忧非常的应景,并不直接拒绝,也没有正面答应。他在思量,想等站在他一边的书院先生败阵再出面。

    宁祁最是了解宁惑,一看就知道宁惑跟这件事脱不了关系。他失望伤心,又不能拆自家祖父的台。

    身为宁惑的孙子,他要是当着众学子先生的面揭底,那他就是大不孝。

    哪怕站在了正义的一边,也没人会赞他一声好,反而会拿他的不孝当说辞。孝道至上的年代,不孝的人到哪里都会被人指点。

    但他的良心不容许他坐视不理,他的情感驱使他无论如何不能让顾家的人无辜受害。

    他站出来主张:“若是书院里的学子过半人数认同顾家的主张,那么就请山长点头答应吧。”

    红衣温骏跟蓝衣郑霆随声附和,一时间站在顾家这一边的学子也都起哄,要求将决定权交到学子们手中。

    宁惑面色不变,但眼神却有些幽深,看向常永林。他这是在给常永林传递信息。

    事情是常永林惹下的,该怎么收尾就看常永林自己的了。

    身为书院的山长,宁惑深知学子们的影响。这件事一个办不好,别说他这个书院山长了,就是他们背后的张相爷等人也别想好过。

    这件事办得并不高明,宁惑做出了抉择,不打算蹚这趟浑水。常永林惹出来的乱子,就由他本人自行承担。

    于是宁惑在常永林意外的注视之下,全了书院书生们的请求,让书生们投票裁决。

    常永林一看就知道宁惑不会站在他这一边,当即豁了出去,嚷道:“那就当场决定。在场的学子若是愿意由书院自行调查此次事件的,就站到顾家那一边。反之,则站到本公子身后。”

    书院派首领,书院的经论先生(相当于现在的训导主任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紧接着就是学子代表(也就是那时候的学生会主席,书院的斋长宁祁代学子们出面反对。

    “在场的学子并非书院的全部学子,常公子莫不是忘了,为了进京参加科举,顺便代表书院跟着新皇去太庙祭拜,有两百多学子正在进京的路上。”宁祁觉得这一下足以拖延好几天,足够新帝得知顾家的情况,并作出决策。

    顾家该何去何从,光指望他们书院里的学子远远不够。

    郑霆嘲讽的看着宁祁,眼神无比的幽深阴翳。但他却第一个站出来支持宁祁,顺道拉了温骏一把。

    红色绸衣的温骏是那样的扎眼,俊雅无双的温骏面上是一贯的邪魅之笑,魅惑的朝常永林眨了眨眼,风流不羁道:“常公子既答应了让书院的学子们自行决定,那就不要过多干涉为好。常公子虽是总督大人的儿子,却没有功名在身,私自调派官兵似乎不妥呀。”

    常永林原本绷着脸的立即黑沉,射向温骏的眸光无比狠厉,惊得温骏夸张的后退两步,捧着小心脏向郑霆撒娇,惹得众书生轰然大笑。

    顾旭等学子们笑声停歇一阵,这才问宁惑:“事情没弄清楚之前,我们一家是不是还能住在草舍?我祖父母还有幼子以及我长女的伤,能否请大夫医治?”

    宁惑终于说了第一句话:“自然是能请大夫医治的。只不过所有事情全指向你们顾家,你们暂时住到执法堂去吧。等到真相大白之日,老夫再亲自送你们一家子回去。这之前,也只能先得罪了。”

    他语气谦和,态度恭谨而真诚,适时的向众学子们传达他的刚正与谦恭,并不因顾家如今沦落为奴而故意为难他们。

    至于有多少人相信他的表演,那就只有在场的学子自己心里清楚啦。

    常永林对宁惑的安排有意义,靠在师爷身上勉力大声反对:“他们一家子全都是重犯,怎能关押在执法堂。就算现在事情仍未查清楚,但他们作为嫌犯,就该被收押到知府衙门的大牢里。”

    扶着常永林的师爷终于发挥了他的作用,以身份施压:“我们公子没有功名在身,但小人是受了我们总督大人的命令前来捉拿犯事之人。就算你们书院学子有权自行审理案子,但人犯却不能留在书院。”

    宁惑闻言再次恢复原先的为难本色,低下头故作深沉,像是在思考对策一般。

    一边的宁祁大感不妙。祖父这样的态度算是默认了常永林他们的做法,并不打算插手阻拦。

    他虽是书院的斋长,然权力只是帮书院里的先生们管理学子们的日常,并对违反书院院规的学子们做出相对应的责罚。顾家的事,他也只能帮到这份上。

    顾旭父子一看宁惑,便知他们无法留在书院。宁惑之前迫于形势允许书院学子们自行选择,就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

    如今他们顾家的人,也只能迫于形势落到常永林手中。

    顾西看到这里,不禁无力的躺了回去,失望的喃喃:“完了完了,本以为破了死局,原来还是没能逃出黑寡妇的毒网。”

    顾佑虽然社会阅历不多,但他这个年岁的少年,该懂的事还是懂得的。他同样虚弱的躺在顾西一侧,伤心自责道:“全都怪我,若不是我到课院偷听先生讲学,姐姐就不会得罪常公子,我们家也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席氏蓝氏在一边听着,有心想要劝慰顾佑几句,但又不知从何劝起。

    席氏性子爆,一巴掌拍在顾佑瘦弱的肩膀上,骂道:“别什么屎盆子都往自己脑袋上扣,这件事跟你没关系。就算你姐姐没揍那小子,我们家也会有今天。我们家的人一日不死,某些人就一日睡不安寝。”

    蓝氏心疼的摸着顾佑的脑袋,温声道:“你娘话粗理不粗,这件事跟你无关,都是长辈们的错,连累了你们。”

    落到常永林等人手中,顾家的活路只怕断了。哪怕侥幸存活,有死伤也是在所难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