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都市异能>巫灵司> 第一八十八章 番外之桃花庵里桃花酿(大结局下)
    诛仙台,午夜子时即将敲响,荆邪朝诛仙台下看了看,心已经绝望。七生,他们历劫七世,七世相爱相杀,求而不得。有一世,他们为不同的站派,她被派去做卧底,最后身份揭穿,二人在各自的站派所逼下,于一场漫天飞雪的日子里决一死战。

    那日,他出剑狠绝,她本不想与他斗,她弱势,却是他出剑再狠,也将那场决斗直拖到了最后关头,就在夜晚暗去,雪就要停的时候,他以为他不会杀她了,他下了手,一剑将她的胸口刺穿。

    他说:“你等下,你再稍等片刻,我陪你。”

    而现在,他若真的死了,她去陪他,他还能等得及吗?

    午夜子时已到,钟声响起,荆邪往后又看了一眼,没有人归来,她也从未怀疑过司缘仙君会骗她,从诛仙台,撩起衣裙,就往下跳。

    身后突然有一个身体压下来,重重的,睁开眼,再看去,这哪里是诛仙台,竟然是一张床,一张床榻,身上还有一具重重的,宛若尸体的重量。

    努力的撑起身来,将身上那具不知什么东西给弄掉,那玩意突然动了动,竟然还有手,是人?

    刚想叫,嘴巴就被突然捂住,蓐收压在她身上,在她耳边蹭了蹭:“你不希望我活着啊?而且,成了亲,拜了堂,有些事情总得做的。便是你觉得我重,但是有些,还是得压着做的。”

    手肘往后捅了捅,荆邪被他弄的本来伤心欲绝、已经绝望、死心的要去跳诛仙台了,结果现在,他竟然好好的,还能用仙术瞬间把她带到他在天界宫殿的床榻上。

    他人不仅没事,还压根仙术也没有多少损坏,根本就是完完整整的,好的不能再好了,好不好?

    扁着唇看他,一脸的怨气、恼怒。

    蓐收:“乖,夫人。吉时已经过了,我们先行事,明日午时再去成亲好不好?”

    荆邪翻过身,手肘对着他的肚子,真想把他踹下去,蓐收一手摁住她的脚,一手将她的手小心翼翼的捂好,身上是一身红服:“你可别,这嫁衣若是脏了,明日会被笑话的。”

    荆邪:“那你还?”

    荆邪伸出一只手,对着他的脸撞去,不羞不臊。

    楚蕴一个侧身躲过,把她压在身下,控制住手脚,哼了哼鼻子:“喂,七日之战很累的,你就多担当点,你知道的,我已经守规守距好久了。”

    荆邪:“那你就不能再守一天?”

    荆邪挣脱出一只手,挡住两人之间,突然想起什么:“司缘仙君说,前任魔君夙无令没死,你说过,你此次与魔君夙无令是生死之战,双之间必死一个。”

    楚蕴:>

    楚蕴轻叹口气:“那九天玄女替夙无令挨了那必死的一掌,那一掌过后,我已无力气再战,魔君夙无令亦已心死,抱着九天玄女的尸体疯了。所以这一战,算我赢。那夙无令被九天玄女临死前净化了魔性,毁了他的魔丹,从此化作一个凡人,寿命也不过百年余。”

    荆邪停止了反抗,这世间的情情爱爱,能修成正果又能有多少。如果今日这战,是蓐收战败,那现在的他们便是前任魔君夙无令以及九天玄女了。

    往他身边靠了靠,紧贴着他的胸口,心中拔凉拔凉的,凉的是感悟,是那种后惊后怕。如果此战战胜的是夙无令,蓐收没有回来,那她想必早已跳入诛仙台。

    这两种情,同为爱,却是不能两全。

    夜已深,三更便要过了,二人才沉沉睡去,鲜艳,如血一般火红的嫁衣,被规整的叠好放在一旁。前尘、过往,他们都是彼此乐观的人,只会往前看,那些不好的回忆,他们不说,只在心底埋着,那些辜负过他们的人,相逢,亦是泯一笑。

    桃花三月,桃花庵。

    上仙蓐收大婚之时,师父墨关仍是没去,在这桃花三月的桃花庵里喝着闷酒,当年墨关拜师昆仑剑主,随师父一起修仙,后来师父修成正果,便剩下他与师兄二人,他们一起斩妖除魔,一起替天行道。然后又一起寻仙草,制仙丹,延长寿命。

    他一直都以为这样的日子会持续很久,无聊时他们还可以一起喝喝闷酒,可是有一次师兄消失了很久,回来时,怀中就抱着一个孩子。师兄说让他帮忙照看。然后便又走了。

    那段时日,正是妖魔大战,师兄走了便再也没有回来过,因为他初次遇见那个孩子时是在一棵桑树下,便取名为桑榆,后来修仙证道,经常被人弄错,就成了桑雨。

    也便是这一世的小荆邪。

    以前,乃至现在,很多见过他的人都说他是一个清心寡欲的人,性子淡,绝对不会生气,甚至绝对不会爱上一个女子,即便是爱,也只会是一男人。

    可是他终究不是那般喜欢男人的,也终究不是一性子淡到清心寡欲,没有丝毫七情六欲的人。

    多年前,他凭借着对师兄的依恋把那孩子养长大,带她修仙,带她走妖道,斩妖除魔。那个时候,其实他已经是半个散仙,很多同行道友都嘲笑他作甚为了折损修为,带这么个娃娃修仙?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个孩子,只有鼻梁像师兄,其余的,五官一点都不像,性格方面也不甚像,师兄爱说笑,言语里都带着戏谑能把人逗的咯咯大笑,却是这个孩子,只喜欢别人逗她笑,嘴笨,一点都不会哄人笑。

    他曾经训练过她这方面的才华,却是怎么表示,怎么听,都没有师兄当年的那种神气,甚至她逗起人的时候,还有种让人好气,哭笑不得。

    渐渐的他也放弃了,后来在她快要修成仙,就走最后一道路程,去拿那长生的仙草,入列仙籍时,她跑丢了,那段时日,尤其是到了苍阳国时,她好强,行事又鲁莽,为了追一落跑的狼妖,不惜冒充人家那正在苍阳国历劫的中央天帝之子仓央措的新婚妻子。

    最后因为那真正的新娘子跑了,人家非要抓住她以顶替,身为师父,他就只能帮她顶着,她追那狼妖早已不知跑到何处,他就留在后头帮她收拾摊子。

    后来被苍阳国那正在历劫的仓央措给放行,他紧追快赶,最后追到仙界,追到九重天边,去向南海应龙询问她的下落,却是只听那应龙道不知道。

    他担心他那徒儿是半途跑丢了,还没修成正果,便不停的找,不停的找,甚至放弃了成为正仙的机会,而自愿成为一名散仙,也便是那时,他才意识到,对于这个孩子,他也许并不只是把当她徒弟来养的,有对师兄的那一份嘱托,还有一份那隐隐的,他藏的很深的自私情愫。

    在别人问他找的是谁时,他拿着徒儿的画像,怕被人觊觎,说妹妹也好,师妹也好,就是绝不说那人是自己的徒儿。

    大约在百年的时候,有人偷他放在一家店铺里的徒儿的画像,于是事情才算有了点眉目,原来小桑雨去下界历劫了,历的是仙缘,是与那高高在上的西方天帝白帝之子。

    他抵抗不得,只得继续作她的师父,师父、徒弟,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是一道永远跨不去的砍,她至始至终只把他当做师父。她喜欢的东西,他千方百计的帮她得来,她也只当做是父爱,是理所应得的受,也会理所当然的再孝顺回去。

    可是她喜欢的东西,蓐收为她得来,她对他,却是当做男女之间的那种情义,她接收的受用,回馈的却是满满的她所有的全部。

    而这不同,却也代表着,他们之间再也无望。

    桃花庵里,桃花醉,这徒儿的婚事,他还是别去了,醉酒添乱啊、添乱。

    &书完……下本见。同时这最后几章也是有许多伏笔在下一本书的,没留意的就算了。再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