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周凌雪跟变了个人似的。”路上,夏洛舞一脸纳闷的对乔木道,“以前吧,她的性格虽然不讨喜,但绝不像现在这么极端,我有一种她被乔琳附体了的感觉呢。”

    “她爱咋样咋样,不用搭理。”乔木冷哼一声道,“她和她妈都是脑子拎不清的,真不知道周叔的脑子是怎么长的,那样的一个女人,竟然就由着她去!”说完还不忘讨好的冲夏洛舞笑笑,“所以说,娶妻当娶贤,要不然啊,一家子都完蛋,看我眼光多好,对不对?”

    “我说,你没做什么对不住我的事儿吧?”夏洛舞狐疑的看着他,“嘴巴跟抹了蜜似的,我怎么听着那么吓人呢,这不像你会做的事儿啊。”

    “瞎说,我这都是说的实话,哪有抹了蜜?”乔木伸手宠溺的摸摸夏洛舞脑袋,“咱不能没良心哈,这些年我对你是什么样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知道。”夏洛舞正了神色,认真的看着他,“乔木,谢谢你。”

    乔木被她整的一愣,有些不自在的道:“别这样,太客套了,我不适应。”

    “不是和你客套,是真的觉得,自己挺幸运的。”夏洛舞幽幽叹口气,“我不是没自信,我是很清楚的知道,如果没有遇到你,我的路会走的更艰难。”

    “这是怎么了?”乔木把车靠路边停好,有些担忧的看着夏洛舞,“舞儿,感觉你心情并不好,出什么事儿了?”

    “没没没……”夏洛舞连连摆手否认,“你就当我在犯神经好了……”说着冲乔木露出个大大的笑脸儿,“我有什么不开心的?无论家庭还是事业都这么圆满,我要是再不知足,可就太过份了。”

    打量了夏洛舞一会儿,见她不似伤伪,乔木才放下心来:“姜龙和da这两天就要回印城那边了,等你休息过来,咱们一起和他们吃个饭吧。”

    “好。”夏洛舞应下来,对于这俩人,她印象还是不错的。

    回到家,一家人看到夏洛舞,也都极其的高兴,夏老太太乐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盯着自家外孙女怎么看都看不够的模样儿,她这几天也在和女儿念叨,有时候这人啊,福祸真的是两相依。

    想当年,夏月蕊对洛华锦痴情,她和老爷子都快被小女儿给气死了,尤其是明知道对方不承认那桩婚姻的情况下还生下夏洛舞,他们更是不赞同。

    然而今天看看,如果没有小女儿当年的坚持,现如今的日子未必比今天过的好。

    所以说,这世上的事儿啊,不要太早的下论断,塞翁失马,蔫知非福真的不只是一个简单的寓言。

    一向儒雅的唐老爷子也乐的跟什么似的,他的心情更复杂,原本以为,一个亲人都没了,却没想到,小外孙女会以这种方式再次来到他的身边,还取得了这样的成绩,这会儿,他特别替女儿女婿高兴。

    同时,又忍不住有些淡淡的忧伤,如果可以,他希望能看到这一幕的是女儿女婿,而不是他这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子。

    相较于夏家这边的好气氛,周家那边可就难看了。

    原本吧,能去参加如此有含金量的国际赛事,周家人对周凌雪还是满还期待的,虽说这半年多,周凌雪的脾气越来越怪,但一个真正有才华的人,脾气就算是怪点儿,也是可以让人理解的。

    同普通百姓家一样,像这些有一定底蕴的家族,也是在互相攀比,谁家的孩子更有出息,就代表着将来的发展会更顺畅。

    结果,周家盼来盼去就盼来了这样的结果,都不用中方负责人打电话通知他们,当时的比赛是现场直播的,周凌雪地所做所为,当时他们就知道了。

    自那个时候起,周家就一直笼罩在低气压中。

    这丢人都丢到国外去了,有这样一个子孙,周家在圈子里的脸往哪里放?

    哪怕一向对周凌雪极其不喜的周媛媛,也是非常的无语,她也是周家人,周家的风评不好,不说对她有影响没影响,她也是不愿意看到的。

    但周凌雪的性格变成这个样子,罪魁祸首当属舒心萍,如果不是她对周凌雪的百般宠溺,周凌雪又怎么可能变成这样?

    去机场接周凌雪的是舒心萍和周勇军,也就是周凌雪的父亲,同时也是周媛媛和周少鹏的父亲,夫妻俩在路上被堵了一会儿,所以到达的时间比乔木略晚一些。

    他们到的时候,正好看到女儿周凌雪正冷着脸在和领队毛大志说什么,夫妻俩赶紧迎过去,向毛大志道歉,“毛主任,对不起我,我们来晚了。”

    毛大志和周勇军认识,这会儿只好无奈的叹口气:“周厅,既然你们来了,周凌雪就交给你们了。”

    “哼!”

    不等周勇军说什么,周凌雪已经冷哼一声,迈步往外走,刚才她想自己离开,毛大志不让,她才会和对方发生了冲突,这会儿看到父母,她立马有了底气。

    周勇军再次和毛大志道了歉,急忙追出去,一路上,一家人都冷着脸。

    周勇军不是不想说什么,实在是怕路上气大了出现问题,反正已经闹成今天这样了,索性就回了家再说吧。

    舒心萍看着女儿紧绷着的小脸儿,倒是想安慰两句,但是看到丈夫黑着的脸,再想想女儿做的事儿,无奈的叹口气,只好作罢。

    周凌雪不吱声,则是因为她对父母的表现特别的失望,她觉得自己失利了,父母见到她的第一时间应该安慰她,结果倒好,一个两个都冲她甩脸子,那她也干脆甩脸子好了。

    车子直接驶进了老宅,周家一众人都能在家的都候在大厅里,显然,是周老爷子召集的。

    周凌雪一进门,周老爷子就黑着脸冲她吆喝道:“跪下!”

    “为什么?”周凌雪抬起脑袋,一脸不服气的看着老爷子,“我做错什么了?”

    “你做错什么了?”周老爷子气得手直抖,家里摊上这样的小辈儿,他的老脸都没处搁了,而对方竟然还在一脸理直气壮的问他做错什么了!

    周老太太一看,赶紧道:“老头子,别生气,你血压高。”

    “家门不幸啊!”周老爷子转头看向周勇军,“这都是你惯出来的!”

    “爸,对不起!”周勇军一脸愧疚的看着父亲,“都是我的错,没有教育好她,才让她把脸丢到国外去,爸您消消气,我保证,绝对不会再让她做出这类丢人现眼的事儿!”

    “我怎么丢人了?”周凌雪一脸不满的分辨道,“我有质疑的权利吧?谁让领队总是偏着她了”说着冷哼一声,“你们都嫌我丢人,可是你们想没想过,我为什么要那样做?

    如果你们真的重视我,就不会让我在队里受排挤,如果你们打点好一切,我怎么可能不平衡?她一个小地方长大的野丫头,都有那么多人护着她,凭什么我就要事事靠自己?”

    “你事事靠自己?”周老爷子一脸无语的看着周凌雪,“你跟我说说,你什么靠自己了?”

    “这次出国参赛,所有的一切不都要靠我自己吗?而那个夏洛舞呢?乔家不仅跟领队打点好了一切,还安排了专人保护她,但凡你们为我多考虑一点儿,我又怎么会自己去争?

    乔木是我先看好的,你们也一直支持我和乔木来往,可是结果呢?在乔家选择了那样一个野丫头的时候,你们可曾为我争取过?你们让我知书识礼,你们让我保持风度,幸福都被人抢走了,我如何保持?!”

    长喘一口气,周凌雪继续道,“而且,我并不觉得我丢人,我相信,她的作品,每个人心里都有疑问,区别是,别人慑于乔家的权威,不敢吱声儿。

    而且,最终她也没受到什么伤害吧?我的质疑反倒是成就了她不是吗?占了便宜又卖乖,说的就是她那种人,而你们,做为我的家人,竟然也觉得她好,呵呵哈哈哈”

    ……

    “你说什么?周凌雪精神出问题了?”夏洛舞被周媛媛带来的消息惊的一下子坐直了身子,眼睛瞪的圆圆的,“你没和我开玩笑吧?”

    “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吗?”周媛媛不满的冲夏洛舞翻个白眼儿,“有什么好惊讶的,就看她性格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你不觉得有问题吗?”

    被周媛媛这么一说,夏洛舞一琢磨,还真是那么回事儿。

    以前的周凌雪也霸道,但,也仅限于私下里针对她的时候,人家嘛,一直摆的是大家闺秀的范儿,像设计大赛上的举动,的确不像曾经的她能做出来的事儿。

    “她其实纯属被她妈害了……”周媛媛叹口气道,“说实话,自从她妈嫁给我爸,又有了她,我和我哥就特别不喜欢那个家,同时,我也总在盼着什么时候她们母女能遭点儿报应。

    但现在看着她疯疯癫癫的样子,我心里又忍不住有点儿发酸,如果不是有那样的一个妈,她也不会是那样的性格,更不会变成今天的样子。

    说起来,是她妈太贪了,总想着,利用她,把我爸的一切拿到手,总给她灌输一些我和我哥会影响了她们母女的观念,才会让她总对成败得失那么介意。

    而这种介意,发展到后来,不只是针对她们想要得到的一切,甚至包括了外界所有的一切,她喜欢你家木头哥,结果半点儿回应没得到。

    杨秒追求她,她以为对方是真心待她,结果,耍了她一通,和乔琳结婚了,离婚后,又上门找她,她以为这次是真的了,结果没等她反应过来,人家又有了中意的女孩了。

    你看她装作不介意的样子,其实,她可介意呢,从小到大,她的占有欲就特别强,又自视甚高,这一次次的打击下来,她可不就崩溃了?

    其实,在她性格发生改变的时候,就已经出问题了,只不过,她妈护着她,总说她是因为乔木的事儿心情不好,过去那一段就没问题了,结果,最后把她护成这样了。”

    摊摊手,周媛媛一脸无奈的道,“所以,你说她是不是被她妈害的?”

    “是。”这次,夏洛舞肯定的点头了,但,对于周凌雪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她是绝对无感的,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周凌雪也不例外。

    周媛媛笑嘻嘻的道:“你应该开心,少了一个盯着你家七少的情敌了。”

    “这个,倒犯不上……”夏洛舞摇摇头,“以乔木的姿色,对他心存觊觎的女人少不了,这不是我能防的,关键还是要靠他自己,而且……”夏洛舞笑笑,“这样的人,能算得上情敌吗?”

    “呵……呵呵……”周凌雪笑的极其不自然的看着夏洛舞的身后,迅速站起身来,“舞儿,我……我和洛辰约了一起去办点儿事,我先走了。”

    “你不是……”夏洛舞一回头,就见乔木正虎着一张脸站在她身后,想到自己刚才的话,心虚的笑道,“你怎么过来了?”

    “我要是不过来,怎么能听到你说我‘姿色’不错?”姿色俩字,乔木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他一个将近三十岁的大男人,竟然被未婚妻形容“姿色不错”!

    “嘿嘿……”夏洛舞讪讪的笑着,挠挠脑袋解释道,“对不起,我错了,是我用词不当,其实我的意思,你是明白的,对不对?”

    乔木也不是真生气,只是摆个脸吓唬吓唬夏洛舞罢了,这会儿就伸手揉揉她脑袋:“以后不准这样形容了,好歹我是男人,是你丈夫!”

    “现在还不是……”小声嘀咕一句,夏洛舞又赶紧摆出个讨好的笑脸,“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那样形容你了。”

    “嗯,记住你自己说的话……”再次伸手揉揉她的脑袋,乔木坐到她的身边,“我刚得了消息,因为你得了大赛的冠军,为国争了光,毛大志提议让你做文化形象大使,领导们已经同意了。”

    琢磨了一会儿,夏洛舞脸上挂满了笑容:“这倒算是件好事儿,我可以借着这机会,好好宣传一直咱们的军人公益基金会,对不对?”

    “你喜欢就好。”乔木认真的看着她,“我特意过来告诉你,就是想让你有个心理准备,喜欢就接,不喜欢就不接,没有人能勉强得了你。”

    “好。”夏洛舞一脸感动的看着乔木,一时间竟不知说什么好,从她有了重来一次的机会,虽说最初是她救了他,但是接下来,基本都是他一直在护着她,让她的一路,可以走的不那么坎坷,相信父母看到她现在的生活,也一定会特别为她高兴的!

    犹豫一下,夏洛舞又看着乔木道:“其实这事儿,犯不着特意跑过来说的,你打电话也是一样嘛。”

    “小没良心的……”乔木伸手刮刮她鼻子,“我想你了,想过来看看你,不行啊?”

    “当然行,我这不是担心你工作忙嘛。”夏洛舞一脸无奈的看着他,“如果你过来一趟,回头却要加班到半夜,那就真的是没必要了。”

    “我觉得有必要。”乔木叹口气,“舞儿,以你的能力和才华,一段时间内可能会越来越忙的,所以,我要是等着闲下来才来见你,大概又要和以前一样,几年不见面了。”

    “放心,我不是工作狂。”夏洛舞好笑的看着他,“而且,我只是愿意做自己感兴趣的事儿,我没有做女首富的野心,所以你放心吧,就算你闲上来过来看我,咱俩顶多是半拉月不见面,绝对不会出现你说的几年那样夸张的程度的。”

    “舞儿,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开心就好……”乔木一脸认真的看着她,“我不会强求你任何事儿,我只会做你坚强的后盾。”

    “好。”夏洛舞点点头,眉眼中是满满的笑意,有这样的一个男人,如此的宠着她,哪怕以后遇到再多的坎坷,她也绝对不会重蹈曾经的覆辙!

    而且,她相信,以乔木的能力,以她现在的能力,他们以后的路,会越走越顺,他们也有足够的能力,让自己的家人,过的幸福!

    上天,是如此的厚待她,给了她复仇的机会的同时,也给了她真正幸福的机会。

    她相信,不久的将来,她们会在自己的小家庭里,过着属于他们俩的幸福小日子,他们会有属于他们俩的小天使,相依相伴,一辈子……

    ……

    七十年后。

    一幢豪华的别墅中,乔木和夏洛舞都已经是满头白发,老两口依偎着坐在沙发上聊着天,时间,真的是太快了,感觉俩人昨天还在说着将来的生活呢,一眨眼,他们都儿孙满堂了。

    聊着聊着,乔木遗撼的看着夏洛舞:“老伴儿,我想再撑着多陪你些日子,可惜,我要食言了……”话音落下的同时,他的脑袋缓缓的落到了夏洛舞的肩膀上。

    泪水,顺着腮颊流下,夏洛舞就那么坐着,一动不动,这一天,她早就料到了,但真正到来的时候,她的心还是痛的无法呼吸,相伴了七十多年,彼此已经刻入对方的骨子里,一个的离去,等于同时带走了另一个……

    “大白……”半天,夏洛舞轻唤一声蹲在身旁的大黑猫,“我们,一起走吧。”

    夏大白无奈的看着这个陪伴了近八十年的主人:“我和你说过,可以,但是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五十,如果不带他,你一定可以好好的。”

    “如果没有他,我宁愿灰飞烟灭。”

    虽然已经近九十岁,夏洛舞的一张脸,并不像普通老年人一样,仍是看上去光滑红润,只是此时,她的眸中是满满的沉寂,完全失去了往日的光彩。

    “好吧。”看着这样的主人,夏大白无奈的叹气,半天,对夏洛舞道:“好了,我已经把他的魂魄收进空间,咱们走吧,再晚一会儿,孩子们就回来了。”

    是的,这一天,夏大白早就算到了,所以,一大早,夏洛舞才会把家里所有的人都支了出去,为的就是方便他们可以安安静静的离开……

    疼痛,挤压,比死还难受的痛苦,一点点的向夏洛舞袭来,她咬紧牙关,逼着自己强撑着不昏过去,夏大白说过,只要她能保持清醒,它就一定可以把乔木带过去,否则,除了乔木带不过去,她也会灰飞烟灭。

    如果没有了乔木,她宁可灰飞烟灭,但是,如果能继续在一起,当然比灰飞烟灭要好,所以,她必须让自己撑住,再大的痛苦,都必须撑住。

    那一道道的雷打在身上,她甚至能感觉到焦糊味儿……

    这样的痛苦,持续了半小时之久,就在夏洛舞感觉自己真的要撑不住的时候,雷电声停止,而她,也一骨碌摔在了一片绿草地上,她的身旁,是同样大口喘着气的夏大白。

    “大白,木头怎么样?”

    夏大白冲她翻个白眼儿:“你心里,就只有你的木头,也不看看我,毛还剩多少了!”

    好吧,现在的夏大白是比较惨,一身黑毛都呈焦炭状儿了,夏洛舞愧疚的看着它:“大白,对不起。”

    “知道对不起就好!”翻个白眼儿,夏大白爪子一挥,乔木出现在了夏洛舞的面前,这会儿的他们,都回到了二十岁左右的样子,乔木有些迷茫的看着夏洛舞,半天,一把抓住对方,“舞儿,我们一起重生了,对不对?”

    “一起重生?”夏大白气得跳将起来,“小爷我费了那么大的劲儿把你们带回来,你竟然第一反应是你重生了,你以为重生那么容易啊?你看看小爷我,都成什么样子了?有没有点儿感恩的心?!”

    说着又恨恨的瞪一眼夏洛舞,“小爷为了给他塑肉身才功力大失的,要不然,你以为小爷会成现在这惨样子?告诉他,以后都要听我的!听我的!”

    “好,以后换我们听你的。”夏洛舞说着赶紧掐一把乔木,“咱们是来到了大白所在的位面,从此以后,咱们就跟着他混了,要是咱俩修炼的好,没准还能回去看看咱们的子孙呢。”

    “真的?”乔木一脸感激的看向夏大白,“大白,谢谢你,我保证,以后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

    “这还差不多。”夏大白得意的咧咧嘴,又嫌弃的看看自己一身焦炭的模样儿,“走吧,回头小爷养好了身子,你们陪我去找兔子精去,帮我把媳妇追到手!”

    “好。”

    脆快的应一声,夏洛舞和乔木起身追上去……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