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其他小说>天命相师> 第1763章 反败为胜
    唐丁等众人围观的这段时间,给了张珺婕一个很好的缓冲,她的冲脉渐渐有了效果。

    张珺婕淤塞的任脉,逐渐开始疏通,虽然这疏通还得等一段时间才能完毕,但是她已经可以操控飞剑了。

    张珺婕意识到现在的这种局面对自己很不利,多拖一分钟,就多一份被唐丁斩杀的风险,她必须要马上行动。

    只有马上行动,才能出其不意。

    张珺婕意念一动,催动她的银色飞剑,“嗖”的一下,朝唐丁射去。

    唐丁虽然受伤颇重,但是他毕竟是筑基级的强者,精神力超强,无论何时何地,对周围的风吹草动都是明察秋毫。

    张珺婕的意念一动,唐丁马上喊了声“躲开”,然后他的降龙法剑也在第一时间发出,向张珺婕的银色飞剑拦去。

    唐丁见张珺婕操控飞剑向自己进攻,他本来有些忐忑,担心张珺婕的飞剑自己应付不了,毕竟自己重伤在身,但是张珺婕的这记飞剑,被唐丁的降龙法剑一下子磕飞。

    唐丁这才意识到张珺婕只是恢复了一点点。

    张珺婕现在操控的飞剑,绝没有之前那般霸道的力道,要不然就凭唐丁受伤的身体操控的法剑,肯定没法跟张珺婕的飞剑比。

    不过,张珺婕也是没有办法,因为她的气血阻滞,她现在一动不能动,任由人宰割。所以,张珺婕想抢占先机,反败为胜。

    但是张珺婕没想到唐丁的反应如此之快,几乎在自己刚刚调动飞剑的时候,唐丁就发现了,也调动法剑相迎。

    两人的这一下,算是势均力敌。

    行慕柳等人,在唐丁一喊完,愣了下神,然后才意识到比赛还没结束,而刚刚只是张珺婕的妹妹张珺妤认输,而张珺婕并没有认输。

    唐丁和张珺婕拼完这一击后,有个短暂的停顿,这个时间,行慕柳等人一愣之后,赶紧从台上跳了下去,张珺妤也在姐姐喝了一声后,也跳了下去。

    尽管唐丁和张珺婕都是操控飞剑对敌,飞剑在他们手中操控的如臂使指,但是这飞剑也有部分时间不由他们操控,比如在两把飞剑交击在一起后,力道会有不由人为控制的改变,所以,这种情况下,留在台上还是可能会有危险。

    唐丁和张珺婕这次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了,唐丁受伤不轻,但是操控法剑的威力只是稍稍减弱,而张珺婕虽然没受什么伤,但是她真气阻滞经脉的情况,远比受伤要严重的多。

    所以,两人现在势均力敌。

    唐丁和张珺婕在第一次交锋之后,对各自的功力有了新的了解,所以张珺婕本来的担心就放下了。

    张珺婕在发动飞剑之后,看到唐丁反应如此之快,她还担心自己的功力不够,但是在发现唐丁的功力跟自己半斤八两后,她也不再担心了。

    不在担心的张珺婕此时真可算是放开了一切杂念,专心运转飞剑。而张珺婕这次专心,让她省却了浮躁,没想到这一专心,倒是让原先郁结的经脉,逐渐有疏通的姿态。

    唐丁也立刻感受到了张珺婕的变化,他的望气术也看到了张珺婕的那即将疏通的经脉。

    如果让张珺婕的经脉完全疏通,那唐丁要面对的可不仅仅是张珺婕的飞剑,而且很有可能是死亡。

    唐丁想尽办法想阻止张珺婕的进攻,但是实力这东西是硬伤,根本无法短时间内提升,唐丁有些后悔刚刚法剑悬停在张珺婕的额头的一幕,如果知道现在是这情况,当时就应该一剑毫不犹豫的扎进张珺婕的大脑中。

    可是,唐丁扪心自问,就算他现在想毫不犹豫的杀死张珺婕,可是他真能对着一个不能反抗的女人下杀手?

    张珺婕的实力在逐渐增强,唐丁能感觉的到,现在他就连胡思乱想都没空了,因为他要全力应对张珺婕的进攻。

    接下来,恐怕唐丁就算全力应对,身上也得或多或少的留下剑伤了,再接下来,就是唐丁殒命的时候。

    该怎么办?怎么办?

    唐丁当然不想坐以待毙,可是他现在连思考的力气都是奢侈。

    有了!

    突然,唐丁看到台上的五角星的拼图,脑中蹦出了应对之法。

    唐丁的应对之法,就在这台上。

    这台上有个五角星的法阵,是唐丁提前准备的。之前,唐丁只是用这地方在试着研究还原瑶池仙境的传送法阵,他想试试自己能不能把瑶池仙境的传送法阵给研究出来。

    可是研究来研究去,唐丁对这传送法阵一筹莫振。

    不过,唐丁在研究传送法阵失败之后,倒是产生了一个新的想法,这个想法就是在这台中设置一个阵法。

    为什么要在这里设置阵法?唐丁猜测到,在隐仙派大典之时,会有不少人想借隐仙派出名,挑战隐仙派,虽然大部分的挑战者都是乌合之众,但是谁也不敢说这里面没有高手?

    为了防止有无法掌控的高手到来,唐丁特意的在这台上设计了一个阵法,好方便擒住他们。

    唐丁后来就把自己在台上设置的这个阵法,告诉了行慕柳和师父龙虎道人。

    只是唐丁当时没想那么多,这也只不过是一个很有可能的后招。

    唐丁并没有当回事。

    后来,唐丁经历了丧母之痛,还有阴曹地府的那些险死还生的经历后,唐丁就彻底把这阵法的事情抛在脑后了。

    不过看到这五角星,唐丁终于想起来了。

    其实,这个阵法是经过唐丁改良后的困仙阵,本来困仙阵是个圆的,但是被唐丁在其中加了一些点,就成了现在的五角星的形状。

    虽然这五角星的困仙阵占据了几乎半个擂台的位置,但是不巧的是,这张珺婕恰好站在阵法之外。

    搞的唐丁分别没法发动阵法。

    首先必须要把张珺婕给引导阵里来。

    可是两人现在比拼的是飞剑之术,根本没必要移动身体,只需要精神力操控就可以。

    但是不移动身体,就没法让张珺婕进到困仙阵中,所以唐丁就要想办法把张珺婕引到阵法之中。

    怎么引?

    直接引当然不行,而且刻意的引,都会引起张珺婕的怀疑。所以只能装作无意的把人引进去。

    唐丁在操控法剑的同时,他也在向张珺婕走去,他要看看这样能不能把张珺婕给引的向前走,只要她走上前来,那自然就进了阵法之中,而到那时候,唐丁再想办法出去就行了。

    可是张珺婕可能是没看出唐丁的意思,或者是看出了他的意思,但是并没有在意,她可能是在以不变应万变。

    唐丁跟张珺婕之间的距离缩短到五米,张珺婕仍旧没动,而两人操控的飞剑,交战距离就短多了,就在这五米之间,往来厮杀。

    唐丁一看张珺婕不上当,他也不想把张珺婕给吸引过来了,唐丁要用拳头给张珺婕给打进来,尽管唐丁的拳头很有可能不是张珺婕的对手,可是有时候不必非要是她对手,只要能把她引过来就行了。

    唐丁直直向着张珺婕走去,与此同时,他猛的朝张珺婕打了一拳,这一拳是形意拳的崩拳。

    崩拳如连珠箭。

    唐丁没想一拳就建功,他给张珺婕准备了连续的崩拳。

    张珺婕见唐丁的拳打来,她也不见如何动作,一掌就拍在了唐丁的拳上。

    张珺婕拍在唐丁拳上后,两人同时向后退了三步,而此时唐丁准备的连环崩拳,根本就没用上。

    张珺婕此时距离五角困仙阵越来越远了,而唐丁一直在阵法之中。

    “唐丁!”下面的行慕柳等人都不约而同的喊道。

    行慕柳等人的担心不时没有原因,唐丁的这一下拳击出去之后,他原来已经简单包扎不再流血的肋下之伤,再度血崩,然后了胸前的绑带。

    实际上,张珺婕的功力要比唐丁深厚的多,但是张珺婕见唐丁在飞剑交手之余,还要跟自己比拼拳脚,张珺婕本能的感觉到唐丁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再加上张珺婕胸口的经脉郁结,所以,这一掌,她只用了三分力。

    而唐丁为了让张珺婕出手,这一拳他用了五分力。

    他们为什么才用了这点力道?那是因为两人的飞剑还在空中循环交战。

    两人都不约而同的分出了大部分的精神力操控飞剑,而这分出去的精神力,也需要占据部分的内劲,因为飞剑才是两人的主要攻击手段,所以唐丁和张珺婕一人用了五分劲,一人用了三分劲。

    即便唐丁用了五分劲,但是他仍旧没在张珺婕的三分劲力下占到便宜,两人可以说又是势均力敌。

    不过,也正是这一击,让张珺婕清楚的认识到了唐丁是强弩之末,自己只用了三成劲力,就跟他不相上下。

    那这么看来,自己可以加大力道,一举把唐丁给击杀。

    其实,张珺婕知道唐丁这看似是想赢想疯了的表现,无异于自杀,但是实际上张珺婕明白,如果全程拼飞剑,他落败身死是迟早的事,与其如此,还不如冒险用拳脚进攻试试,因为张珺婕的状况,操控飞剑影响并不如拳脚的影响大。

    只是唐丁不知道张珺婕的实力,要远比他想象中的强大的多。

    两人仿佛商量好了似的,自发的都以大部分的精神力操控飞剑,而另一半则变成了两人拳脚上的对拼。

    因为两人的精神力都在操控飞剑,所以两人在拳脚上的对决就很是精彩。

    为什么说精彩?

    那是因为抛却了精神力的影响,两人纯以功力分高下。

    唐丁虽然打的是随心所欲,但是大部分还是形意拳的招式,而形意拳据说传自岳武穆,当年岳飞以一杆大枪挑的金兵人仰马翻,所以,形意拳脱枪为拳,又叫枪拳。

    而张珺婕打的招式翩然若飞,她也是赤手,她用的是指。说是指,其实就是剑,张珺婕身在蜀山剑派,剑意早就融入到了骨子里。拿在手中的是剑,飞剑是剑,手中没剑,捏起食指和中指,也是剑。

    枪和剑的交锋,没有大开大合,但是却是招招凶险。因为枪和剑的进攻特点很相似,都是以刺为主。

    看了这两人的交手,所有人都深切的感受到:没有不入流的招式,只有功夫不到家的人。功夫到家了,就算是赤手空拳都能打出枪林弹雨的感觉。

    这是一场几乎可以被古武界永载史册的比斗,先不说两人都身怀飞剑的绝顶道术,而且两人在上面操控飞剑的前提下,下面还在进行了你死我活的拳脚争斗。

    他们两人虽然只有两人在动手,但是给众人的感觉丝毫不亚于千军万马在厮杀。

    这过程中,唐丁的血流的越来越多,他能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力气正在随着血液的流失而消逝。

    唐丁要操控法剑和跟张珺婕交手,越来越力不从心了。

    虽然张珺婕也早已追着唐丁交手,已经进入到了五角困仙阵中,但是唐丁也在阵中,他自然没法启动阵法,当然启动也行,要冒两个危险,一是在启动阵法的刹那,张珺婕的飞剑会刺中自己,二是一旦启动了阵法,唐丁根本没时间逃出去,他也必须要跟张珺婕一起被困在这里。

    这在外面,唐丁都几乎无法招架,那在这阵法之中,恐怕唐丁只能命绝于此了。

    不过,唐丁确实坚持不下去了,他在躲过了张珺婕的一指后,却没躲过张珺婕打在他胸腹的一掌。

    这一掌很隐蔽,是从下往上打的,有股拔根的力,这力一下就把唐丁打的飞了起来,远远的抛向了擂台的边缘。

    唐丁虽然被打飞,但是他却并不迷糊,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千辛万苦等的机会终于来了。

    唐丁抛却一切杂念,连降龙法剑都忘记了操控,他凝聚了全部的精神力,启动了五角困仙阵。

    张珺婕见唐丁突然放弃了操控降龙法剑,她明显的愣了一下,然后随机跃起。

    张珺婕也不见脚上有什么跃起的动作,整个人就如鸟儿一般,腾身而起,追着唐丁而去,未免夜长梦多,她准备追着唐丁,然后一掌结果了他。

    但是就在此时,困仙阵启动了,一层无形的屏障在张珺婕前面突然升起,张珺婕就感觉到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层带着雾气的磨砂玻璃,然后她就被这“磨砂玻璃”给弹了回去。

    而启动阵法成功的唐丁,却被一把银色的长剑刺中了腹部,落在地上,人事不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