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仙侠修真>仙途缘起> 番外看尽这世间花开花落与那凡尘烟火
    “这便是你曾经来过的千寅界?”云端之上,凭空立着两道青色的身影,一高一矮,一男一女,二人皆是一身青色道袍,被高空中的罡风吹拂着,那一身广袖宽袍也只微微拂动,只要是稍微有些修为的修士便能看出这一对男女修为不凡,即使他们收敛了全身气势。

    这一对在高空中遨游的修士不是别人,正是被修仙界称之为秦氏夫妇的秦重英和顾天好。

    顾天好低头看向下方的小雾镇,眼底有些许怀念之色,当“千寅乱谈”的牌匾映入她的眼帘之际,她微微的诧异,当初在姜琪慧将冥盒交给剑远真人,也是刀行远手中的时候,冥盒不打自开,其中别风上人的身影出现,只是从神魂本体上剥出的一缕神魂,而刀老的虽然不是完整的神魂,但是那道神魂中包含了他的一魂三魄,以刀老练气期的修为,少了一魂三魄,且那一魂三魄还被她们带入了修仙界,与本体和肉身之间隔了空间壁垒,如此,刀老一个练气修士,应该无法再靠着剩下的二魂四魄和一部分神识结合的神魂再活下去的,且那个时候,刀老和刀行远说的话也很明白,他不但无法活下去,还无法进入幽冥投胎转世,算是形魂俱灭,可是顾天好现在看到千寅乱谈并没有关门,初初的确有些惊讶,可是当她看到从小店里走出来的一位中年男子后,她又明白且释然了。

    以她如今元婴后期的修为,虽然不及秦重英的羽仙初期,能够直接破开空间壁垒,带着她从修仙界来到千寅界,可是在这样的高空中听清楚下方地面上的人说话,实在是轻而易举,所以她自然而然知道那个和一位年轻女修一起出来的中年男子并不是客人,而是送客人出来的主人,那个中年男子虽然身材壮硕了许多,面容也多了沧桑和岁月感,可是顾天好还是一眼便认出了这个中年男子,这男子正是当初卖给他们千寅界地图的刘焯。

    “刀老当年对他很好,他死后将自己的产业留给他倒也很正常。”顾天好颇有些感慨的道。

    顾天好又带着秦重英去了刘家,让顾天好吃惊的是刘家的红玦木大门虽然仍然散发着灵木的清香,可是仔细看去,都能发现那大门和屋子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打理了,连守在大门两边的家仆也显得无精打采,更让人感到奇怪的是,那两个家仆只是一般的家仆,是没有一丝修为的凡人。

    此时那两个家仆正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天,年长的那个家仆道:“我小时候,我们刘家还不是这样,那时候我们刘家的家主别风老祖宗虽然已经陨落了,可是雾远公子还在啊,他已经结丹成功了,我们刘家在千寅界仍然力压其他家族。只是,唉……”

    年长家仆看了一眼略显破败的大门,重重的颇有心事的叹了一口气。

    年轻的家仆一听年长男子主动提起这个比较敏感的话题,忙提起精神,向年长家仆打听道:“大旺叔,我早听人说过我们刘家前面已经风光了几百年,本来至少还能再风光个几百年的,可是这几十年还没过完呢,怎么变成这样,若不是……”

    年轻家仆偷偷瞄了一眼年长家仆,见那个被他称为大旺叔的年长家仆没有斥责他,才大着胆子试探的道:“若不是现在风雾窟灵气涌动,风原石接连出现,那些前辈们都想进风雾窟寻找风原石,想穿过空间壁垒,去往修仙界,现在没功夫来找我们刘家的麻烦,否则……”

    年轻家仆住了嘴,他被年长家仆狠狠瞪了一眼,未尽的话语实在不敢再说。

    “不该说的话不要多说,你知道什么,小心要了你的小命,我们那位雾远公子虽然修炼走火入魔,修为已经不剩什么了,对付有修为的修士力不从心,可是对付你我这等凡人还是轻而易举的……”

    话音刚落,年长家仆瞬间反应过来了,他刚刚让别人慎言,这下他自己说多了,只是话已出口,也无法收回了,只能交代年轻家仆守口如瓶。

    顾天好对于刘家的变故并没有什么感触,只略听了听刘家两名家仆的对话便离开了。

    这次他们去了碧落村,刀烈郎的外祖家,当年的碧落村因为万雪和贾来木的屠杀,只剩下五名少年了,当年他们一行人离开千寅界之时,阿皓说要重建碧落村,如今,顾天好俯瞰下方,阡陌交错的村落,炊烟袅袅,鸡鸣狗吠,庄稼已经成熟了,一片金黄色,与金黄的夕阳交相呼应,让人看晃了眼,不知哪里是夕阳,哪里是凡尘的烟火,顾天好眨了眨眼,她的脑海中出现了几百年前碧落的萧条景象,整个村落只有一缕炊烟,五个少年瘦弱却坚韧的身影在夕阳中被拉的很长很长,而她,当年因为这样一副场景,顿悟了……

    如今在下方这个村子中,那些笑颜灿烂的村民脸上,看不到了熟悉的面容,可是仔细一看,每个村民的脸上似乎都能找到曾经的影子,这也许足够了。

    “不下去看看?”秦重英问道。

    顾天好摇摇头,“不了,故人已不在!”是的,故人已经消失在了时间的长河中,她的确没有下去的必要了。

    从千寅界回来,他们去了云极大陆,去了望云派,几百年过去了,望云派也从之前被云容仙子几乎毁派的打击中走了出来,更重要的是图三力,她不但恢复了结丹修为,且进阶了结丹后期。

    这次顾天好却是进了望云派。

    图三力恭敬的要拜下去,被顾天好阻了,她笑道:“当年我与姜师姐等人来到望云派,本来是为了参观三力真人你的结丹大典的。”

    图三力也想到了那件事,在自己结丹大典上出现的那件大事,她终其一生也会牢牢记住的,那一场祸事不仅损了望云派的根基,且他们望云派的掌门一玄真人还陨落了。

    “当时情况紧急,又是一片混乱的场景,实在是怠慢了前辈。”图三力颇有些紧张的说道,且图三力最为紧张的还不是这件事,而是图家之事,这秦氏夫妇在修仙界已经成为一个传说,是世人所景仰的存在,他们的经历也流传甚广,图三力自然也听说过这秦氏夫妇二人曾经去过图家,且被图家主利用魔修阴了一把的事,当时还有剑远和佳清这两名云晶派的逆徒,虽然她与图家早已闹翻,也早已离开了图家,以望云派为根基,可是在外人眼中,在这秦氏夫妇眼中,会不会将自己当做图家的一份子可很难说。

    “当年那事又怎么能怪你们,当时你们望云派弟子允许我与幽月幽兰躲进门派密地,已经算得上很宽和仁慈了,否则说不定我早死在那云容仙子手中了。”

    顾天好与图三力说了一番话后,图三力也一直没有等到这位青烨羽尊的道侣,顾真君的责难,这时候,图三力才真的相信对方只是路过故地,所以才进来看看的,而不是特意来找麻烦的。

    心里放松了,图三力说话也自在了许多,“那云容仙子十年前已经坐化了。”

    这事顾天好却是不知的,也没等顾天好发问,图三力道:“当年一玄掌门师兄自燃,云容受了不轻的伤,这些年修仙界大事多,机缘多,危险也多,云容仙子接连又受了几次伤,寿元锐减,在十年前便已经坐化了。”

    图三力的话中有放松,却也有遗憾,顾天好倒是颇能理解图三力的心思,她如今结丹后期的修为,那云容仙子虽然伤势一直没有痊愈,但是好歹是元婴修士,若是再来望云派找麻烦,以图三力的修为,还不足以对付她,她自己坐化了,对望云派来说是好事。

    可是云容仙子与望云派,与图三力之间都有深仇大恨,既有差点灭门之仇,又有灭杀望云派掌门之恨,图三力内心深处肯定是想亲自灭杀容云仙子来报此仇此恨的,只是时不我待,现在也只能如此了。

    从望云派出来之后,顾天好沉默了良久,秦重英看着她,试探的问道:“想朝光了?”

    顾天好微微一愣,立刻摇摇头,她还真的没去想这家伙,“他在门派中,有那许多老祖宗关,我有什么可想的。”说到这里,顾天好心中却微微一动,倒是真想起了她那儿子了,“当年青隐前辈是不是说等那小子二百五十岁时,不管什么修为,都要将他接到身边亲自教导?”

    见秦重英点头,顾天好这才微微露出不舍的神色,“那也没几年了。”

    “舍不得?”秦重英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顾天好轻轻瞪了他一眼,那一眼却没有丝毫震慑之力,反而波光潋滟,让秦重英看出了丝丝缱绻之意,他不由情动,拉住她的手道:“不如,我们给朝光生个弟弟或者妹妹,那小子不是一直嚷着想要个妹妹玩吗?”

    顾天好暼了秦重英一眼,“你想的尽是美事,以我们如今的修为想再要个孩子谈何容易,是朝光,那也是天道故意让我们钻了空子才能出生的。”

    秦重英笑:“说不定天道会再次眷顾我们呢!”

    顾天好不理他的异想天开,径自往前遁去,不过因为他的一顿插科打诨,她倒是将之前的惆怅和彷徨给抛到了脑后,既然想去见便见吧。

    结丹初期鬼修幽月在看到顾天好那一刻,惊讶的几乎要张大了嘴,不过她如今也是结丹修士了,好歹控制住了自己,没表现出太过夸张的表情,不过她夸张的动作还是没有控制住,一下子便飞扑到顾天好身上,紧紧的抱住她,激动的道:“天好,真的是你,我以为自此以后我们再也不能见面了呢!”

    顾天好见幽兰如此,心内也很是触动,她感到从幽兰身上传过来的丝丝阴寒之气,笑道:“我们同处一个修仙界,你活着,我也活着,为何不能见面?”

    幽兰跺脚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意思,你现在是青烨羽尊的道侣,是传说一样的人物,哪有那么好见的。”

    顾天好瞪她,“你去过元道宗吗?”

    见幽兰摇头,顾天好才道:“你看,你又没有找我,怎么知道见不到我。”

    幽兰愣了一下,既而反应过来,嬉笑道:“是我的错!”

    顾天好和幽兰叙完了旧,这才问她关于今幽真人,幽月和陈欣然的事,幽月道:“师父在几年前进阶了元婴中期,现在正在一处密地闭关稳定境界,师姐出外历练了,一直未归,至于陈欣然,她早在百多年前,跑去春家,将她那姑父和他后娶的女人灭杀之后,自己求了师父返回幽冥,说要重新投胎。”

    半晌,顾天好才点点头,“了了她的这桩心事,但愿她能够投个好胎!”

    一个月之后,当幽兰缓缓飘下落到地面之时,看着眼前荒芜的场景,不由的潸然泪下,顾天好走上前去,握住她的手,“我们进去祭拜一下吧。”

    她们二人现在来到的地方并不是什么其他地方,却是她和幽兰,不,应该说钟兰草度过快乐童年的地方—赤云派,如今的赤云派早已成为了一片荒地。

    “很久没有回来了,我想我若不是修士,这个地方原来的模样应该在我的脑海中模糊了。”幽兰叹息道,“恍如隔世的感觉,不,应该说是已经隔世了。”

    “我们去后山看看。”顾天好拉起幽兰的手道,刚刚准备迈步,她又转头对一直跟在她身后的秦重英道:“我和兰草去后山……看看我们爹娘,你在这等一会吧,或者是去其它地方逛逛!”

    秦重英却没有听顾天好的话,而是跟着她一起往后山走,看到顾天好不解的目光,他淡淡一笑,朗若清风,风华绝代,“这些年都没有去拜见岳父岳母,是我的错,如今总不能过山门而不入吧,那岂不是太失礼了!”

    他如此说如此做,也是表示对自己父母的尊敬,对自己的重视,顾天好自然不会反对,因此她便和幽兰走在前面,秦重英跟在她们二人身后。

    山风徐徐,顾天好鼻尖充盈着草木芬芳,几百年前那场血雨腥风的灭门惨案早已被时间的长河冲淡了,若不是还有他们这些记忆力超群的修士们记得,这场已经发生了几百年的惨事已然了无痕迹,当年那些飘荡在空气中,山风里的血腥之气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现在赤云派整个门派驻地只漂浮着灵茶灵花的芬芳之息,没有任何其他令人不适的杂味。

    门派中的屋宇因为几百年没有人打理,又因当年的修仙界物资匮乏,赤云派又只是一个小门派,并不是所有的屋宇都是用灵木灵玉所建,其中有近一半多的屋宇都是普通的木材所建,所以经过了几百年的风霜,整个赤云派已经倾颓的不成样子了。

    顾天好和幽兰一路走来,要说心里没有什么感觉那是假的,这毕竟是她们修炼生涯初始之地,是她们父母长眠之地,是最初陪伴之地。

    也不知抱着什么样复杂的心情,二人终于来到了埋葬众多赤云派同门的后山,当然那里也有她们各自的父母,只是刚刚一走到后山,顾天好和幽兰看到了一个身影,其实以她们二人如今的修为,神识本应该早察觉到后山有他人的,只是这里是赤云派,为了显示她们二人对赤云派那些师叔们和同门师兄师姐的尊重,二人收敛了神识,并没有进行探查,所以才没有发现这后山上还站了一人。

    一直跟在二人身后的秦重英自然早发现了这人,只是以他如今的羽仙期修为,这个修仙界除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青隐神尊和恒青儒尊,谁也不能对他造成任何威胁,有他在这里,区区一介元婴初期修士又算的了什么,而他也相信出现在这里的修士,应该也不是为了寻宝和寻找机缘的,很大可能是和顾天好二人一样,是这赤云派曾经的弟子,才会在此逗留一二,用以缅怀故人的。

    那人背对着他们,身着一袭黑袍,身材窈窕,看其形是一位女修,元婴初期的修为,顾天好却在看到那个背影的第一时间知道那人是谁了。

    “是乐媛!”幽兰惊讶的道。

    而她的这一声也将似乎入定了的人给唤醒了,那人飞快的转头看了她们一眼,的确是冯乐媛,她的眼神在顾天好与幽兰二人身上停留了片刻,一句话未说,便祭出飞行法宝,转瞬间遁出了老远,等到冯乐媛的遁光消失在了天际,幽兰似乎才反应过来,想要去追。

    “天好,我们去看看乐媛吧,这么多年没见面了,再大的恩怨应该也了了。”幽兰认为顾天好还没有放下对冯乐媛的成见,遂劝道:“左流之也已经死了几百年了。”

    顾天好摆手道:“那件事我早已不放在心上了,是乐媛,她既然出现在这里,并且以她的修为不可能没有察觉到我们的到来,即使她和我们一样没有使用神识,可是师兄是羽仙期修士,并没有刻意收敛气息,乐媛也应该感应到他的威压的,既然她知道我们来,在我们来之前并没有走,而是等到和我们见了一面才离开,说明那些过往的恩怨也渐渐都不在意了,只是她现在想的也许只是见我们一面而已,至于何时再见面,何时再说话,甚至何时再交心,这不在你我,也不在乐媛,而在时间上。”

    顾天好拍了拍幽兰的肩膀,“一切交给时间吧,顺其自然,好吗?”

    幽兰想了一下,半晌无奈的点点头。

    和幽兰一起祭拜了那些枉死的赤云派同门,又祭拜了施言真人,顾天好这才领着秦重英走到自己父母的墓前,向他们郑重的介绍了秦重英。

    “爹,娘,是我不好,这些年一直没有带他来看你,他是秦重英,我的道侣,这些年有他相伴,我并不觉得孤单寂寞,人生得一知心伴侣我很知足,爹,娘,前面那些年修仙界正处于一个不安定的时期,也不知你们的神魂有没有成功投胎,若是你们还在幽冥界,还记得我这个女儿,祝福我们吧,对了,还有你们的外孙秦晨,这次他没有来,等下次我找个时间带他一起来看你们。”

    “若是你们已然重新为人,那么这一世的女儿顾天好祝愿你们再世安好,一切平安顺遂!”

    离开赤云派,和幽兰分别,顾天好回头看了一眼赤云派破败的山门,心头一时感慨万分,当时在这个小门派中的自己,一个练气小弟子,又怎么可能想到会有今日呢。

    “好了,”秦重英执起顾天好的手,“了了心事,现在可以和我一起遨游大千世界了吗?”

    顾天好看着他,重重点了点头,“从现在开始,除了修炼以外,我要看尽这世间花开花落和那凡尘烟火!”

    两道青色身影消失在天际,像是一对神仙眷侣悠游于广阔的天地间,不,那本来是一对神仙眷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