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军事架空>亚历山大四世> 第一百一十七章完胜
    看到战报后,亚历山大很高兴,那个历史上杀死亚历山大四世的直接凶手格劳西亚斯在混乱中被杀比较符合亚历山大的心意,要是这家伙投降的话那亚历山大心里还真不痛快,不过还是跑了卡山德,这家伙这回只有往北方蛮族居住区跑了因为培拉已经没有多少军队,而且当马其顿阿吉德王室的嫡系子孙亚历山大四世兵临城下的时候,试问又能有多少人还会死忠于卡山德呢?

    “陛下,此次大获全胜,不知现在是否调头对付利西马科斯和蛮族联军呢?”安提贞尼斯试着问道,他刚立下大功,他的银盾兵摧枯拉朽般轻易撕碎了卡山德左翼的防御,再次验证了银盾兵的强大。

    “不,派人通知河东的大营,把人悉数撤走,随我一起回培拉。”

    “陛下,怎么不打啦?难道就这样放任他们。”阿瑞斯不解地问道。

    “怎么,你怀疑陛下的决策吗?陛下的决策哪次错了?”盖拉斯说道。

    “陛下之所以不去对付利西马科斯不是想放了他,而是因为现在他和蛮族人联合在了一起,做好了决战的准备。但是一旦知道我们彻底打败了卡山德,那联军的士气将遭到极大打击,因为少了卡山德这一路,联军就再不可能还处于优势。接下来,要么他们会来找我们决战,因为时间长了那些蛮族人的粮食补给是个大问题,而且随着我们解放马其顿,可能不需要我们去打,蛮族军队就很可能就自行解散了,到时候我们再对付利西马科斯就易如反掌了,甚至直接招降都不在话下。无论如何,主动权始终在我们手上。”攸美尼斯分析道。

    “大将军果然聪明,也只有大将军才能了解陛下的心意,在下佩服。”欧德摩斯谄媚道。

    “我看利西马科斯必定没有胆子追来,就像大将军说的,他要寻我们决战,战场完全由我们挑选,他根本没有地利可言,人和就更不具备了。我们也完全可以和他们慢慢周旋,等到他们粮食不济之时再一举击败他们。”帕特罗克勒斯说道。

    “这次你功劳不小,那次伏击消耗了他不少兵力和士气,自己几乎没有什么损失,如果不是因为兵力不济,完全可以打出一次大捷来。”亚历山大欣慰地看着帕特罗克勒斯说道。

    “谢陛下,这是我应该做的,我的一位部下卡洛斯是个不错的将领,很干练,这次他出了不少力,封锁了卡山德撤退的路才导致卡山德没有办法逃回老巢而是逃向了北方。”

    “嗯,我知道了,等回到培拉,都要好好奖赏。”

    镇守培拉的是卡山德的小弟弟西蒙斯,他见回来的不是卡山德而是亚历山大的军队顿时六神无主,最后直接被心腹部下砍了脑袋献给了亚历山大。不过对于这种卖主求荣的人亚历山大可没什么好脸色,只是奖赏了些财物也算了。

    利西马科斯得知卡山德大败不知所踪后大惊失色,虽然他和蛮族军队联合以后能有5万左右的人马,但他不认为自己还能有什么机会,被几个蛮族使者催了几次,他始终没有回应。

    此时,利西马科斯的营地中,一片愁云惨淡。

    “总督大人,你还在愁接下来该怎么办吧?”欧奈西克瑞塔斯说道。

    “是啊,大哥,这次是麻烦大了,你认为接下来打的话还有机会吗?”安托利库斯悲哀地问道。

    “机会?太小了,原本亚历山大的实力就已经超过了我们,甚至超过了安提柯最鼎盛的时候,现在他所带的还只是部分军队,他在东方还有很多军队,也可以随时再拉起一支几万人的队伍,可我们不一样,我们输不起,输就意味着失去一切,安提柯、卡山德已经先后被击败,还有托勒密,虽然上次在加沙只是小败,但是等到亚历山大解决了欧洲的战事,接下来就该轮到他了。”菲勒泰罗斯的话很残酷也很真实。

    “那我们该怎么办?投降吗?”听欧奈西克瑞塔斯这么一说,安托利库斯彻底绝望了。

    “投降?都已经这样了,亚历山大还能接受我的投降吗?呵呵,打又不能打,等到那些野蛮人回去了我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了,难道我利西马科斯的武运真的到头了吗?唉……”

    “也许,有一个人可以为您解惑。”欧奈西克瑞塔斯神秘地说道。

    “谁?”

    “希尔洛尼穆斯特使,请进来吧。”

    希尔洛尼穆斯进了大帐,兴冲冲地对利西马科斯说道:“在下此次特来为总督解难的,只要总督大人能听从我的建议,那么你一下子什么忧虑都没有了,甚至还能保住您的总督之位。”

    “你说什么?你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利西马科斯先是一愣,然后略带羞愤的语气说道。

    “当然不是开玩笑,陛下仁慈,特吩咐我过来劝劝总督,希望总督大人重回陛下的麾下,您当年就是先帝的近身护卫官,效忠于先帝,现在效忠于先帝之子那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您说是吧?”

    利西马科斯十分的尴尬,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不过比哭还难看。

    “陛下说了,只要您能做一件事,那么您就仍然是总督,仍然能享受手中的权力和富贵。”希尔洛尼穆斯的话就像天籁之音一般,让所有人都震惊的同时也都兴奋了。

    “真的?到底是什么事?”利西马科斯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不相信天上有掉馅饼的事情,自己叛乱那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了,作为国王哪怕再仁慈恐怕也不会说不追究就不追究的。

    “陛下的意思是趁着现在几个蛮族部落的首领或大将都在,你设宴好好招呼他们一番,然后——”希尔洛尼穆斯呵呵地笑了笑,然后做了个杀头的动作。

    “什么!陛下要我把他们杀了?!”利西马科斯惊叫道,额头上不禁冒起了冷汗。

    “嘘——别激动嘛,你只有杀了他们,把他们剿灭或者打得服服帖帖的,接下来才好做你的总督啊!不然你这个总督怎么坐得稳呢!”

    “怎么坐不稳,你到底什么意思?”安托利库斯叫道,他也不是傻子,出卖盟友是什么概念他还是了解的。

    “陛下封你为盖塔总督,让你帮他守卫北疆,征服马其顿北部所有的蛮族,这个权力很大了呀,到时候整个北方不全是您的天下了吗?”

    “开什么玩笑,就我现在的兵力,让我打过去,那和找死有什么区别?”利西马科斯立即反驳道。

    “所以说你把眼前的这几万人先解决了,那不就大大削弱了他们的实力了吗?如果你需要帮忙,陛下会出兵帮你的,不过我觉得嘛,以你的本事,应该不需要劳烦陛下再出兵了吧?”

    利西马科斯颓废地坐了下来,黯然地说道:“你让我先想想。”

    “好的,那我就敬候佳音了,不过陛下所说的话从来都是算数的,这点我想您不需要担心吧,只要你做了陛下所要求你做的,答应你的事情一定算数。”说完希尔洛尼穆斯大摇大摆地退了下去。

    “好歹毒的计策啊!这是要把我彻底赶到那些野蛮人的对立面啊!盖塔总督,呵呵!只要我答应他的要求就相当于和所有北方蛮族结下了永远也解不开的生死大仇,以后没有他的帮助,我永远也没办法坐稳这个位子。这招真够绝的啊!留下我一条命,不需要付出多少代价就可以消灭蛮族的几万大军,还可以在北方钉上一颗钉子,最可恶的是这份仇恨将记在我的名下,我利西马科斯什么时候要这样懦弱地活着!”利西马科斯愤怒地抄起一只杯子恨恨地甩在了地上,发泄着内心的抑郁。

    “大哥,您还犹豫什么,咱们干吧。”

    “是啊将军,都到这个份上了,我们还有选择吗?难道真的要像卡山德那样被打得狼狈逃窜、生死不知吗?”

    “将军——”菲勒泰罗斯也劝了起来。

    是夜,利西马科斯率领军队摸进了蛮族人的营地,这些异族人根本没想到利西马科斯会对他们下手,所以防备很松懈,在几个岗哨被射杀之后,马其顿人就顺利闯入了营地,蛮族人根本没有安排暗哨的习惯。很快喊杀声就传来了,利西马科斯很轻松地就烧毁了他们的营地。这些北方蛮族虽然勇猛但却一向没什么纪律可言,在如此混乱的局面下,根本没办法阻止起有效的抵抗,简直就是单方面的屠杀。

    “到底是怎么回事?”盖塔王子德塞巴佐愤怒地问道。

    “王子殿下,是利西马科斯突然杀入,我们根本没有任何准备,打得我们措手不及啊!”一个百夫长哭喊道。

    “混蛋,他不是让我们一起攻打亚历山大的吗?怎么会反过来攻击我们?”德塞巴佐既愤怒又纳闷地问道,不过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难道这根本就是一个局?可明明利西马科斯派兵参加了安提柯对抗亚历山大的联军,他们怎么可能还能联合起来呢,这真的是无法理解。”巴斯塔尼亚将军雷奥愤怒地说道。

    “王子,我们快走吧,晚了就来不及了,既然利西马科斯倒戈,说明要不他已经被击败投降了亚历山大,要不说明这根本就是个局。总之,我们根本没办法与他们对抗的,我们只有逃跑一途了。”百夫长绝望地喊道。

    “可恶,利西马科斯,亚历山大,这个仇我一定要报,你留下殿后,我们走。”德塞巴佐恨恨地说道。

    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利西马科斯就已歼灭了大部分蛮族人,被俘一万多人,只剩下一部分骑兵和为数不多的步兵逃了出去,毕竟在平原上,步兵是很难逃出去的,只有借着夜色,那些落单的步兵才不会引人注意,往北面跑了一段时间后遁入了巴尔干的群山之中。

    至此,亚历山大的回归之战告一段落,几乎没费什么功夫就占领了马其顿和色雷斯南部,同时也接手了整个希腊,还重创了北方的蛮族,一举多得,皆大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