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都市异能>国民男神> 第1134章笑着哭是一种幸福
    秦苒病倒了,来的突如其然,当李国际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秦苒已经在重症特护病房里了,而且昏迷不醒。

    胃癌晚期,秦苒病倒的时候,是突然病发,而且扩散的很厉害。

    李国际听到秦月哭着给他打电话,一句三个字都说不连贯,只好安慰一句,扔下开了一半的会,向着南津市人民医院赶去。

    到了医院的时候,苏向君已经在了,秦苒和君豪集团所有人关系都一般,唯独和苏向君两人的关系很好,所以苏向君是第一个之分秦苒病倒的,也是第一个赶过来的。

    李国际到的时候,苏向君正在安慰秦月。

    秦月趴在苏向君怀里哭成了泪人,似乎到现在都不敢相信一直坚强的姐姐,突然有一天会病倒在办公室里。

    李国际的到来,让南津市人民医院再一次震动,不少专家在院长的带领下赶了过来,给李国际讲解秦苒的病情。

    院长告诉李国际,这种胃癌和普通的胃癌不同,贯穿胃膜,而且好几处,手术都没法做,而且每次发病都会痛的死去活来,真不知道秦苒是怎么忍住的。

    这话一说,旁边刚安静下来的秦月哇的一声又哭了,一下子跪在院长面前,求院长一定要救救姐姐。

    李国际看得于心不忍,让苏向君把她拉起来。

    院长也是一脸的惋惜,对秦月说:“现在以国内的医疗条件,根本没法治疗这种癌化胃,就连国际上都对这种病束手无策。”

    说到这里,院长看了看病床上的秦苒,接着说:“现在昏迷对你姐来说,是一种解脱,到了她这种状态,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忍着剧痛了,所以……”

    所以,院长的话已经很清楚了,秦苒根本就没想过要治病。

    秦月呆了一下,目光呆滞的走到病床边,跪在地上,眼泪止不住的流,却忽然笑了起来。

    笑起来的秦月很漂亮,梨雨海棠,就那么静静地笑,静静地看着秦苒。

    秦月不敢想象秦苒每天到底在忍着什么样的苦痛,不过秦苒每天带给她的都是笑容,那种如同母爱一样的感觉,让秦月一度感觉到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妹妹。

    虽然姐姐秦苒饭量越来越小,偶尔会干呕一两声,可秦月以为这是姐姐的老胃病犯了,或者……

    秦月知道秦苒喜欢李国际,这一点秦苒没说,可秦月能看出来,每次提到李国际的时候,秦苒的眼睛总是亮亮的,透着佩服和一丝几不可查的爱慕。

    秦苒没有朋友,可唯独和苏向君关系很好,这一点秦月也知道为什么,秦苒并不是想和苏向君抢李国际,她知道自己配不上李国际。

    每次想到配不上这个词,秦月总会一阵阵的心痛,如果不是自己被抓,如果不是姐姐在被逼无奈走上了一条从来没想过的路,姐姐并不比天底下任何一个女孩子差,这一点秦月十分坚定。

    如今的秦苒,却要把自己的优秀深深的阴霾在自己满目疮痍的身心之下,和苏向君接触,也不过是为了更了解李国际一些,更了解苏向君一些,想知道李国际喜欢什么样的女人,为什么喜欢这样的女人。

    这一点,让整日里表面上嘻嘻哈哈的秦月替姐姐感到委屈。

    老天爷不公平,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个世界上,又何曾有过公平。

    秦月流着泪笑得很灿烂,忽然凑到秦苒面前,在她耳朵边轻轻的,用只有她自己和姐姐能听到的声音说:“姐,李国际来了,他来看你了,你醒过来好不好?”

    “姐,等你病好了,我们离开南津市,去一个没人知道我们的地方,快快乐乐的生活……”

    “姐,你睁开眼看看吧,我没有骗你呢,李国际真来了,是你喜欢的那个李国际……我从来没见过你佩服哪一个男人,是啊,有几个男人比李国际更优秀,姐,你的眼光真好!”

    泪水打湿了床单,病房里所有人都有着不忍,都沉默着,生怕打扰了秦苒和秦月两姐妹。

    秦苒似乎听到了秦月的话,紧闭的双眸、长长地睫毛轻轻的抖了抖,睁开了双眼。

    秦月啊的一声惊喜,说:“姐,你醒了。”

    秦苒艰难的点头,看了一圈屋子里的人,微微笑了笑。

    一群专家顿时围了上来,检查的检查,小声询问的询问,动作和问话都很轻。

    李国际也为秦苒的醒来有些高兴,对着秦苒笑了笑。

    对于秦苒这个女人,李国际一直是有些佩服的,要怎样一个坚强的女人才能承受住如此大的压力和穿透性胃癌的折磨。

    而病床上有一搭没一搭回答专家问话的秦苒看到李国际的笑容,忽然微微一愣,接着笑了。

    李国际从来没见过秦苒笑得这么轻松自然,就是李国际把秦苒从牢狱之灾中解救出来,把她两姐妹接到南津市,并且给她俩安排好工作和生活的时候,秦苒脸上都没有出现过如此自然的笑容。

    人之将死,李国际明白,有些看不透的东西,秦苒这一刻估计是看透了。

    李国际和秦苒都是“死了一遍”的人,相对于秦苒来说,李国际看得更透彻,而整间屋子里,恐怕只有秦苒和李国际的想法以及观念最为相近。

    这也是李国际重生以来都是一副风轻云淡的原因,死过一回,看得淡了,加上脑子里的外挂,李国际的生活,比所有人想象中更加轻松和平淡。

    检查完了之后,秦苒说要休息一下,其他人急忙出门,李国际也是和秦苒说了好好休息之后,打算出门,没想到被秦苒喊住了。

    秦苒目光复杂的看着李国际,说:“能不能陪我一会,我有些话要和你说。”

    秦月眼睛一亮,苏向君看了一眼秦苒,在李国际的示意下,跟着其他人走出去了。

    李国际来到病床边坐好,笑着说:“什么也不要多想,好好养身子,治疗方面,我来想办法。”

    秦苒摇了摇头,还是那副平淡的样子,还是那副自然的笑容,说:“不用麻烦了,我自己的事情,清楚的很,你……”

    说到这里,秦苒有些欲言又止。

    李国际说:“你想说什么,只管说吧。”

    秦苒点了点头,说:“你还在怪我?”

    “怪你?”李国际一愣,说:“这话从何说起?”

    秦苒也是一愣,忽然笑了,笑着笑着,泪水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笑着哭是一种幸福,哭着笑是一种痛苦。(未完待续。。)r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