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都市异能>圣医灵师> 第三百二十三章 未知的恐惧!
    a href="圣医灵师最新章节">

    圣医灵师

    漆黑的空间内,水珠滴答落下,滴落在地面上,发出闷闷的声响。原本十分安静的空间,突然有着脚步声由远及近,这脚步声一脚轻一脚重,似是个瘸子。

    脚步声渐渐近了,只可惜这里伸手不见五指,看不清此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只能听到沉重的喘息声与让人发寒的骨头摩擦声。

    这声音持续了一段时间,突然停了下来,然后只见一道幽蓝的火光骤然自半空中亮起,瞬间将这漆黑的空间照的更显阴森恐怖。

    而随着这火光的出现,映入眼中的却是一个比鬼还要恐怖的身影。那是一个女子,一个浑身是血,整条左臂都没有一丝血肉,只有森森白骨的女子。而她的其中一条腿更是硬生生的被人砍去了大半的血肉,此刻血已凝固,呈现一种暗红色,看后让人毛骨悚然。

    纵使受了这么重的伤,这女人却还是活了下来,其心不可谓不顽强。

    女子脸上满是血迹,看不清其容貌,可是她那一双眸子却透着无比的寒意,看上一眼,便叫人浑身发冷,似掉入冬日冰窟。

    女子借由着这幽蓝的火光看了看四周,这里是一处山洞,向里愈是幽深,似看不到尽头,火光晃动间,似随时都要熄灭,女子没有受伤的一只手臂拄着洞壁,向着身后看了一眼,然后咬着牙,费力的坐了下来。

    将火光打在一处洞壁的凹陷处,火光再次剧烈的晃动了起来,可女子却并未在意,而是目光集中在了自己那条受伤的大腿上,此刻那里已然可以看到白骨,这恐怖的一幕若是换了其他的女子,怕是早便昏死过去。

    可她却似乎并不在意,只见她手掌一伸,光芒闪烁间,一把匕首以及一根蓝色的小木棍出现在了她的掌心之上。

    将木棍放到嘴里,紧紧的咬着,握紧匕首,毫不犹豫的划向了她那已经凝固的血块处。

    噗!

    随着匕首落下,鲜血四溅,剧烈的疼痛让女子双眼一翻,险些昏死过去,可她硬是咬紧木棍,仅是发出了一声闷哼,便挺了下来。额头,鬓角,皆有汗水大颗大颗的落下。可她还是强忍剧痛,匕首再次落下。

    只见那匕首在她的血肉内不停地搅动,倏地,她手一顿,手腕一用力,向上勐地一挑。

    哧!

    随着匕首挑起,一条足有拇指粗细的黑色虫子瞬间飞出,欲要逃走,女子哪里会让其逃掉,手臂一挥,匕首化作歃血幽芒,眨眼间追上那黑色虫子,直接是将其定在了对面的洞壁上。

    浓浓的绿色液体自黑色虫子的身体内流出,滴落在地面上,使得地面都瞬间融化,那虫子体内竟有剧毒。

    做完这些,女子手掌再次多出了一个小玉瓶,用嘴将瓶塞咬掉,将里面的白色液体均匀的倒在了大腿的伤口处。

    嗤嗤嗤!

    好似烧红的烙铁放入冷水中一般,那冒起的白烟让女子再次脸色煞白,汗水如雨般滴落。

    数十息后,白烟渐渐散去,女子已经彻底的瘫软在了那里。

    突然,女子缓缓抬起了头,看向了虚空,轻声说道:“你在看对吗?你可以看得到的对吧!梦里的我是不是很狼狈?不过便是如此,这对我来说也不算什么,因为这些我早晚都会找回来的,还有你,你等我,我会找到你的!”

    ......

    青石镇,镇如其名,镇子四周是天然形成的青石,青石高且陡,最高的足有十几丈,青石之中还会有不少的青树穿插生长,十分奇特。

    而就在这怪石嶙峋的地方,一个单薄的身影在其上攀爬,一处高约九丈的青石群的顶端,长着一株散发着青蓝色光晕的药草,名为菩提绿樱草。此草人吃了可以强身健体,常年不生病。洛仙华就是为了要采摘这一株草药,足足花费了半个月的时间。

    虽然青石镇青石多,好的草药也多,可真正用得到的却少之又少,而这菩提绿樱草却是这千分之一的好草药。早在半个月前她就开始寻找这种草药,只可惜这种草药生活的地方很奇怪,不是草地上,而是青石上,且需要足够强烈的阳光,所以石头缝内,亦或是常年见不到阳光的石头上都很难生长出来,所以只有青石的顶端,那里阳光充足,最适合菩提绿樱草生长。

    为了找到它,洛仙华怕遍了几乎大半的青石群,这一次她也是得到了镇子里李叔叔家的儿子的话,确定了这里有,才来的。

    &了爹爹,说什么也要找到。”咬着牙,也不顾手上手臂上被刮伤的血。努力的攀爬着。

    就在半个月前,她的爹爹便被镇子里出了名的恶霸朱三打了,只因自己爹爹没给他交月钱。

    这个该死的朱三,洛仙华心里咒骂着,看了看脚下那让人眼晕的高度,却是没有丝毫的惧意,继续向上,这里的青石还算好爬,石缝多,能下脚的地方也多。所以没多久她便爬上了山顶,果然,如那李大哥所说,这青石群顶真的有一株菩提绿樱草。

    洛仙华满怀激动的将那株草药摘下,然后从怀里取出一块布,认认真真的包好,揣进怀里,这才整理心情,开始下这青石山。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这下山着实是费了洛仙华很大的力气,落在地面那一刻,她的双腿是软的,差点儿没一屁股坐到地上去。可她却没有丝毫休息的时间,她爹爹受了重伤,如今更是生命可危,只等着她的草药送过去呢。

    揣着草药,一路跑着会到了家里,可她刚推开门走进去,便是双眼布满了血红,她愤怒的抓起了墙边的铁锹。

    院子里乱糟糟的一片,晒好的地瓜干散落一地,就连笼子里的两只母鸡也被杀了。鲜血从笼子里流出来,有些恐怖。

    可这并不是她愤怒的原因,真正让她愤怒的,是那此刻正站在屋门前,正一脸戏虐的看着自己的朱三!以及他两个小弟手中抓着的那个人,那正是自己那身受重伤的爹爹。

    &小丫头还要拿铁锹打我?来啊!我看你能不能打死我!”大笑着,朱三痞里痞气的迈着步子朝前走去,来到了洛仙华的身前,在她愤怒的目光中,一脚踹了出去,这一脚直接是踹在了洛仙华的心窝处。

    痛得她险些没叫出声来,握着铁锹的手也是松开了,整个人倒在了地上。嘴角流出了鲜血。

    &丫头,还要打老子?你这死老爹欠我钱不还,就是该打,还想找什么草药就他?在哪儿呢?给我交出来。”朱三恶狠狠地说着,便要动手,他之所以来这里,完全是因为知道了洛仙华找到草药的事情,他可是听说了,这一株菩提绿樱草可是十分珍贵的草药,要是买给那些草药商人,可是不少于十两银子的,这么多钱他怎么可能不要!所以就算今儿个杀了他们爷俩,这草药他也要定了。

    &我拿来!”朱三恶狠狠地瞪着洛仙华,伸手便要从她怀里掏出那株草药,可洛仙华哪里会给他,这可是唯一一株可以救活他爹性命的草药,她死也不会给,于是她勐地张嘴,狠狠的咬在了朱三的手背上。

    &臭丫头,你找死!”朱三吃痛大骂,一巴掌抽在了洛仙华的脸上,本就有些苍白的脸上更加惨白。

    &的,臭丫头,敢咬老子!我看你真是不知死活!今儿个老子就先掐死你,再弄死你爹!”朱三大骂着再次朝着洛仙华走去。

    洛仙华站起身子,不躲不闪,血红的双眼映衬出她那嗜血的心。不远处被紧抓着,唿吸困难的老人见到这一幕,不由得脸色急变,疯狂的扭动身子,想要挣扎。

    &死的老头子,找死啊!给我老实点!”一人大骂着一巴掌拍在老人的脑袋上,老人痛的险些没昏过去,可却没了挣扎的力气,值得眼睁睁的看着一切的发生。

    朱三被洛仙华的眼神吓得心里一抖,可却咬牙想到,自己居然会怕她一个黄毛丫头,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于是更加恶狠狠地瞪着她,两步来到他的面前,伸手便去抓洛仙华的衣领子!

    哪料,洛仙华一下子窜了起来,然后在那朱三没有反应过来之时,一口咬在了他的脖子上,朱三只感觉到脖子处一阵剧痛传来,紧接着便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脖子上流了出来,然后便是双眼发黑,有些站不稳了。

    砰!

    洛仙华被人重重的推倒摔在地上,那两个原本抓着老人的家伙已经跑到了朱三的面前,此刻,朱三已经完全的没了知觉,再看他的脖子,鲜血如柱,滚滚而出。

    &哥,大哥!”两人拼命的叫着,扭头看着那洛仙华,却被她那嗜血的样子吓得一个机灵,哪敢在留下来,一人抱头一人抱脚,便匆匆地离开了。临走还大声吼着要回来为大哥报仇。

    人走了,洛仙华也是从愤怒中清醒了过来,看了看自己的样子,她却没有丝毫的惊慌,而是淡然的擦了擦嘴角,然后快步走到老人的身前,一把将其扶起,朝着屋内走去。

    &头,你杀人了。”屋内传来老人虚弱且无奈的声音。

    &我给您煎药去。”洛仙华也没在意,而是转身要出去。

    &头,这药爹不吃了。”

    &什么?”洛仙华转头看着老人,眼中满是不解。

    &的身体爹清楚,爹快不行了,吃了也是白吃,你就留着吧!”老人靠坐在破旧的椅子上,冲着洛仙华招了招手,道:“丫头,过来,爹有话对你说。”

    洛仙华背对着老人,咬着唇,伸手擦了擦眼角的泪,倔强的没有让泪流下。

    &您要说什么?”

    &头,你杀了人,这里你不能再待下去了,离开这里吧,去很远的地方,比如那紫灵。”

    &灵?您是说紫灵仙山?”洛仙华微微一怔,不有诧异。

    &错,就是紫灵仙山,那里才是你该去的地方。”说着,老人又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布包递给了洛仙华,道:“这枚戒指是我捡你时你身上带着的。现在还给你。当初爹爹捡你的时候,便知晓你不是一般人,这些年委屈了你。如今你杀了人,也不可能再留下来,离开吧!去紫灵,走属于你的路!”话音落下,老人便是缓缓的闭上了双眼,没了气息。

    泪水自洛仙华的眼角流下,即便她如何阻挡,那泪终究还是没有停下。

    紫灵,未来的路,自己该何去何从。

    一声惊天动地的雷声骤然自那天空之中爆响,旋即,似那响雷将天空炸出了一道缺口,紫色的雷电瞬间自天空轰然落下!

    轰隆隆!咔嚓嚓!

    雷声滚滚,大雨瓢泼而下!

    木屋后的青石堆前,洛仙华跪在一个临时用木板写下的墓碑前,举着一把有些破旧的纸伞,雨水顺着那些缝隙地落在了洛仙华的肩上,瞬间打湿了她那薄薄的衣服。

    可她都不在乎,只是怔怔的看着那面前的墓。

    &大地大,我该去往何处?爹,您说紫灵山是仙人住的地儿,可那里真的就是我该去的地方吗?”泪水混合着雨水,让人看不清她的心。

    擦了擦脸,洛仙华蓦然站起,看着天空,大声喊道:“你可以看到我的对不对?你正在看着我对不对?我都变成了这样,你就只是眼睁睁的看着对不对?你放心吧!你看到的也是你自己,你早晚会变成我,而我,早晚也会成为你的。”

    &可能!不可能!”

    木颖勐地从床上坐起,又是那个梦,不对,又是那两个梦,可是…这一次她们竟然在对我说话!自己绝对没错,她们绝对是在对我说话!可是,怎么会这样!

    木颖的心中渐渐升起了一种恐惧,对于未知的恐惧!

    自从上了天之界,在她身上所发生的一切都开始让她产生了不安,到了现在,这种不安已然成为了恐惧。

    梦里的洛仙华和梦幽清到底是谁!她们与自己又到底有着怎样的关系?还有,今天的梦又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们怎么会对着自己说那些话呢!

    这一切的一切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木颖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