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其他小说>清穿之小姐万福> 第二百五十七章
    若鸢本来担心儿子这么不开窍时间久了人家姑娘就不会在这么主动了。

    没想到这姑娘竟然坚持了一年多,不说天天来清府报道,一个星期总有五天是来陪若鸢喝茶的。

    这个儿媳妇儿若鸢是越看越喜欢。

    一年的时间足够长长想清楚一切,只是有些下不来台。

    一年的时间里好好嫁人了,这是这一年里大家最吃惊的事情,某季某月某日,好好逛灯会巧遇了一位文采风流的公子,两人看上了同一盏灯笼。

    那位公子才高八斗先一步对出了店家出的灯谜,好好不干了,小姑娘本来就有点争强好胜,拉着公子的衣袖不肯放。

    寻常人被一个貌美的姑娘拉住衣袖估计也就不好意思了,没想到这位公子是个书呆子,皱着眉仿佛好好犯了多大错似的说到“姑娘男女授受不亲,姑娘请自重。”

    &重?好,那灯笼是我先看到的,公子你自重一点把它卖给我,我就自重一点放开你!”

    书呆子眉头更深了“不可理喻。”

    好好瞪大了眼睛明明是她先来猜题的他插队还好意思说她不可理喻,怪不得额娘老说恶人喜欢先告状呢。

    &荷花,告诉他!小姐我是不是在他前面给卖家钱猜灯谜的。”

    &位公子,我家小姐确实先你一步。”

    书呆子想了半晌,转身问灯笼滩的老板“果真如此。”

    老板答“是啊,这位小姐先来的。”

    好好不满的嘟囔“还读书人呢,一点都不讲理插队还一副傲人的面孔。”

    “.……”那公子本身就是读孔孟道理的,知道真相之后,手里的灯笼杆烫手急了。

    &此便是我的不是,可是这灯笼是家妹的心爱之物,不知姑娘可否……..”

    好好根本不听人家的话“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书人自然上对的起天,下对的起孔夫子。”

    &那么严重吗,既然如此你拿走吧,不过你得再帮我猜个迷,我总不能空着手回家吧。”

    那公子自知有错“也好。”

    这事小荷花回府就学给若鸢听了,若鸢只笑了笑“欢喜冤家。”

    说来也巧,某日好好去巡抚府看小侄女儿,顺便去看看怀了第二胎的姐姐。

    没想到就这么在前厅的回廊里撞上了那位公子。

    &你怎么在这里?”

    那公子先向好好拱了拱手“那日多亏小姐相让,成全了家妹。”

    &什么大不了的,我额娘说了,做人就要乐于助人。”

    &姐是满人?”那位公子问到。

    杭州城里汉人居多,满人大多是杭州城里的贵人所以他有些担心是不是冲撞哪位贵人,连累家门就不好了。

    好好眼睛滋溜一转,起了捉弄他的心思“额,是啊,我,奴婢是格格的丫鬟。”

    那位公子松了口气,她确实穿着挺朴素,是格格的丫鬟,不穿府里的丫鬟服制也正常。

    &此,时候差不多了,我该去觐见巡抚大人了。”

    &这是要去前厅?”

    &

    &好我要去找我家格格,跟你一起去吧。”

    妹妹和一个男子同时到访,窈窈并不觉得奇怪。

    &格奴婢办完事回来了。”

    窈窈差点没从凳子上跌下来。

    &这又是胡闹什么呢?”

    好好冲她姐姐挤了挤眼“格格您忘了您方才让奴婢去清夫人处办事儿,奴婢这是办完事儿回来啊。”

    窈窈扶额,头好疼。

    &君,欧阳公子前来定是有公事要与夫君相商,本宫先回房了。”

    徐路风也是古代书呆子一个,并没有看出什么,对小姨子的所作所为虽然有疑虑,但是他娘子不说什么,他也就没什么好说的。

    &夫人小心些。”

    好好殷勤的凑到窈窈身边“格格扶您~”

    &真是谢谢您啊。”窈窈咬牙切齿的说到。

    &子言重了能伺候您是奴婢的福分。”

    回到房中,窈窈一把甩开好好的手“丫头你又在折腾什么呢。”

    &姐,我长得像丫鬟吗?”

    &么有人说你像丫鬟?”

    &是,我自己跟人家说我是丫鬟的。”

    窈窈再次扶额“你干嘛跟人家说你是丫鬟啊?”

    &为他看出来我是满人了啊,而且我说我是丫鬟人家一点没怀疑,所以姐姐我长得像丫鬟吗?”

    &家看出来就看出来嘛,额娘额娘阿玛咱们兄弟姐妹几个哪个不是满人?”

    &是啦,刚才的那位公子…..”好好嘚啵嘚的把怎么认识那位公子,又怎么在巡抚府见到那位公子的事情讲了一遍“所以姐姐我是怕跟人家讲了我的身份,人家反而不信了。”

    &人家信不信有什么关系。”

    &然有关系”

    这丫头怎么古古怪怪的,难道?

    &什么关系?”窈窈眨眨眼。

    &那…那他说定吓得把灯笼还给我了,我才不要那个灯笼都是别人用过的了。”她也不知道有什么关系,一时口快话都说出口了,只能随便找个借口搪塞过去。

    &你呀,别乱跑了,你和长长同岁,十八岁的大姑娘了,可不能再瞎胡闹了,还有欧阳公子是个不懂风月的,你可别一脚踏错。”

    &要踏他啊,我不过就是随便捉弄一下他。”好好一脸的不在乎,上前挽住窈窈的胳膊“姐姐,你认识这个什么什么公子啊?”

    &东欧阳家的公子,杭州城里最有文采的公子。”

    好好撇撇嘴“有文采?看起来就是个书呆子的样子。”

    &不踏人家还问这么多干嘛。”

    &我就是想知道他妹妹是谁,本格格让灯给她这得是她几世修来的福气。”

    窈窈眯了眯眼“你别管他妹妹,你还是管管你妹妹吧。”

    说到苗苗,好好偃旗息鼓了,这小丫头她不就是“不小心”把小咕咕炖了吗,小丫头竟然记了几个月的仇,她想摸一摸那小马驹小丫头都不肯。

    &啊苗苗小气的不少。”

    窈窈笑了笑,小妹妹是个可爱的,直接把自己院子里的花坛小道全部填平实了,搭了个马厩“哈哈她这是怕你把马炖了给皇阿玛补身子呢。”

    &哪儿敢啊这可是御赐的,而且皇阿玛也不爱吃马肉。”

    &了你差不多回去吧,把今儿的事儿学给额娘听听,额娘一准开心。”

    好好撇撇嘴她才不呢多丢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