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其他小说>穿越之无限主角> 第四十章 此去经年
    不过,纪云轩又想起今日这一别,或许便是此去经年,再也没有相见之期。

    又或许有缘,一别经年之后,还能江湖再见一面,但是见与不见,那又能如何,没有一点差别。

    他还是华山弟子,她也还是风尘之中的一朵牡丹花,开得娇艳妩媚,只是在风尘兜兜转转,即使无意苦争春,也难免会被雨打风吹去,掉下些许花瓣,最后零落成泥碾作尘,也只有香依旧如故!

    所以,那一面,见或不见,其实已不重要。

    因为,人生若只如初见!

    这是个绝世美丽的女子,她本不该流落风尘,有这般凄清残酷的命运,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纪云轩也有,因此,他不由为之长长的叹息,既是庆幸再也不会见到这个女子,那么他渐起涟漪的心境又会恢复平静,可他又有些感到怅然若失。

    在逝去的三日间,纪云轩与东方白见了三面,均是彼此问好之后,就又匆匆而过,他能看得出来,她眼里复杂的表情,嘴里又似有许多话要说。

    但东方白终究是没说出来,因为纪云轩溜得很快,他怕听了之后,心会更乱。

    山道上的山风还在呼啸著,纪云轩一路怀着复杂的心绪,跟在两人身后,耳里听着前方那清脆的娇笑声,不知不觉间就已经行到了华山脚下。

    这段山道几时变短了?纪云轩竟然会生出这样的心思,他与岳灵珊并肩而立,看着对面的这个女子。

    此去经年,相逢已是遥遥无期,纪云轩双手抱拳,道了一声,“东方姑娘,此番一别,或许相见无期,此去山高路远,还望珍重!”

    瞪了纪云轩一眼,岳灵珊却道“东方姐姐,别听我小师弟胡说,要是想来华山了,华山永远欢迎你,这几天我只带你去了朝阳峰看日出,与玉女峰游玩,华山还有许多地方没带你去呢!”

    撅着嘴,岳灵珊接着又道“怎么时间赶的这么紧,你才来了三天就要走,我怎么留也留不住你!”

    抿嘴轻轻一笑,东方白道“呈少侠吉言,少侠也要多保重。”眼神复杂的凝视着这个男子,此番上得华山来,她原本是打算想要解去心中的枷锁,可是到头来发现,那锁反而是越拧越紧。

    话音停顿,她又转头看着岳灵珊,却叹道“灵珊妹妹,多谢你这些天的盛情款待,华山的景色是极美的,待下次我再来华山之时,妹妹可要好好带我去看看,只是此番我已有不得已的苦衷,方才如此着急,恕我不能在华山久待。”

    闻言,岳灵珊只好点点头,回道“那好吧,东方姐姐,虽然我们只相识几天,但是我却觉得我们特别有缘,而且我们也聊得来,所以,你可要时常给我来信啊,也给我说说山下的趣事。”

    “自然”,东方白笑了笑,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灵珊妹妹,纪云轩少侠,我们就此别过吧,但愿来日有缘,还能再次相逢!”

    再次抱拳,纪云轩心中怅然,却郑重地道“东方姑娘保重!”

    而岳灵珊眼里带着不舍,她第一次与东方白见面是在似水年华之中,虽同为女子,但是岳灵珊那时也被她的美貌所惊,由于担忧纪云轩的伤势,她也没心思与东方白亲近的说话,直到这次她上华山来,两人很是投缘,才亲近起来,岳灵珊依依不舍的说道“东方姐姐,你一定要记得给我来信啊。”

    两人初见,还未熟络之时,其实他们都能体会到对彼此的警惕与戒备,甚至还有些淡淡的敌意,这敌意来的莫名其妙,却也有迹可循。

    但真正奇怪的是,两人一旦相熟之后,便就以姐妹相称,莫名的敌意,也莫名的消失无踪。

    看着岳灵珊这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确实是让东方白想到了,在小时候与她走丢的那个妹妹。

    因此,她才能与岳灵珊这般亲昵无间,不然,她又怎么会回了一句,“灵珊妹妹,不用伤心,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但是说不定以后我们还能再见面呢!”

    言罢,东方白对着纪云轩和岳灵珊妩媚的嫣然一笑,便转身离去,她脚步轻移间,速度分明不是很快,但却只在数十个呼吸间,身影就消失在路的尽头。

    目送着东方白的身影直至消失,两人才默然无声的回头,返身向着山道行去。

    眼中不由怅然,纪云轩无声的长长叹息,卿本佳人,奈何流落于风尘。他偏头看着岳灵珊,感受着她低落的情绪,想要安慰于她,纪云轩张了张口,一时间却也是无从说起!

    于是,一路无话,直至到了华山的山门处,岳灵珊方才顿下脚步,抬起头来,问道“小师弟,你知不知道东方姐姐心意?”

    闻声止步,纪云轩回过头,不解这话中何意,他面露疑惑,道“师姐,此话何解!”

    见得纪云轩眼中的困惑,岳灵反而摇摇头,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又急忙改口,道“没什么,我只是想起了东方姐姐的身世,一时为她伤感而已。”

    “师姐,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命运,你也不用太过伤感”,纪云轩叹息一声,又好奇问道“既然东方姑娘把她的身世与凄惨的经历都告诉你了,师姐,那你怎么不劝她以后就留在华山,让师娘收东方姑娘为弟子,想来也不是一件难事,也总好过她在风雨之中漂泊无依!”

    岳灵珊回道“我劝了,可是东方姐姐她说过惯了在风里漂泊的日子,却是怎么也不肯留下来。”

    “是这样吗?”纪云轩想不通,明明有一个脱离苦海的机会,就摆在眼前,东方白为什么不抓住?

    轻轻点头,岳灵珊沉思片刻,又道“我想,可能真如东方姐姐所说,她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吧!”

    爽朗一笑,纪云轩道“师姐,既然想不明白就别想了,你不是嘱咐了东方姑娘给你写信?待你回信之时再行问个明白也不迟。”

    “也只得如此了”,难题已是解决,岳灵珊的俏脸上终于是有了笑容。两人便也不再停留,进了山门去。

    现下无事,十日转瞬即过!期间纪云轩在养伤练剑之余,也与岳灵珊在华山同游玩乐,除此之外,他又去分别去看望了令狐冲与陆大有二人的伤势。

    幸得二人所受之伤,全在屁股上,又是皮肉之伤,除了不能下地走路之外,也没什么大碍,加之又静养了那么多日,伤口早已经结疤,因此,纪云轩也能放下心了。

    正气堂内!

    纪云轩递给劳德诺一杯茶,给他解渴,就退至一旁。

    “多谢九师弟”,劳德诺从蜀中返回华山这一路上,脚不停歇的日夜兼程连赶,连水都来不及停下喝一口,他实在是口渴至极,道了一声谢之后,他便也不客气,“咕噜咕噜”的一口气喝完。

    坐在上首太师椅上的岳不群发话,问道“德诺,此番你去青城派请罪,是否还算顺利?那余观主可有为难于你?”

    被问及此事,劳德诺脸色忽变,变得有些阴沉,料来此行不算顺利。不过他向来做事稳重,又城府深沉,即使遇到再大的难事,他也能做到面不改色。

    因此,劳德诺脸上的阴沉之色,只是转瞬即逝,当下便躬身回道“启禀师傅,途中尚且顺利,只是我到了青城山之后,方才受到许多的刁难!”

    “哦!起身回话”,岳不群又问道“那般刁难?”

    “是,师傅”,劳德诺腰杆挺直,继续回道“我遵从师傅吩咐,一路急赶至蜀中,不曾停歇过半刻,又登上青城山,到得松风观大门处,见得大门紧闭,便有些疑惑,因为那时日头方正,不知何故青城派竟然紧关大门,也不曾多想,我便上前去叩了三声门环。”

    “那可有人来为二师兄开门?”纪云轩问道。

    “一直没有”,劳德诺又道“我叩了半天的门,也未有人来开门,我就猜到这可能是青城派给的下马威,直到天色向晚,我便想下山去找个客栈歇息一晚,待第二天一早又上山来,只是我想起师傅的吩咐,且我也知道师傅之所以派我去青城派请罪,只是因为我年长,加之又办事稳重,当下我就隐忍,在松风观门前等了一夜。”

    “辛苦你了,德诺,”岳不群唏嘘一声,又叹道“余观主这般行为,已是失了气度,当不是君子所为!”

    “弟子不辛苦,行走江湖,自是不能丢了咱们华山派的名头”,劳德诺微微惶恐,道“师傅所言极是,那余观主确实是气量狭小。”

    “二师兄可有见得余观主当面”,纪云轩又问道。

    “自然是有的”,劳德诺点头,又道“直到第二天中午,才有人来开门,把我迎了进去,到了一处大厅,厅中站有许多青城弟子,其中站在最前头的是四人,我料来那便是所谓的青城四秀了,我一眼瞧去,人人均是持剑而立,大堂里气氛也是沉重万分。”

    纪云轩笑了笑,道“那二师兄,可有怯场,感到害怕?”

    “不怕师弟笑话,当时我心中甚是紧张,只要站在两旁的青城弟子手起剑落,我便是插翅也难逃,当场就会身首异处。”劳德诺回道。

    “他余沧海敢!”岳不群手重重一拍,怒声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