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军事架空>大唐快递公司> 第三百五十九章 苍茫大地
    夜色如铁

    夜幕之中的长安城犹如一个沉睡的巨人一般,庞大的身躯没有一次的翻身,它和大地同眠,一同保护着在其中弱小的百姓。

    一块乌云不知何时遮挡住了皎洁的月亮,让它不能在释放自己柔和的月光,今夜天空没有星星为它点缀,当天空之中唯一的月亮被乌云遮挡住之后,整个长安城便陷入了绝对的黑暗之中。

    刘天南这时还没有睡下,当他回想起李月蓉前来对自己所说之后,这时的他陷入了沉寂之中。

    “太傅,月蓉希望您能帮我这一次。”

    按照方唐的计划,李月蓉对刘天南说出了不算是真相的事实,而当刘天南明白李月蓉是为李显一事前来之后,他也是有点为难

    天家之事,是做臣子绝对不能参与进去的,即便是自己这般及受陛下信任,宠爱的臣子,刘天南都不敢擅自参与进去。

    君就是君,臣就是臣,君臣在刘天南眼中有着十分清晰的界限,自己可以为国事废寝忘食,甚至是肝脑涂地,可是对于唐京宗的私事,或者是家事,他却不愿意参与其中。

    可是李月蓉所托之事,虽然是实打实的私事,可是这一次刘天南决定出手一次。

    泰王政变,两位亲王灭门一事,不知何时开始,不仅民间百姓对此流言颇多,就连朝堂之中刘天南都感觉气氛有点不对劲。

    或许是因为自己年纪一大,考虑的事情就变多了,可这时的刘天南对于朝堂产生了一种担忧。

    流言蜚语多了,这便会慢慢变成事实,三人成虎之说,并无道理。

    陛下触犯天颜,导致上天接二连三的惩罚他,这则消息明面之上没有传开,可是在暗地里却以一种极快,且不能阻拦的姿态进入到了百姓耳朵之中。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倘若连百姓都开始质疑陛下的领导能力,那么整个国家在强大,这又能如何?

    泰王一事是所有流言蜚语的开端,而李显一事又加剧了这则消息的传播速度,而这时李月蓉的到来,以及她所托之事,这让刘天南有种想把一切都终止的想法

    “殿下,您想让老臣怎么做?”

    刘天南缓缓说道,而听出刘天南有心帮助自己的念头之后,李月蓉也是略微有点急促的开口说道

    “太傅,月蓉只是想让您把我之前一段话转告给陛下罢了。”

    “转告给陛下?那那为何殿下不自己前去?”

    刘天南略微不解的问道,不过当他看到李月蓉眼中的无奈之后,他仿佛也是明白了什么。

    “怪不得,怪不得殿下要让老臣帮这个忙。”已经想明白的刘天南这时无奈摇了一下头

    脸上微微严肃,李月蓉这时也是开口说道

    “太傅为朝中文官之首,而且深受陛下信任,要是连您都为兄长一事提出质疑,那么陛下肯定会对此重新考虑,月蓉虽然被陛下宠爱,可在兄长一事上月蓉比不过太傅”

    李月蓉诉说着实情,而刘天南听闻之后,他暂时也是没有任何的回应,片刻之后,心里已经有了决定的刘天南这时缓缓说道

    “罢了,此事应该结束了,明日老臣便会进宫。”

    “多谢太傅!”

    刘天南说道此时,李月蓉立马起身给他行了一个礼,刘天南看到之后随即还礼,不过当他看到李月蓉还有话要说的表情之后,他也是不解开口追到道

    “殿下可还未说之事?”

    见到刘天南发现自己犹豫不决的情况之后,李月蓉也是不知该如何将,方唐给自己晋王私吞税银的证据交给他。

    李月蓉可以确认,这个证据一出,那么晋王绝对是不会再有翻身的机会,可是那时失去一切的晋王,要是对陛下说出自己兄长事,那么自己的兄长又会重新陷入到危机之中,甚至这次比两位亲王一事更加严重!

    欺君,冒充天家之人,对此李月蓉都不敢想象陛下会生气到何种程度!

    可是要是自己不出手,那么一直以来明明置身事外的方唐,他却又会有性命之忧,是亲人还是朋友,这让李月蓉陷入了两难之地

    一旁的刘天南虽然不知李月蓉在纠结何事,可是她如今,仿佛痛不欲生的表情在告诉刘天南,此事要比她所托自己进宫一事还要重大。

    没有开口催促李月蓉,刘天南默默的给她填满茶水。

    脸上阴晴圆缺不断来回交替,时而迷茫,时而痛苦,可是再怎么变化,最终李月蓉都要有自己的选择

    “太傅”

    李月蓉这一次开口仿佛用尽了她全身力气一般,顷刻之间刚刚还挺直的身躯,这时已经有了明显的弯曲,而刘天南见到李月蓉准备开口之后,他也是认真聆听了起来

    “太傅,明日您去皇宫之际,劳烦把这东西也交给陛下。”

    说着,李月蓉从将那页轻薄的纸拿出来,放在了刘天南面前

    “殿下,这又是何……”拿起李月蓉拿出来的这页纸,刘天南便看变问道,只不过当他大概看了一眼纸上所记录的账目之后,他便再也无法冷静下去

    ………

    独自在房中的刘天南感觉屋子里有点闷,于是他走向窗边打开了窗户,向外看去

    一片漆黑,除了府中悬挂在外的灯笼发出来的光芒之后,此刻没有任何的亮度出现,抬头仰望天空,结果却是一片漆黑。

    皎洁的月亮想要摆脱掉它面前的乌云,重新回到属于自己的天空之中,可乌云仿佛赖上它一般,死死的遮掩住它的身躯,不肯离开一步。

    淡淡月光艰难的突破了乌云的阻碍,它又在一次出现了在了广阔的夜空之中,可是对于整个天空,整片大地来说,这点月光就犹如杯水车薪,没有一点作用。

    收回目光,来到茶桌拿起李月蓉留下而那张纸,刘天南内心无比沉重,而他之所以会这般,不是因为他痛恨自己才刚刚知道真相,此刻的他在为太极宫内的唐京宗感到悲哀

    目前最受自己重视的儿子,结果作出了不亚于那个以远在西州儿子的事,对此那个曾经无比强大,可如今以身心衰老的陛下,他到底能不能再一次承受住?

    能不能再一次承受住自己儿子的背叛!能不能在一次的恢复到,以往的壮志雄心!

    长长一口叹气之后,刘天南收起那一张让自己心烦意乱的纸,随即又抬头望去天空,不过这时,刘天南发现天空之中月亮的身影越来越清晰了

    ………

    结束了一天的奔波,方唐服药之后,他也是早早的睡下来。

    早些时候与晋王谈判一事,虽然方唐面不改色,可是在那里的每一个分钟都在折磨着他的心神,随后又在为李月蓉出谋划策,这一天对于身体孱弱的方唐来说,可谓是及其的漫长

    梳洗过后,方唐躺在温暖的房间终于开始了休息,可不知为何,明明困乏不以的方唐,他却始终就是睡不着,心里不断涌现出来莫名其妙的慌乱,这让方唐无法心安

    “咳咳”

    此刻的身体还是处于孱弱之中,在咳嗽几声将胸口之中不舒服化解之后,眼睛已经稍微习惯黑暗的方唐,他披着厚衣摸黑找到茶桌

    给自己倒上一杯还有温度的茶水,抿了一口之后,方唐也是习惯性的向窗户看去

    “嗯……刚才好像有人过去了。”紧闭的窗户之上刚刚快速闪过了一道模糊的身影,要不是因为眼睛已经习惯黑暗,不然方唐也不会察觉到

    自己这里,平日只有王伦与自己居住,而因为昨夜身体不适突然吐血一事,苏玉也是让周小二和秦汤过来,连同王伦一起照看自己。

    可此时已经是半夜时分,按理来说他们三人早已睡下,倘若真的有事找自己,但绝不会偷偷摸摸,难不成家里有人闯进来了?

    想到此时,方唐心中暗生警惕之心,慢慢站起来,然后小心来到床后边与墙壁的缝隙之处,方唐侧着身体也是死死的看向房门方向

    一柱香时间之中,方唐都没有给松懈,他深知,自己已经以和晋王到了变成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以往自己手里还有账本可以作为要挟,可是如今,手中在无一物的方唐,他必须要对任何风吹草动都要保持足够的警戒

    如果不然,方唐自己都不敢想象自己会有何种的下场。

    房间之中,安静到只能听到方唐及其缓慢的呼吸声,而方唐见到半天都没有反应过后,方唐也是感觉自己是警惕过头。

    长吐一口气,方唐也是摇头准备继续休息,可就在方唐松懈之际,窗户和房门突然被破开,两道漆黑色的人影快速从外进入

    一股冷冽的寒风顿时吹进了房屋之内,两个不明身份的人进来一见到方唐之后,他们便举起手中的长刀直奔方唐而去

    内心之中前所未有的寒意这让方唐浑身颤抖,可是这时绝对不是松懈之际,要是自己在不做什么的话,那么自己很有可能会真的死在这里

    “来人!”

    两道黑影奔自己而来之时,方唐便发出了自己最大声的求救声,而这道声嘶力竭的喊声也是惊醒了周小二秦汤,以及李月蓉派来保护方唐安全的侍卫!

    一左一右,两道黑影没有因为方唐的喊声有片刻的迟疑,此刻月亮终于突破了乌云重新回到了夜空之中,而它刚刚出现之际,方唐第一眼看的却是那两把刀身之上反射的寒光

    几乎是下意识的举动,方唐见到二人一左一右之后他便立马翻倒外地,从二人之间缝隙中滚过,赶快起身,看着破开的房门就在自己眼前之时,方唐的求生欲也是被激发的淋漓尽致!

    可是,方唐在刚刚迈一出一步之时,他的背后就出现了一把长刀,一把渴望着鲜血的长刀

    “噗嗤”

    一道类似与什么东西被捅破的声音此刻清晰的出现在了方唐耳旁,一阵难以形容的疼痛这让方唐下意识的低头向自己腹部看去

    一个冰冷的刀头,此刻出现在了方唐眼中,那么冰冷,那么让人感觉的不寒而栗

    “快去救方大人!”

    方唐此刻感觉自己头晕目眩,仿佛整个天和地在来回掉个一般,身体的疼痛在顶峰之时,方唐却感觉不是那么疼痛了,就好像伤口是在自己愈合一样,可是即便如此,方唐却在这时感觉自己好累,自己好想睡觉

    困意在这时席卷而来,而在方唐快要昏睡过去之际,他发现很多少人围在自己身旁,不停的在叫着自己名字,想让自己醒过来,可是对此方唐却感觉好吵好吵

    ……

    清晨,和往常一样的朝会因为三件事彻底变的沸腾了起来

    火器局监正,陛下亲自册封的县子之爵的方唐在自己府中遇刺,至今生死不明。

    一个朝堂大臣居然在自己府中遭到刺杀,难道如今的匪徒胆大妄为到了这种地步了吗?

    “立刻派大理寺和刑部调查此事,不得有误!”

    最近接二连三的事发生,这让唐京宗这个皇帝当的是及其的不太平,可是方唐一事只是一个铺垫而已,当刘天南开口对李显一事求情之后,这又引起了另外一片哗然

    两位亲王灭门一事,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此事是李显是幕后主使之人,可在同样没有证据可以为李显翻供的原因,在不了了之的情况之下,此事在众人眼中也是盖棺定论!

    可就在此时,太傅刘天南的发现这又让事情看起来有了新的转机,而同在朝堂的晋王看到刘天南为李显开口之后,他心里也是产生了一道诧异

    “连当朝太傅都能请的动,方唐好大的能耐!”

    而看唐京宗看到刘天南所说一事之后,他便明白刘天南是何意

    “的确,此事该有了结了。”唐京宗心里暗自说道,随后不顾怀农王和秦王两位王爷的反抗,他下令将李显从大理寺放了出来

    不过虽然是放了出来,但他头上的嫌疑仍然没有除去,朝会到了此时仿佛要结束,可是刘天南接着来的一段话又让整个甘露殿陷入到了绝对的沉寂之中

    “陛下,昨夜火器局监正让老臣转交给陛下一样东西。”

    听闻刘天南说起被昨夜被刺杀的方唐之后,唐京宗也是谨慎了起来,而同样在甘露殿之中的晋王,听闻方唐二字,而且还是从刘天南口中说出来之后,他的内心也是不安了

    “方唐?……是何物?”唐京宗问道

    “方监正让老臣转交给陛下的是……”说道此时,刘天南停顿看了晋王一样,而晋王看到刘天南此刻将目光转向自己之后,他的呼吸也是变得越发的急促

    “是……晋王殿下一年前私吞税银的证据!”

    刘天南此言一出,如今整个甘露殿陷入了绝对的死寂之中,除了晋王一人在那里变得狰狞咬牙切齿之后,没有人在有任何的举动

    ………

    今夜对于整个长安城是不平凡的一天,火器局监正差点死在自己家中,这让百姓们也是议论纷纷,不停的再猜测是何人所为,可是随后当他们得知,晋王一年前私吞税银一事的确存在,而且证据还是由方唐交上去的之后,仿佛一切的疑惑不解都有了答案

    大理寺,这座不平凡的地方今日又来了一位囚犯,只不过这名最有可能登上太子之位的晋王,被关押在此地,这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

    一间单独的牢房之中,晋王此刻还是无法接受自己会失败的事实。

    明明账本已经消去,可方唐暗自留下的一手,这让晋王恨不得自己冲出去立马再给生死未卜的方唐来上几刀,让他彻底的断气!

    私吞税银一事,在加上谋杀一位大臣,这让处心竭虑想要在民间营造好影响的晋王,在一刹那就失去了自己的一切!不仅如此,他最想要得到了太子之位,恐怕一生都不会得到!

    想到此时,晋王也是变得及其狰狞和疯狂,而就在他没地方发泄的时候,李月蓉来了!

    “怎么?难不成你想让本王不要说出李显冒充天家之人一事?不可能!这绝不可能!是你们让本王失去的一切,本王又岂会让你们好过!”

    “冒充天家一事,李显必死无疑!等到父皇召见本王之时,那时就是李显死无葬身之地!”

    晋王咆哮的声音,一直在房间之内盘旋环绕,可对此李月蓉却是十分的平静

    “你不能说,也不会说。”李月蓉冷静回应道,可晋王听闻之后,他也是冷笑一声

    “为何你会觉得本王不会说?难道你要开口向本王求情吗?”

    “不,你不会说是因为,你要保全自己孩子妻子的性命!”

    “你……你什么意思?”

    眼睛瞪的浑圆,晋王此刻身体在不停的颤抖,已经听出来李月蓉所说之意后,晋王对于眼前这个女子就有了少许的恐惧和害怕

    “私吞税银,加上谋杀大臣,按理来说你应该是难逃一死,可是当初连造反的泰王他都没有被陛下处死,那么你也不会落在尸首分离的地步”

    “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俩件事加起来恐怕也要被流放在外,永生不得再回长安城……但是你虽然走了,你的身家却还在长安城之中。”

    “你是皇子,即使是被流放,可你还是陛下的儿子,而你的家人仍然会受到陛下的照顾,可是你不要忘了,白龙既然有能力杀了两位亲王的全家,那么我为何不会有那个能力?”

    “只要你胆敢说出我兄长的事情,不管你在那里,我都会派人将你妻子子女的尸首送去,让你们一家团聚!”

    冷冽的寒意因为李月蓉一番话下来,这充斥在二人所在牢房之中。

    看着魂不守舍的晋王不知这时在思考的时候,李月蓉说了最后一句话,然后飘然离去了

    “话以至此,想必你也明白其中厉害,如果你真的想保护自己得子女一生平安,那么你就永远的闭嘴吧!”

    ………

    一场大雪仿佛是覆盖一切一样,白雪皑皑,不仅是整个长安城,好像连最近发生的大事,以及长安城所有的阴暗,它也准备一同掩埋一样

    私吞税银,谋害大臣,晋王最终的结局和泰王一样,被流放在千里之外,没有陛下的旨令,终生不得再回长安。

    不过可能是因为亲情在作祟,晋王的妻子子女和当初泰王一样,被唐京宗留在长安城之中,由天家来照看

    一个即将成为太子的皇子,最后落得流放的地步,所有人都唏嘘不已

    李显从大理寺放出来了,虽然身上的嫌疑没有洗去,但是重要的是,李家兄妹终于又团聚了。

    而且从大理寺出来的李显,他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话不仅多了起来,而且面对着自己感情,他也是变得勇敢了起来。

    而张然见到李显改变之后,他整日也是想着怎么帮元曼文和李显,多增加接触的机会,甚至是擦枪走火……那个沉闷的张然不见,而对于自己儿子最近忙碌之事,身为他父亲的张天正则是狠狠的一顿教训!

    “把自己未来的妻子推给别人,这儿子到底是不是自己亲生的?”

    不过任何教训只要能让自己不与元曼文成婚,那么张然也是乐意接受,于是,张府之中,每夜都会有惨叫之声发出,声音及其的大,根本不能听一点

    逃过一死的方唐,他终于辞去了自己身上所有的官衔,不过作为代价,当火器局有任何问题之际,他都要必须的赶来。而因此原本和苏玉准备游山玩水的方唐,只能暂时住在幽州

    幽州一家普通的院子之中,不顾天上飘下来的大雪,方唐此刻站在院中,看去那白茫茫一片的天空。

    这时一把油纸伞从他头上出现了,随即转头看到手持油纸伞的苏玉出现之后,方唐握住苏玉的纤手微微一笑

    二人相互对着彼此温柔一笑,一双紧握的双手没有任何松开的迹象,仿佛是要用一生去解开一样。

    冬雪此刻不仅没有停下,反而还有越下越大的趋势,逐渐整个院中都是白茫茫一片,整个幽州也是如此,甚至整个长安城,整片土地,都陷入了白色之中,白的让人感到愉悦,白到世间没有一丝阴暗,只有纯洁……

    全文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