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穿越小说>大清隐龙> 2652 王侯可有种乎?
    a href="大清隐龙最新章节">

    大清隐龙

    那名子爵连长听不懂这些中国人在争论什么,但是他知道那些人的眼睛正盯着自己,估计争吵的原因也是跟自己有关系,一种莫名的恐惧感涌上心头。

    就在这时候,那名看起来就是头头的中官,大步流星的向他走了过来,一把就抓住拴在双手上的绳结,单手把他活活提了起来。

    &帝啊!你要干什么?我是贵族,你们不能对我用刑……”

    &丫的鬼叫什么?谁说我要对你用刑了?老子要是打你一个巴掌就算我不讲道理了!”王辰狞笑着一把把他摔在了地上。

    &侯将相宁有种乎!凭什么贵族就能有免死金牌,凭什么老百姓的儿子就得死在最前面?这是什么狗屁的规矩?”

    翻译弗兰克冲过去拉住王辰的胳膊“长官啊,真的不行,您这样做是会触动众怒的!我跟您明讲吧,欧洲的贵族都是一家人,别看他们隶属于不同的国家,实际上都是一家人!”

    这就是欧洲的现实,表面上看整个欧洲被拆解成了无数的国家,但是统治这些国家的人却都是那几个有名的大家族。

    这些传承一千多年甚至两千年的古老家族,通过和宗教的媾和,通过相互的联姻,通过封建制度,早就把欧洲牢牢的控制在了自己的手里。

    在这种背景下,欧洲国家之间的战争,说白了就是大规模的家族械斗,都是亲戚和亲戚之间争地盘!

    这种战争模式就注定了双方不会打的太惨!而且战争中双方对对面的亲戚总是留几分香火之情的!

    也不是他们心善,这也是形势所迫,他们很清楚就算你这个家族暂时占了上风,打败了其他国家,但是你也不能把事情做绝了!

    要是做绝了人情,你的手里沾满了亲戚的鲜血,那么以后遭到的报复可就苦不堪言了,恐怕子孙都没有一个好下场。

    这就是潜规则,双方打仗可以打一百年,但是死来死去都是老百姓去死,真正贵族确实是有免死的特权的,被俘之后可以缴纳赎金来换自己的自由。

    当然也有一些倒霉蛋,意外死在战场上,但意外就是意外,跟有预谋的虐待残杀是完全不一样的。

    世人皆知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世史学家就称之为表兄弟之间的战争!

    英国国王、德意志皇帝、沙俄的沙皇……他们在血缘上都是表兄弟,打到最后死了上千万人,结果德国皇帝也依然安稳的在荷兰安享晚年。

    他的英国表弟就装作没看见,缺席审判了表哥有罪,但是却没有任何一名警察敢去执行判决!

    由此可见,欧洲的贵族统治是多么的强硬,这种习惯是多么的强大!

    在翻译官弗兰克的眼里,对贵族用刑甚至虐杀,这就是对上帝的背叛,因为在当时的欧洲平民心中,皇帝和国王都是教皇册封的,说白了就是上帝派遣在人间的统治者!

    而贵族也是上帝派遣下来辅助这些皇帝国王来统治人间的!对这些人不敬,那不就是对上帝不敬吗?

    更何况,如果普鲁士军队虐杀贵族的事情被曝光后,那么全欧洲的王室会怎么看待这场战争?会不会有不可测的外交纠纷呢?

    每一名受过高等教育的普军军官都不敢冒这个风险,哪怕是小兵也不敢挑战这样的传统。

    可是王辰却不在乎这种狗屁规则,他伸手扶着弗兰克的肩膀呲牙笑道“我的朋友,你知道中国人是怎么处理这种事情的吗?”

    &嘻嘻……”王辰脸上抹的都是小鬼一样的油彩,但是一口白牙却无比渗人,就跟要吃人肉一样。

    &我们中国,有一些谚语是很值得推敲的,在两千年前就有奴隶喊出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句名言!”

    &至连田间地头的老农,都知道‘皇帝沦落做,今年到我家!’的俗语!来来来……你给我翻译翻译……”

    弗兰克脑门上全是汗“我的上帝啊!这种话说出来是要下地狱的!普通平民怎么可以拥有相当皇帝这种理想呢?这是不可以的!”

    &帝啊!请宽恕我,战争结束之后我一定要去做弥撒!去做忏悔!”

    &隶要推翻贵族?农民要当皇帝?这不可能,不可能!”

    &哈哈……有什么不可能的?我们还有一句俗语……”

    &叫做‘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你给我翻译翻译!”

    &白什么?别以为这只是口号,想当年明朝末年的时候,皇帝的亲戚又能怎么样?被俘虏之后丢到汤锅里,活活煮成一锅肉羹,全军分着吃!”

    &不就是造反吗?皇帝的肉我们都吃过!现在你说我敢不敢用刑?你说我敢不敢!”

    一声声厉喝,吓得弗兰克接连后退,王辰扭头看着地上瑟瑟发抖的子爵连长,嘻嘻一笑露出一口白牙。

    &位贵族大老爷……我以前听中情局的乡亲聊天,听说了一种刑罚叫做水刑……要不咱们试一试?”

    &手!把他绑起来!”

    两名特战队员如狼似虎一样的扑上去,拖着子爵就往一颗倒地的枯木上绑!

    &不要!我是贵族,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放开我……”

    &可以缴纳赎金,我的家族可以出十万金法郎来赎我的命!你们不能杀我……”

    &去,你挺有钱啊?这么有钱怎么才混成一个连长啊?我可不相信你……给我翻译啊!傻看着干什么?”

    王辰冲着身边已将傻了的翻译官大吼了起来,三名翻译官不敢相信这些中国人真的要动手啊,一个个全都不知所措了!

    弗兰克是三人中军阶最高的,他实在是忍不住了扑过去拉着王辰的胳膊说道“看在元首的份上别动刑了!本来欧洲贵族圈就对贵国元首充满了警惕,您这么一闹他们就更有口实了!”

    &算不为了我们普鲁士,为了华族的元首,您也不能这样!别给元首添麻烦了,行不行!”

    一提到肖乐天,王辰不由自主的挺直了腰就好像下一秒就要敬礼一样“咳咳……那个……那个我不是不尊重你们的传统啊,我是不相信这丫的说的话!”

    &子爵呢,就当一个狗屁的连长,他说子爵就子爵?我还说我是伯爵呢!你们信不信?”

    &万金法郎?一个破连长就能掏出来?我不信……兄弟们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