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其他小说>金玉良颜> 第四一六章 相见好
    走了一刻钟,马车便停了下来,前面便是小市集。

    杏雨服侍玲珑下了马车,侍卫们分散在前后。

    虽然不是初一十五,可市集上也挺热闹的,摆摊的果然以婆子居多,偶有男的,也是上岁数的老者或是尚未束发的童子。

    反倒是逛市集的女子看到玲珑带的侍卫们,纷纷避开,玲珑愣了一下,让侍卫们去马车那里候着,她有武功,又带了红绡和红绣,也不怕有人图谋不轨。

    水月庵附近的市集虽然没有永济寺的大,但卖的东西却更加精巧,想是来这里光顾的都是女子的原因。

    南边过来的瓷娃娃,大的套小的,卖的最贵的那个,套了整整九个,象征多子多孙。

    装花露的珐琅瓶子,最小的只有拇指大小,比鼻烟壶还要小。

    还有同样拇指大小的花铲花锄,精巧得让人爱不释手。

    看到一个摊子上围满了大姑娘小媳妇,红绡挤进去,回来告诉玲珑:“是画蛋壳的,有现成的,也能现画,现画就要多等一会儿。”

    玲珑来了兴趣,她的身法灵巧,摘下碍事占空间的帷帽,两三下挤到最前面,见一位老妇人一手拿着鸭蛋,一手执画笔,细心描画着一幅黄鹂鸣翠图。

    玲珑才不会图新鲜买现画的,现画的大多仓促,比不上私底下精工细做的。

    她摸摸这个,看看那个,选了一只梅花喜鹃喜上眉梢,一只宝相花开,还有一只螃蟹壳虫的富甲天下。

    付了一两银子,她喜滋滋地从人群里挤出来,一个人正好撞过来,装着蛋壳的纸盒子原就没有盖好,这一撞就漏了,饶是玲珑手快,也只救下两只,她认为画得最好的富甲天下掉到地上。

    这种蛋壳是用真鸭蛋打个针眼大小的孔,把蛋液用嘴吸出来。和原装的鸭蛋不同,就是薄薄的一层空壳,这么一摔,便摔得粉碎。

    玲珑心疼得不成不成的,撞她的是个胖大妇人,满脸横肉,一看就不是温柔贤惠的,非但不赔,还拔腿就走。

    红绡和红绣哪能让王妃吃亏,撸了袖子就把那胖妇人扯住,胖妇人先前看到玲珑衣衫华美,便猜到是大户人家的女眷,见丫鬟把她扯住,就撒泼似的又喊又骂:“当街欺负人啊,你们想讹人吗?都来看看啊,看看这是哪家的天杀的,非要讹我三钱银子,还有没有王法了!”

    杏雨一听,就要过去捂她的嘴,玲珑叫住她,道:“算了,别让这种人坏了兴致,走吧,别搭理她。”

    可这个时候,看热闹的已经围了上来,冲着玲珑主仆指指点点,玲珑戴上帷帽,转身又走,那妇人早就猜到大户人家的太太们要顾及脸面,更是得理不饶人,扯着脖子破口大骂。

    她只顾骂了,根本不知道身上的荷包早就让人摸走了。

    睿王妃哪能吃这个亏,三钱银子虽然不多,可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所以就在这泼辣妇人拔腿要走的时候,她就把妇人的荷包给摸走了。

    所以她现在不想和个泼妇一般见识,也不知道荷包里的银子够不够三钱,如果不够,那还是吃亏了。

    可那妇人越骂越难听,玲珑心里有气。那妇人正骂得得意,忽然一块小石子飞过来,不偏不倚,正打到她的嘴上。

    她嚎的一声,那石子虽然力道不大,但能这样飞过来,也是有点力度的,疼得她哇哇直叫,再也骂不出来。

    听到惨叫,玲珑回过头来,就见妇人正从嘴里吐出两颗牙齿,嘴里血淋淋的,显是受了伤。

    玲珑吃了一惊,她虽然很生气,可也没想这样惩治,不过是个泼妇而已,她摸了荷包,也没有吃亏,没必要和这种人较真。

    她看向红绡和红绣,两个小丫头也是吃惊得瞪大眼睛,显然不是她们,侍卫们都回马车那里了,那这是谁干的?

    明显是为她出头。

    看热闹的都是女子,见到这个场景全都吓得纷纷散开,那泼妇坐在地上,还没有缓过神来。

    玲珑朝着泼妇面对的方向看过去,就看到有个人正在看着她。

    那人穿着大红箭袖,乌黑的头发束成马尾,眼睛亮晶晶的,见玲珑看到他了,他便咧开嘴,冲她笑了。

    是他干的。

    玲珑垂下眼睑,转过身来,从身上摸出个半旧的荷包,对红绡道:“就说这荷包是咱们捡的,问问是谁丢的。”

    三钱银子换两颗牙,已经够了。

    她也不差这点钱。

    红绡扬起荷包高声喊:“谁丢了荷包啊,有人要吗?”

    坐在地上的泼妇果然就缓过劲来,摸摸身上,忽的从地上站起来,边跑边喊:“我的,那是我的荷包。”

    看清楚捡荷包的是她先前辱骂的太太,她连个谢字都没说,一把抢过荷包,灰溜溜的跑了。

    玲珑松口气,重又回过头看过去,那人还站在那里,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丝毫没有避讳。

    玲珑把帷帽上的轻纱撩起来,展颜笑了,双膝微曲,冲他施了一礼,带着丫鬟们转身离去,向着马车停靠的地方走去。

    烟霞却紧跑几步,对玲珑道:“王妃,顾世子在那边,婢子想去给他老人家磕个头。”

    当日烟霞从那个尼姑手上逃出来,在山野里迷路,是顾锦之救了她。

    玲珑点点头:“去吧。我们在马车那里等着你。”

    她脚步不停,不多时便回到马车上,烟霞还没有回来。

    又等了一会儿,就见杏雨掀了车帘,探进身来:“王妃,烟霞那死丫头把顾世子带来了。”

    玲珑一愣,随即猜到烟霞是没有这个胆子的,顾锦之那人有多神经病,她还不知道吗?想必是他自己跟过来的。

    “让铁桥问问他可有什么事。”

    玲珑话音刚落,就听到了顾锦之的声音:“金秀才的事已有眉目,你别担心,具体消息,我会找合适的人给你带信。我在五城兵马司里也有官职,你知道的,睿王爷那里,我不便露面。”

    这是什么?绕过颜栩直接找她?

    隔着车窗,玲珑朗声道:“若是世子不便,也可以让人告知家父。”

    她没有拒绝!

    顾锦之的声音带着欢快:“我记下了,你不要太担心才好。”

    玲珑蹙眉,这人该不会是误会了吧?

    她便道:“妾身代家父谢过世子,天色不早,妾身就此别过。”

    一一一一一一一

    刚发现上传时好像出错了,乱七八糟的,重新传了一遍,这次可能正常了,电脑看书的,刷新一下,用手机的可能要删除重新下载。

    如果你看到的是正常的,那就没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