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神阁,笔趣阁>仙侠修真>刀剑洗残阳> 第608章 故人相见
    第608章今天没有周末补了要

    虞复醒来后,再次进入了醉花楼。

    这次老鸨也知道了虞复的底细。那些江湖中想讨好虞复的角色也不再帮衬他,她的胆子自然就更大了,也肆无忌惮了。

    虞复去的时候是在小酒馆中喝的霸王酒。在醉花楼时走路已经歪歪斜斜的。

    老鸨听说虞复闯进了花魁的闺房,气不打一处来。

    她带着一众龟奴冲了进去,看到虞复正拉着花魁的手,气的脸都成了猪肝色。

    “好你个黑心不要脸的小瘪三,竟然在我醉花楼来霸王嫖,老娘要是今天不把你打个半死,老娘就在苏州城白混了!”

    老鸨两手叉腰指着虞复破口大骂:“你们都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往死里打。”

    老鸨说完那些龟奴就凶神恶煞的冲了上去。一阵拳打脚踢,就把虞复打倒在地。

    虞复早就不胜酒力,倒在地上任由他们施威。那些龟奴打累了,有种用拳脚打石头的错觉,纷纷揉着手骂道:“这货骨头端的硬,要不我们把他乱棍打出去得了。”

    “一群废物,打人都打不伤!给我打的让他下不了床再扔出去!”老鸨说着拉起花魁的手扭着水桶腰一步三摇的走了出去。

    那些龟奴无断的被老鸨骂,一个个更是来气。直接把虞复从二楼扔了下去。

    在大厅中,那些龟奴更是要表现出自己的英雄气概。

    他们换上一根根胳膊粗细的红木棍,没头没脑的往虞复身上招呼,顿时发出惊人的声响,吓得不少人缩到房间不敢出来。

    虞复倒在地上,仍由那些木棍打在身上,嘴里还梦呓似得说着话。一会叫着好酒,一会叫着美人……

    木棍断了好几根后,虞复终于头上开始流血。

    那些龟奴总算松了一口气,要是再不出血他们都打算用刀了。

    总算是看到了自己动手的成效,他们受到鼓励一般出手更是卖力。

    “啪--”

    一条长凳飞了过去,在空中陡转了一圈,结结实实的打在那些龟奴身上,龟奴没有防备,尽数被打倒在地。

    醉花楼的龟奴突然被袭,而且是在醉花楼,那些看热闹的宾客一个个吓的要命,纷纷惊叫着躲进了花妓的房间。

    搞事情了!真的有人来这里搞事情了!……他们心中只有这一个念头。

    那些龟奴从地上爬起来,看到了一脸怒气的两个俏书生看着他们。不用说,刚才那条长凳就是他们扔出来的。

    那两个俏书生正是姚飞燕和婉儿所扮。

    原来姚飞燕和婉儿混进醉花楼,就想看看虞复是在这里做什么,是什么样的妖艳贱货谜的他神魂颠倒。

    谁想到来这里连那个花魁的面也没见到,却是看到虞复被打的破了相。忍不住就出了手……

    “吆喝,还是两个小娘子,跑我们醉花楼是不是想找乐子啊。看看我们一个个身强力壮的,一定能满足你!”为首的龟奴满脸淫笑的说道。

    被她们识破身份,姚飞燕一点也不紧张。这点场面她还是不怕的。

    为首的龟奴一招手,不知道从哪里又钻出了一群龟奴。

    后面出来的这些龟奴早换了手里的家伙。他们把明晃晃的尖刀抛给那写先前的龟奴,把姚飞燕和婉儿围了起来。

    龟奴中有机灵点的,忽然想起了地上躺着的虞复,传说他身边有两个娇俏的小娘子,刚刚他们在痛打虞复,难道这两个乔装的女子就是虞复相好的?

    为首的龟奴听了手下的话,不但没有害怕反倒是更加放肆起来。

    “老子玩了半辈子温温柔柔的小浪蹄子,还没玩过会拳脚的辣娘子,今天我就带大家开开荤!”那个为首的龟奴嚣张的大笑着说道,引起其他手下的淫邪笑声。

    在他的意识中,江湖上传的沸沸扬扬的“冷面无常”也不过如此,武林中人都是些夸大其词的货色。说的天花乱坠实际也不过如此!

    这两个小娘子主动送上门来,自己要是再不把她们收了,简直是暴殄天物。

    随着为首的龟奴一声令下,其他龟奴一个个气势汹汹的扑了上去。

    姚飞燕和婉儿岂能是他们随意能够拿下的角色。

    三下五除二后,那些龟奴就被她们打的七荤八素,眼冒金星倒在地上哭爹喊娘。

    姚飞燕坐在桌子上拿着尖刀抵在为首的龟奴脖子上。

    刀尖划过,那个龟奴感受到自己的鲜血流出,心中的得意再也提不起来。

    他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大声求饶道:“女侠饶命,女侠饶命……”

    姚飞燕不屑的打量那些在房间中偷偷看着这里的宾客一眼说道:“让这里的嫖客都给我滚!”

    龟奴为难的挤着眼睛:“这些事小的哪能做的了主……”

    话还没说完,一声惨叫响了起来,姚飞燕掂起刀尖时,上面已经有了一个血淋淋的耳朵。

    “你叫是不叫?”姚飞燕面不改色的说道。

    “你们要命的还不赶紧走!”龟奴惨嚎着喊道。

    这里的一切早就吓得那些宾客没了魂,听到龟奴的叫声,胆大的嫖客连滚带爬的跑了出来。

    看到有人带头,其他的客人也是纷纷效仿,狼狈的逃了出去。

    姚飞燕拿着尖刀敲打着桌子说道:“把门给我关上,让所有人都给我下来见我!想耍花招的别怪我出手狠辣!”

    老鸨带着那些姐妹们出来的时候,一个个叫苦连天。把那些龟奴的十八辈祖宗问候了一遍,痛斥他们做的事天理难容、人神共愤……

    “都她娘的给我闭嘴,谁再叫我割了她的舌头!”姚飞燕把尖刀丢到桌上怒声说道。

    那些女子立刻静了下来。姚飞燕勾了勾手指头,将老鸨叫道前面。

    老鸨吓得魂不附体,全身如筛糠的问道:“女……女侠有何吩咐?我这里都是姐妹们的辛苦钱,我手里没有……”

    姚飞燕不等她说完就将一袋银子丢了过去。

    老鸨把钱袋在手里掂量了一下,手一松钱袋就掉在了地上,发出了清晰的响声。大颗的银锭滚落出来。

    “这位女侠饶命啊!……”老鸨这次是真的怕了,这个煞星来这里既然不是要钱,那可是来要命的……

    “给我把钱收起来说话!”姚飞燕没好气的说道。

    老鸨看到姚飞燕变了脸色,战战兢兢的将钱袋捡了起来,身子却是抖得更加厉害了。

    “既然你收了我的钱,那么就给我办事!”姚飞燕捡起桌上的瓜子磕着说道。

    “姑娘……姑娘请讲!”老鸨咽了一口唾沫硬着头皮说道。

    “给我把他洗洗送上楼去!”姚飞燕指了指虞复说道。

    老鸨偷偷松了一口气,立刻指着两个龟奴拖着虞复到后面洗漱去了。

    “另外给我找俩间干净的房间,从今以后我就住在这里,一切费用我付给你就是。唯一的条件就是刚才的那位,由我伺候你们不要掺合。你看这银子够不够?”姚飞燕一脸冷漠的说道。

    老鸨现在哪里敢说不!要是只有这么简单她还不谢天谢地。

    她苦笑着说道:“只要姑娘瞧得起我这里,不嫌我这里脏,您愿意住多久就住多久,这银子我可不敢要!”

    老鸨说着就要把手里的银子往外送,这东西可烫手的紧,还是不收这个煞星的银子心里踏实一些。

    “哎,你这样让我多不踏实的!还是收下吧!”姚飞燕脸色一横说道,“赶紧让她们去收拾房间,以后这里该怎么做生意还怎么做,知道了吗?”

    老鸨阅人无数,到这时终于知道姚飞燕和婉儿的企图。原来这两人就是想和那个小白脸好啊,这就好办了。

    知道了事情的起因和经过,她立刻像变了一个人似得笑着说道:“姑娘你在这里稍候片刻,我这就亲自带着她们去收拾,包您满意!”

    姚飞燕漠然的点点头,那老鸨子如蒙大赦的一招手,带着那些姑娘们上楼去收拾了。

    姚飞燕拍拍婉儿的手,低声说道:“放心吧,他一定是心中有事,我们陪在他身边,有事还能照顾一二。”

    婉儿咬着嘴唇点点头,她脸色涨的通红。

    她脸上三分娇羞,七分担忧,看起来更加美艳,就连姚飞燕觉得自己这个妹妹长的可人,偏偏老天不公,让她不能说……

    没过多久,姚飞燕就看到老鸨在丫鬟的簇拥下亲自来请她。

    姚飞燕跟着她的指引上了楼,虞复已经洗干净且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而且身上的伤势也经过了简单的包扎。

    “这位爷的身体简直是少有的强壮,只是在床上的功夫似乎有些差强人意……”老鸨掩着嘴笑道。

    姚飞燕听后心中简直比吃了蜜还甜,她轻咳一声道:“没你的事了,先下去吧!”

    老鸨连忙说着客气的话退了出去。

    姚飞燕听了老鸨的暗示,就知道虞复来这里也不是寻花问柳的。她上前轻轻的抚摸着虞复的脸,忍不住就亲了上去。

    婉儿看到这一幕心中难受极了。她觉得自己和姚飞燕比起来,姚飞燕更加的爱虞复一些,即便虞复如此,她还能一如既往的对待虞复,而她自己却是不能。

    婉儿当然不知道刚刚老鸨说的话的深意,她此刻不但不恨姚飞燕当着自己的面亲虞复,反倒是可怜她对虞复的一往情深被虞复辜负。

    姚飞燕起身,拉着婉儿走出虞复的房间。

    在房门关上的刹那,虞复的眼睛瞬然睁开。他摸了摸自己刚刚被姚飞燕亲过的脸,忍不住笑了。

    他费了这么半天的劲,心中正愁不知道要演到什么时候,没想到就被姚飞燕给完美解决了。

    想到在山洞中自己稀里糊涂的要了她们二人的身子,不知道在这里能不能继续……

    忽然发现自己的思想似乎偏离了来这里的本意,虞复轻咬舌尖,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将脑海中的那些画面忘去。

    可是这些天在醉花楼看到的香艳的一幕幕,让她总是想起姚飞燕和婉儿……

    隔壁房间中的姚飞燕忍不住笑着。她发现自己误打误撞的做了一件好事,尤其刚刚在亲虞复的时候,她发现了虞复的紧张。

    虞复果然是另有目的,而他没有阻止自己,说明他并不反对自己的做法。

    婉儿轻轻摇摇姚飞燕的胳膊,目光中满是关心。

    姚飞燕也不解释。拉着婉儿的手说道:“从今以后,我们姐妹分别服侍夫君,每人一天,怎么样?“

    婉儿拼命的摇摇头,她可不想在这里发生什么,何况她对这方面根本没有经验。

    姚飞燕以为是婉儿害羞,也不多言。

    随后,姚飞燕去找老鸨要了一些这里姑娘的衣服。

    她打算和婉儿换上这里姑娘的衣服,这样好遮人耳目。另外她还要了写催情的药,特意吩咐老鸨每天按时往虞复房间送吃食美酒。

    老鸨自然是一一答应。

    姚飞燕满意的向外走去,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忽然停下脚步说道:“这里最近来的客人中,如果有陌生的面孔或者可疑之人,立刻通知我。你要知道这是为你们好,否则别怪我不帮你们!”

    “还有,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要说!”

    姚飞燕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老鸨心中七上八下的,既不敢惹姚飞燕,也害怕真的给自己惹上麻烦。担惊受怕了几天后,发现并没有其他的事情,心中终于慢慢的踏实了下来。

    之后的几天里,白天虞复和姚飞燕及婉儿三人喝着花酒。

    姚飞燕和婉儿换上了这里姑娘的衣服,除了这里的一些人知道外,别人根本看不出来这里的问题。

    姚飞燕三人更是极为默契,演的惟妙惟肖。三人都是有情,这样更是增添了乐趣。

    除了前三天姚飞燕给婉儿下了迷药,让她和虞复同房后,婉儿也是明白了姚飞燕的良苦用心。

    她也发现了自己杯中酒的问题,于是在第四天就把姚飞燕和自己的杯子偷偷交换了一下。

    于是,姚飞燕不知不觉的上了虞复的床。

    虞复更是情真意切的对她怜爱一番……

    婉儿和姚飞燕就这样达成了一致,两人轮流侍奉着虞复休息。

    在外人眼中,大家看到的是虞复在这里流连忘返,成天听着小曲喝着花酒,和两个绝色美女罗锦含香,引得那些嫖客心中大为不服……