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其他小说>带着城市闯战国> 第二百六十八章 会见燕王
    云府男丁纷纷走出府门,在府前跪倒在地。

    姬正看向云渺,对着云渺询问:“汉王可在府中?“。

    “启禀大王,汉王正在府中休养“。云渺对着姬正恭恭敬敬的回复。

    姬正听见云渺的回复,当即对着左志往府内走去,声音顺着风往后飘向云渺的耳中:“陪寡人一同前去与汉王商议国事“。

    “遵旨“。云渺恭恭敬敬一礼,跟着姬正往赵无铭所在的房间走去。

    姬正快步走入一间房间,见赵无铭看来随即一笑:“听闻汉王中箭负伤,寡人特来探望。本想前去汉王落脚之地,可寡人却又听人说。汉王和云氏相交莫逆,故此转道云府,看来传闻果然不假“。

    “原来是燕王,身负箭伤不便行礼,还请燕王恕罪“。赵无铭对着姬正抱歉的一笑。

    姬正看着赵无铭的伤口,摇头宽慰:“无妨、反倒是汉王身负重伤,应该好生休养“。

    “不知燕王此来所谓何事“。赵无铭直接岔开话题,对着姬正询问。

    姬正稍微思索看向赵无铭:“方才汉王的臣属前来质问寡人,关于汉王中箭负伤一事,寡人思来想去故此决定先来此地探望再做回复“。

    “想不到沈川等人居然小题大做,区区箭伤而已何必惊动燕王“。赵无铭听见姬正之言,故意一叹。

    姬正看着赵无铭,在心中稍微思索随即替沈川等人求情:“汉王贵为汉国之主,赵王的四弟。此时身负重伤,身为臣属自然如天塌地陷一般。说来惭愧,昨日本想亲自相迎汉王。一来消息不定,二来宫中又有琐事缠身,故此一直拖到了今日“。

    “身为一国王者诸事繁冗,迟一两日接见孤本无可厚非。只是无奈孤担心邯郸局势,现已传书善无。调兵二十万进驻代郡,孤也即将前去主持进攻中山国事宜“。赵无铭看似在替姬正解释,可话中却又藏着机锋。

    话中之意姬正又如何听不出来,心中不由得有些焦急。当即不在隐瞒对着赵无铭直奔主题:“寡人看过赵国的国书,言以赵、燕、齐三国交界之地的武恒、饶、安平诸地为条件让寡人出兵中山国“。

    “确实如此,但孤观燕国好似并无此意,故此增派兵力讨伐中山国“。赵无铭对着姬正解释。

    姬正想到魏国即将出兵河西,当即对着赵无铭承诺:“寡人愿举蓟城之兵四十万,亲征中山国“。

    “亲征?“。赵无铭一愣,没想到姬正居然有如此魄力。

    姬正对着赵无铭解释:“汉王亲来,寡人若不亲征岂不是显得有些失礼“。

    “孤替大哥谢燕王大恩“。赵无铭忍着伤口上传来的疼痛感,从床上起来对着姬正恭恭敬敬一礼。不管燕王举动如何,但以如此高龄领军出征也应当让人敬佩。

    姬正对着赵无铭一笑,岔开话题:“燕、赵、汉三国联手,中山国灭国以是定局,故此中山国不足为虑“。

    赵无铭微微点头,对于姬正说的这番话他很是赞同。其实以如今的局势,就算燕国不出兵,中山国灭国只不过是晚一些的事情而已。

    姬正看着赵无铭露出一丝愁容:“寡人最为担心的是东胡,不知汉王是否有意在灭掉中山国之后。在和我燕国联盟共同出兵东胡,一举消灭这个心腹之患“。

    “燕王的提议,孤自然赞同“。赵无铭不假思索的对着姬正回复。

    姬正并没有露出欣喜的神色,毕竟此时对于赵无铭汉王的身份还有这几分疑虑:“联盟的详情,不如等灭亡中山国之后在商谈如何“。

    “也好“。赵无铭听见姬正的话也不恼怒,随即对着他回复。

    姬正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目光看向赵无铭肩膀上的伤口:“汉王身上有伤,寡人就不在打扰了。待日后灭亡中山国后,在中山国都城闲谈亦不迟“。

    “有伤在身不能相送,还请海涵“。赵无铭对着姬正回复。

    姬正对着赵无铭一笑,随后带着左志和云渺转身离去。

    对于姬正匆匆离去,赵无铭心知肚明,说来说去都是汉王的身份太过于匪夷所思所致。

    若有若无的脚步声响起,一个身影缓缓而来。

    赵无铭看过去,不由得心中一暖:“明日我即将离去前往代郡,你可愿意和我同去“。

    云嫣默然双目渐渐有些湿润,好似费尽了力气般微微摇着头。

    赵无铭没由来的心中一疼,轻声对着云嫣询问:“你离开邯郸之时为何送竹简,云渺出使赵国你又为何送来衣物,你若不想和我离去又为何不语“。

    “人怎么能以一己之私,而害亲族于危难之中“。云嫣对着赵无铭解释,双目微微闭上泛起一连串的泪痕。

    两人沉默、此时脚步声再次响起,云嫣心中一惊止住的悲伤随即转身。

    青雀跟着云德走来,见到云嫣确是一喜,刚想打招呼却见云嫣逃似的飞快离去。

    云德见云嫣离去之时双目泛红有些湿润,不由得微微皱眉。

    赵无铭不等云德出言连忙解释:“方才询问你姐是否和我一同离去,结果你姐放不下你们云氏,故此生出离别之感“。

    云德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出声,目光看向赵无铭随后又是一叹。

    屋外传来绿依的声音:“大王有旨让我云府上下立即返回渔阳郡,不得旨意不准回蓟城。君子切莫耽误时间,因速速收拾物品连夜出城前往渔阳“。

    “知道了绿依姐姐“。云德对着屋外大声回复。

    赵无铭大舒一口气,看向云德:“告诉你姐、待东胡灭后孤会不惜一切代价接她离开燕国“。

    “青雀、扶着孤离去,我等连夜返回代郡“。赵无铭不等云德回复,当即对着青雀吩咐。

    青雀对着赵无铭躬身一礼:“诺“。

    言罢走向前去,搀扶赵无铭往外走去。

    云德看着赵无铭走远心中满是复杂的神色,姐姐真的能和他喜结连理吗?。还是说这亦或者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梦。

    此时绿依走了进来,看着感慨万千的云德:“君子在想什么“。

    “绿依姐姐,你说我姐和他到底能走到哪一步“。云德对着绿依询问。

    绿依没好气的对着云德瞪了一眼:“你以为是下棋,还哪一步。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君女,我都是希望君女能嫁给此人。本以为此生无望,没想到天意难测。此次离去下一次相遇又会发生什么,谁又说的准“。

    “不想了收拾去“。云德摇了摇头,直接往屋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