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都市异能>原来真的是你呀> 第三百三十章 卸下重担
    周斯年苦笑着叹息说:“胜蓝啊,你太惯着孩子了。那李沫儿若不是有他们哥儿俩的授意,怎么会昨个才说效忠,今个儿就敢为了几十年前陈谷子烂麻子的事发难?不过现如今他们翅膀都硬了,心中都是有大志向的人,不惯着也没有什么办法来管了。罢了!随他们去吧!都是该着的。”他拍拍我的手,“就是现在我不中用,眼看着让你受委屈了。”

    我装着不在意的样子笑了笑,说:“那李沫儿不是都把手切了吗?我心里已经不委屈了。”走到门口,让芡实送过参汤,喂周斯年喝下。问:“授爵仪式必须你去吗?方才被那李沫儿气着了,现如今又要搬动。”

    “不妨事,”周斯年看我没有怨愤之色,心里也轻松了,“用软轿抬过去,给云逍戴上冠就可以了。只是为了给群臣看看,大小事务都托云逍,是我的意思,这样云逍做事也硬气。”

    过不多时,云逍和云簸来了。二人皆面有愧色,也没有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藏着掖着,俱跪在周斯年床前请罪。

    我生气的说:“你们对自己爹娘也这般不信任吗?你爹爹病了,这有什么好装模作样的?你爹爹什么时候不是全心全意的对你们?你们要让外人来气爹爹?忤逆不孝的东西!”

    两人皆跪地求饶,周斯年叹息说:“算了,我知道你们想做的事,也不是筹划了一天两天了。你们也是情非得已,你们不做,那些跟着你们的人,又怎么加官进爵呢?防着我也是该有的,这不是小事,不能凭着感情用事。”

    云逍惭愧的说道:“这都是孩儿的罪过,求爹娘打孩儿们一顿出出气,也让孩儿们心里好过些。”

    周斯年呵呵笑道:“你娘只要不气你们,我没什么话好说,要想心里好过些,对你妹妹好一些,还有胜煜”周斯年不知不觉中流下眼泪,喃喃的说,“皇上,只有这一点点的骨血了不能亏待了李家,知道吗?”

    云逍肃然答道:“是,孩儿遵命。”

    云逍亲自服侍周斯年更衣梳头,镜子里的父子二人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我默默的看着他们父子二人,云簸过来,拉着我的手。直到云逍为周斯年戴上发冠,披上紫貂大衣。

    父子二人皆高贵庄严,周斯年道:“云逍,咱们朱家,是从荒蛮的小岛上一步一步走出来的,那么多人跟着我们一起走到今日。很多事情,为父本无心,可是有很多人逼我做。为了维护我的这个本心本意,死了好多我的至爱亲人。我虽难过,但不后悔,人活一世,但求无愧于己心,不要被他人胁迫就好。”

    云逍点点头,说:“孩儿明白爹爹的意思,也知道爹爹最在意什么。爹爹在意的,也是云逍在意的。太阳城这几万人的身家性命,富贵荣华,孩儿任何时候,都会铭记于心,绝不辜负了他们。”

    周斯年欣慰的拍拍他的肩:“你能这么想,我就安心了。还有这江南百姓,安心的过了这许多年的安生日子,让他们多安生几年吧,不要把战火引到江南。当然了,要是别人来作死,咱们也不怕他们。”

    云逍都一一答应。陪着周斯年走出房门,坐上软轿。云逍骑上马,在一旁守卫护持。后面周桐和周杨也都上马,往前面大殿而去。

    云簸对我说:“娘,孩儿也过去了。”

    我点点头,说:“照顾好你爹爹。”

    云簸点头,上马而去。

    我远远的跟在他们后面,看着云逍和云簸的背影,心里难过的如万箭穿心。和他们在一起的日子越来越少,回了太阳城,不知道还有没有归期。

    这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往这边走过来,竟然是阿宾。我站住了等他。阿宾面色沉静的走过来,看着我半晌没有说话。我待要冷冷的拒他于千里之外,又实在是心中不忍。

    “夫人,阿宾已经向世子,”他笑了一下,“马上就是王爷了,阿宾已经向王爷请求,跟随城主和夫人一起去太阳城,王爷已经准了。”

    我说:“阿宾,我不是不想带你,只是,你父母年事已高,你这样不管不顾的,对得起他们吗?他们只有你一个儿子啊。你别去了,还不一定要待多久呢。”

    阿宾无奈的说:“夫人应该知道,我与云逍关系一直不好,留下来,真的无益。算阿宾求夫人给我一条活路,带我离开,这样总可以吧?”

    我狐疑的看着他,云逍不是小肚鸡肠的人,可阿宾认真的看着我,我笑道:“你多想了,如果云逍计较一些事,又怎么可能同意你随我们一起去呢?”

    阿宾也笑起来,说:“夫人明白儿子的心意,就更没理由拒绝了,”他认真的看着我,“云逍的意思,是让我在城主百年之后,平安的把夫人带回家里来。”

    我不由悲从中来,失控的吼道:“什么百年以后?他不会死的!你没看见刚才他好好的吗?谁也不能说他会死!”

    阿宾悲悯的看着我,想伸出手来安慰我,却又不知道怎么办,一脸惶惑无助的站在我对面。

    我自知失态,可又控制不住自己,只好转身回房了。前面传来庄严的礼炮声,钟鼓声,号角声。所有人都在羡慕周氏父子的荣耀与权势,而我却揪心的担忧着周斯年会不会在这亢长的仪式里累坏了。

    终于,前面恢复了平静,云逍和云簸兄弟送周斯年回来,我急忙接过他手里的衣服,摸了摸他的额头,稍微放下心,好在没有发烧。扶他躺下,又端参茶给他喝,看他神色如常,这才放心。

    云逍站在一旁,轻声问:“爹爹觉得身体可好?”周斯年点点头,轻微的喘息着,说:“你去吧,我歇歇。”

    云逍退出去,周斯年对我说:“收拾收拾东西,咱们准备明天就走吧。”我点点头,“你觉得自己身体能撑得住这路上颠簸吗?”

    周斯年笑道:“没事,咱们可以走的慢一些,这么多年,匆匆忙忙的走在这条路上,竟没有仔细的看看沿途风景。今天终于卸下这些重担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