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都市异能>我是曾小贤> 第二百九十六章进行中
    六月二十号,曾小贤重金打造的电影《诛仙》终于在武夷山开拍了。

    在前期经历了海选风波,选角风波以及定妆照风波等一系列的风波之后,《诛仙》还是顺利开拍。

    一开始第一个的拍摄场景曾小贤选择了福建武夷山,主要是拍摄大竹峰小竹峰,通天峰等青云山以及天音寺焚香谷的野外场景。

    这些地方都是《诛仙》中闻名遐迩的美丽风景,要拍摄自然要选择一个美丽的风景如画的地方,中国境内名山大川无数,其中多半风景秀丽,其中风景秀丽的的名山也有很多。包括黄山华山等都是名山,不过这些山都相对险峻并不是一个进行大规模取景好地方。

    而武夷山则是一片连绵不绝的山脉,相对容易一些。

    作为国内著名的旅游景点,六月正值放暑假的前期,来来往往的游客多不胜数,到了武夷山之后,和当的政府沟通之后,先开了个简单的而隆重的开机记者会,找了个地方就准备开拍。

    由于整个《诛仙》的拍摄场面非常的宏大,又是两部同拍,为了确保不会落下进度,曾小贤决定在这武夷山拍摄的时候分成两个文戏组和一个武戏组,而曾小贤自己就负责其中的一个文戏组的拍摄。

    拍摄了几天之后,众人终于渐渐的进入状态,拍摄起来也渐渐流畅。

    镜头开启,一片紫色的竹林中,一身古装的曾小贤静静的倚在一棵紫竹。

    忽然一双细嫩纤长手掌覆盖上了他的眼睛:“小师弟,猜猜我是谁?”

    镜头一转,一身大红色长裙的刘芸俏脸含笑道。

    曾小贤脸上露出几分无奈道:“师姐!”

    “咦,你怎么知道是我!”刘芸俏脸上闪过几分疑惑。

    “除了你,还有谁!”曾小贤理所当然的说道。

    “卡!”忽然曾小贤大喊道,脸上堆积着几分怒气。

    全剧组的人都看着曾小贤,不知道他为什么喊卡,却只见曾小贤怒气冲冲的对着刘芸说道:“不拍了,不拍了,今天拍不了了,刘芸,你没注意到你已经出了镜头拍摄的范围吗?你到底还有没有心思在这上面!”

    跑出镜头拍摄范围那是新人常常犯的毛病,但那不该是刘芸这个经验丰富的演员该犯的错误。

    “这几天来,多少次了?”曾小贤怒气本冲的一边说一边朝前走,忽然身体一颤,整个身体摔了下去,将正在他面前的刘芸带了下去。

    曾小贤之觉得一头扎进了一处柔软富有弹性的所在,一股子幽香钻进他的鼻子里,愣了好一会,曾小贤才意识到这是什么地方,果然一抬头,就只见刘芸到在地上,俏脸布满了红晕,一脸的为难,是推也不是,不推了不是。

    虽然有些不舍,但是曾小贤还是迅从刘芸柔软富有弹性的胸部上起来,顿时气泄了,刚才到一半的火,活生生被灭了。

    “不好意思!”曾小贤将刘芸拉起来之后开始大脾气,指着地上的一截电缆对剧组众人道:“你们着么搞的,电缆也不放好,没吃饱饭吗?还是怎么着?”

    面对大脾气的曾小贤,剧组众人都是面面相视,虽然刚才还想看曾小贤和刘芸的好戏,刚才那可暧昧了,不过现在被曾小贤骂的也不敢抬头,毕竟问题走出在他们的身上,乱发了一通脾气之后,曾小贤终于宣布:“今天不拍了,就到这里了,收工!”剧组的拍摄都是有时间表的,等一下他还要去赶武戏组的戏,主要就是拍林惊羽来通知七脉会武的时候和大竹峰的人的一些冲突的戏份,晚上还要拍和胡一菲两人单独的夜戏。

    “对不起,导演!”好不容易红晕消散了大半的刘芸连忙上前说道,“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再给我一次机会,这次我一定会拍好的!”

    也许是因为刚才旖旎,曾小贤没有再次火,而是说道:“刘芸,关于你分手的传闻我也有所耳闻,但是我不希望你将公私混搅起来,恋爱不是人生的全部,要学会坚强!”

    前段时间在剧组里闹得沸沸扬扬的刘芸分手传闻,曾小贤还是知道一点的,似乎是男的另寻新欢,将刘芸甩了,本来这种娱乐圈分分合合的八卦新闻曾小贤没兴趣管太多,虽然导演有义务协助演员将状态调整到最佳,不过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这种分手的事情,就算曾小贤想插也插不上手,而且似乎不是很适合他插手。

    娱乐圈里的人分分合合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娱乐圈内的艺人由于本身的工作的特殊性,经常会长时间分居,而娱乐圈又是一个五光十色的大染缸,要是心志不坚定的话,及其容易就堕落了,这一点曾小贤是深有体会。

    很明显这一次男的没经的考验,将刘芸给甩了,这就直接影响了刘芸的工作积极性。

    曾小贤对此事恨的牙痒痒的,你说啥时候分手不好,偏偏在这个时候分手,如果处理不好直接就会影响他的拍摄进度,这是曾小贤绝对不能接受的。

    “对不起,导演!”说着刘芸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伤心的事情,大颗大颗的眼泪吧嗒吧嗒的就滴了下来。

    刘芸这么一哭,曾小贤顿时就乱了,他最见不得女孩子哭的,原本还剩下的几分火气顿时就被浇灭了,连忙从工作人员的手里接过纸巾,递给刘芸,说道:“别哭了!”

    不过显然刘芸把这个当做自己泄的机会,越哭越激烈起来,曾小贤见这样让人围观下去也不好,于是对周围的人说道:“今天不拍了,就到这里吧!”

    看这样子也根本不能拍,眼睛都哭肿了,需要时间消肿。

    收拾完之后,剧组众人相继离开去休息,等一下还有其他的文戏要在这里上演。

    好不容易看刘芸哭完,曾小贤才递上纸巾说道:“擦擦吧,这几天我给你放假,你自己好好整理一下,我会把戏份调一下的!”

    “对不起,导演!”

    “那什么,那几个小孩到底怎么回事啊!”曾小贤有些抓狂,看着眼前十几个男男女女的十几岁的小孩。

    由于刘芸闹失恋的关系,为了不影响效率,曾小贤只好提前开始拍一众主角小时候的戏份。

    基本上主要的就是张小凡,田灵儿,碧瑶和林惊羽的小时候的戏份,其中碧瑶的小时候书中虽然没有多少涉及,但是现在既然是电影了,自然不能和以前那样随手就忽略了。

    这年头不知道多少的家长想把自己培养成明星的,虽然只是童星,但是那也足够让那些家长趋之若鹜了。

    不过曾小贤本身并不赞同让那些孩子过早的进入娱乐圈,一来孩子还太这么小就夺了童年进入娱乐圈,实在太残忍了,二来,当上童星的话,那未来就会被限制,越走出名的童星,将来展就越困难,如果真有志进娱乐圈还是等起码十五六岁再考虑吧。

    就童星来说,曾小贤也只见过几个在长大后依然展的不错的,无非就是陆毅,舒畅等人,不过他们都有一个特点,虽然是很小的时候就进了娱乐圈,但是实际上混的都不怎么出名,混的出名的金铭现在还不是一样混不下去,就是因为太出名了,所以人们总拿过去的眼光看她。

    曾小贤就快被这些小孩搞疯了,他从来没有导小孩的经验,比起大人来说小孩不仅仅是缺乏演技,更重要的是缺乏大人的自律,甚至连台词都说不好。

    拍到一半,那几个小孩忽然有一个哭了起来,连带着其他的小孩也跟着哭了起来,曾小贤没办法了。实在不行,就只好换人了,虽然相比大人小孩要难找一些,但是也不是非要这些人不可,曾小贤的目的就是不要打乱了自己的计刑,要赶上进度。

    “对不起,对不起导演,我一定会让他好好配合的!”看着这些个望子成龙的家长,曾小贤的火气也降低了不少,可怜天下父母心啊,都是当父母的,曾小贤多少能理解对方的想法。

    “行了,赶紧把孩子哄好吧,我们的时间很赶的!”

    “是,知道了,导演!”

    曾小贤坐回椅子上看起剧本,虽然现在他基本都背下来了,但是有些时候剧本还是不可替代的,而且也不能让人觉得太过夸张。

    “导演!”忽然林琴慌慌张张的从远处跑了过来。

    曾小贤有些疑惑,什么事情让林琴这么慌张,她不是在负责武戏组的部分吗?虽然武戏组的拍摄就离这里也不太远,不过也并不近,因为要是离的近的话,要是把对方拍进镜头里,那就糟糕了。

    “什么事情,这么慌慌张张的!”曾小贤问道。

    “导演,刚才当地政府的人来找过我了!”林琴说道。

    “哦?什么事情?”对于政府的人来找林琴而不是来找他,曾小贤一点都不意外,毕竟当时和当地政府交涉的任务曾小贤是交到林琴的手上,当时他在准备其他的荆情,不可能所有的事情都由他来包办,毕竟他除了是制片人还是导演。

    “刚才政府的人来和我说,可能我们在这里的拍摄要遇到些问题了!”林琴回答道。

    “问题?什么问题!”曾小贤没由来的心一紧,之前不是沟通过了吗?

    “是这样的,新的领导已经下来了,可能要视察这一片,他们说我们的拍摄可能会破坏整片绿化的环境!”林琴指了指旁边完全被涂成紫色的竹子,武夷山这一片的竹林非常多,这也是曾小贤最终决定在武夷山拍摄的重要原因之一。

    毕竟又要环境优美,又要成片的竹林。还要能够搭建大片建筑的地方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为了符合原著中对于紫竹的概念,曾小贤让人花费了三天的功夫,将将来拍摄需要用到的那一片竹子完全染成紫色,起码在视野中不允许出现非紫色的竹子。

    当然这么做事会影响生态环境,不过曾小贤也为此上上下下的打点了很多的钱,并且承诺在拍摄结束之后会将这一片的竹子清理干净并且补种上新的,总之是做了很多的让步。

    而现在,竟然说影响生态环境不让拍,曾小贤顿时火气就上来了。如果一开始就不答应也就算了,大不了换个地方,虽然符合的地方不好找,但是还是可以找的到的,但是现在出尔反尔搞得曾小贤很被动。

    “靠!”曾小贤难得爆了一句粗口,“他们怎么说,难道让我们现在就走吗?”

    当然这种情况一般来说是不会有的,除非当地政府是不想要信誉了,要是真做出这种事情来,以后还有哪个剧组敢来武夷山拍摄,搞不好就被赶走,这样的话还不如直接换的地方拍摄更好!

    “这个,不是,只是原本给我们的时间要缩短一半!”林琴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

    “一半?”曾小贤气的一下子跳了起来。本来时间久很紧了,现在又要卡掉一半的时间,这简直是要难死剧组。“这么短,靠,那些白眼狼,吞了好处连个泡都不冒,转眼就不认识人了!”

    现在政府官员贪婪,曾小贤自然是知道的,但是贪不要紧,但是你得把事儿办了吧,所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就是这个道理,这么做可就很是不地道了。

    挺着曾小贤气愤的将那些人比作白眼狼,林琴也没什么办法,所谓民不与官斗,胳膊拧不过大腿。

    “算了,现在说这个也没用了,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快拍摄好,原本准备搭建房屋之后的戏份也转到横店拍摄,这样的话,时间应该还来得及!”曾小贤说道。

    “恩!”

    经讨紧张的拍摄,在武夷山的部分总算在曾小贤的计划中结束了,所有的人员都觉得是如释重负,终于结束了这个魔鬼拍摄期,这次的时间出了变故,要求提前拍摄完成,不过也因祸得福的是,剧组的拍摄进度因此提拼了很多,尽管这个提前是全局组的人在曾小贤的监督下拼了老命才完成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