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军事架空>宋道> 老黄新书《无疆》敬请关注!
    一秒记住【笔神阁中文网.biyan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老黄的新书《宋道无疆》已经发布,恳请各位《宋道》大力关注啊!

    当然,所有《宋道》里挖的坑,都会在《无疆》里给大伙一个交代,而且老黄也知道《宋道》男主被诟病的问题的确成了个难解之题,所以另起炉灶展开一场新的冒险,恳请大伙支持!

    《宋道无疆》【序章】

    看了看表,黄昊从下岗大嫂火锅店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二点整了,深秋的街面上一片萧瑟,只有呼啸的北风在呜呜的刮着。

    “小黄啊!来日方长,回去要好好保养身体,把身体养好了机会大把,我们哥几个还等着拜读你的新作呢!”

    两个中年大叔脚步踉跄的从火锅店里跟着出来,被刺骨的寒风一吹倒也来了精神,缩缩脖子抖抖身子之后,来到黄昊的跟前各自嘱咐了几句,便也招手打车走了。

    看着两个大叔上车走远,火锅店外的黄昊随手点了根烟,用夹着烟的手对着远去的出租车比了个中指,这才慢慢转身离开。

    说起来,黄昊是个正儿八经的作家,而且还是“省级作家”,在本省文艺圈里还小有点名气,擅长创作新文艺小说。这新文艺小说也就是所谓网络小说,什么玄幻、科幻、军事、历史基本上都被归类到了“新文艺”这个类别里,大致也就是这么个情况了。

    再来说黄昊,三十中半的年纪,正经的初中毕业学历,社区通讯员出身,花了差不多十年一篇篇的爬各种格子,混各种机关小报、内刊的副版,靠着各种通讯和豆腐块起家,愣是从一文不名的社会人员混进了省级作协,成为了正儿八经的作家。

    要知道如今这作协,可是分国、省、市、县四级,县和市两级就是个起步,只有达到了省级也才算是出了个类,拔了个萃。这就跟古代科举一样,县市两级差不多也就是童生、秀才,到了省一级才能算是个举人,若是能混入国级作协,这便如是响当当的进士了。

    只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黄昊好不容易靠爬格子混了文艺界精英的身份,也上了层次,结果却是病了,长期高血压诱发的末期肾衰竭,直白点说就是“尿毒症”。

    所以,这特么的可不就悲剧了!

    没生病之前,黄昊在挂靠的单位吃一份闲饷,任务也就是负责一些文事方面的迎来送往,按月出几篇通讯、简讯,然后埋头搞点文艺创作、写写长篇创作剧本,再到处参加些文会开拓眼界打响名气,轻轻松松日子好过。

    结果这一病就麻了手脚,肾衰竭这病可没药治,治标的办法是血液透析,一周三次把血液输进机器里透析排毒,勉强苟活。而治本的办法倒是简单,那就是换肾了,只是换肾这事一个是要钱,再一个还得要配型合适的肾源,换肾的钱说多倒也不多,可肾源就难了,社会捐赠的肾源光是想要领一个排队的资格就得等上大半年,而就算进去排上了队,什么时候能有合适的肾源出现还得看老天的意思。

    再来说这一周三次的透析,基本上也就没法再工作了,因为每次从透析机上下来,人可以说是废的,得休息好半天才能缓过劲来,那还有余力搞什么工作。所以黄昊得了病以后,挂靠的单位在给了笔慰问金后,黄昊也就懂事的不再联系了。

    再然后,先前一道混文艺圈的朋友们也少了来往,且人人都是避而远之,黄昊自然也没心情跟人解释这肾病不传染,自己也不会找他们借换肾的钱。

    至于说今天,不难看出来黄昊请人吃饭是有由头的,也就是他前不久咬着牙拖着病体刚完成了一部篇幅达到两百四十万字的长篇历史小说,想寻了有路子的熟人研究研究官方赞助出版的事情,结果也就是得了句嘘寒问暖,也就这么着了。

    也就说黄昊一边抽着烟,一边慢慢的往家走着,脑中倒也思考着许多问题。三十多岁的人了,幸亏没成家没小的拖累,可是上还有老,换肾什么的先不去想,每周三次的透析眼下还管用,估计还能拖上三五年,说不准以后就有什么新的治疗方法能治愈,只是眼下这每月的透析费用和药费是个大项,总得寻了路子开源,把眼下的问题给解决了。

    黄昊一边走一边算着,结果发现自己除了写东西什么都不行,再说因为这病也没了体力,也不能干什么活,想找专业对口又能挣钱的路子还真难。

    想着想着,不由想到前不久有朋友来找,说是如今网络小视频特火,想找人写一些小视频的脚本,黄昊倒是知道如今那啥傻逼三千万,秒拍快手各一半的说法,不过对于这种小视频的脚本他还真没弄过,所以有些摸不着头脑。

    走着走着,黄昊干脆打开手机研究起来,三两下倒也叫他瞧着如今正流行的是“我们不一样”系列,算是弄明白这就是在搞笑的神转折情景剧里配上一句歌词。

    看了几段,黄昊发现这玩意倒也不难,倒也忍不住跟着手机里哼了起来。

    “嘎吱!”

    突兀一声急促的刹车声就从背后传了出来,黄昊茫然的回头看了一眼,跟着整个人便被失控的重型大卡好似保龄球瓶一样撞得高高飞起,重重落下。

    黄昊的身子就跟破麻袋一般飞起老远,翻滚着最终停在了路边没了动静,倒是他手里紧紧拽着的手机虽然屏幕黑了,可喇叭里却还飘出了激昂的歌声:

    “我们不一样,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境遇。”

    “我们在这里,在这里等你……”手机用户请浏览m.biyan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