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其他小说>南歌引> 第九百八十六章 遵命
    a href="南歌引最新章节">

    南歌引

    官莞自然也被柳柳这样的情绪拉回了思绪,看着她噘着嘴一脸无奈又自认为没错的模样,心下不由暗笑了笑。想了想,官莞又道:“嗯,的确是没有那样的必要,不过吟秋既然那样着急,想来是有她自己的考量的。她既然坚持,左右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随着她去便是。况且,吟秋说得其实也有道理,何太医的确为我费了不少心,本该我亲自道谢的,只是这会儿还不方便,吟秋能代表我多照顾一些何太医,我心里也欣慰。总之吟秋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事,她自己高兴就好了。”

    柳柳听到这话,嘴角不由轻抽了抽,好吧,她早该知道这问题不该问官莞的,这样的问题非要她给出个明确答案,本就是在为难她。更何况她家小姐先前还在为她与吟秋闹矛盾而担心,这会儿也怎么可能做出哪怕有一丁点可能会影响她们关系的事呢,她是绝不会答出带有“挑拨离间”色彩的话的。

    &姐你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什么?罢了,不纠结这个了。”柳柳无奈轻叹了口气,然后紧接着便又望着官莞道,“小姐,吟秋估摸着很快就会领着何太医过来了,咱们这书先放一旁日后再看吧?你现还是先到榻上躺着或是坐着,一会儿也方便何太医来复查,咱们不至于手忙脚乱。”

    &姐你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什么?罢了,不纠结这个了。”柳柳无奈轻叹了口气,然后紧接着便又望着官莞道,“小姐,吟秋估摸着很快就会领着何太医过来了,咱们这书先放一旁日后再看吧?你现还是先到榻上躺着或是坐着,一会儿也方便何太医来复查,咱们不至于手忙脚乱。”

    官莞心里眼里自然还是舍不得放下这书的,她许久没有看到让她这样感兴趣甚至着迷的书籍了,官莞只觉得越看这些医书他就越兴奋,这会儿要她放下她哪里回舍得?只是柳柳那些话,官莞心里清楚得很,她说得对……官莞她毕竟还是存着理智的,相较于一会儿太医来了她还没准备好的丢脸,她觉着自己晚点外百~万\小!说这事没什么好纠结的,于是她犹豫了半晌,终于还是对柳柳点了点头,然后随手将医书放在了手边的案上。

    被柳柳扶着刚在榻上坐下,外边吟秋便进来传话说何太医到了。官莞心下暗道吟秋与柳柳俩人如今办事是越来越妥帖了,周到细致,甚至把时间什么的都算得很好。官莞心下很是欣慰。

    &请何太医进来吧。”官莞淡笑着对吟秋说道。

    吟秋见官莞这边准备好了,便又重新出去领了何太医进来。因着医童不可进妃嫔寝殿,吟秋周到地接过了医童手中的诊箱。

    何平宁今日倒是很快便诊好了,神色也比往日更好,笑着对官莞道:“已经大好了,继续练步,不出几日便可恢复如常。”

    官莞听到这结果自然无比高兴,她最近这么不是躺着就是坐着不能随便乱动的日子实在是受够了,尤其昨天一整天都被楚天泽拘着,更是无奈至极。如今终于得到了何太医的准话,想来便是楚天泽也不能再拿这事来威胁她或是强硬地限制她的行动了。官莞光想想就觉得特别美好。

    &谢何太医,这段日子多亏了您照看,否则还不知道这脚伤如何严重呢?”官莞见何太医已经开始收拾诊箱了,忙感谢道。她是真心的感谢何太医,有些话她还不能说透,只能这么简单的谢谢了。比如像是之前她们请不来太医院的太医这件事就特别难堪了,还好最后何太医来了……

    &必言谢,救治伤爱你本就是大夫的职责所在,不因身份所囿。你也是我的病人,我遇到自然不会不尽心尽力地医。”何平宁淡笑了笑,紧接着又道,“何况,皇上命我务必尽心照看你的伤,于公于私,我不敢也不会不尽心。”

    言清被靖宁这话说得不由语塞了。可不是嘛,她刚刚还真是问了个傻问题,靖宁公主这样想见皇上,自然不会错过这次机会的。只是,心下却还是会忍不住开始担心一些问题。现在看来是要靖宁公主回去是不可能了,那么言清只能最后垂死挣扎了一番,试试有没有办法让一会儿的局面不太难看。

    脑子飞快转了转,言清试探着对靖宁提议道:“奴婢还是和公主您分开去见皇上为好,毕竟所为的是不同的事。不知公主是想先去见皇上还是后去见呢?”

    靖宁听到言清这提议想也没想便蹙紧了眉头拒绝了:“何必如此?我就和你一起去见皇帝哥哥又如何?反正我可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的!”

    言清虽然料到靖宁多半会不满意,却也没想到她会拒绝得这样干脆直白、不留一丝余地。言清知道靖宁这是打定了主意绝不愿意更改了,也清楚任凭她再怎么说也说服不了靖宁,所以到底也放弃继续劝服了,只无奈讷讷能道:“公主,奴婢……奴婢和您一同去见皇上就是……”

    言清虽然妥协了,但纯粹是无可奈何的,她心里有数,皇上肯定不会想看到靖宁公主与她一起出现的,毕竟有些话不好当着靖宁公主的面说。

    靖宁大约也觉得自己表现得太强势了一些,于是便又放软了语气同言清道:“言清,我知道你多半是担心我同在御前会让你无法自如复命。只是言清,左右我都知道你方才奉命做的事了,也隐约了解一点官莞的性情,更知道你要和皇帝哥哥复命的内容,别的实在没必要隐瞒,你只管和我一起进去就是。”

    靖宁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她哪里还能多说什么呢,虽然觉得靖宁还是低估了皇帝的情绪,真听了她的话一起面圣多半不会是个好局面,但言清此刻也真的是别无选择了。心下暗叹了口气,言清沉默了半晌方才才又一次开口,只用极低的声音对靖宁道:“是,奴婢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