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其他小说>闺阁嫡女> 295 大结局(二)
    除此之外只挽一支碧玉玲珑簪,缀下细细的银丝串珠流苏。∑三江阁小說。.e.com∑三江阁小說樂文小說|一身色的粉红烟纱裙清新典雅,绣了樱花的白色披肩一点也不张扬,却让人眼前一亮。

    头上梳的是双蝶髻,带的依旧是通绒草花做的簪子。垂了银丝流苏,流苏底下缀了粉红色的樱花。素雅却略带喜庆,一双杏仁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肤若凝脂,面若芙蓉。气似幽兰,巧笑倩兮,眉目间透出几分清秀。一袭透着淡淡绿色的平罗衣裙,长及曳地,无一朵花纹,只袖口用品红丝线绣了几朵半开未开的夹竹桃,乳白丝绦束腰,垂一个小小的香袋并青玉连环佩。

    益发显得身姿如柳,大有飞燕临风的娇怯不胜。发式亦梳得清爽简洁,只是将刘海随意散得整齐,前额发丝貌似无意的斜斜分开,再用白玉八齿梳蓬松松挽于脑后,插上两枝碎珠发簪。一支金崐点珠桃花簪斜斜插在光滑扁平的低髻上,长长珠玉璎珞更添娇柔丽色。余一点点银子的流苏,臻首轻摆间带出一抹雨后新荷的天然之美。

    多种美集合在皇后的身上,但是现在皇帝冷笑三声:“皇后,你别跟朕开玩笑,你以为朕会相信你的话,青莲不是你和姘头的孽种。岂会是朕的亲生女儿,你也别骗着朕了,朕不会相信你的话。”皇帝在心里断然否定皇后的这一说法,皇后推开皇上,“好,好,好,你要是不相信,现在就可以跟青莲滴血认亲,看看臣妾说的是真,还是假,除非你不敢!”

    “有什么不敢,朕从来就没有不敢。”彻底被皇后给激怒,谢逸脸上的人皮面具似乎也没有继续戴着的必要,径直的拿下。皇后这个时候没有空闲注意谢逸和齐玉娴,只想着让皇帝知道自己错了。大错特错,青莲公主昏倒过去,齐玉娴不忍心走过去帮忙掩盖青莲公主,同时不忘记帮青莲公主把脉。

    看看青莲公主到底情况如何,其实怎么说来,都是对青莲公主的伤害。大人之间的事情,何苦要她来承担后果。皇帝不敢置信的盯着面前的两滴血融合到一起,这样说来,青莲公主真的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你,你,你,都是你骗着朕。你不是说青莲不是朕的亲生女儿吗?为什么现在青莲是了,你告诉朕,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的心也太狠毒了。”

    恨不得掐死皇后,为什么要让皇帝这样后悔莫及。现在对青莲公主的伤害已经造成,还能怎么样才能减轻?皇后哈哈的笑道:“你现在都满意了吧!满意了吧!谁让你玷污青莲,你这个畜生不如的东西,畜生不如。”皇后眼角的泪水哗哗流下,恨不得一切从未发生过。

    可是偏偏就是回不到过去,皇帝宁愿没有跟青莲公主做滴血认亲,就这样沉浸在青莲公主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这个谎言中。好比现在知道青莲是嫡亲女儿,但是确实被自己给玷污她的清白。这让皇帝该如何自处,“都是你,都是你,不是你当初告诉朕,青莲不是朕的女儿,都是因为你。”

    皇帝玷污青莲公主不说,如今把所以的责任都推脱到皇后身上。这是一个父亲该做的事情吗?就算青莲公主不是皇帝的亲生女儿,也不能如此。毕竟在一起多年,总有些父女之情,没有想到如今皇帝连这点儿气量也没有,竟然对青莲公主进行真是畜生不如。

    皇后扯开嘴角,讽刺的笑道:“皇上,你现在满意了吧!当初臣妾那不过是一时气话,现在再去计较这些,已经没用。青莲已经被你玷污,你这个畜生不如的东西,你真应该去死。”皇后诅咒皇帝那是有理有据,就在这个时候青莲公主慢慢睁开眼,见到皇后在自己身边。

    迅速扑倒皇后的身上:“母后,母后,父皇,父皇,要,要?”实在说不出口,就在这时,似乎看到皇帝在皇后身后。身子不自觉的往皇后怀里缩了缩,指着身后的皇帝:“母后,母后,让他走,走,我不要见到他。”皇后还没有出声,只见身后的皇帝焦急的开口,“青莲,你听父皇的话,不要激动,你不想见到父皇,那父皇离开就好。父皇这就走,这就走。”

    依依不舍的多看了青莲公主,奈何青莲公主把头埋进皇后的胸前,“母后,母后。”嘴里不停的念叨皇后,皇后心如刀绞,恨不得当初就死在京城,不回来西兰国皇宫,苟延残喘,害了自己的嫡亲女儿。现在想想也是心酸,齐玉娴只能求助的看着谢逸,不知道该如何安慰皇后和青莲公主母女。

    许久后,青莲公主慢慢的闭眼休息。齐玉娴上前把脉,开了一副安神的药,让宫女去煎药给青莲公主。皇后轻柔的盖好青莲公主的被褥,起身望着面前的谢逸,太像了。眉宇间还能看到当年谢逸父亲的英俊,谢逸慢慢的开口,“母亲。”没错,面前的皇后就是当年谢逸的生母,不得已委身于青楼。

    万念俱灰,何尝想到遇到谢逸的父亲,那样温润如玉的男子慢慢走近自己的内心,结为夫妻。长公主看不起皇后的身份,不愿意让皇后进门。本来就想了却残生,跟谢逸的父亲彻底了断。奈何谢逸的父亲太过于执着,感动了皇后。两人就一直在外过着居无定所的日子。

    既然谢逸的父亲为了皇后能放弃安国公府的荣华富贵,皇后有何不能舍弃的。可惜最后生下谢逸后的皇后被如今西兰国的皇帝找到,装作假死骗谢逸的父亲。这是皇后内心最深的痛,每当夜深人静时,总会想到谢逸的父亲。现在看到谢逸平安的出现在面前,还叫唤自己母亲,皇后就知足。上前一步,准备抱着谢逸,最后还是忍住。

    就静静的凝望谢逸,张张嘴,“好,好孩子,活着就好。”拍着谢逸的肩膀,齐玉娴眼中的泪花忍住没有掉落。谢逸不知道什么心情,只能默默的望着皇后。三个人一时无语,皇后最后定定神,“去别处说话吧!”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谢逸和齐玉娴跟随在皇后后面来到一处偏厅。

    “坐下吧,不用多礼。”其实皇后宁愿从未见过谢逸,在心里思念惦记也是一美好。见到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齐玉娴握住谢逸的手,递给他一个灿烂的微笑。现在齐玉娴不是一个人给谢逸关心,那是两个人。“之所以能认出娴儿,还是娴儿身上的玉佩。”

    蓝色的玉佩当初可是谢逸父亲的贴身之物,后来转送给皇后。但是后来皇后假死后,这块蓝色的玉佩就被长公主派人拿了回去。这一次临走前,长公主特意把玉佩给齐玉娴让她佩戴在身上。也是想着或许有机会见到谢逸的生母,现在还多亏了这枚蓝色的玉佩。才得以让皇后认出齐玉娴是谢逸的媳妇,齐玉娴笑眯眯的说道:“母亲,这枚玉佩是祖母临行前让我挂在身上的。”

    皇后目光微闪,看来长公主还是有先见之明,唯恐在西兰国遇到谢逸的生母。“这块玉佩是当年你父亲送给我的定情信物。”齐玉娴解下身上的蓝色玉佩递给皇后,皇后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没有想到有生之年还能触摸到,真好。伸出手缓缓接过,皇后能认出来说明这信物很重要,有他们的回忆在其中。

    想必皇后肯定很想要好好的感受下,不自觉的拿下,皇后许久后才开口,“你们既然已经出去,为何还要回来?”谢逸现在一言不发,齐玉娴面对嫡亲婆母,只能哄着皇后,想要见皇后确定下再回去。“那你祖母如今身子可好?”当年要不是长公主一意孤行反对谢逸的父亲和自己的亲事,她也不会在京城那么轻易的就被逮住,带回西兰国皇宫。

    如今说什么都晚了,皇后毕竟也算是长公主的儿媳妇,问候一声也是应该的。“回母亲的话,祖母的身子不算很好。”皇后迟疑会,“那你们回去替我带长公主问声好,让她多注意自己的身子。”“母亲,您不跟我们回去看看吗?”谢逸说不出口的话,齐玉娴代替谢逸说出,递给齐玉娴一个感激的眼神。

    皇后呢喃的开口,“不用了,不用了,我就不回去了。”皇后回去还能做什么?只留下无尽的回忆,谢逸双手握拳,不回去就不回去,算了,没有必要勉强。出了皇宫,谢逸的手被齐玉娴紧握,“公明,没事,我们回去就好。母亲恐怕有自己的难处,我们理解母亲就好。”

    似乎只能如此,现在可以安心去找周志敏和陈轩两人。不知道他们如今怎么样,皇后呆呆的站在寝宫门口,目送谢逸和齐玉娴离开的背影,二十多年来第一次见自己的儿子,如今就要送儿子离开,真心不舍。但是留下谢逸有何用呢?好不如让谢逸回去,好好照顾长公主来的重要。

    身后的皇帝也站着许久,等到皇后回过身,淡淡的撇了一眼皇帝,直接走进去。“皇后,别不搭理朕,跟朕说说话,可好?”皇帝知道错,现在错误已经犯下,还能怎么样挽救。“臣妾要进去照顾青莲,还请皇上见谅。”皇帝推开寝宫的门:“皇后,别这样,朕就是想跟青莲说说话,补偿青莲。皇后,朕错了,朕知道错了,你就给朕一次机会,好不好?朕保证不会了,再也不会怀疑你了。”

    皇帝诚恳虔诚的站在皇后面前,皇后冷笑:“好啊,那皇上就死在臣妾和青莲的面前,我们就原谅你!”说完直接关上门,留着皇帝在门口深思。陈轩和周志敏不知道找了多少天,周志敏垂头丧气的开口,“相公,什么时候能找到表哥表嫂他们?他们会不会有危险?”

    陈轩这些日子担忧的不行,不知道该去何处找齐玉娴。要是你说万一遇到谢逸,齐玉娴人不见了,那该怎么交代,哎!满脸的愁苦,周志敏还要自己安慰,陈轩真的觉得就不应该带着周志敏出来,尽是拖累自己。陈轩许久不回答周志敏,周志敏转身慢慢的离开,不搭理自己就算了,周志敏一个人也能去找齐玉娴和谢逸,哼!就不信邪了,周志敏扭头就走。

    还没有注意周志敏离开,陈轩沉浸在冥想中。等到抬起头,周志敏早就不见身影,特别着急的四处寻找周志敏。不让人省心,难道不知道陈轩会担心吗?“敏儿,敏儿,你去哪里了?”陈轩找寻四处,都不见周志敏的身影。内心更加焦急,能去哪里?还是遇到危险,一想到周志敏一个姑娘家遇到危险,陈轩就坐立难安,不停的四处继续寻找周志敏,一边叫唤一边寻找。

    周志敏早就听到陈轩呼唤自己,但是就是故意不搭理他,谁让陈轩对自己态度特别不好。齐玉娴和谢逸离开西兰国的皇宫,皇帝从太监的口中得知。侍卫询问皇帝要不要对他们下毒手,或者把他们捉过来。皇帝摆摆手:“不用了,就随他们去,谁也不许去打扰他们,记住没有,否则朕要了他的小命。”侍卫连忙点头答应,离开后,皇帝一个人御书房待着许久,真不应该玷污青莲公主。

    那是一时冲昏头脑,皇后瞧着谢逸和齐玉娴也平安的离开。自己再留在皇宫也没有意义,“青莲,跟母后一起离开,可好?”青莲公主现在意识已经慢慢恢复,巴不得离开这里。于是点点头:“嗯!母亲,青莲要跟着您一起离开,再也不想回到这里来。”青莲公主随着皇后一起离开,皇帝知道后赶到皇宫门口。

    “皇后,青莲,你们等等朕。”要不是太监闯进御书房告诉皇帝,恐怕皇帝连她们母女最后一面都见不到。皇后淡淡的撇了皇帝一眼,青莲公主径直的进入马车里,不愿意见到皇帝。试问哪个做女儿的能面对这样的父亲,真是丧尽天良的畜生。“皇上,您要是想要赎罪的话,就让臣妾带着青莲离开皇宫,过平淡的生活。不要打扰我们,当然要是您不愿意的话,那我们母女就立马死在你们面前。反正皇宫,我们母女是待不下去了,请皇上见谅。”

    这其中的理由不用皇后说,相信皇帝自己清楚。沉默的盯着皇后带着青莲公主离开,什么话也没有说。太监扶着皇上,“您怎么了?”只见皇帝吐了一大口的鲜血,随后昏倒在太监怀里。赶紧去请太医来,皇帝临昏倒之前,吩咐过谁也不准去打扰皇后和青莲公主,就让她们母女离开。这是皇帝欠她们的,就这样皇后和青莲公主离开西兰国,当然没有回到东临国的京城。(未完待续。)百度搜索“三江阁”,看最新最全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