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穿越小说>攻约梁山> 第219节祸及赵佶
    一秒记住【笔神阁中文网.biyan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指挥使再发急,到了宫门前也不得不停下玉辇。

    因为宫门太厚重坚固,不是不顾惜拉辇的马就能一气强撞开的。

    强撞的结果只怕是宫门没怎么样,仍是打不开,而马却撞死了,本就跑不动的玉辇更彻底不用逃了,皇后就死宫门前吧。

    况且强闯宫门,毁坏宫禁,无论怎样也是死罪。

    指挥使奋勇救皇后是为表忠心立功的,可不是为奋斗一场落个重罪死掉的。

    守门将可不管指挥使如何急怒喝骂。

    在皇宫,皇帝才是主人,是唯一必须保护好的人。皇帝的安危高于一切,为此,关键时刻牺牲任何人,包括牺牲皇子娘娘都是可以的,应该的。有事,先保护和照顾好皇帝,然后才是皇子娘娘。

    玉辇归来,却没有随驾并证明身份的众多护从及太监宫娥仪仗,只一人驾玉辇仓皇出现,哪怕这人是熟知的同事也不能放行。谁知道你是不是挟持了皇后或假借玉辇为诸贼同伙开道的叛贼?

    若是让你驾玉辇闯入皇宫横冲直撞,不说是有坏心成心想祸乱大内,就只惊扰了圣驾,谁又担得起?

    这就是这位守门将不肯开门配合通行的理由。

    说到底是守程序,出事了他也有开脱罪责的理由,而反之,千万别出事,出点事,他就罪责难逃,而且不小。他采取的是最有利于自己的方式来干,不求功,只求安稳事后能脱罪,而不是优先顾虑皇后的安危,实际是对皇家毫无忠心。

    平时里表现的再忠心耿耿再为皇室尽忠职守不怕死,那都是假的,是职场演戏和升官发财必须的伎俩。他心里只有他自己,一到关键时刻就露出本相了。

    另外,驾辇的指挥使喝不动他,即使在这时候也休想指挥他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他也是指挥使,而且出身权贵之家,是有背景有靠山的,哪会听同样是指挥使却出身卑微的同行喝斥指挥。

    若是殿帅高俅或什么其他厉害的武勋要员,不用催促喝令,他也早积极主动打开宫门,谦卑躬腰放玉辇入宫了。

    至于惶急怒急喝骂他的云姑,他听出音来了,知道是哪位,但照样不鸟。

    一个宫女而已,是皇后的心腹又怎么了?她仍是个卑微的宫女。

    涉及宫禁的大事还轮不到皇后发话。何况是区区宫女。

    让护驾指挥使更恨的是,停车检查就检查吧。反正也喝令不动你。你倒是快点。可这守门将说是警惕性高,实为惜身特怕死,带着守门上百将士唿啦围上来刀枪并举监视紧盯着他和玉辇。守门将还生怕玉辇的车帘猛然一开杀出一伙可怕歹徒,不敢近前伸手掀开车帘查看里面,而是从部下那拿了根长枪,用长枪远远地小心翼翼地慢慢挑开车帘。

    “王班,我草你八辈祖宗。”

    护驾指挥使气得忍不住破口大骂,“磨磨蹭蹭,贪生怕死。你耽误了时间,是成心想害死娘娘?”

    “你以为打着严守宫禁规矩的幌子就不会有罪?你想死啊?不,你指定必死无疑。”

    叫王班的守门将心中一惊,但却更恼火被辱骂,仍不鸟护驾指挥使,专心防范挑开的车帘后可能存在的凶险。

    车帘全挑开了。

    他看到了脸色煞白一头汗更一脸急怒的云姑,看到了尊贵的皇后歪靠在云姑怀里似是昏迷不醒。也可能是已经死了。可能是被云姑和这位指挥使密谋害死了,却借尸体来诈门闯宫.....

    .嗯,嗯,这不是没可能。不得不严加防范。

    这就是事后追究责任时推脱没及时给皇后放行的罪责的最好借口。

    他的鬼心思小算计反应气得正急得发疯的云姑尖叫大骂:“看到娘娘,你这该死的杀才还不赶快打开宫门?”

    王班意识到自己真误事了,自然力争自保,还想狡辩几句想获得皇后的体谅,却无形中仍是在拖延时间耽误事。

    云姑却没心思再耗一点,淫贼僧兵正杀来,命在顷刻间就可能失去。她一急,再顾不得尊卑规矩,直接使劲摇晃郑皇后,哭着尖叫:“娘娘,娘娘,你快醒醒吧。这该死的杀才不肯给你放行,他想害死娘娘......”

    王班一听这个既惊又恨,却看到郑皇后呻吟一声睁开了眼睛,不愧是皇后,稍一恍惚,眼神瞅见王班和车外的宫门与御林军立马就清澈冷厉起来,一正身子,身体虚弱,声不高透着虚却照样极具威严地喝令将士:“还不给本宫开门?”

    这时候,王班就说不算了。

    他想什么,顾忌什么都不重要了。皇后一开口,所部将士立即闻声奔去开门,根本不管王班这个头领是什么意思。

    沉重的宫门想打开也是快不了的。

    吱哑哑间,在稍远处正和截杀的禁军恶战的法缘听到了开门声,看到了玉辇要拉着他的女菩萨潜入魔王宫,顿时急了,狂吼连连中几杖扫开本就吓得畏首畏尾却不得不硬头皮上前交战的禁军几员骑将骑兵,策马狂追过来。

    他一跑,那些沉浸在大战妖魔神将什么的痛快杀戮快感中的众僧强者也跟着大发神威闯了出来,杀向宫门。

    护驾指挥使听见了,急得不等宫门开好就赶紧策马,却玉辇太沉,拉马又疲惫不堪,急切间想快速起动跑起来却是艰难。急得指挥使又大骂喝令这的正瞅着妖僧群如狂风凶悍杀来而陷入紧张的御林军:“死人啊。快帮着推辇,快”

    在众将士的奋力帮助下,沉重的玉辇总算快了起来,总算冲入了宫中。

    可惜,法缘他们也转眼紧跟着闯来了。

    守门的御林军是步兵,根本挡不住开了挂的僧人所成骑兵的冲击。宫城上的将士拼命放箭并射击几架床弩也只搞掉了部分僧人,照样来不及阻挡僧贼杀入宫中。剩下的近百僧人紧咬着玉辇就杀入大内。

    至于那位王班将军害怕魔神般的僧骑,想逃走,却哪跑得过战马,早被一高僧一刀砍倒在宫门内被马踏如泥。

    皇宫警声大作。

    在宫中值班的御林军闻声行动起来,在宫中反应却快了,也严格服从军令调度指挥,总算现出精锐的样子。但这没迅猛的效果。因为他们值守分散在各处,又没有战马,宫中只能步行,想赶到出事地点需要时间。而时间对玉辇最要紧。

    玉辇闯重重宫门,仓皇逃往内宫深处皇后的宫殿。

    沿途的御林军将士和增援来的将士奋勇扑击紧追不舍的疯魔僧骑,忠心骁勇,大多舍命向前,不断光荣战死,与不少的武力高强官高禄重平常显得勇武无敌尽忠职守不怕死,在此刻却吓得不敢上前死战的那些御林军大将形成鲜明对比。

    闯入宫中的僧骑尽管个个武艺高强,又潜能暴发,凶悍强大如神魔,却到底是人,在弓弩和将士的不断猛攻中也不断死去,人数终于在迅速减少,但仍有二三十骑高手追着玉辇冲向皇宫深处,让沿途无马的将士再着急却没奈何。

    截不住,追不上啊。

    激烈的厮杀和警报也惊动了皇帝赵佶。

    驾驶玉辇的指挥使熟悉宫中地形,靠这一点优势总算能一次次逃脱追杀最终逃到了皇后宫前。

    而赵佶今日所在宫殿恰巧就在皇后宫的附近。

    更巧的是,赵佶听到危险,正在随行人员的催促与保护下紧急撤离,想避往别处,正好遇到追杀来的法缘等高手。

    在法缘等眼里,身着王袍被众人随护关照着的高贵皇帝自然就是那个派手下魔将抢走女菩萨的可恶大魔王什么的了。杀了魔王,就等于解救了女菩萨。对其它高僧强者而言,降妖除魔,杀了这个胆敢挑衅“本佛陀”“本至尊大神”权威的什么妖魔王者。方能以证本尊神通威严,方可震慑诸天万界的其它妖魔鬼怪神仙老实臣服。

    于是赵佶这就成了第一攻击目标。

    争斗几乎瞬间就进入白热化。

    二三十骑僧人不约而同跳下马,不用追赶了就放弃了并不是太擅长的马战,下意识就都选择了以最能发挥潜能加成的灵活步战本领战斗。

    他们在药效与极度亢奋下一个个抹了油一样光亮的秃脑袋此刻头皮发红,在阳光下越发闪亮,似闪烁着成神做佛的那种洪福祥瑞吉光,实际却是冒着凶灾血光,一张张脸紫涨的更似要喷血,一双双眼睛通红却似乎放光,这形象越发象由佛陀露出妖魔本相的恐怖凶灵,或高宣佛号,或高叫本神尊本佛陀本神主什么的,都怒瞪双睛如雷咆哮着疯狂扑向赵佶方向,如此更似兽性凶性大发的噬人妖魔。别说从没见识过这等可怕场面的皇帝赵佶,就是军中精选的也曾尸山血海杀出来的御林军将士和赵佶身边最依仗的那些变态阴狠之极的太监高手骤然看到这诡异阴森一幕,也不禁心里一寒,发了憷。

    此时,随着在宫外一路追逐和越来越多的禁军争斗厮杀逐步加剧,随着血腥增多,也随着看到幕后终极**oss——赵佶这个狂妄胆大‘大魔王’出现,特别想除掉,诸般因素加在一起的刺激也最终把药效催发到了极致。这些僧人的身体潜能全部暴发,就象当初同样在药效下疯魔行凶的蔡京的子孙一样,命不久矣,但也正是最可怕的时候,战斗力个个高得不象人,仿佛一个个真是福缘深厚德高得天宠而开悟得道成了神仙佛陀,非区区凡人可敌。

    在这些僧人昏乱又空前绝后敏锐清晰无比的矛盾意识中,他们自己也感觉特别好,感觉自己确实是脱离了**凡胎,就是成了神。也越发神勇无畏而肆意凶暴。

    无敌嘛,有不死之身嘛,自然敢放手死战,任性逞凶。

    好在皇帝赵佶是皇宫大内最重要最优先的保护对象,紧急赶来护卫的将士众多,并且会越来越多,及时赶来的武艺高强带队军官也不少,在弓弩与奋勇阻拦下虽然被勇不可当的众僧杀得死伤惨重节节败退,赵佶倒是没被转眼追杀掉。

    是真忠,还是假忠;是真勇,还是假勇;对大内禁军来说,到了此刻就全考验出本质来了。

    负责统御整个大内禁军的御林总管都统,也就是鄙视刁难出使梁山回来入宫紧急求见皇帝的钦差薛弼的那位傲慢将领此刻就露出了不堪。

    他紧紧护卫在皇帝身边,着一身华丽耀眼精甲,持一对西瓜般大的铜锤,好一副忠心护主又神勇无敌的光辉大将形象。

    但当他看到自己的副手,也是位皇帝精选出来的武力极高的心腹重将舞一对沉重镔铁锏大吼着勇猛凶悍冲上去阻击闯出重围冲过来想杀死皇帝的一位老僧,却被这位怕不有六七十岁年纪的老僧几乎转眼就干掉了后,本也想冲上去在皇帝眼前展示雄威和忠勇的脚步顿时就嘎然而止,吓得不但不敢英勇阻击这个老僧,而且两腿发抖退避不已,却还不忘大叫:“圣上速走。末将垫后随护。”又狂呼将士赶紧过来增援,无疑是想让别人垫后送死,他好抽身随着皇帝一起逃走。

    赵佶哪跑得了哇,早吓得瘫了一样,站都站不住,在这场合下没直接翻白眼昏过去已经是赵岳闹事反复刺激锻炼了他的结果,现在能保持睁着眼猛打哆嗦就不错了,只能由两高手太监硬架着逃。

    好在如此反而逃得更快些。

    要是赵佶自己能跑,就算经常踢球腿脚练得不错,也吓得没几步就会跌倒,只怕被不知畏死的僧人疯魔赶上秒杀了。

    赵佶能逃得快,幸运避开了那宗师级武艺的老僧。那位精明的御林总管将军却到底难逃一死。

    他一身重甲,本就跑不快,又拿着一对大锤,本是对敌的厉害重武器,此刻却成了累赘,越发逃得慢了,却又不敢丢下大锤空手面对危险。当然这是相对而言。比起其他人,他身高力猛,体力强劲,武艺高强,跑起来不仅不慢反而极快。

    但他的对手却是太厉害了,神魔一样快得不可思议。

    老僧几乎秒杀了御林副将,在其他将士奋勇围堵过来时硬生生转瞬就闯了出来杀向都统。

    都统只觉得眼一花,老僧就到了面前,他惊骇大吼一声,双锤刚挥舞起,老僧的一只铁掌就到了,正拍中他面门,把他的面孔拍成了平板,脸骨碎裂,脑袋更猛向后仰嘎巴一声折断了脖子,这下彻底不要脸了,命也不要了,沉重的身躯和大锤轰隆落地。

    老僧秒杀了都统,感觉更好,自觉神通更广大了,猛虎般咆哮一声飞步杀向赵佶......手机用户请浏览m.biyan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