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玄幻小说>恐怖广播> 第一百章一世富贵下
    “就没……挽回的余地了?”胖子问道,“艹,大白,你怎么可以放弃呢?这不是你的风格啊!”

    胖子有种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感觉,明明要被夺舍的是苏白,结果他反而最是平静。

    苏白耸了耸肩,看起来很是轻松,“该来的,挡不住,我甚至怀疑当初我第一次被困在证道之地时,徐富贵每天给我输送一点尸气让我吸收其实是为了提前打下基础,帮我调理身体内的僵尸血统以引导我之后走上修炼他留下的古僵三转。”

    手指在下巴位置摩挲着,苏白看着很是焦急的胖儿,有点不好意思道,“不是兔子不给力,是猎人太狡猾,我入套太深了,走不出来了。

    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就是等着富贵真的降临在我身上时我看看能否在那个时候选择自爆身体,但我觉得成功的可能性不大。”

    全身上下,灵魂内外,境界从高到低,全都被盔甲人给挤压出来了一次,重新填充进去的力量还是来自于和富贵有着深切联系的青铜锁链。

    这个圈套,苏白已经走得死得不能再死了,再没有将脚给挪出去的可能了。

    “阿弥陀佛。”和尚双手合什,念了一声佛号,像是告别。

    在这个时候,和尚切换进入了一种状态,因为他已经清楚这已经是一个不可能解开的局,甚至比之前面对盔甲人时更能让人绝望,再加上苏白已经做好了选择了,作为朋友,他也就顺势接受了这个结局。

    “应该还有机会的,这青铜锁链,不见得能和富贵有关系。”佛爷还有些奇怪道,“这毕竟是两千多年前留下的东西,他徐富贵再能安排,也只能安排身后事而已,再怎么样也不可能那排到千年以前吧。再说了,这青铜锁链,之前扶苏不是也用过么?”

    “这个世界上,撇开秦朝那一代仅存的遗老遗少,对这种青铜器最有研究的,可能就四个人。

    我那对便宜爹妈,然后就是那位云南的法师以及老富贵。

    他们曾真的去过阿鼻地狱,那里,应该存在着关于这种青铜器的秘密,所以富贵当初来到这里时,一边调戏那位耿直的小兵一边在这些青铜器上留下自己的手脚,不是什么难事儿。”

    佛爷看苏白一本正经地解释着,忽然觉得有些好笑,虽然他清楚在这个时候觉得好笑有点不应该,但实在是没办法,因为现在的苏白太过洒脱和自然。

    “你别这个表情和姿态好不好,这让我怎么酝酿最后的离别情绪?”佛爷苦笑道,然后伸手指了指身边的胖子,“论演技,我又比不过他。”

    “噗…………”

    胖子笑出了声,但马上又露出了很悲痛的神色。

    “得嘞,你们早点出去吧,如果你们还有力气的话,帮我看看能不能把这里重新封印住。”苏白说到这里又看了看还处于透支重伤状态下的胖子跟和尚,又摇了摇头道,“算了吧,估计这里的封印也困不住他。

    这真的挺绝望的,走到这一步你忽然发现自己没有丝毫的还手余地,哪怕刚刚面对那只铁王八时我也没这么绝望过。”

    胖子在苏白身边坐了下来,递给了苏白一根烟,殷勤的帮苏白点燃。

    “大白,胖爷我陪你走最后一段路,别太感动哦。”

    受到苏白情绪的感染,众人也就不再去营造什么悲伤氛围了,说实话,大家生死之间走得多了,再加上如今广播的格局下,大家真的是烂命一条了。

    有一段时间没说话的和尚在此时则是意味深长的开口道:“大白,你心里有谱么?”

    “生死由命,富贵在天。”苏白抬起头,头顶上不是天空,而是一片浓郁的白色,“富贵在天啊。”

    说完,苏白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吐出一口烟圈,对和尚道:“和尚,真想在挂之前再吃一顿你做的素斋,这阵子不是吃小餐馆就是吃钵钵鸡了,还是你做的素斋精细。”

    “好,贫僧给你做。”和尚说道。

    “再在桌边放两根香,拿个手机放出你的照片摆在一边,咱一起吃。”胖子补刀道。

    “我都要死了,你丫就不能不嘲讽我么?”苏白拍了一下胖子的肩膀,“刚刚悲伤的表情忒假,现在原形毕露了。”

    “咱是看破了生死的革命友谊,你我都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你放心,我在人间继续发光发热,你到下面去也要把革命的火种继续燃烧下去………………”胖子开启了嘴炮输出。

    “放心,我下去后会跟地下的鬼差聊聊关于黑人火葬场的爱恨情仇,先帮你热个场。”

    “…………”胖子。

    ……………………

    “人无心可否活?”徐富贵一直在等待着燕回鸿的答案。

    在这片刻的时间里,燕回鸿的脑子里正在疯狂地天人交战,但其实答案很简单,他不是妲己,更没有理由去做妲己。

    眼前的这位哪怕真的死而复生了,自己也算是有恩于他,绝对不可能害自己,而且,现如今广播在执行听众销毁计划的局面下,多一个这种老古董出来给死气沉沉的环境带来一些变数,也是好的。

    对方哪怕没拿自己当救命恩人完全提携自己,但只要把这水搅浑给自己一点浑水摸鱼的机会,这同样也是好的。

    最终,还是鼓足了一下勇气,燕回鸿这个苍茫的大汉像是个小姑娘一样用羞答答的声音回答道:

    “能活!”

    也不能怪燕回鸿忽然的失常,哪怕他是高级听众,面对这种局面,也显得有些如履薄冰。

    一旁的霹楼见到燕回鸿这种姿态,鸡皮疙瘩都快掉一地了,如果不是知道现在情况不方便,他真的会忍不住跑到燕回鸿面前抓着燕回鸿的肩膀使劲摇晃问他到底在搞什么飞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富贵几乎透明的身体不停地摇晃着,他在大笑,很恣意很疯狂地大笑。

    猛然间,一种恐惧感开始袭遍燕回鸿全身,他感知到,眼前这个在大半年前死去的人,似乎真的可以活,他真的能做到死而复生!!!

    ………………

    三江水脉下的须弥空间内,四个人忽然都安静了下来,苏白的安静是因为他周身被一团蓝光所笼罩,苏白坐着没动,甚至还没自爆自己的身体,他似乎是在等待着,等待着对方真正降临的那一刻。

    眼下,自己的身体刚刚被彻底洗涤过,属于徐富贵的力量充斥着自己的身体,构筑了自己的境界,重塑了自己的根基,这几乎是夺舍的最好状态。

    自己是没有灵魂,但古僵三转本就是徐富贵所创,之前扶苏对自己没办法,徐富贵还会没有么?

    到这个时候,苏白都懒得自欺欺人了,这也是他之前这么淡然的原因,一场棋局,自己从一开始就走入了人家的陷阱里,等到自己意识过来时,想再翻盘,已经没希望了。

    和尚、胖子以及佛爷三个人稍微退开了一步,不出意外的话,等再过一会儿,眼前的苏白,将被另一个人所取代。

    他们三个人,心里在此刻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盘算,盘算着自己等下该怎么面对一个新的苏白,该如何去处理自己跟接下来这个人的关系。

    每个听众,心底都有着自己的算盘,尤其当你发现无力改变什么的时候,大家都会屈从于既定事实。

    蓝光,彻底将苏白笼罩,甚至是……吞噬。

    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到蓝光完全消散,苏白都没选择自爆,甚至自爆的尝试都没去做。

    胖子跟和尚对视了一眼,都从苏白眼中看出了一抹疑惑,是苏白真的放弃了?还是苏白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无论是什么原因,苏白这一次,真的是过于一反常态了,难道真的是累了,所以放弃了?

    少顷,

    蓝光慢慢地消散,三条青铜锁链开始垂落下来,慢慢地开始风干,同时,一团团晶莹的光辉开始融入苏白的体内,随即,苏白的气息开始增长起来,突破了高级听众初阶,一直推送到了高级听众中阶巅峰,等于是恢复了苏白原本的巅峰实力水平。

    而那三条青铜锁链则是化作了飞灰堆落在了苏白脚下,叠起了厚厚的一层。

    慢慢地,苏白睁开了眼,眼眸中,光华内敛,深邃悠长。

    胖子试探性地靠近了一步,脸上露出了一抹灿烂的微笑,亲切地道:“富贵哥?”

    见苏白没有反应,

    胖子脸上的表情更加亲切且带着浓郁的谄媚继续道:“富贵叔?”

    “不对,苏白,你没事?”和尚第一个发现了问题,眼前的这位,还是苏白,他没有被夺舍!

    “啥?”胖子有些没转过弯来。

    一阵风吹拂过来,吹散了苏白脚下的那一层厚厚的青铜灰屑,露出了四个歪歪扭扭的字,仿佛写字的人当时就是一边捧腹大笑一边写下来的:

    这四个字是:

    “吓尿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