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仙侠修真>武侠之大魔尊> 第二百零八章 斩了凡
    路天行一走,季川终于松了一口气,以他的实力,元神境还能周旋一二。

    遇到返虚境,就是待宰羔羊。

    虽然看似他身为锦衣卫百户,与路天行是一路人。

    但季川那种危机感依然极为强烈。

    “季百户,动手,万不能让这些江湖人士离开此地。”

    杨霆刚被训斥,路天行的命令他可不敢阳奉阴违,必须不折不扣的完成。

    若是此地消息传出去,那他这个镇抚使真就做到头了。

    季川点了点头,对这件事情倒是没有什么负担。

    这些江湖人士一直到现在还敢留在这里,就应该早有这种觉悟。

    被杀的觉悟!

    季川望着四处逃窜的江湖人,幻魔身法直如鬼魅般出现在一个又一个人面前。

    众多江湖人士还没有反应过来,只看见刀光一闪而过,便觉得喉咙一痛。

    两眼怒睁,随后轰然倒地。

    季川淡漠瞥了一眼,再次消失不见。

    还留下来的大多都是先天境和宗师境,而宗师境不需要季川对付,基本被杨霆一人解决,他要对付的主要就是先天境。

    以季川如今实力,对付先天境简直不要太简单,单方面屠杀,连还手余地都没有。

    绯红刀锋闪过,便是一颗人头落地。

    锃亮的绣春刀,此时已经浸满鲜红的血水,闪烁着异样的绯红。

    不消片刻功夫,四周横躺一片,再无一人站立,杨霆还在追击剩下宗师境,哪怕天涯海角也必须追到。

    否则,路天行怪罪下来,他吃不了兜着走。

    因此,杨霆可谓丝毫不留手,每一招都是全力而为。

    宗师境几乎撑不过杨霆一招,要知道元神境一招,足以毁天灭地。

    季川环视四周,原本煊赫一时的神剑山庄,此刻竟死寂一片。

    空气中飘荡着丝丝血色,弥漫着让人恶心的血腥味,让季川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这梅询竟将整个神剑山庄屠戮干净,难怪其修炼速度如同坐火箭一般,直接从元神境飙升到返虚境。

    那柄煌灭剑着实诡异强大,可惜被那天宫神将拿走。

    虽说梅询境界不稳,可那也是返虚境,江湖上不知多少人一辈子被卡在元神巅峰。

    若有人知道煌灭剑有此等逆天功效,江湖上必定再次掀起一番腥风血雨。

    恐怕掘地三尺,也会将天宫寻出来,别看那些返虚境实力强大,世上总有一些不怕死的修士,为了利益不顾一切。

    “只是那梅询究竟是不是自己都难说,这种力量不要也罢。”

    季川嘲讽一笑,追求力量本没有错,自身却被鸠占鹊巢。

    可笑!

    这笔买卖怎么看都是不划算的。

    如此一想,梅询确实够惨,亲手葬送一切,自以为能够换来无敌天下的力量。

    没想到却在急速膨胀的力量中迷失自我,最终成为力量的奴隶。

    如今,更是被天宫抓捕,甚至连死都做不到。

    这件事情给季川敲响警钟,道心种魔可不是什么正派功法,万万不能贪图修炼速度,而迷失自我。

    季川环视四周,之后,慢慢收回目光。

    忽然!

    “嗯?”

    一股异样波动传来,又一闪即逝,好似从未出现。

    但季川可不会这样认为,他对自己、对道心种魔自信无比,刚才那丝微弱到极致的波动,不可能有假。

    若不是季川修炼道心种魔,是一门视万物为波动的心法。

    这一丝波动,季川还真不一定能察觉。

    “心跳?”

    季川微皱眉头,全力运转道心种魔,仔细感悟那丝波动。

    有心跳波动,说明此地仍然有活人。

    季川决不允许有人活着离开。

    “咚!”

    哪怕元神境都不一定能够察觉的微弱波动,在季川这里,像是一声震天响鼓。

    “找到了!”

    季川眉头一凝,眸光顺着波动延伸而去,一瞬间,目光便已触及波动源头。

    “了凡!”

    季川话音刚一脱口,突然消失在原地,目标自然是了凡尸体旁。

    然而,季川那道迫人的目光,早已让濒死的了凡有所警觉。

    一个跃身,急身而退,刚好躲过季川那一抹绯红。

    顿时,一道劲气凛冽的刀锋,直接劈在了凡原先躺的地方。

    了凡瞳孔一缩,吓出一身冷汗。

    没想到季川如此心狠手辣,连试探都没有,一刀劈下。

    了凡不清楚哪里露出破绽,竟然被发现假死状态。

    要知道他刚才可是骗过路天行这尊返虚境大能,没想到在季川这里着了道。

    了凡一双眸子中,充斥着惊疑不定。

    尽管如此,了凡此时的状态可不算好,脸色极为惨白,连站立起来都稍显费劲。

    刚才那一跃身,也是面临危机时刻,爆发最后一刻的余晖。

    “阿弥陀佛,季施主有礼,在下与季施主无冤无仇,为何下此狠手。”

    了凡讼了一句佛语,苍白的脸庞一片淡然,仿佛真将生死置之度外。

    季川不由冷笑一声,他可是感受到了凡心跳微微加速。

    虽然细微,却也真切!

    这不是紧张是什么?

    故作姿态罢了!

    季川沉默,静静看着了凡。

    此刻,了凡伤势已经不能用重来形容,恐怕他体内早已一团糟。

    武道根基已然受损,不过以少林的底蕴,区区根基受损还是能够慢慢复原。

    只是,时间长短问题。

    了凡见季川冷眼以对,心中焦急不已,面上不露分毫,继续道:“贫僧乃达摩院长老,季施主此举不亚与我达摩院结下不解仇怨,届时施主后悔晚矣。”

    了凡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见季川不为所动,只好改为威逼。

    以少林达摩院的分量,足以震慑季川,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少林达摩院钻研本派的武功绝学,少林七十二绝技经过历代达摩院高手的去晦存精,不断的精益求精。

    达摩院的每一位高僧,每一位都精通本门的数种绝技。

    达摩院的武功名震天下,数千年来声名不坠,固应少林武功博大精深。

    如滔滔大海,取之不尽。

    “天下武学,源出少林!”

    此话一点不虚。

    因此,少林达摩院在江湖上享誉盛名,里面哪一位少林高僧不是武艺高强,让人生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